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6章 取人参
    三日后,虞兮按照约定又去了慈恩堂取人参。

    司徒南风在慈恩堂等她,见她来了,又是笑吟吟地命人端了上好的茶水点心招待。

    “于贤弟,这根人参可还入的了你的眼啊?”

    司徒家在上京不算手眼通天,也是有名的大户,司徒南风这几日动用关系早就摸清了她的底细。只是他实在好奇这个宰相千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想拆穿她。

    司徒南风命人把准备好的人参端来给虞兮过目。

    虞兮只随意看了看,又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便道谢收了。

    这个五百年的老参本就价格不菲,再加上上次订的十斤藏红花十斤冬虫夏草,加起来竟有一千多两银子。

    虞兮从袖内抽出一卷银票出来放在桌上,司徒南风扫了一眼,有几张银票都旧的卷了边,想必存了许久。

    上京的贵族小姐们衣食无忧,吃穿用度都是家里供着,添点珠花首饰,也是从全家的挑费里出。富贵日子过着,手里却也没什么大钱。正因如此,那些同人私奔的小姐们才会抱着妆奁珠宝而不是银票走。

    她倒是有些与众不同,存了这许多钱,又舍得花在这些珍贵药材上。司徒南风不动声色地想,只是宰相千金买药材哪里有亲自来的,她女扮男装更不知出于什么目的。

    “这株五百年人参是我慈恩堂的镇店之宝,钱是要收的。藏红花与冬虫夏草,算我送给贤弟。”

    司徒南风好脾气地笑着对虞兮道,拿了一半的钱还她。

    他不缺这些钱,一想到都是她辛苦存的,更不想要了。说全免费送她,怕她要多心。

    “都是做生意的,我上来就让司徒兄做赔本生意可如何是好。”虞兮坚持要给,又塞回他手里去。

    两人的手蹭到一起,司徒南风只觉得那一块肌肤像被热气熏了一下似的,说不上来灼热。

    “贤弟,你听我解释”司徒南风强忍着心里的灼热感温言软语道,“你初来上京,我却与你一见如故,心想着即便以后不做主顾,也能交个朋友。这藏红花和虫草都是司徒家自家在外的养殖产业,外人眼里值钱的很,于我却不是什么贵重东西。贤弟权当收了做见面礼就好。”

    虞兮听完,依然想要推辞。

    司徒南风便正色:“莫不是贤弟看不上愚兄,不屑与愚兄为伍?”

    话说到这份上,虞兮也不好再推辞,只得把退回的银票收了。

    说来也怪,听别人“贤弟”“贤弟”的叫虞兮只觉得酸腐,到了司徒南风口中,却觉得雅致得很。

    “司徒兄,为了谢你,我约你吃饭可好?”虞兮看司徒南风待自己友善,又有结交的意思,赶紧把约饭计划提了前。

    司徒南风自是欣然前往,这个新来的宰相小姐有趣得很,让他忍不住去探究她。

    几日接触下来,虞兮只觉得司徒南风不像个精通生意经的商人的儿子,倒像个学富五车的读书人。克己复礼,性子风雅。他虽然并不像凤逸阳那般英俊,但身上自有一种和雅不凡的气度。虞兮心里只盼着母亲的死同他并无关系,二人到最后不要兵刃相见才好。

    司徒南风几次要差人送她回家,问她住在何处,她只是含糊说常住客栈,打岔搪塞过去。

    “客栈龙鱼混杂,你这样的身份住不得。”司徒南风劝她,邀她搬去自己府上。虞兮越发他不像寻常商人,很有些乐善好施行侠仗义的意思,而看外表又是一副斯文书生的模样,更容易亲近。

    虞兮自然是一再找借口推脱。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