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9章 女人间的事自己解决
    第二天,虞兮早早把惊鹊叫醒,就要着急赶路。

    惊鹊揉着眼吃惊:“小姐,这四更还没过,也太早了,平日里不都天快亮再走吗?”

    却还是听话的起身洗漱收拾。

    “你不懂,那个凤逸阳是个瘟神,咱们能躲就躲。”虞兮手上不停地收拾着东西,自顾自说。

    “凤逸阳?那不是当今摄政王吗?”惊鹊瞪圆了眼睛。莫非,昨日那个男子,竟然是当今摄政王爷?

    不过王爷似乎同传闻里不太一样,都说摄政王杀人不眨眼,凶神恶煞,惊鹊一直以为他相貌凶悍。没想到这样年轻英俊。

    跟小姐,倒是很般配呢。惊鹊想,嘴角露出笑来。

    “想什么呢你,快点儿!”虞兮拍拍惊鹊的小脑袋,催促道。

    “哦哦,我收拾完了小姐。”惊鹊忙说。

    待收拾妥当,虞兮又去敲斐冷邪的门。一直没有回应。她以为斐冷邪还睡着,就推了推门。

    谁知轻轻一推,就打开来。斐冷邪不在。

    看来他不想与自己同行,虞兮心想,只好拉了惊鹊继续赶路。

    天色太早,也不好找马车,主仆二人只能先往前走着,想等到天大亮再想办法。

    “小姐啊,咱们怎么一路上危险重重的。”惊鹊念叨,但还是蹦蹦跳跳地往前走着,并没有虞兮想象中的害怕。

    虞兮苦笑,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娘亲得罪过谁,这些年一直有人想要要她的命,之前住在扁府,义父家大业大,守卫森严,还安全些。

    现在她独自赶路,各路妖魔也开始现型了。

    还不到五更,换算到现代也就凌晨3点半吧,虞兮看着挂在天上的点点星光想。

    比起来,还是二十一世纪好,有手机可以玩,治安也好,不会动不动被人拿剑指着。不过,若在现代,她没有娘亲,也没有义父疼爱,是没有家庭幸福感的。

    既来之则安之吧。虞兮有些伤感,脚下却不停。

    “贱人,你出来的倒挺早。”

    董秀枝的马车停在前面,一行人拦住了虞兮去路。

    她只是想等在旁边悄悄看看王爷会不会与虞兮同行,没想到她先出来了。既然这样,就给她颜色看看。

    虞兮看她来者不善,只顺手把惊鹊护在了身后。

    董妃这是找她泄愤来了。对方人多势众,虞兮只沉默着看她。

    “不说话是吧?”董秀枝从马车上下来,凑到虞兮面前,“贱人,你在客栈折辱我的时候,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吧?”

    虞兮被她用这样的话羞辱,全然不往脸上去,只淡淡说:“董妃娘娘,我和王爷并无瓜葛,你信与不信,也是如此。”

    “并不瓜葛?并无瓜葛你把王爷勾引到你房里?我上千里地找过来,就因为你被赶回去了,小浪蹄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好威风啊?”

    董秀枝咬牙切齿,一巴掌对着虞兮的脸甩过去。

    虞兮猝不及防,被打得一侧肿起来。惊鹊在后面看着,吓得“哎哟”一声,就要冲上来护她。

    虞兮一味地挡着惊鹊不让她上前。她要亲自还回去!

    “呵,董妃娘娘自己的男人不看好,找我问罪来了?”虞兮冷笑一声,抓住了董秀枝的手腕。

    也一个耳光对着董秀枝扇过去。

    董秀枝的下人们正看热闹,猝不及防看到自家主子挨了一掌。都一哄而上,把虞兮围了起来。

    虞兮也不慌,只抓着董秀枝手腕不撒手。

    “放开娘娘!”一个随从大喝一声。

    虞兮全然不放在眼里。她虽然功夫不行,人又瘦,可比起董秀枝这种深闺里的弱女子,还是有些优势。

    她把单手把衣袖上的针取下来,对准董秀枝喉咙,望向一帮随从的眼神冷淡极了。

    “你们滚远些,不然我就刺下去了。”

    随从们依言后退,怕虞兮真伤到董秀枝。

    突然不知道哪个随从抄起一块石子,用力打在虞兮抓紧董秀枝的那只手上。她疼痛之下,下意识的一松,董秀枝也就趁机逃开了。

    “给我打!”董秀枝逃开后一声令下,那帮狗仗人势的下人们又拥了上去。

    “住手!”

    一个年轻男人不知道从哪里冲过来,喝道。

    虞兮认得他,是凤逸阳的贴身侍卫长安。董秀枝当然也认识。

    “长护卫,她打我,我要教训她!”董秀枝恶人先告状。她虽为侧妃,毕竟也是下人出身,对长安这样的近卫也不敢造次。

    虞兮生得比董秀枝更白净些,因此同样是挨了打,她的脸看着比董秀枝还要狰狞。长安望着她,皱了皱眉头。

    看虞兮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好掏出凤逸阳的令牌来。

    “王爷有令,女人间的事让她们自己解决,除了董侧妃和虞兮小姐,今天谁动手,灭九族。”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