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二轮结束
    何琴开心的接过古凡手中的药方,转身离去。

    司徒浩看着古凡,眼神怪异,“这服药的价格有些偏高了。”

    古凡微笑点头,“但是药效非常明显不是吗?”

    司徒浩轻轻的点了下头,长叹一口气,拿起手中的笔在打分表上开始写写画画。

    古凡眼睛瞟了一眼,在望闻问切的后面全部打上两分,但在开方抓药这一项上写了一个大大的1.5。

    望闻问切和开方抓药各两分,总分十分,正好是这次考试的总评分。

    对于这样的评分,古凡早已经猜到,看了一眼司徒浩心中开始思量,这次打分的评判标准。

    望闻问切,中医基础,与看病息息相关。古凡自认为自己做的一点也没有错,通过评分,事实也确实如此。

    可在开方抓药上面,古凡开出的药方在严格意义上确实没有问题。可由于价格过高,也让他失去0.5分。

    古凡没有在意那零点五的失分,他有他的行医尊则。

    现代社会,不能劫富济贫,不能仗剑行天下。但在抓药看病这一项上,他能做主。

    古凡从小有个梦想,穷人可以分文不取,富人能宰则宰。两者综合起来,不也能过日子不是?

    随着评分结束,护士开始带病人过来。

    依葫芦画瓢,古凡看病的速度飞快,但在开方上面,依旧是我行我素,我开我的方子,只要能给病人看好病就成。

    就是这种我行我素的开方方式,古凡的评分很少有满分。

    其中有两个病人,只是咳嗽或者血糖血压过高。古凡药都不想开,直接让病人回家煮写桑叶水,或者蒲公英什么的喝下。

    司徒浩看到架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是说古凡说的方法不正确,在调理养生上,这确实是最好的治疗方法,可以说比抱着药罐子喝药更合适。

    可这种治疗方式,医院咋挣钱?作为一名中医,司徒浩感到高兴,可他同样也在医院上班,站在医院的角度上讲,这完全就是在坑害医院的利益。

    除了最开始的第一个病人没有评分之外,古凡又看了十个病人,每个病人司徒浩都为古凡打分。

    打分的过程,司徒浩也没有遮遮掩掩,任由古凡看着。

    古凡心中计算了一下这十个病人的评分,最后得出来的结果是九十三分。

    望闻问切四项看病方面全部满分,可开方抓药上面,古凡要么是0.5,要么是一点五。更有两个零分,这两个零分正是古凡没有开药方的两个。

    对于这九十三分的结果,古凡没有沮丧,反而觉得理所应当。

    在第一次看到司徒浩的评分标准的时候,古凡就已经知道了打分标准。可他没有可以的迎合司徒浩,依照自己的内心开方抓药。

    看着手中十张打分表,司徒浩看了一眼古凡,长叹一口气,“你的考试结束,叫下一个考生入场吧。”

    古凡轻点一下头,“麻烦司徒先生了。”

    站起身离开会诊台,看了一眼还在进行考试的其他考生。

    作为一号考生,古凡的考试速度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他看完手中的十个病人,其他考生不过看了五六个病人,最快的一个也只看了七个。

    古凡不会自认为自己医术比别人强,而是他不会顾及那么多,去把这看病当做考试。

    看病就是看病,对的起病人,对的起自己是医生这个职业就好。

    考九十分和一百分,都一样,能拿到中医资格证,完成这次来京都的目的就成。

    古凡走到考生休息区,一群着急等待的学生站起身,一个个眼神中充满了询问的目光。

    “九号,可以入场参加考试了!”

    九号考生正是陆英。这个考生古凡多少有些印象,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陆英是一种中药材。

    对于中药,古凡本能的就会注意几分。

    陆英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气,“能说说考试需要注意哪些东西吗?”

    古凡想了想,把自己知道的说了一遍,“望闻问切这些看病的基础我就不多说,主要是开方抓药这一项,主要药方对症,药效之外,需要注意药方不要太贵,更不要太过于便宜。”

    对症下药不难理解,只要是一个合格中医都能做到。

    “不能太贵,也不能太过于便宜?”陆英站在那里,重复了一遍古凡说的话,轻点一下头,表示感谢,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诸葛飞站起身,抓着古凡的手臂,脸上写满了急切,“考的咋样?”

