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雪夜狼行 第三十章 步扬琳的两难
    光明城。

    在步扬尘的强势入驻下,刀光剑影和阴谋诡计无影无踪,但它们并没有消失,归隐于黑暗。

    庞大的光明帝国进入他正常的运转轨迹,尽管步履显得疲惫不堪。

    步扬尘以北冥领主的身份出任相国,步扬琳等待嫁给皇太子,不,等待嫁给信任光明帝国之皇——皇甫彰。

    皇甫彰的登基大典已隆重举行,七国领主及各世家封尘俱来光明城宣誓效忠,觥筹交错歌舞升平。

    光明帝国一片形势大好欣欣向荣。

    步扬琳已数次看见皇甫彰,虽然并没有和她说话,但她心里依旧是甜蜜和幸福的。

    虽说随父亲刚进入光明城时,皇甫彰显得懦弱而担心,但那是有原因的,谁在经历生死关头之时还能谈笑自若,自己的他尚需假以时日。

    至于登基之后,皇甫彰便显现出了儒雅和飘逸,再加上他本来外形也算俊美,又君临天下,这一切,都让步扬琳心生爱意。

    不知道他怎么想,这么久了,也没想过来看看自己?

    步扬琳行走于光明城的皇城,这里实在太大了,这种庭院比自己家大了不知多少倍,处处的亭阁楼榭、假山高若小丘,走廊永不到尽头,随便进入一个拐角,眼前的景色都美若花园。

    北冥城只有寒冷和北风,这里宛若人间仙境。

    皇甫彰刚刚登基,一定是忙于政事,她善意地想。

    在皇城内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动,无意间走进一处深院。

    有男女暧昧的声音传来。

    “你说你,多久没来看我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嗔怒,又带着几分诱惑。

    “娇儿,这也是没办法,天天被我母后看着,你别生气,我这不是来了么?”里面男子忙不迭解释,好像生怕女人生气。

    母后?这声音?步扬琳心头一紧,侧立于草丛之中。

    “太子爷,奴家有什么资格生气呀,不过是伺候太子爷高兴罢了。”

    “太子?这哪有太子,”男子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来,咱们快活一回,没准生个太子出来,哈哈。”

    “哎呀,爷,你这大白天的咋还,哎呀,轻点……每次都是猴急。”里面的娇儿显然被男子上下其手,娇 喘连连。

    步扬琳呆若木鸡。

    毫无疑问,里面的男子是自己待嫁的皇甫彰。

    步扬琳心里一团乱麻,不知如何是好。

    她出身步扬世家自幼严格教育,使她既做不了泼妇又难以忍受这种羞辱,既想冲进去拼个你死我活,又怕没了尊严惹天下人耻笑。

    何况,被羞辱的不是她步扬琳一人,还有整个步扬家族。

    正在步扬琳心慌意乱之时,肩膀被人轻怕,惊的她差点叫出声里。

    是步扬楠,自己的小妹,步扬琳松一口气,旋即又紧张起来。

    毫无疑问,她无比清楚自己的这个妹妹,她不像自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很快,精灵古怪的步扬楠明白了一切,拔出腰间小黑剑就要闯,被步扬琳死死拽住,步扬楠看着姐姐哀怨且纠结的眼神,小声说:“这样就算了?”

    “我,我这还没过门,就先捉了未婚夫的奸,我,我……”步扬琳心神不定。

    “这种王八蛋你还要嫁?”步扬楠不解去问向姐姐,她平日对这位姐姐更多的是敬而远之,素无好感也并无恶意,但显然今日此事并非姐姐一人之事,这是步扬家族的羞耻。

    “好妹妹,全北冥城都知道我嫁入皇家,你让我如何再回的去?”显然,步扬琳心中慌乱却思路清晰,脑海中分析了所有利弊。

    “那也得给这畜生点教训,姐姐你闪开,我自己来。”步扬楠示意让姐姐离开。

    步扬琳无奈,只得闪退一旁却不敢走远,躲在假山之后。

    那屋内定然春色无边,男女呼哧带喘显然即将达到顶点。

    步扬楠捡起一块石头,冲那窗户狠狠砸去。

    “咣当”一声,石头破窗而尽,正好砸在男人乱 顶的光腚上。

    里面娱乐活动戛然而止,一阵慌乱之后,门突然打开,走出一个俊俏白面男子,边走边整理衣衫。

    “皇城的守卫眼都瞎了?要饭的叫花子咋也放进来了。”显然,皇甫彰并不认识步扬楠,步扬楠也很少在大场合露面。

    “哈哈,你个王八蛋,我要饭的也比你偷吃的强。”步扬楠冷冷扫了一眼皇甫彰。

    皇甫彰脸一红,“你敢骂我,你可知道我是谁?”皇甫彰整理好衣衫,摆出一副玉树临风的造型,“倒是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女子,我还以为是个爷们,哈哈。”皇甫彰装作上下打量步扬楠,显然没把她放在眼里。

    “嗯,里面那位娇儿肯定一看就是个女的,你倒是让她出来亮亮相?”步扬楠嘴上可没吃过亏,她更没把皇甫彰放在眼里。

    “小丫头,你厉害,你信不信我喊一嗓子,护卫们会把你送进顺天府的大牢关到你老死为止?”

