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0章 王爷让我带个话
    “要不是你家王爷,也没有这些麻烦的事端。”虞兮冷冷道,并不领情。

    长安委屈得不行,又不敢发作。

    一大早王爷让他跟着虞兮小姐,说恐生事端,他都没睡好。结果自己这样帮她,大小姐连个笑模样都没有!

    “董妃,你也听到了。”虞兮好整以暇地看着董秀枝道。

    她的随从下人们也吓得跪在一旁,不敢抬头。

    “那……那又怎么样!”董秀枝死鸭子嘴硬。

    “你莫不是被自家男人气傻了?单打独斗你打不过我,这些下人又不能帮你,你说那能怎么样?”虞兮嘲讽起她来也不遗余力。

    “要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快滚。”

    “你!”董秀枝气得上下牙打战,恨不得扑上去挠花她的脸。

    长安看董秀枝没面子,只得好言相劝。“娘娘快回府吧,王爷知道你没走,又要生气。来日方长,娘娘多体贴些,王爷纵是铁石心肠,早晚也会心里有娘娘的。”

    长安到底是个男人,这劝得还不如不劝。虞兮心说,也不管一群人,带着惊鹊就要走。

    “虞兮小姐,留步。”长安又道。

    虞兮站住脚,并未回头。

    “有事?”

    长安有些羞于启齿,踟蹰了一会儿。

    虞兮抬脚又要走。

    “王爷还说,让小姐乖一点,以后少研究些……男男女女的......床帏之事。”

    长安比凤逸阳年纪小,也未曾娶亲,一句话说得吞吞吐吐,自己先羞得不行。

    虞兮怒极,她看他中了媚药,让他用手解决不是为他好吗?怎么就成了她总研究床帏之事了?

    这个凤逸阳,一天天的想什么!

    她头也不回,只说:“我知道了,你也告诉你家王爷,让他多忙点正经事,少撩些正经人家的小姑娘。”

    长安扶额,他一个近卫招谁惹谁了?

    ...

    “怎么?董秀枝打她了?”凤逸阳眉头拧得死紧,心跟着揪了一下。

    “是,但是董侧妃也没有占便宜,虞兮小姐也打了回去。”

    长安如实道。

    她那个性子,又哪里是吃得了亏的。凤逸阳暗想。

    “严重吗?”

    “什么?”长安不解,后一琢磨明白过味儿来。“董侧妃不严重,虞兮小姐脸肿得挺厉害,但她自己懂医术,应该能治。”

    凤逸阳眉头皱得更严重了,这个董秀枝,他看在太皇太后的面子上一直对她很是宽容,没想到竟做出这样的蠢事来,看来,以后不能给她好脸色。

    “哦对了,虞兮小姐还让我告诉您……”传话筒长安也是倒了血霉,硬着头皮把虞兮的话又传达给凤逸阳。

    凤逸阳被她一句话噎得哭笑不得,除了她,他可没撩过别的姑娘。

    虞兮和惊鹊雇了辆新的马车,一路上披荆斩棘,困难重重,到第八天傍晚,主仆二人也总算到了上京。

    上京是凤朝国都,戒备也相对森严些,好在虞兮早有准备。

    “到上京什么事?”两个带着长矛的卫兵挡住去路。

    虞兮下了马,从袖内抽出两张银票来分别塞给两人。她出手阔绰,使得两个卫兵眼睛放光,也没有推辞。

    “家父在上京做生意,母亲病了,让我去给父亲报个信儿。麻烦二位大哥通融一下。”她露出无害的笑脸,跟卫兵扯谎。

    虞兮想,这一世长得好看些就是比前世有优势,她只要给点笑脸总有人买账。

    卫兵看她和惊鹊们两个弱女子,她又这么乖巧可爱,也没有为难,直接放了行。

    顺利到了上京,虞兮反而有些忐忑起来。

    且不说生父是当朝宰相,位高权重,未必愿意认他,就只说父亲知不知道她的存在都是个问题吧。

    若是父亲认他还好,不认,她可如何是好?

    天色已晚,虞兮先在上京又找了个客栈住下,她打听好了宰相府的住处,准备第二天一早过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