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雪夜狼行 第四十一章 墨夷淼的身孕
    里海湖畔,鹰城。

    游牧民族的这座鹰城并没有城墙,但却有个“城门”。

    墨夷淼实在不能理解,一座没有城墙的城,何须城门。

    这个城门被当地人成为“马之门”,是由两匹巨大的青铜骏马,后足站立,前蹄高跃,四蹄相会于数百尺的高空,形成一个所谓的门。

    两匹铜马不知矗立了多少年,硕大无比,雄伟俊琦,为远方紫色山峦的风景加了边框。

    鹰城的鹰则高高翱翔于目不可及的云端,偶尔能看到一个小黑点。

    自打那天在草原上发生事故,她曾毫不犹豫没收了哥哥的马,但游牧民族语带讽刺地给他起了个绰号“奔跑的国王”。

    次日又有人提议让他乘坐马车,墨夷磊爽快地答应下来,完全无知的他,却不知这更是对他的嘲弄,游牧部落的人用这马车运送世界各处俘获的奴隶,哥哥浑然不觉。

    他们又给他起了新的绰号“奴隶国王”。

    墨夷淼伤心地落泪,再三叮嘱迪叔叔别告诉哥哥真相,她不得不重新给墨夷磊安排马匹。

    墨夷磊把此看做是妹妹知错了,向他道歉。

    “真王恩泽四海,有时也格外宽容。”他对妹妹如是说。

    他的双眼利如高空的雄鹰,一发现妹妹的踪影,便膏药般的贴上,要知道,他可没什么机会见到单于。

    过了马门,两旁摆满了千百年来马背上的民族从各地搜刮来的古老掠获。

    强窃而来的西方世界诸神和列位史诗英雄雕像凛然地站立道路左右。墨夷淼曾骑小银马追随单于去过西方的城市,曾经在那些被战火洗劫的城市敬拜过、如今早被遗忘的神像。

    众多国王的石雕坐在王位上,冷冷地俯视她,他们的面容已被风雨侵蚀,面目全非,鹰城里没一个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身躯苗条的少女像在大理石台上跳舞,身上只有花朵遮挡身体,她们拿着破碎的瓶罐,倒出的只有空气。

    青草地上还杂乱无章地陈列着各种“怪物”,眼镶珠宝的黑铁龙,狰狞咆哮的狮鹫兽,更多的古怪玩意根本叫不上名字。

    “全是些毁灭城市留下来的垃圾,”哥哥墨夷磊骑在马上,完全忘记了那日的事情,“这些野蛮人只懂得到处掠夺,即便对他们来讲毫无用处,”他笑着说,“这些石雕至少来自几百座不同的城市,他们可真能打。”

    “他们现在也是我的族人,”墨夷淼说,“哥哥,以后别叫他们野蛮人了吧。”

    “真王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墨夷磊是用七国语言说的,他偷瞄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墨夷淼的护卫,给了他们一个嘲弄的微笑,“你瞧,这些野蛮人没什么脑子,听不懂文明人的话。”

    路边矗立着一座爬满青苔的石柱,足有五十尺高。墨夷磊百无聊赖地看着石柱,“我们到底还要在这废墟里待多久,我等的不耐烦了。”

    “公主殿下一会要去见几位萨满……”墨夷迪说。

    “我知道,不就是几个装神弄鬼的老巫婆嘛,”墨夷磊说,“还要跳跳大神,口念符咒,以预言我以后是有个外甥还是外甥女。我可不关心这些。我已受够天天吃马肉,还有这些野蛮人的臭味。”

    他就这自己宽大的衣袖闻了闻,甚至在袖子里缝了个香囊,但作用微乎其微。

    墨夷磊当初从无名小城穿来的丝衣毛衣,早已在长途跋涉中沾满泥浆,破烂不堪。

    墨夷迪说:“陛下,城东市集里或许有您需要的东西,我看见那里甚至有来自七国的商贩,至于单于,相信他会兑现承诺。”

    “他最好动作快点。”墨夷磊冷冷地说,“他答应给我一支铁骑,我已经履行承诺给了他我的妹妹,现在,我的妹妹又可能怀了他的崽子,我付出已经够多了。”

