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雪夜狼行 第二十五章 青丘有病的流放处之行
    当步扬尘率领狼战团南行前往光明城的时候,仿佛那是一件与他无关的事。

    青丘有病开始了他的北行之旅。

    哥哥青丘有勇调拨四个护卫随行,显然,这几个护卫牢骚满腹,青丘有病一度有这几个家伙会把自己雪林了宰了的错觉,想必即便那样,哥哥姐姐也不会有所追究。

    所幸一路相处还算安好。

    本以为一路还算顺利,没想到流放处门口,被值房的雀斑小孩给拦下了。

    “说,犯了什么事?”雀斑小孩拿着笔要登记。

    “我?你看看,我能犯什么事?”青丘有病展示自己。

    “少废话,来者皆有罪。”

    “我们可不是来此的犯人,我们是青丘家族的使者,看。”青丘有病对雀斑男孩自己衣服上千面青狐的徽像。

    雀斑小孩仔细地看了看,还真是,但他依然狐疑地问:“青丘家族的人我也都听说过,您是?”

    “我是青丘家族的世子,我叫青丘有病。”青丘有病只好自我介绍。

    “哈哈,我看你是真有病,你还敢冒充世子,天下谁不知道青丘家长女贵为皇后,世子为屠王者青丘有勇,那里还有别的孩子,”雀斑男孩一根手指几乎指到青丘有病鼻尖,“看你这长相就不像个好人,说,犯了什么事。”

    几个跟随的护卫窃笑,似乎不准备上前帮忙,他们巴不得青丘有病被棍棒揍出,也好就此打道回府。

    赶车的赵三早按捺不住,自跟了瘸爷那里还受过这种鸟气,一骨碌冲下马车:“你这嘴上无遮拦的小王八蛋,莫说你这荒山雪地,就是皇宫大内我们爷进出如同自家后院,快滚上一边去吧。”

    “好,骂的好,你们人多耍横,等着,等着啊。”雀斑男孩边说撒腿跑进流放处,看来是去搬救兵。

    那就等着吧。

    燕北行踏步赶来,后面跟着不少新兵,步扬影混迹其中。

    但很不幸,燕北行也认不得青丘有病,未听说过青丘家族还有第三个孩子。

    这让青丘有病心里把老爹暗骂万次,恨不得祈求步扬尘大军慢些行走,不要着急赶路,皇甫英一个恼怒把老家伙砍了倒也省心。

    “对了,燕头领,你看这个行不行,这可是我此行大内送我的腰牌。”青丘有病猛的想起身上还带着大内总管哈尔德的腰牌,递了上去。

    燕北行接过仔细查看,确实不假。

    “好吧,我也不管你是真是假,但你在这必须老实待着,待够了走人。”

    “遵首领大人之命。”青丘有病笑呵呵地说。

    “七国真是有病,怎么最近净来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次干脆来了个叫有病的,真是病的不轻。”燕北行嘟嘟囔囔撂下话,转身离去。

    步扬影也望了望这个拄着拐杖的残废,转身要走。

    “小兄弟,留步。”青丘有病在后面喊。

    步扬影回头,看是不是叫他,青丘有病正蹒跚着向他走来,还向他招了下手。

    “我?有何指教?”步扬影疑惑地看着青丘有病。

    “嘿嘿,你不认识我,我却认得你。”

    “我们并没有见过,你怎么认得我?”步扬影确认自己没见过此人。

    “你叫步扬影,步扬世家的步扬影,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步扬影仔细端详了青丘有病说,“小声,我在这里叫吴影。”

    “我本也认不得你,但我看见了它。”青丘有病指着步扬影身边的白闪说,“步扬家族的狼里面,数你这只最好!”

    “我其实算不得步扬世家的人,我只是个养子而已。”步扬影如实相告。

    “养子,那您也不必而已,如您所见,我这个青丘家的亲生儿子,貌似也不怎么体面。”

    “呵呵,我在这里叫吴影,没人知道我是谁,我是步扬家族的养子,我不想再挂着步扬家族的身份。”

    “这样啊,知道么,小子,我有这想法不是一天两天啦,哈哈,还被你抢了先。”青丘有病拄起黑杖前行,“咱们可以边走边谈,我还有步扬尘大人给你的口信。”

    赵三等人去流放处寻找住处。

    “父亲大人,什么口信。”步扬影急问。

    “哦,希望你有点思想准备,是些让人忧伤的事情,你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青丘有病还是要让步扬影有个缓冲,他用黑杖一指说,咱们可以去那边看看。

