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线索又断了
    燕少北见青年认错的态度诚恳,反正没酿成大错。

    也不再和他计较,教训青年也不是他真正的目的。

    主要是转移老人的视线,和他拉近关系。这种拉大旗作虎皮的事情燕少北以前在村子里没少干。

    他让青年走后,才转身看着老人,大爷你今天也算是吉星高照。

    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是啊,老头赶紧点点头,还真是全靠你小伙子身手敏捷,一副热心肠把我救了。

    要不然我这把老骨头今天非死即残,谢谢你了,小伙子。

    当然这个时候燕少北是借着竹竿往上爬,看大爷也是爽快人。

    我正打算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吃午饭,要不我请你老喝几杯,相逢便是缘分。

    这老头本是个贪杯之人,见眼前这个热心的青年要请他吃饭,心里当然乐意。

    燕少北在附近找到一家饭馆,为了向老公打听地宫钥匙的目的,他特意向服务业要了一个包间。

    还一口气点了好几份随堂小炒,一份乌鸡炖山菇,清炒牛腩,爆炒菠菜,香菇炒芥菜,铁板豆腐。

    最后要了一瓶东瀛清酒。

    不多大一会儿,服务员把所点的饭菜送来包间。

    燕少北主动为老头满上一杯酒,来来,大爷别客气,我敬你老一杯。

    说完燕少北和老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俗话说的好,话是酒撵出来的,羊子是狗撵出来的。

    一杯酒下肚,老头面色开始泛红,兴致也高起来。

    燕少北一边招呼老头吃菜,一边和他扯闲篇。

    老人家就住在附近吧,燕少北开始把话题拉近。

    老头点点头,我就住附近的鲤鱼胡同,家里有三口人。

    有一个老伴,还有一个儿子,在西区警察局上班。

    我果然没跟错人,这老头应该是龙方的爹没错。

    我在西区警察局有几个同学,说不定我还听过我同学提过你儿子的名字。

    燕少北还是想确认一下才放心,老头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我儿子叫龙方,不知道听说过没。

    听说过,听说过,果然是龙方的爹,看来我今天的运气不错,燕少北不动声色的把龙老头引到主题上来。

    我曾听我同学提过,龙方是很帅气,很热心的一个警察。

    燕少北有意让龙方的父亲高兴起来,好套出他的话。

    听别人夸他的儿子,龙老头当然开心,不过还是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可惜是独子。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早点抱上孙子,龙老头的脸色顿时黯然失色下来。