    步扬楠“噗嗤”一声笑了,“哎呦,吓死我了,”步扬楠把剑指向皇甫彰,“你,尽管试试。”

    皇甫彰疑惑这继续大量了眼前这个衣衫破烂浑身野气的小女孩,忽然,他有了发现,步扬楠的衣衫上,隐现着哀嚎雪狼的徽像。

    眼前这个女孩是步扬家族的人,皇甫彰心惊肉跳,尽管他是光明帝国新任的皇,但任谁也知道,步扬家族如同皇权之上的巨大阴影,至少目前是。

    他不敢造次,顺天府尹即便有九个脑袋,也不会听他的去得罪步扬家族,他必须谨慎对待。

    皇甫彰看到了步扬楠手里的小剑,“小丫头,你也耍剑,巧了,我也会点。”

    “咋,你想找死?”步扬楠说。

    “大白天的,别死不死的,反正你要是输了,就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赶快滚蛋。”皇甫彰淡淡笑着,抽出他的剑,他自信不会输给一个小丫头。

    “那你要输了呢?”他没想到步扬楠有此一问。

    “你想怎样?”皇甫彰问。

    “让她滚蛋。”步扬楠用剑指了指皇甫彰身后的房间。

    “哼,先赢了我再说吧,”说完皇甫彰摆出起剑式,“请吧。”

    步扬楠看皇甫彰摆的姿势觉得好笑,她学剑来自北冥城的军营,是熊脸这样的勇士,从来没摆过什么花架子造型什么的,讲究的是刚猛、简洁、直击要害。

    “还是你来吧,省的别人说我欺负你。”步扬楠知道姐姐步扬琳肯定没走远,没准还在一边偷偷看着。

    皇甫彰在砍向步扬楠第一剑之前,已换了三个姿势,反正他的师父是这样教的。

    “当”的一声,两剑相交,皇甫彰自信小丫头会小剑脱手,但却是自己双臂发麻。

    显然,步扬家族即便是个小女孩,也是不好对付的。

    皇甫彰稳住身形,继续使用被师父吹嘘无所不能的武林绝学,但都被步扬楠一一化解,步扬楠似乎不着急取胜,敏捷的身形忽左忽右,用小剑是不是在皇甫彰身上拜访一下。

    先是衣服上挑了几个洞,发带也被挑开,俊脸上也被小剑剑脊抽打数次,留下一道道红印,足下一个不留神,被步扬楠拌到,重重摔了个狗啃泥。

    皇甫彰狼狈地爬起来,脸上也就挂了彩,用手擦了嘴角的血,还要上前在战,步扬楠淡淡地看着他,毫无表情。

    她曾经无比羡慕姐姐,姐姐漂亮温柔、琴棋书画精通、服饰礼仪得当,还能嫁给皇子。

    如今,她却可怜同情起姐姐来,眼前这位在她眼里一无是处好色无能空有一副皮囊的男人,居然就是姐姐的丈夫,她未来的姐夫。

    皇甫彰见步扬楠发呆,心想这衣着破烂的小丫头还不定是不是步扬家族的人,即便是,这里又无外人,心里就泛起杀机。

    他双手持剑,用尽全力向步扬楠刺来,唬的旁边悄然观看的步扬琳心头一紧,几乎出声。

    步扬楠微侧一下肩膀,剑贴胸前掠过,伸手扣住皇甫雄的手腕,皇甫彰长剑脱手而飞,步扬楠的小剑破空而来,“这是你自己找死。”

    “不!”步扬琳失声尖叫,匆忙过来,“不,妹妹。”

    步扬楠的剑停滞于空中。

    七八名护卫闻声赶来,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谁让你们进来的,都滚,滚!”皇甫彰冲护卫们吼叫。

    眼前这个把自己揍的不轻的小丫头居然是自己未婚妻步扬琳的妹妹,说不定还是她指示来的。

    自己堂堂一国之尊简直颜面无存,还是当着未婚妻的面,或许她也知道了屋子里娇儿的事。

    皇甫彰黑青着脸,一言不发。

    步扬楠收起来剑,对皇甫彰说:“你输了,太阳落山前让她滚蛋,否则我亲自送她上路。”说完,竟不理会二人转身而去。

    步扬琳不知该如何是好,看着皇甫彰嘴角仍然渗出血丝,拿手帕去擦。

    “不要碰我,”皇甫彰厌恶地后退两步,“是不是你指示你妹妹来的。”

    “不,不是。”步扬琳说。

    “那我俩比剑的时候你是不是一直躲旁边看着?”皇甫彰又问。

    “这,我阻拦了,可是我妹妹不听我的。”步扬琳小声回答。

    “哼,你就不应该出来,让她直接把我杀了岂不更好?”皇甫彰理直气壮。

    步扬琳突然糊涂了,妹妹转身离去,皇甫彰鬼混被揍,却都是自己的错。

    “你走吧,我想静静。”皇甫彰下了逐客令,转身进了娇儿仍在的房间,步扬琳望着关上的门,伤心欲绝。

    她只得踉踉跄跄走开,皇城虽大,她该去哪呢?

    房间内,娇儿扭动着水蛇般的身子来缠皇甫彰,皇甫彰把娇儿一拦入怀,捏了几下吹弹可破的小脸说到,“宝贝,你刚才也看见了,你恐怕不能在这皇城呆下去了。”

    “娇儿不懂,爷您不是光明城的皇上嘛,为什么怕一个小叫花子般的人?”娇儿边说边用手在皇甫彰身上游走。

    皇甫彰一阵心烦意乱,一把推开娇儿,面目狰狞地说:“哼,步扬家族,我早晚有一天让你们好看!”

    娇儿吓的一愣。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