    黑杖所指,正是流放处七百余尺的高墙。

    “说吧,我能承受。”步扬影做好心理准备。

    “好吧,此事别说是你,即便是我也是难以接受,是关于你的弟弟,明公子可能,可能……”

    “明弟弟怎么了?”步扬影上前拉住青丘有病的胳膊。

    “你的弟弟,步扬明从树上掉了下来,我离开的时候尚且昏迷……”

    尽管做好了思想准备,但仍然难以接受。

    “我要怎么做,父亲有没有让我回去。”

    “这个,怎么说呢,好像没有这个意思。”

    “父亲大人怎么说。”

    “他只是说你有你的路要走,明儿有明儿的路,至于你回去,恐也于事无补,大概就这样的意思。”

    步扬影心如刀绞,自己这个爱看远的可爱弟弟,这是怎么了,“你伤的重么?”

    “以我的判断,他应该能挺过来,但是,小子,”青丘有病停下话语,看着步扬影的眼睛说,仿佛后面的话怕步扬明难以承受。

    “但是怎么样?”步扬影抬起头,用坚定的目光看向青丘有病。

    “好吧,”青丘有病点点头,“但是恐怕再也不能站起来了。”

    “老天!”步扬影一阵难过,自己这个爱跑爱动爱爬高的弟弟,可怎么承受的了。

    “这一点我们必须面对,小子,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但都艰难无比,我是个残废,生下来就注定不能爬树,而你呢,步扬家族之尊不一样来了流放处,知道吧,我们必须面对!”青丘有病说着话,已来到高墙之下。

    “我的乖乖,”青丘有病抬头上看高不见顶,“这是七国最伟大的工程!”

    青丘有病手扶高墙感受这墙几千年来的冰冷,看着高墙上的扶梯如同闪电劈中留下的巨大黑线,曲折着直达墙顶。

    青丘有病指着扶梯说,“这墙只能靠那玩意爬上去。”

    “不是,那边还有升降的铁笼,您想上去看看?”步扬影问。

    “是要去看看,不过我还有点正事,这里可有个叫诸世海的?”青丘有病问。

    “诸世海?”步扬影摇摇头,“没听说过。”

    “是个老头,中等身材,白头发白胡子的,中等身材。”青丘有病比划着形容。

    “你说的很像一个人,我们都叫他海叔。”步扬影说。

    “海叔?”青丘有病心里想到,这老狡猾必定是隐了真名,“步扬影公子能否带我去见见海叔?”

    “好啊,我也正要去见海叔呢,每天他都给我讲故事。”

    “讲故事?什么故事?”青丘有病好奇地问。

    “讲很多故事啊,七国的各大家族,战争啊,策略了,各个英雄故事,都很有意思。”步扬影说起海叔,稍稍冲淡步扬明伤情带来的忧伤。

    “你小子可真有福气。”青丘有病很快认定,步扬影这个步扬家族的孩子并不是很聪明,差步扬明可差远了。

    堂堂两朝四十年宰相的诸世海,会闲的没事给你这小子讲故事?这是教你谋天下呢,我的傻小子。

    但他并没有说破,或许诸世海来到流放处,也实在找不到资质过人的徒弟,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步扬影,这老头是没碰见步扬明,否则还不欢喜死。

    步扬影带着青丘有病来到海叔房间,海叔却不在,青丘有病走到海叔书案前,摆满了书,却都是自己未曾读过的绝世孤本。

    青丘有病坐下,沉浸于书中。

    “你和海叔一样,都爱看书,读那么多书干嘛?”步扬影随口一问。

    青丘有病抬起点头,他用一根手指夹住正读的书页:“看着我,告诉你看到了什么?”

    步扬影狐疑地看看他说:“你耍什么把戏?我看到你啊,青丘家的青丘有病。”

    青丘有病说:“步扬影啊,你是个养子,却对我足够的客气,你看到的是个丑八怪,还是个残废,你今年多大?”

    “十六。”

    “你才十六岁,我却一辈子也跑不了像你这么快,我走路都成问题,更别说骑马,我的姐姐貌若天仙贵为皇后,我的哥哥高大英俊以后会继承家族族长,而我呢,就剩一个脑袋瓜还算合适,老哥有他的长枪,我就只剩下头脑,不过若要保持思路清晰,就得多读书。”青丘有病轻敲书皮,“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读书喽。”

    步扬影静静地听完这番话。他虽然名分上没有步扬家族的血脉,却有张地地道道步扬家族的特征:严肃、拘谨,息怒不形于色。

    突然间,脚步声传来,海叔推门而进。

    诸世海和青丘有病互看了一眼,似乎双方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呵呵,你来做什么?是你爹让你来的?”诸世海淡淡一问。

    “海叔,哈哈,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和我爹,您可曾见过我爹派我我什么差事?”

