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九十章 牛人
    约瑟夫胡利之所以少有人知,这和道富集团一贯低调的作风有关,而道富集团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低调,其实也和他们这两年的发展,确实有些滞后有关。

    这几年,华尔街的那些家伙,虽然在本身还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给自己挖了次贷这个能把他们一股脑都埋掉的大坑,其实也还是有做一些工作。

    比如资管行业,今年就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并购了美林证券的资管业务后,一跃成为行业老大的黑岩不说,原本业界的双雄,先锋和富达,也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唯有道富,在行业都呈现井喷式增长的时候,表现得很不尽如意。

    在美国最知名的四大托管巨头中,道富集团此时依然只能敬陪末座,而且和前三名的差距,被进一步拉大。

    反观冯一平,无论是成长速度,现有的成就,以及未来发展的潜力,就是在全球商界,目前也找不到能和他比肩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对冯一平麾下那几个项目,道富何尝没有想法?

    只是,对他们来说,冯一平的公司,就像是一只刺猬一样,找不到地方下口。

    冯一平这次主动释放的善意,让他们终于看到了希望。

    所以,在接到冯一平办公室的电话后,道富管理层有些喜出望外之感。

    按理,无论是出于对等,还是对这次机会的重视,都应该有道富的董事长亲自赴约,但现在来的,却是他这个e,这其中的缘由,有些一言难尽。

    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金融界,是通过了激烈的竞争,才在全球金融领域,有了现在领头羊的地位。

    但他们这个激烈的竞争,不止是针对公司的对手,在公司内部,竞争同样激烈到残酷。

    这两年最知名的,要数05年,发生在华尔街的知名投行摩根斯坦利的那一场争斗,那场争斗,被大家称之为“甜蜜的复仇”。

    曾经逼得原原大摩e麦晋桁出走,从而不得不转投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的大摩e裴熙亮,却被由大摩的位前高管组成的高管逼宫。

    高管充分运用了美国政界竞选的那一套,又是在报纸上打,又是上电视抨击,最后,竟然成功的驱逐了高傲的裴熙亮,而新任e,正是0年被逼出走的麦晋桁。

    这样完美的复仇记的幕后,双方交锋之激烈,肯定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而这样的事,目前正在道富集团上演。

    美国的金融机构,对自己所投资公司的回报,都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对他们自己的公司,要求自然更严。

    而因为和次贷相关的损失,道富今年的收益,将会是多年来的一个新低,现任董事长因此已经成功的让大股东们积攒了足够的怨气。

    道富董事会因此正在酝酿类似的驱逐行动。

    而他们谁都知道,冯一平主动释放出的善意,象征着怎么样的一个机会,他们因此拒绝给现任董事长这样的机会,而把这个机会给了他们看好,或者说,成功的赢得了他们看好的约瑟夫胡利。

    这也是为什么约瑟夫胡利这么兴奋和急切的原因,他这次能代表道富来棕榈滩,是他费劲周折才争取来的一个机会。

    这其中的原因,约瑟夫胡利自然不好向冯一平提及。

    所以,该如何向冯一平解释,成了他这一路主要在思考的问题。

    至于冯一平可能和他谈什么,他倒不担心,因为无论如何,冯一平这次要跟他们谈的,一定是好事。

    所以他们愉快的接受了邀请,并马上派出了约瑟夫胡利。

    离目的地布雷克斯酒店越来越近的约瑟夫胡利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启程赶往棕榈滩的时候,黑岩的劳伦斯芬克,已经低调的飞抵波士顿,而他要见的人,正是看起来马上会成为弃子的道富集团现任董事长。

    虽然道富这几年的发展,不尽如意,但和道富同城的富达,并不会因此而掉以轻心。

    同行是冤家,而在你卧榻之侧酣睡的同行,那就是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一般的冤家。

    所以这次计划的发起人之一,富达的爱德华约翰逊,并没有把道富也拉进来,这样的好机会,为什么要和他分享?

    然而,有了前两天先锋集团约翰伯格的例子之后,他和黑岩的劳伦斯芬克,几乎是同时想到了这家同样被他们撇开的资管巨头。

    原本,他们都不情愿道富这样的同行搭车,但现在,这个同行却必须是他们拉拢的对象。

    只是,无论如何,爱德华约翰逊不可能主动向道富示好,那么,就只好得让劳伦斯芬克出马。

    在约瑟夫胡利即将和冯一平会面的时候,在波士顿,劳伦斯芬克已经在和道富集团的董事长握手。

    …………

    离布雷克斯酒店不远的海滩边,冯一平正有些好奇的问约翰,“我知道这个人吗?”

    真不是他自傲,但他真的觉得,至少在4年之前,只要他想做,那么在投资回报方面,就是巴菲特也不能和他相提并论,因为,他是开挂的啊!

    他也相信,约翰在这方面,不会信口开河,那么,他对约翰口中的那位在投资回报方面,和自己一样厉害的家伙,真的很有兴趣。

    约翰指着海里游艇中的一艘说,“那艘游艇,你应该不认识,”

    “那艘?”冯一平顺着约翰的手看过去,那是一艘大约四五十英尺长的游艇,对一般的美国人来说,自然很奢侈,但对冯一平,对棕榈滩来说,真就相当一般。

    “我应该认识吗?”冯一平问。

    “岛上所有的人都认识这艘游艇,岛上所有的人,也都希望能上那艘游艇,”约翰说。

    冯一平看了约翰一眼,“游艇的主人,就是你说的在投资领域,能获得高额回报的那位?”

    因为对棕榈滩上的这些富豪来说,什么样级别的美女,都不会是问题,那么,能让他们趋之若鹜的,自然只有绿油油的美元。

    “是的,那就是他在这里的游艇,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登上那艘游艇,只有他接受的投资者,才会有登船的机会,”

    “但是,就连加入了棕榈滩乡村俱乐部的那些成员,也不一定能成为他的客户,”

    这是冯一平又一次听到棕榈滩乡村俱乐部,“这家俱乐部,规格很高?”

    “是的,乡村俱乐部,是棕榈滩要求最高的俱乐部,要想成为它的会员,除了要具有极高的地位和实力,你还必须在慈善方面,有非常好的记录,”

    “它还是保密程度也最高的一家俱乐部,会员名录绝对保密,要想确定一个人是不是它的会员,一般只有在俱乐部发布会员讣告时才知道,”

    “目前它的成员,大部分都是犹太人,或者说,犹太富人圈中,能加入乡村俱乐部,已经成为一个身份的象征,”

    “而如果在俱乐部,能够结实那位先生,就更是身份的象征……”约翰说起来,一脸的向往。

    “抱歉,”冯一平打断了约翰的话,他总觉得,约翰这像是在打一样,“我能问问,这位让大家争着抢着去投资的先生,能给出什么样的回报?”

    “一般是每月能得到你投资额%的回报,据说,还有更高的,”约翰说。

    “投资金额不设上限?”冯一平问。

    “我是没听说过会设上限,只有下限,现在最低不能低于000万美元,”

    冯一平还真有些吃惊,投资金额不设上限,一年至少能得到超过0%的回报,这确实很不错。

    但是,每月得到回报?他觉得,这好像有点熟悉的赶脚。

    “你应该认识他的,”约翰说,“他是纳斯达克的前董事会主席,麦道夫,”

    约翰马上看到冯一平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看得他相当不自在,“怎么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