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6章本尊,不弱!
    “本尊可是提醒你了,在本尊面前你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了。”

    苍冥简单的陈述道,目光毫不掩饰的把苏意羡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最后视线意有所指的落在了某处。

    顺着那道不怀好意的目光,苏意羡慌忙伸手挡在了胸前,同时恶狠狠的剜了一眼过去,惹得苍冥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下一秒,乐极生悲!

    苏意羡被笑的脸热不已,于是干脆对着某个人笑的放肆的人抬脚就是猛的一踹。

    许是脚下用力过猛。

    苍冥一个没防备直接被踹倒在地,接着胸口一阵气血翻涌直接猛吐了一口鲜血。

    他本就虚弱不堪,此时更是靠着那滴心头血强撑着才没失去意识,同时心中也暗叫糟糕,竟让小丫头看见他这么不济的一面。

    直接影响他堂堂魔君的形象。

    本就是有点窘迫之下情急才伸脚去踹的,但是苏意羡万万没想到她这一脚会给对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不是说是魔君的吗?应该很厉害的才对吧?

    为啥会这么的弱?

    她只是轻轻的踢了一脚而已?

    看着苍冥直接吐了口鲜血,苏意羡顿时慌的六神无主起来,连忙上前将人给扶了起来。

    “你怎么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我这一脚的危害竟然这么大!苍冥,真对不起啊!”

    “你以为本尊是因为你这一脚才会如此不济的吗?你想多了!”苍冥面色苍白,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难道不是吗?”

    苏意羡内心更加的自责了,看着苍冥嘴角的血迹悄悄的红了眼。

    这人都这样了,还安慰她呢,真是好人啊!

    “本尊只是残魄受损严重而已,虽然撑不了多久,但也不至于会被你踢挂!”

    “残魄?这不是你的真身吗?那你的身体在哪?”

    苏意羡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双眼忽然重新燃起了光芒,于是好奇问道。

    “本尊的躯体好像被封印在天衍宗的圣地。”像是回忆起了很久远的事情,苍冥眸子有了些迷茫的光。

    “好像?你自己的身体在哪你都记不清吗?”

    “本尊确实记不清了。”

    想起过往,苍冥沉默了。

    数万年前,他因坐下弟子挑拨曾与那个清墨尊上在雪山之巅交过手,不过由于当时他的修为尚浅,那次交手以惨败告终。

    当时年少气盛,咽不下输掉的那口气,于是就拼命想尽一切办法提升修为,最终在弟子的怂恿下酿成了大祸。

    当时正值清墨尊上处在飞升的紧要关头,天下生灵因为没了他的庇护,在短暂的时间内被魔尊祸害了大半。

    不料,在魔君魔功将成之际,冲天的血气以及巨大的怨念还是将正在闭关准备飞升的清墨尊上给惊醒了。

    清墨尊上无奈之下只得在天雷降下之际中断了飞升,穷尽毕生之力将魔君苍冥的肉身给封印了起来,同时还以自身的修为去超度那些无法往生的生灵。

    被封印之后的他才彻底的幡然醒悟,然而清墨尊上却早已消散在了这天地之间,他唯有将肉身留在那里赎罪忏悔。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他终于有了一丝魂魄挣脱了封印的束缚跑了出来,浑浑噩噩的不知道飘荡了多少年。

    又一日,偶然遇见了万年难得一遇的极品仙胎,却万万没想到,偷鸡不成还蚀把米。

    仙胎没吃到,却被仙胎周围的阵法给彻底的伤了根本,白白赔了半个魂魄,无奈之下只得寄生在仙胎之中修养残魂。

    也是怪他自己考虑不周全,仙胎既已成型,自然会有大能设下阵法加已保护,他就这么撞上去,属实憨的离谱。

    “那找不到身体你会怎么样?”苏意羡有些担忧的问道。

    苍冥闻言微微一笑。

    数万年的时间,沧海已成桑田,要如何去找?

    他与他的身体早已失去了感应,其实他只要好好的修养,眼下的残魂也是可以凝为实质的,只是想要恢复到从前,恐怕得要极深的机缘才行。

    “本尊的残魂已经可以凝为实质,所以那个身体对本尊来说已经无用了。”苍冥轻描淡写的说道。

    “天呐,这也太牛了吧!”

    苏意羡听得连连咋舌,简直是太先进了吧。

    对于这个灵魂凝为实质,离开躯体后单独变成了一个新的人,这样的技术简直就是高科技中的高科技,属实值得吹一波。

    同时心中对这个神奇的世界也更加的好奇起来。

    “不过本尊有一事相求。”

    “请讲。”苏意羡认真的凑了过去道。

    “本尊今后不能继续在你的神识中修养了,所以想请你将我送去天衍宗,因为多年以前,本尊曾在那里无意中发现过一丝故人气息。”

    苍冥回忆起那一丝不确定的气息,心中感慨无比,此刻也只有那里才是他这个残魂最该去的地方了。

    “原来你还有朋友在那里啊,当然可以的,我本来也是要去这天衍宗的,啊!对了!”

    苏意羡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原来她之前就想问这系统君该怎么去这天衍宗的。

    现在虽然知道他不是系统君了,心中虽然松了一口气,她的命运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是同时也对接下来的路很是迷茫。

    穿越到这个陌生而神奇的世界后,苏意羡承认,她好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很多。

    以前她不过是一个只求岁月静好的佛系单身狗,没事的时候玩玩手机旅旅游,实在孤单的时候追追星,不管骨子里怎么腐,表面上都是乖乖女。

    可是如今再也没有安稳的环境来让她岁月静好了,她的命运经历了一次彻底的洗牌,能不能继续活下去,全看她接下来的表现。

    想到这里,苏意羡默默的抖了抖,如果可以,她想活的像个人样!

    “怎么了?”苍冥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不知道这天衍宗在哪,问了好多人都说不知道。”

    想起这几天白白走的路,苏意羡暗自心酸不已。

    “你问这些凡人,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的,自古都是仙凡有别的,何况是这种底蕴丰厚的修仙宗门,自然不是人人都能够知道的。”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