    “那你这么大老远的跑来,不是为了跟我叙旧吧。”

    “这又有何不可,我向来当您是老师,可是您却瞧不上我这个学生。”

    “说吧,究竟什么事?你就别装神弄鬼拉。”海叔放下手里的药箱,坐在青丘有病的对面。

    “我是想问问墨夷家族的事。”青丘有病开门见山。

    “想问我墨夷家族十五年前为什么被联军打败?”诸世海反问青丘有病。

    “海叔果然天下第一智者,有病佩服。”青丘有病一拱手。

    步扬影则越听越糊涂。

    “恐怕顾不上墨夷家族,再说他们已逃亡西北,当下,恐怕有更大的事要发生。”海叔神情肃穆。

    “更重大的事?什么事?”青丘有病惊奇地问。

    “你或许地位不及你姐姐和哥哥,但或许有一天你能帮上忙,不过,要换个地方说。”海叔说完,站起身来。

    步扬影和青丘有病虽海叔出门,天已擦黑,远处冰雪山峰的上空,一轮大大的明月当空。

    三人来到高墙之下,海叔和青丘有病进了铁笼,步扬影却站在墙下。

    “小子,你不必回避,一同上去吧。”青丘有病冲步扬影喊。

    “我要上去,可我要顺扶梯爬上去。”步扬影说。

    “爬上去?”青丘有病瞪大了大小眼,抬头看那扶梯有如长直黑线,上面尽是光滑的浮冰。

    “是的,我爬上这扶梯为我弟弟祈福,希望他能转危为安。”说完,步扬影走向扶梯开始攀登。

    “这小子,”青丘有病看着步扬影对诸世海说,“你可知道他是谁?”

    “知道,步扬家族的步扬影。”

    “哈哈,你这老狐狸,说吧,带我上去看什么?”

    铁笼已缓缓上升。

    “上去就知道了。”诸世海缓缓地说。

    两人到达墙顶出了铁笼,视野瞬间辽阔起来。

    步扬影还没有上来,青丘有病手扶城墙向下看,看不见什么,又不敢把头探出太多,这高度下看一眼让他眩晕,那小子居然要爬上来,脑子少根弦把。

    “现在可以说了吧。”青丘有病伫立城头,冷风冻得人直哆嗦。

    “因为劫难将至,青丘有病世子。”

    “劫难?你是说传说中的精灵妖怪?我的诸老相国?您老糊涂了?”青丘有病搓着手哈气。

    “看看你的脚下把,这么大的家伙可不是什么传说故事,他真真实实地存在,你可以向墙外看。”诸世海用脚踏踏城墙,这墙已有数千年。

    青丘有病站着远望,四周寂静黑暗,全无灯火光影。劲风疾袭,冷若刀割。偌大的黑雾雪山谷口,让人不寒而栗。

    后面有动静,回头见是步扬影露出头了,他两臂用力把身体把身体支起,然后翻身越过城墙,稳稳落在城墙宽阔的甬道上。

    月色下,步扬影的身影让青丘有病看的一呆。

    他必须纠正之前对步扬影的评价,这小子可能是没步扬明聪明,但绝对的强壮和勇敢,还难得地有颗仁爱之心。

    步扬影踏步而来,“你们看什么呢?”

    “瞧那雪谷,”青丘有病指着前方说:“里面没准藏着什么古怪,你小子就不怕?”

    “你放心,既然我来到这里,就一定守住这堵墙,我不管对面有什么。”步扬影目光坚毅而卓绝。

    “青丘公子,若真有那一天,还希望你在朝中斡旋,为这里出一把力啊,反正你爹是指望不上的。”诸世海说到。

    青丘有病望向远方,这种亲临所见胜过千万本书,胜过万千的道理说教,他突然觉得自己开始相信关于人类公敌、寒夜鬼怪的种种传说了,那些古灵精怪或许真的存在着。

    他们觊觎着这片大陆。

    整个流放处,却是七国及这片大陆的前沿哨所。

    他们或许是来自各种不同的出身,但每个人肩头,是沉重而古老的使命,这使命已渊源数千年。

    冷风吹来,三人立在墙头,并肩站在世界的尽头。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