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6章 郭公子中风
    凤氏贵为郡主,想为虞兮指婚何其容易,没多久,就物色了自己的一个远房侄子,户部尚书的长子郭宗宝。

    郭宗宝出身学识没得挑,但是为人好色,喜欢眠花宿柳,也是凤国人尽皆知的事了。

    凤氏的理由冠冕堂皇:六部内户部最肥,连国库财都是户部尚书掌管,宫寻是一国之相,群臣之首,地位足够,财力却比不上郭家,若能联姻,对宰相府和虞兮都是好事。

    至于男人那点花心的小毛病,自然不妨事。女子不许丈夫亲近别人,有嫉妒心,本就是触犯“七出”,德行有愧。

    话说回来,兮儿貌美聪慧,一定会被夫家喜欢,真成了亲,郭宗宝也就收心了。

    虞兮心知凤氏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竟也有些忧心起来。

    宰相府容不下她不说,还想让她嫁个登徒浪子,以后日日守着空房心塞。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在凤郡主的授意下,郭尚书带着郭宗宝来过宰相府几回,每回都带着重礼。既然同朝为官宫寻也不好太驳对方面子,也都招待得客客气气。

    郭宗宝之前见虞兮就两眼发直,听让自己娶她更是喜不自胜,早把“狐仙”传说抛到脑后了。起初还是郭尚书和媒人带着来,后来开始自己登门拜访了。

    郭宗宝看虞兮是天外飞仙,虞兮看郭宗宝就是个眼里的沙子,肉里的刺。

    每次郭宗宝对着她喋喋不休说个什么,她就神游到天外去。

    郭家希望两人尽早完婚,连黄道吉日都算好了,可虞兮只盼着这个消息快些传到凤逸阳耳朵里,他对自己……应该是有点感觉的吧?如果自己求他帮忙阻止,他应该愿意吧?

    不过,那也未必。若凤逸阳真的心里有她,又怎么会从来未向她提起过让她嫁进靖王府呢?虽然她也不不想嫁给他,可总比跟郭宗宝成亲要好。

    心里百转千回,没个头绪。

    一直又拖了半个月,那边催来催去,虞兮开始烦躁起来。又想到自那次被宫菲然撞见后凤逸阳再没有来过,更是一团火憋在肚子里。

    他拿自己当什么了!真是的!

    一个人生了许久闷气,还是打起精神来。虞兮想,她得去找一趟邵正觉,兴许他能有什么办法。

    “我帮你弄死他吧。”

    两人约在无人处,邵正觉道。他是凌绝山庄的人,想杀谁容易的很。

    “郭宗宝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毕竟没伤害我。”

    虞兮知道郭宗宝也是凤氏的棋子罢了,实在没想过杀他。

    “不弄死他,他就娶你,那你想怎么办?”

    “有没有一种法子,让他突然中风?”

    她原本想配个毒药让邵正觉去给郭宗宝下了,又怕下手太重,万一治不好毒死了无辜的人,自己跟那些谋害母亲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毒不死,躺个十天半月的,他好了,凤郡主依然会坚持己见。

    “有。”邵正觉斜眼看她“可是你举得中风瘫痪,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等过个三五个月,我会去给他治好。”条件就是让他同意退婚。

    “那你拿什么跟我换?”邵正觉问。

    “你要什么?”虞兮说完,又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是他会感兴趣的。

    “让我师父住到扁府去。”显然这是早就准备好的条件。

    扁府那样大,客房有几十间,斐冷邪又跟义父私交甚好,想住进去有什么难的?只是,放着自己凌绝山庄不住,去扁府做什么?

    虞兮一时间有些不解。

    “有时候行路之人无处可去来府上借宿,义父都肯招待,斐庄主想住扁府有何难?”虞兮问他。

    邵正觉撇嘴:“要不是你义父不肯要我师父,师父这些年也不会这么委屈。”

    那样如花的美人,手上却沾满了血。

    虞兮突然间福至心灵。莫非.……义父和斐庄主?难怪义父这么大年纪不曾娶亲。

    同人断袖什么的,果然是古代就有啊!虞兮熊熊的八卦之魂就这样燃烧了起来。

    她心里波涛汹涌地揣测,嘴上却不敢说。

    “若义父不愿意,我也是不敢的。”

    不让斐冷邪住进来自有义父的道理,但是义父想必对他的感情也不一般。不然以他的脾气,真不喜欢他,又怎会求他派人来上京保护她。

    “不过义父待斐庄主,却是特殊的。”

    虞兮赶忙说。断袖之癖又如何,义父过得好才是她最大的心愿。

    这样的人,就得有个义父那样的人宠着他,对他好,为他花时间花心思。若让他娶妻生子,去照顾别人,他可太委屈了。虞兮心下觉得有趣,脸上露出笑容来。

    邵正觉一直以为她知道这件事,今日一看竟是完全不知情的。

    “我以为师父喜欢扁神医人尽皆知呢。”他难得也露出孩子气的神情来。

    “我是今天才知道,不过,斐庄主比义父小那么多,怎么会……”虞兮迟疑,又赶忙补充,“义父能和斐庄主一同生活我是很支持的,义父如果此生没有爱情,会很遗憾的。”

    “师父和扁神医同龄,只是人生得太好看,看不出年龄罢了。”

    此刻的虞兮和邵正觉,像两个课间谈论八卦的高中生,这个场景,让她熟悉又陌生。

    “你还想要其他的吗?”虞兮只好又问道。

    “先欠着吧。”邵正觉自觉失言,足尖一点飞走了。

    没几日,户部尚书家的大公子狎妓时突发中风,被府上的人从醉月楼抬回去的消息传遍朝野内在。

    “我就说嘛,狐仙岂是可以凡人可以觊觎的!”有人小说议论。

    话本里说宫大小姐是治病救人来的,男欢女爱会毁了修行,那想娶她的人自然倒霉,这不就应验了?

    “是你做的吗?”

    茶肆的一角,宫承允听着百姓们互相传闲话,笑问虞兮。

    虞兮带了口罩,只露出一双楚楚可怜的桃花眼出来。

    “不是。”

    她是主谋,却不是执行者,那也不算骗哥哥。

    “那,跟你有关系吗?”

    宫承允果然够聪明。

    “有关系,但是郭公子过几个月能好。”她只好答。

    宫承允点点头,这个小机灵鬼,果然跟那些小里小气的闺中小姐是不同的。

    “一切都是天意,上天要妹妹留在父母身旁多伺候几年,咱们宰相府也不敢违抗的。”

    宫承允回府后特地去了父亲书房,劝谏道。

    宫寻本就不满意凤郡主找了个****的人给虞兮指婚,宫承允又给了个台阶,马上说儿子所言极是,让凤郡主把虞兮的婚事暂缓。

    这场风波,慢慢地偃旗息鼓,也算过去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