    可以了。可以了,好儿不用多,一个顶十个,燕少北赶紧打圆场。

    那小伙子是干什么职业的,龙老头接着问燕少北。

    燕少北告诉龙老头,我是在博物馆做考古工作的。

    考古工作,龙老头默默的念叨一下。

    然后抬头看着燕少北,小伙子那我问你啊,你是不是对任何古文物都有研究。

    鱼终于上钩了,燕少北的心脏在快速的跳动起来。

    他预感到龙老头肯定要提那把打开地宫的钥匙。

    一般差不多的古物都有点研究,燕少北故意谦虚的点点头。

    任何古文物你看一眼就能猜出它的价格吗?龙老头显得有些激动。

    有戏了,燕少北赶紧点点头,一般文物差不多能够看出它的价格。

    龙老头越来越激动,他告诉燕少北,我有一个古玩意,是我父亲留下来的。

    你给估一个价。

    可是老爷子,我没见过你手里的古玩,我无法估价啊。

    要不你给我画个图样出来,燕少北知道古玩不在龙老头手里,就是想要他画出图像。

    方便以后寻找。

    画图形就可?龙老头赶紧问燕少北。

    燕少北点点头说,当然可以。

    他马上去服务员那里借来纸和笔,放在桌子上叫龙老头把地宫钥匙画出来。

    大约十来分钟后,只见龙老头在纸上画出一个圆形的东西,大约有手掌那么大。

    一面是平整的,一面刻满奇怪的纹路,

    龙老头告诉燕少北,我因为不怎么会画画。

    只能画一个大概,这个钥匙像一个圆形的铁坨坨,有十公分那么厚,成年人的手掌那么大。

    一面光滑,一面刻满精致的图案,图案刻得很深,大约五公分那么深,那个图案非常精致,也很巧妙。

    我是画不出来,不过大概和我画的差不多。

    从龙老头的描述加上他画出的图画,如果那个地宫钥匙出现我的面前,我一定认得出来。

    因为燕少北是学考古的,从龙老头画出来的钥匙来看,这样精美的图案,很有研究价值,不是一般的工匠可以做得出来的。

    要是遇上有实力的收藏家,恐怕得上百万。

    燕少北马上告诉龙老头,你画的这个古玩意恐怕要上百万。

    一听上百万,龙老头没差点背过气。

    我这个败家子啊,我居然搞掉上百万的东西,老头借着酒劲又是哭又是闹。

    老爷子你这是怎么了?燕少北费了好半天的时间才稳定住龙老头的情绪。

    谁甘心那么大的一笔财富在自己手里丢掉,见龙老头情绪稳定下来。

    那你能告诉我,你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丟在哪里吗?燕少北试探着问龙老头。

    龙老头叹了一口气,那还得从十岁的时候说起。

    当时我翻到父亲放在箱子里的这个铁坨坨感到很奇怪,就经常拿在手里把玩。

    有一天拿去学校的时候,让高年级的熊二蛋看到,就被他抢了过去。

    他再也没把那个文物还给我,我因为害怕被父亲骂,回家也没有说。

    只到很多年后,我父亲才告诉我那个东西的秘密。

    原来是一个打开宝藏的钥匙,不过我父亲也没把打开宝藏当回事。

    钥匙丢了也无所谓,因为这么多年戒贪和尚从未出现过。估计是遭遇别人的毒手。

    接下来说的钥匙来由和他儿子差不多。

    最后龙老头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这个时代哪里还有什么宝藏。

    以现在的科技水平,早就被国家开采出来了,要是钥匙值钱的话,卖钥匙还能发一笔财。

    其实这个东西我也问过别人,别人也说值钱,我这么久还是半信半疑。

    不过遇到你个搞考古工作的小老弟也这么说,我就完全相信了。

    说完龙老头一副痛心棘手的样子。

    那你现在可以去要回去啊,燕少北叫龙老头再去问对方讨要那把地宫钥匙。

    目的就是不动声色的探听出熊二蛋的居住地址。

    龙老头摇摇头,已经不可能了,自从我小学毕业之后。

    就再也没见过熊二蛋,我从别人那里曾经听说过。

    他父亲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已经从省城去别的地方。

    具体哪里不知道,就是知道别人在什地方又怎么样,那么多年过去了,别人怎么可能认这个账。

    说不定熊二蛋也把这个文物搞丢了。

    唉,刚燃起一丝希望,又断了线。

    燕少北只得接着和龙老头喝酒,一直喝到下午四点才回去。

    去哪里找这个跑得不见踪影的熊二蛋,脑仁真发疼。

    傍晚六点的时候,江晓燕打来电话告诉他,我已经收到你请司机送来的美食了。

    听声音江晓燕非常感动。

    怎么样?我好不好,燕少北故意跳逗她。

    好好,你是最好的男人人,江晓燕在电话的另一头和他发起嗲来。

    两人打情骂俏的差不多聊了半小时才挂断电话。

    燕少北按早上和出租车说好的价格,通过微信转过去七千余款。

    收到,小老弟,看来你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出租车司机收到钱后非常愉快。

    表示燕少北今后需要用车可以再去找他。

    有钱能使鬼推磨,燕少北早已体会到这个道理。

    接下来燕少北现在心里想着的全是熊二蛋,按照龙老头的年纪推算。

    这熊二蛋今年恐怕已经六十以上了吧?他本想叫焦博洋通过户籍资料查一查熊二蛋在什么地方。

    可是想到龙方和他是同事,这样叫焦博洋去查,万一在闲谈之中说出去。

    自己以后就不好做人了,看来这件事还得靠江晓燕来解决。

    想到这里,燕少北拨通江晓燕的电话,只听到江晓燕嘴巴在吧唧吧唧的吃着东西。

    口词模糊不清,忙得不亦说乎,真是个吃货。

    那你先吃了,等下我再给你打电话吧,燕少北刚要挂断电话。

    你说,你说,这味道太好了,你一下子给我买这么多,恐怕我要吃好几天。

    江晓燕叫燕少北有事就说,不影响她吃东西。

    燕少北要求江晓燕通过户籍资料帮他查一下叫熊二蛋的人。

    等等,你先别挂电话,江晓燕告诉燕少北她正在办公室值班。

    马上就可以帮他查,两分钟之后。

    江晓燕告诉燕少北,帅哥 你这个问题太锻炼人的智商了。

    全国叫熊二蛋的有好几千人,六十岁以上叫熊二蛋的几百人。

    光黔州就有几十人,泗阳县有五人。

    这真是出乎燕少北的意料之外,这个名字有那么好听吗?

    一个二蛋,那么多人争先恐后的起这个土得掉渣的名字。

    没办法,开来这条办法是行不通了。

    燕少北只得叫江晓燕继续享受美食,然后挂了电话。

    刚燃起希望又破灭下来,趁天黑,燕少北又去学校的小树林中修炼上升境的第八层。

    经过一个月的修炼,他已经在丹田之中聚起八股天邪真气。

    他将这八股真气汇集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向昆仑穴冲去。

    昆仑穴处如同江湖决堤一般,瞬间被强大的真气冲破。

    燕少北的修为又上了一个台阶,达到上升境的第八层,就可以练成铜皮铁骨。

    刀枪很难伤到皮毛。

    修炼完之后,燕少北回到寝室里冲了一个凉水澡,然后躺在床上和室友们聊闲篇。

    我怎么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容颜焕发,天天像化妆一样,你最近遇到开心的事了。

    状态这么好,卢川看着燕少北。

    燕少北知道这是修炼上升境达到第八层的缘故,不过燕少北不能说他在修炼秘籍。

    他只得说是天天运动的效果,俗话说生命治在于运动。

    燕少北故意岔开话题。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