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1章 闭门羹
    ......

    凤国的上流社会生活非常考究,虞兮看着宰相府的高墙大院和漆得朱红的大门,竟然想起她在前一世最喜欢的相声大家刘宝瑞先生的《夸住宅》来。

    “山石高耸,细水盘流。上有楼台殿阁,下有水榭凉亭,左右是爬山转角,超手游廊。玉砌铜镶,花石为路,山虎爬墙,藤萝绕树。玉带桥竹拦护岸,月牙河碧水沉流,一望无边,恰似水晶世界,大有仙府之风。”

    宰相府她没去过,只是看着外面,就能把里面的光景想个七八分出来。这怕不是《红楼梦》里的贾府吧。虞兮暗想。

    虞兮和惊鹊二人围着相府徘徊良久,门外的护院起初并不理她们,看两人走来走去在面前晃个不停,只好走上前问话。

    “这位小姐,这里是宰相府,请问您有什么事吗?”护院看虞兮穿得讲究,以为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言辞也颇为客气。

    虞兮不方便说认父,只好道:“我有事找你们家宫宰相。”

    几个护院心下起疑: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孩会有什么事要找相爷呢?

    “相爷公务繁忙,不轻易见客,您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达。”护院们很客气,却没有让虞兮进去的意思。

    虞兮脑子飞速得转着,只想找个借口先进府去。

    正在门口周旋着,几个轿夫抬着两顶华美的软轿走了出来。香气隔了一米远,都能劈头盖脸熏过来。

    “参见大小姐,参见二小姐。”护院们赶紧行礼。他们就是父亲的女儿吧,虞兮想,闪在一旁让轿夫们先过去。

    谁知轿子走了几步,中途停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轿内一个颇娇嫩的女声问,不知道是大小姐还是二小姐。

    虞兮看她并不下轿,语气也很不客气。只回道:“我有事找宫宰相。”

    并不说自己是谁。

    “爹爹忙着呢,不会见你,你回去吧。”

    那女声又说,分明是要赶走她。

    虞兮也不恼,只道:“让人通报一声,若宫宰相愿意见我,我就进去。不愿见,我走便是。”

    “呵呵,”轿内传来嘲讽的笑声,“我爹爹是一国之相,是什么人都能见的吗?”

    隔着华丽的轿帘都能听出她的傲慢来。

    “你们几个没听见姐姐说什么吗?愣着干嘛,打走就是!”另一顶轿子的女主人也出了声。

    真是端的好一副高门大户的架子啊。虞兮暗想,但她初来乍到,也不想上来就撕破脸。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告诉你们,我家小姐……”惊鹊看不过去别人欺负她家小姐,就要为她出头。

    虞兮用胳膊肘撞撞惊鹊,让她收了声。

    见不到正主,不知道正主对她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女儿什么态度,虞兮不想让无关的人知道来意。

    “我们走便是。”她道,拉着惊鹊就走。

    看来让人通报进去行不通,得想想别的主意。

    想到这么多天奔波劳累,结果连个人都见不到,惊鹊回去的路上急得直跺脚。

    虞兮倒是心态平和些,一面走一面逗她:“是我见不到父亲,又不是你,你急什么。”

    “我当然急了,小姐冒着生命危险来上京认父,结果,连个人影都见不着。”越想越委屈,惊鹊眼睛里开始弥漫上水汽来。

    虞兮看她这样为自己着想,扶了她肩膀正色道:“不急,明日早点起,咱们在相府门口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什么意思?”也不知是不是凤国没有这个成语,惊鹊迷惑不解。

    虞兮只好向她解释。

    宫宰相是国之重臣,每日定要上早朝的,大不了明日在宰相府门口等他上朝回来。

    “可是,宰相府的两位小姐都是这种态度,宫宰相也不见得是个好相与的。”惊鹊说出她的猜测。

    虞兮本就是个人尖子,怎么会想不到这一层。但她本就是穿越来的,同母亲有感情是因为母亲抚养了自己许多年,为人又让自己佩服。至于宫宰相这个父亲......好不好相与,喜不喜欢她,都不太重要。

    只要认下了,自己替母亲报仇,就算前进了一大步。

    “没关系,总得有个过程。”虞兮安抚惊鹊。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