    古凡耸耸肩膀,对于自己的得分也没有隐瞒,“总分九十三,算是过了。”

    诸葛飞瞪着大眼珠子,看着古凡,舔舔嘴唇,“怎么才九十三分?完了,完了,我这次还真有可能载在这里。我回去,怎么面对师父他老人家啊。”

    九十三分的评分,不算太高,可以说是卡着及格分线。

    一众还没有参加考试的考生,心里紧张的不行。古凡的中医能力,他们虽不是很了解,但他在西医上的成就,可一点也不比这些考生差啊。

    古凡才九十三分,自己又会是什么结果?这点由不得这些考生不着急,担心。万一考砸了,怎么回去面对自己的老师?

    古凡见众人愁眉苦脸,拍拍诸葛飞的肩膀,“我开药方是随心所欲,完全没有在意评分。考试难度其实不是很大,像平常开方抓药,中规中矩写,基本上都能在九十五分以上。当然,前提是别看错病就行。”

    看错病症?看玩笑,在场的考生哪一个不是千锤百炼,来参加考试之间,磨炼了不知道多少回,看错病症的可能基本为零。

    古凡一个善意的玩笑,算是打消了绝大多数考生的顾虑。

    安慰好一行人,古凡站在黄线等待区附近,每一个病人入场,他都会细细聆听考生们的争端过程。

    考生们开方下药的时候,古凡便会通过精神力,查看一下药方。

    每位考生开出药方,古凡都会拿着这份药方和自己心中的药方做一下对比。

    有的考生比古凡心中开出的药方差了那么一点点,有的考生,开出的药方却让他眼前一亮。

    其中苗茹的用毒治疗,申屠悦的针灸引导法等等。

    这些方法古凡不能说不会,可他却无法做到想他们这些人一样,随手拈来。

    考试结束后的一些考生,大致算了一下自己的得分,一个个脸上挂满了笑容,心情那叫个舒爽。

    随着时间推移,诸葛飞进入考场。

    看着胖子紧张的满头大汗,古凡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有啥好紧张的,人死屌朝天,不死万万年。难道你觉得自己不如其他人吗?”

    诸葛飞看着一眼古凡,目光转向那些已经考试结束的考生,一个个春风得意,满脸笑容,“靠,胖爷怎会比他们差,看你胖爷那个满分过来。”

    看着胖子自信满满的样子,古凡转身走到饮水机旁给自己接了杯水,眼神四处游历。心中寻思着组委会,下面会有怎样的动作。

    如果只是这样的考试,那实在有些太简单了。

    通过刚才考生之间的交谈,所有人的得分都在九十分以上,更有两个99.5分。

    虽然没有满分的出现,可已经证明了这次考试难度。

    考试,除了筛选之外,最重要的是一种考验学生的学习能力。

    全部过关,不是说不好。只是古凡觉得,作为名医国手,岂会让考试如此的乏味?

    中午十二点半,伴随着胖子哈哈大笑声中,上午的考试落下帷幕。

    诸葛飞鼻孔朝天,一副英雄无敌的架势,向着休息区走来。

    白宇看着诸葛飞那架势,鼻孔出气,轻哼一声,“胖子,嘚瑟个什么劲?在坐的哪一个不是九十分以上。”

    诸葛飞轻蔑的一笑,斜眼看了一眼白宇,“胖爷我满分,懂吗?你们这这些家伙,有谁得了满分的?”

    听到诸葛飞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他,一个个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古凡怪异的看了一眼诸葛飞,眼睛又看向正在整理评分表的司徒浩,心中感叹,这个胖子不简单。

    满分,意味着望闻问切百分百准确无误,开方抓药有需要极具有创新的同时,符合评委老师的评分标准。

    古凡自认为,自己不一意孤行,自己也能得到一个非常高的评分,但满分他没有信心,九十九分上下还是可以得到的。

    白宇嘴角抽搐,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嘚瑟。”

    “胖爷就嘚瑟了?”诸葛飞鼻孔朝天,眼睛微微下垂的看着白宇,“有本事你也给我嘚瑟一个给胖爷看看?”

    八位名医国手整理好手中的评分表之后,与詹天佑站在一起,小声的作着交流。时不时的会看向考生这个方向,脸上带着几分惊讶,亦或着有的眼神中更有期待。

    古凡一直注意着评委席方向,通过这些评委们之间的谈话,“果然考试没有那么简单。”

    十几分钟之后,评委助理把考试得分汇总之后,交给詹天佑。

    詹天佑看也没有看一眼,对于这次考试的结果,他心中早已知道。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