    这时他瞥见一个猥琐的女人光身子石像,骑马过去看个仔细。

    墨夷淼松了口气,“我衷心希望我的雄鹰不要让他久等。”哥哥离开听力范围,她这么告诉墨夷迪。

    曾经的黑血卫统领疑惑地望着墨夷磊的背影,“你哥哥应该留在无名小城,这里不适合他,甚至吴良都劝过他。”

    “一旦他得到铁骑,他就会离开,我的夫君也曾承诺于他。”

    “我知道,公主殿下,可是,这里的人行事风格与七国不同,”墨夷迪小声说道。“你哥哥认为他把您卖了,现在要收账,然而单于将您视为七国送他的礼物,他或许会回馈您哥哥,可这取决于单于,开口问单于要任何东西在这里都被视为开战。”

    “可人总要信守承诺,”墨夷淼不知为何为哥哥辩护,“哥哥说了只要有两万名游牧铁骑,他就可以横扫七国全境。”

    墨夷迪哼了一声,“给他一万个奴仆,他也不能指挥他们打扫干净他的房间。”

    对于迪叔叔如此轻蔑的口吻,墨夷淼略感吃惊。“那……那如果是你呢,换成你去领军,游牧铁骑这能征服七国?”

    “如果咱们现在还在无名小城,您那时问我这个问题,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您只需我原来黑暗之城的黑血卫队,就足以战胜他们所有部队。”

    “现在呢?咱们来了鹰城,你的答案是?”

    “现在的话,”墨夷迪说,“我不敢确定。他们的马术天下无双,根本不知死为何物,弓箭的射程也远超我们。”

    “七国难道没有弓箭手?”墨夷淼问。

    “七国的弓箭手多半徒步,躲在箭塔或者盾牌后面瞄准射击,而这些人却是骑马射箭,无论冲锋撤退都行动自如。公主殿下,他们非常危险,他们的数量也远超我的想象,您的夫君足有十万这样的铁骑。”

    “十万很多么?”

    “当年您的哥哥墨夷焱,号称黑暗之城的守护神,当年他守城战死的时候,手下的兵马不过五万,而且有一半是未经训练的民兵。所以你大哥当年战死后,很多人便丢下武器,做鸟兽散。”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我哥哥打赢七国还是很有希望喽。”

    “当然并非如此简单,”墨夷迪说,“鹰城就无城墙,他们对建城并不在行,这些骑马战士对围城完全一窍不通,别说光明城,任何一个领主的城墙都够他们喝一壶了,除非那些世家领主会骄傲愚蠢地和草原骑兵正面作战。”

    “他们会这么愚蠢么?”

