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5章 有我呢 别怕
    有皇族血脉的女人,手段非常人可比的。宫菲然被打晕事件没几天,凤郡主就对外公布消息,说宰相府拟为大小姐定一门合心意的婚事,对大小姐有意的青年才俊可以托媒人上门提亲。

    虞兮托病躲在自己的小院里晒太阳,并不出面阻止。

    “哪有大夫人这样做的,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但也不是姑娘家主动说想嫁了让别人来提亲的!好像小姐跟……”沉静如紫鹃都气得不行,有些口无遮拦起来。

    “跟什么似的?”虞兮问,倒是淡然得很。

    “跟土财主女儿一样……只有土财主家又肥又圆,除了铜臭味什么都没有的小姐才主动招婿呢!”

    紫鹃一张小圆脸气得发红,又不敢怎样,只能在虞兮身旁踱来踱去,直跺脚。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私心想着小姐真找到如意郎君,就早点嫁出去,免得在府上受二小姐和三小姐的鸟气呢!”惊鹊初来上京,还不懂这些贵族间的规矩,

    “别人怎样想是别人的事,无妨。”虞兮在秋日午后的阳光里舒服得眯起眼来,并不放在心上。

    凤氏想把她嫁出去以绝后患,别说有她是狐仙的传闻,以及她和凤逸阳的流言蜚语在先,根本不会有人敢来宰相府提亲,即便她真的嫁出去又能怎样?母亲的死,如果真是凤氏所为,她依然会不顾父亲感受手刃凤氏。

    虞兮让惊鹊去抓了几副中药,每日在明德居熬,并让紫鹃放出话去说夜里染了风寒,怕传染给宰相府其他人,自行闭关半个月。

    之后真的让人锁了院门,半月未曾踏出半步。其间父亲来过一回,大公**承允来过两回,都被紫鹃好说歹说劝回去了。

    “你自己保重,什么时候愿意出门了派人通报一声。”宫承允在院外大声说。

    虞兮心里承情,越发觉得这个哥哥不错。

    半月后,虞兮以为既然没人敢上门提亲,凤郡主的“盛情”慢慢就凉了,自己也就松懈下来。

    谁知,凤郡主已经亲自为她物色了。

    凤郡主做事圆滑老练,虽然急于让虞兮嫁出去,物色人选却要么找三品以上官员家的公子,要么找跟她沾亲带故的皇亲国戚,起码面子上让人挑不出她这个当家主母的理来。

    宫承允起初不知道虞兮的心思,待她“痊愈”出关后,立即到明德居寻她。

    虞兮几番交往下来看宫承允很有些江湖儿女的义气,待他便与别的兄弟姐妹不同。

    她亲手泡了杯自己晒干切片的参茶给他,笑吟吟道:“前阵子得了点小病,只是怕过了病气给你,才不让你进来,怎么值当的让我家哥哥一趟趟地一直跑。”

    宫承允看她气色不错,哪有大病初愈的模样。心下了然,于是开门见山道:“你若不愿嫁,没人能强迫你,我替你撑腰。”

    他是护国大将军,另一个身份是当今圣上的师父,教过幼年天子习武。这样的人在凤国都举足轻重,凤氏是郡主也不能拿他怎样。

    他若拦着不让嫁,倒是真拦得住。

    只是父母尚不干涉,哪有哥哥拦着不让妹妹嫁人的道理?何况别人本就怀疑她虞兮不是宫宰相的女儿,真有会说的不会听的,以为她和哥哥有什么私情,才是玷污了哥哥的名声。

    “喝茶。”虞兮不说愿意不愿意,还是笑,把茶杯往宫承允面前推了推。

    “你愿意?”宫承允讶异。

    “当然不愿意。”

    “那我替你去说。”哥哥也是急脾气,喝了一口茶起来就走。他看虞兮托病闭关,就觉得她遇到麻烦了,后来知道了那天宫菲然的闹剧,又看凤郡主张罗着嫁她,放心不下。

    虞兮从后面牵了宫承允衣袖,突然鼻子一酸。除了义父很久没有人这样宠她,由着她了。这个哥哥也是父亲的孩子,也是贵族出身,却像个寻常百姓家的兄长那般。

    “哥哥,先让我自己试试吧。我要是抗不了婚,你再帮我。”声音有小女孩的娇气,她红着眼睛牵着宫承允的袖子坐下,又为他添了一杯茶。

    宫承允突然明白了虞兮的难处,他宽慰道:

    “我堂堂护国将军,百万敌军都不怕,还能被谁的舌根子压死不成。”

    宫承允生得英朗豪放,剑眉长眼神似画像上的关公,只是没有长髯,人也太英俊了些。听他说话,人都觉得更踏实。简直安全感爆棚啊,虞兮想。

    不怕归不怕,但是没必要。虞兮想,宫承允能这样仗义,她已然很承情了。

    “哥哥,你真好。”她突然说。

    笑意盈盈地盯着宫承允看,又补了一句:“长得也好看。”

    宫承允被夸得有些脸红,憋了良久才憋出一句:“肉麻”。

    “有哥哥真好。”虞兮又感慨。

    她自小只有母亲一个亲人,母亲又性格凉薄,只会告诉她怎样做是对的,从不会关注她怎么想,也不会关心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反而是义父,真的视她如掌上明珠,愿意宠着她,如今,哥哥也是这样关心她,真好。

    宫承允看她露出忧伤的神色来,又体恤她之前吃过许多苦,从小过得也不好,又想起自己带着承泽在凤氏的“魔爪”下逃生的经历,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兄妹二人再无他话,竟这样沉默着喝了半天茶。一直喝到西面的天空上红轮欲坠时,宫承允没头没脑来了句“有我呢,别怕”,才匆匆回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