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4章 心里话
    “又在发什么呆呢,从来不肯好好看本王一眼。”凤逸阳说着话,已经把人抱进了怀里。他坐在书桌前,虞兮坐在他的腿上。

    虞兮在二十一世纪并没有恋爱过,更没有什么逾矩的男女行为。此时惊慌失措,一再挣扎,凤逸阳突然就哑了嗓子。“别乱动”他钳制住她不足一握的腰,“再动我难保自己不会做什么。”

    “凤逸阳,你无耻!”她脸上烧了一把火似的,又羞又恼又气。心里不想哭,桃花眼却汪了水,眼看着又要有泪珠滚下来。

    她虽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却也来了凤国十六年,她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并没有新时代女性的开放。反而是凤逸阳,跟她亲近从来不太避人。

    凤逸阳看她要哭,赶忙把她抱到一旁的椅子上。到底是个小女孩儿,跟那些扑上来要做他王妃被他宠幸的女人相比,清纯得可爱。

    他靖王爷贵人多忘事,倒忘了前几日七夕诗会上自己还暗讽她城府太深。

    虞兮坐在一旁不言语,凤逸阳倒是殷勤得伺候起来。端茶倒水,把一颗颗干果拨开了放到她面前的小碟里。

    慢慢的虞兮脸色缓和下来,竟然真的吃喝起来。凤逸阳在边上看着,只觉得若真能这样一起生活,是极好的。

    他不问她去慈恩堂做了什么,她更不会说,两人相顾无言,一个倒了半天茶水,一个喝了半天茶水。

    天色到了傍晚,虞兮要回去,他便让人又备了马车。

    “凤逸阳,我能不能不坐那辆马车。”虞兮毫不见外地提要求,倒让凤逸阳很意外。

    “你不怕本王?”

    “怕倒是不怕,就是不想跟王爷有什么纠葛。”

    “哦?”

    “王爷风华绝代,仰慕王爷的女人太多,我若离王爷太近,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虞兮突然凑近了凤逸阳耳朵道,“而我这个人,最怕的就是麻烦。你的董妃,宫菲然小姐,一个个打翻醋坛子可太麻烦了。”

    凤逸阳被她这个说悄悄话一般的举动逗得心情愉悦。

    “都说陌南的虞兮小姐是个比男儿还聪明要强的,怎么这个时候这样服输。”

    凤逸阳有样学样,也凑在她耳边说,还用手中的折扇挡了二人的脸,远远看去,不知道的以为两人在亲吻。

    “对手太强”虞兮正色道,“更何况,我还有别的事做,儿女私情不能占用太多时间。”

    这个答案让凤逸阳意外。

    “怎么,本王就这么不重要么?”

    他用扇子遮了二人的脸问。

    虞兮倒是难得的认真:“王爷,你天下无双,长得也好,有是凤国最有权势的男人,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得到。可恰恰是我不能接受的。”

    “哦?”凤逸阳发了个单音,想听她说下去。

    “我这个人对感情质量要求比较高,接受不了自己的男人可以有许多女人。”

    虞兮实话实说,指望凤逸阳断了念想。失去这样一个高品质追求者她也很惋惜,可长痛不如短痛。总比自己被凤逸阳始乱终弃得好。

    凤逸阳眸子晦暗不明,脸上的表情更是虞兮读不懂的,他没有顺着她的话说下去,转移了话题。

    “不早了,回去吧。对了,你为何不坐那辆马车?”他问。

    “我对花粉过敏。”虞兮赶忙跟着转移话题。

    凤逸阳何其聪明,她点到为止,他一定听懂了。

    虞兮伸出袖内的因过敏而微微发红的胳膊给凤逸阳看,控诉那辆浮夸的马车。

    凤逸阳看着那节玉臂只觉得挪不开眼睛。

    她说的他都懂,可是现在还不能娶她,承诺什么都没有意义。

    再这样玩火,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现在就要把她圈在靖王府里,半步不许离开。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