    “以为的判断,根本不会。”墨夷迪说。

    “若是有人教会这些游牧铁骑如何围城呢?比如你,又会如何?”墨夷淼笑着轻挥马鞭,小银马快速飞奔。

    墨夷迪怔怔地失神,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位女主子的话。

    墨夷淼的马载着她穿行鹰城。

    这是一座有别于七国充满各种奇怪的城市,这里因为没有城墙所以显得没了边际,饱经风沙吹佛的宽广街道铺满青草和泥土,野花则在“城市”任何角落开放。

    在七国的城市,塔楼、楼阁、钱庄酒肆、青楼集市往往拥挤一块,而这里则慵懒地延展四方,沐浴在暖阳下,显得古老、苍茫而空旷。

    就连各种建筑,也是稀奇古怪。她看到雕满花纹的石头营帐,如城堡般大的木制府邸,摇摇欲坠的高危塔楼,大理石堆砌的阶梯状金字塔,以及屋顶敞开,直面苍空的石质殿堂。

    这些建筑没一个一模一样的,带着世界各地的风格。

    没错,游牧民族确实学不会如何建筑,一千年前,他们所谓“盖房子”,不过是在地上挖个大坑,用茅草覆盖,连日阴雨便可将房子彻底淹没变成水池。

    而鹰城所有稀奇古怪的建筑,都是他们从各处掠来的奴隶盖的,来自各地的奴隶自然是依照各地的风土民情去修筑了。

    即便是单于的“宫殿”,恐怕都比不了七国普通的民宿。乃是一个深邃的木造大厅,粗木建造的的墙壁高大三十尺,屋顶是一块丝织大帷幕,挂起可遮挡风雨,收起则仰望长空。

    贝尔山是这里的圣地,里面住着被称作“萨满”的女祭司。

    墨夷淼和单于走于队伍前端,后面跟随的是护卫、随从及奴隶,去拜见女祭司,听她对自己肚里孩子的预言。

    为了迎接单于,大量的人已在那里等候。每个人下马后,便解开悬挂腰间的圆月弯刀,以及随身携带的任务武器,交给旁边的奴隶,连单于也不例外。

    这是这里的规矩,不能携带武器,也不能伤害自由人。

    在贝尔山的注视下,决不允许有部落之间的厮杀,即便是双方正在交战,在这里也必须摒弃一切成见,愉快地坐下喝交杯酒。

    根据女祭司宣讲的神的旨意,所有能目及贝尔山的地方,人们都是血脉同源,属于同一个群体,同一片草原。

    墨夷淼的女仆其其格扶她下马时,巴雅尔过来找她。

    巴雅尔是个粗壮的秃子,生了个鹰钩鼻,满嘴碎牙。

    二十年轻,有人意图绑架单于,将他卖给敌人,巴雅尔从刺客手里救出了当时还年轻的单于阿提拉,牙齿却因此被一个钉头锤打的稀烂。

    阿提拉的贴身盟卫里,就数他最为年长,也最得阿提拉信任。

    在刚来的时候,墨夷淼以为他们不过是单于的护卫而已,就像墨夷家族的墨夷迪,誓死守卫自己的主人,但随后她发现根本不仅如此。

    其其格告诉她盟卫不只是护卫,他们更是单于的手足兄弟,单于的影子,最忠心的挚友。

    单于与他们以“吾血之血”相称,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们不是一个人,却共享一条生命。

    依照游牧部落的古老传统,若单于死去,盟卫亦需随行,以陪伴单于行走于地下的国度。

    若单于死于敌人之手,盟卫虚先为其复仇,然后欣喜地自杀殉葬。

    其其格说,草原上有很多的单于,他们不仅和盟卫同吃同睡,甚至共享妻妾。

    他们除了各自马匹不共享,其他都无所谓。

    墨夷淼很庆幸阿提拉单于没有遵循这些古老的传统,她可不想被多人共享。

    巴雅尔对待她还算和善,但其他盟卫让她害怕,巴图身形巨大,沉默寡言,时常凶神恶煞地瞪着她,仿佛忘了她的身份。

    布和则眼神冷酷,双手灵活,性喜伤人,他虽不敢碰她,却不止一次侵犯其其格,在她的白嫩肌肤上留下淤伤,让她的年轻女仆夜晚偷偷哭泣。

    墨夷淼对此无可奈何,他们和单于生死于同,所以墨夷淼除了装作看不见,没有别的办法。

    有时候,他倒希望当年自己的父亲墨夷统身边也有这种人保护,父亲被自己手下封臣的儿子所杀,多么讽刺啊。

    七国是文明之地,那里的白衣白甲的御林铁卫被民间歌谣传唱,被人视作高贵、英勇和忠诚,然而在关键时刻,他们如此不中用。

    他不禁暗想,七国的文明人是否都如此虚伪。

    墨夷淼抚摸着肚子,她相信她会生个儿子,将会做世界之主,她一定要让他有自己的盟卫,以免遭诡计迫害。

    “草原的云朵,”巴雅尔说,“吾血之血的单于命令我告诉您,他今晚必须步行蹬上贝尔山,为你们的孩子祈福。”

    “请你回告单于,说我做梦都会念着他,并且焦急地盼他平安回来。”她满怀感激地说。

    事实上,随着胎儿的日益长大,墨夷淼越来越容易疲劳,能休息一晚再好不过。

    就在刚才,看不出年纪的几位女祭司一个个抚摸了她的肚皮,她们的脸已无法正确显示年龄,枯骨嶙峋的手抚摸她时让她格外紧张,她们早就预言说一位伟大的王将诞生人世,却对她腹中的胎儿惴惴不安。

