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7章不过是个绣花枕头而已。
    “那要问谁?对了,你不知道吗?”

    苏意羡忽然想起,眼前这人不是魔君吗?

    况且之前他不是说路过天衍宗的时候发现了故人气息的,那他肯定是知道的吧。

    “本尊现在五感缺失,想要记起怕是不易,况且......”

    苍冥面色微微发窘。

    “就是说,你也不知道呗!还魔君呢!”苏意羡撇撇嘴表示非常的不屑。

    亏她之前还以为有多厉害呢,不过是个绣花枕头而已。

    面对小丫头的嘲讽苍冥则是非常的憋屈,若不是之前三番两次救她于危难之中,他也不至于虚弱至此啊!

    而且现在她的身边还莫名多了一只上古神兽,虽然不至于让他忌惮畏惧,但是也足以让他不能够安稳的继续躲在他的神识中修养了。

    想到这里苍冥觉得莫名烦躁,那个东西最好不要回来才好。

    那气息莫名的就叫人不喜。

    “不好!”苍冥暗叫糟糕。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他刚想到那只神兽,那神兽的气息就朝着这边过来了,苍冥暗自心焦不已。

    他的残魂可经不起那家伙的折腾。

    “怎么啦?”苏意羡见苍冥忽然面色骤白,连忙出声问道。

    “你那神兽回来了,本尊需得先行离去。”

    之前还躲在神识之中那神兽对他还有些顾忌,只是限制了他吸收她的灵气,此刻他已离体,想必那神兽自然不会再客气。

    “什么神兽?”

    苏意羡一头雾水,愣是没有联想到苍冥说的神兽就是小毛球。

    然而,苍冥哪里还顾得上回答她的问题,连忙颤颤巍巍的从石头上爬了起来,就要向前逃去。

    不料脚下一阵虚浮,刚踏出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摔倒。

    苏意羡连忙伸手去扶。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苍冥忽然发现手下胳膊上的异物,仔细凝神一看,顿时一喜。

    “借你宝物一用!”

    说着便化身一道红光藏进了那只不起眼的手镯之中。

    苏意羡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直到小毛球跑过来用小爪子捯了捯她的衣摆,这才回神将小毛球给抱入了怀中。

    “你没事?”小毛球吸了吸鼻子疑惑的问道。

    “没事啊,怎么了?”

    “我刚刚嗅到了魔物的气息,你没事就好。”小毛球用小爪子揉了揉小鼻尖道。

    休息好之后,继续启程。

    苏意羡一度有个念头,这种念头在这两日特别的强烈,她想学骑马,特别特别的想。

    以前觉得其实挺喜欢徒步的,但是现在苏意羡是彻底的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尤其是在一连走了半个月之后,她深刻意识到有一匹马是有多么的重要。

    不过就算这个想法再强烈,此刻也得要先走出这个林子才行,苏意羡已经再这个看不清方向的林子里走了三天了。

    看着面前又出现的一条岔路,苏意羡有点灰心了。

    不过同样灰心的还有另一队人。

    “废物!一个个都是废物!你们赶紧滚吧,别在这碍本公主的眼了,回去告诉皇兄,本公主今后注定跟他走的不是一条道,让他安心的坐在他的位置上,别再来算计这些没用的!都滚吧!”

    身后的两名侍卫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解脱,于是二人默契的抱拳道:“公主一路保重!”

    之后二人便头也不回的骑着马离去了。

    此地已经是南启的边境了,他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一半,至于其他的就交给命运吧。

    而他们口中的“公主”则是在二人彻底的离去之后,便失声痛哭了起来。

    本来苏意羡也不愿多管闲事,而且听对方的声音很明显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公主。

    虽然很想狠心的离去,但是听着那声音哭的越发的委屈凄惨,苏意羡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小心的穿过小树林,苏意羡悄悄的来到了那个女子面前,由于哭的很大声,那个女子竟没有听到苏意羡的声音。

    等到她抬头发现一个相貌丑陋的男子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面前,想到他很有可能看见了自己软弱的样子,顿时心头一阵火起。

    二话不说掏出长鞭对着苏意羡就抽了一鞭子。

    “......”苏意羡。

    雾草!

    从头到尾都没反应过来的苏意羡直到肩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才来得及出声:“你干什么?”

    “谁让你挡本公主晒太阳的!”那女子收回鞭子不屑的嗤道。

    “泼妇吧你,被迫害妄想症啊,亏我特么还想安慰你一下,结果你上来就给我一鞭子?有毛病是不是?”

    苏意羡这一次是真的怒了,之前被楚芊芊陷害的时候都没有此刻这样的愤怒。

    这人简直就是没救了,她好心过来安慰她还被她甩一鞭子,真是有够刁蛮跋扈的,活该连侍卫都跑了!

    就这一副母老虎的模样见人就抽,换谁谁不跑啊!

    她真是自作自受,鬼迷心窍了才会想到跑来安慰她!

    活该白挨这一鞭子!

    “你!你敢这么对本公主说话!”那女子也被骂愣了,一张脸涨的通红!

    从小到大那些人就算是再不待见她,起码也没人敢这样当面骂她,就算她皇兄,坏事做尽了到头来依旧给了她足够的尊严。

    此刻被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这样指着鼻子骂还是头一回,那女子顿时也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有什么不敢?还是,你以为遍地皆你妈啊,谁都得惯着你!我看你就是欠社会一顿毒打!”

    苏意羡越想越是气愤,尤其是肩头上火辣辣的让她此刻都冷静不下来,尤其是看到对方一副高高在上不甘被辱的模样顿时就脱口骂道。

    “放肆!”

    那女子总算听出来苏意羡这些古怪的言辞是在变相骂她了,顿时气的双眸泛红。

    “呦!既然这么牛掰,阁下何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搁这抽啥风呢?”苏意羡不屑的回道。

    “你什么意思!”那女子双目噙泪,却愣是倔强的不肯落下,只固执的追问道。

    “哼!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汝乃天骄何不上九霄,那里更适合你!”

    狂到没边,就该上天,这地上还有你撒野的地方?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