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8章嘿!我这小暴脾气!
    “你!你!你!”那女子指着苏意羡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随后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竟“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苏意羡也是一愣,她没想到寥寥几句竟然将人逼到这个境地,顿时心中也有点内疚,但是她嘴笨,又不擅长安慰人,只好蹲在旁边,耐心的等人哭完。

    没过多久,哭声渐微。

    那女子哭的累了,终于慢慢抬头,只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方洁白的帕子。

    微微一愣之后,接过帕子,眼中泪水再次无声的溢了出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应该那样说你,对不起!”苏意羡小声的道着歉。

    看着眼前的女子早已哭的双目通红,而且看着年龄也不大,苏意羡顿时一阵后悔,悔图那一时口舌之快。

    人家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脾气差点很正常,她不理解也就算了,还一言不合恶言相向委实有点不怎么地道。

    “你一个贱民也敢欺侮我头上,本来就该道歉!”那女子抽抽噎噎的说道,也算是接受了她的道歉。

    可是苏意羡一听这话,差点又当场爆炸!

    嘿!我这小暴脾气!

    刚想发作,但是对上姑娘早已哭红的双眼,顿时嘴角一抽,算了,跟个孩子计较个什么劲!

    况且就这姑娘这张小嘴,他日落入江湖,总会有人教她如何做人的,也不必她出手!

    “好好好!,我是贱民,那么请问姑娘现在是不是该把我的帕子还给我了?”

    苏意羡无奈的说道。

    瞧这姑娘这一身的打扮一看就是个不差钱的主啊,怎么还想昧了她一个贱民的帕子?

    这一直往怀里揣是几个意思?

    “你这无赖!本公主只是......”那女子支支吾吾,满脸通红的瞟了苏意羡一眼。

    之后便气恼的转身过去,不再看她。

    “只是什么?”苏意羡觉得对方莫名其妙的瞟她一眼,一定是心怀不轨。

    莫非真的是想昧了她的帕子?

    那可是新帕子,肉好疼。

    那女子似乎没有料到苏意羡会穷追不舍的继续问,于是气恼的转过身来,咬紧牙槽狠狠瞪了她一眼。

    “放心!本公主洗净之后定会还给公子的!”那女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真是个愚昧贱民!

    不过是一方帕子而已,难道本公主还抵不上一张帕子?

    “那倒不必了,我看还是现在......”

    在对方一副快要杀人的目光中,苏意羡忽然觉得肩头又有点痛,于是生生将“就还给我吧”几个字给咽了下去。

    她敢保证她要是再敢提这事,那姑娘估计会毫不犹豫的再赏她一顿鞭子!

    想到这里苏意羡觉得憋屈不已,好歹是个堂堂公主,居然昧她一张帕子,说出去谁信?

    好吧,说多都是泪!

    她现在已经不是王府的千金了,自然得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她们贱民的悲哀,这些贵族哪能懂啊!

    想到这里,心酸不已的苏意羡下意识的就白了那女子一眼,不料正巧瞥见那女子提着鞭子站了起来,心下一慌,连忙抬起胳膊挡在面前。

    “别打脸?”

    那女子闻言皱着眉看了过来,只见苏意羡双手急忙挡在面前,一副被打怕了的模样。

    噗的一声!

    想象中的鞭子没有落下来,倒是听到了一声忍俊不禁,苏意羡尴尬的放下了胳膊,莫名的脸有些烫。

    她刚刚是不是有点怂?

    为了挽回颜面,苏意羡特地嬉皮笑脸的凑到了那股女子面前道:“总算把你逗笑了,不容易呢!”

    其实是不是逗人,她心里比谁都清楚。

    “我刚刚那样打你,你为什么还要逗我?”那女子眼圈再次红了红,微微哽咽道。

    不得不说苏意羡的这些小动作莫名的就戳中了她的心,虽然这个贱民长的倒是一般,但是他的双眸灿若星辰,叫人忍不住就想多看几眼。

    “因为姑娘可爱啊!”苏意羡僵笑道。

    可怜没人爱,不是吗?

    “放肆!”

    虽然是同样的一句“放肆”,但是这一句却不同前一句的被冒犯,苏意羡好像竟听出了一丝娇嗲嗔怪的味道。

    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

    苏意羡觉得一定是她听岔了,那位女壮士怎么可能是这个调调,她不信,一定是听错了。

    本着求真务实的心态苏意羡大着胆子朝人看去,不料这一看之后,顿时吓得后退了几步。

    什么情况?

    脸红个什么劲?

    苏意羡觉得头皮有点麻麻的。

    “姑娘,你是不会误会了什么?”苏意羡硬着头皮问道。

    “什么误会?对了,本......啊我!我叫夏紫鸢,不知公子贵姓?年方几何?家住何方?”

    那女子焦急的问道,颊上的红云隐约未退。

    苏意羡干咳几声,偷偷瞄了瞄那个夏紫鸢,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至于这个名字倒是可以告诉她,但是这个年龄与籍贯,对她来讲也是个迷,其实她也很想知道的好吧?

    看在这个刁蛮公主特地改了称呼之后,苏意羡觉得对方还是很有诚意的,暂且就先不计较了吧!

    “在下苏意羡,见过夏姑娘!”苏意羡装模作样的作揖道。

    “原来是苏公子,幸会幸会,不知苏公子今年贵庚?家住何方?”夏紫鸢再次问道。

    大有不问出来誓不罢休之意。

    苏意羡嘴角直抽。

    这是杠上了?

    “在下不便告知,还请姑娘恕罪!”苏意羡微笑着回道。

    “既然这样,那紫鸢就不勉强公子了,不过还是想请问公子要去往何处?”

    夏紫鸢终于不再纠结年龄问题了,不过她看了看苏意羡的打扮又好奇的问道。

    “在下要去的是修行之地,想必姑娘对那个地方是不会感兴趣的!”苏意羡客气道。

    她都找了这么久了也没有打听到一个靠谱的消息,想不通这个姑娘干嘛非要问她要去哪?

    问了也白问,因为连她自己都迷!

    “修行之地?哎,巧了,我也是要去一个修行之地的,不知公子要去的是哪个仙门?”夏紫鸢眼睛一亮,忽然问道。

    什么?她居然知道修行之地在哪?

    还有要去的仙门?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