    她们交换着疑惑的眼神,反复通过神秘的力量去感知。

    她们预言伟大的王就在这个房间里,单于阿提拉听了面有喜色,遵循古老的传统,他将在暮色里攀登贝尔山,日出时望着东边的朝阳许愿。

    但墨夷淼总觉得女祭司们并没有把话说完,但她也懒得去问,已经是皆大欢喜,更何况她已被折腾的够呛。

    在阿提拉出发后,墨夷淼有种难得的轻松。

    “准备好热水,我要沐浴。”她想洗去全身的尘土,好好浸一浸酸疼的骨头。

    热水极烫,正和心意。“今晚可以邀请哥哥共进晚餐。”其其格在为她洗头时,墨夷淼下定决心。

    哥哥这些日子,过得几乎接近乞丐了。

    “其其格,去叫我的哥哥,邀他与我共进晚餐。”她在沐浴完安排女仆说,“去准备些水果,告诉厨子做菜时不要马肉。”

    “马肉是最好的肉,”琪琪格说,“吃马肉让人强壮。”

    “我哥哥最恨吃马肉,快去照办吧。”

    趁着下人们准备晚餐,墨夷淼还给哥哥准备了一件新衣服,一条青铜制成的腰带,还有一件绣了黑色蝙蝠的皮背心。

    如果哥哥能穿的体面些,这些游牧部落的人多少会给他点尊重,或许他也会忘记那天在草海里发生的不愉快。

    再怎么说,哥哥也是她唯一的亲人。

    否则,她将孤独于世。

    她正在摆弄礼物,墨夷磊气呼呼地进来了,他拽着其其格的手,只见她一只眼睛已挨了一拳,有个重重的黑眼圈。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让个仆人对我发号施令!”他边说边粗鲁地把其其格推翻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怒气大出墨夷淼意料。“这是怎么回事?其其格,你怎么说的?”

    “主人,我照您的吩咐,告诉他说您命令他一起来吃饭。”

    “听听,这个该天杀的怎么说的,谁都不许对真王发号施令,”墨夷磊咆哮着,“我真该直接把她的脑袋带过来。”

    “好哥哥,您原谅她吧,她不过是说错话,”墨夷淼连连带其其格道歉,“我说的是请您共进晚餐,看,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

    墨夷磊满腹狐疑地皱眉问:“这些是什么?”

    “新衣服,我特地为您做的。”墨夷淼讨好地笑。

    他斜眼看看她,轻蔑地说:“还不就是野蛮部落的破布,七国真王能穿这些怪模怪样?”

    “哥哥,穿上这些衣服会舒服些,而且我想,我想,”墨夷淼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她必须小心谨慎才不会唤醒真王之怒,“我想如果穿的和这里人相似些,他们才能……”

    “他们才能怎样?真王跟本不在乎,”墨夷磊科不能等妹妹把污蔑真王的话说完,“那我是不是还要像他们那样绑上辫子?”

    “我不会让您绑辫子,您还没打过胜仗,按他们的习俗还不能绑辫子。”

    话一出口,墨夷淼意识到说错话了。

    墨夷磊灰色眼睛里燃气怒火,“我是七国之主,不是什么混身马臭,头发叮当作响的野蛮人,”墨夷磊上前掐住墨夷淼的脖子,“你越来越不知好歹了。”

    疼痛的感觉让墨夷淼又仿佛回归从前,她伸出一只手,摸索碰到一个东西,那恰巧是原本要送他的腰带,一只雕饰华丽的青铜腰带,她用尽力气挥了出去。

    腰带正中面门,墨夷磊应声停手,鲜血顺着他的脸淌了下来。

    “不识好歹的人是你,请你快滚,否则我会叫人用鞭子把你拖走。”

    墨夷磊爬将起来,“等我做了七国之主,你会后悔的。”说完他捂着受伤的脸而去,礼物一件也没拿。

    墨夷淼难过地流下眼泪,拿出黑色小杖,渴望得到力量。

    而她知道,她和哥哥,恐再无瓜葛。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