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夜入虎穴
    燕少北接着去陵城大酒店为章总等人治肾功能障碍,三个小时下来。

    这三位老总立刻拥有一颗超强功能的肾,当然对燕少北的报酬一点也不含糊。

    因为他的个人资产里又多了一百五十万,将来我要是开一家治疗肾功能障碍的专科医院。

    会不会成为天下富太太们的公敌,明天接着在这里为刘总他们治疗肾功能障碍。

    第三批病人共有四人,八点半的时候上官静在郊外接应我,我得把治疗的时间提前来三个小时。

    燕少北一身轻松的走出酒店,打电话通知他即将要治疗的第三批肾功能障碍患者。

    刘总啊,忙着呢?

    燕少北拨通对方的手机号码,没有,没有,我现在闲得很。

    刚才去一趟公司来,现在正陪朋友喝茶聊天。

    怎么燕老弟有空了,刘总急切的问他。

    是啊,我最近三天有空,想下午的时候抽时间帮你治疗一下。

    燕少北一边和刘总聊天,一边计划着可以收多少钱。

    可以,可以,刘总当然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

    燕少北接着分别给其他三位老总打去电话,与前两拨肾功能患者一样。

    将他们安排在陵城酒店不同的楼层和不同的时间,嘿嘿,三天过后,又将是一笔丰厚的报酬。

    有了这些钱,我就可以过上小富豪的日子,最主要的还可以在阴诡帮多多收买人心。

    将来铲除这个为非作歹的帮派,为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做贡献,也不枉费我小霸王之名。

    俗话说得好,没有一把米,也哐不来小鸡。

    没有几张票票,谁会鸟你。

    燕少北回到寝室后,接着修炼上升境第七层。

    用不了几天就可以达到第八层,直到二个小时之后,他才满头大汗的去洗卫生间冲了个凉水澡。

    然后躺在床上看苗教授给的资料。

    刚看了不到半个小时,林思突然打来电话,燕少北知道她上班一直很忙。

    平时两人很少联系,肯定是问买包的事情。

    燕少北猜得没错,林思一开口就说谢谢,这么想着我。

    还埋怨他买这么贵的包包,瞎浪费钱。

    唉,真是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小美眉,你都不先证实一下,怎么知道是我买的。燕少北带着跳逗的语气从床上爬起来。

    你别忘了我的职业,什么样的人能够干得出什么样的事,难道我还不清楚。

    也是,警察的嗅觉一般都比较灵敏,我不说你也猜得到。

    和林思比起来,小洁就显得单纯多了。

    两人打情骂俏的聊了近一个多小时,才放下电话。

    燕少北躺在床上想着星期天的行动,就是接近老杂毛的别墅之后。

    我又怎么能够进得了屋里,着实让燕少北费脑筋。

    想想自己修炼的上升境让自己在漆黑的夜晚可以看清数千米之外的鸡蛋,还可以模仿任何我刚听到的声音。

    对于晚上行动对我非常有利,对于别人可就不一定。

    我何不在这上面做点文章,有了,燕少北拍拍脑袋。

    最近在图书馆学到一门做人皮面具的技术,我可以装扮成对方的人摸进去。

    就是被发现后,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不怕他们今后找我寻仇。

    第二天去公司打卡之后,燕少北专门跑了好几家百货商店,买足要做人皮面具的材料。

    有了这种东西,我就可以发挥出我的特长,到时候老子就是钻进铁扇公主里的孙猴子,搅得你天翻地覆方罢休。

    下午三点钟,燕少北接着为他第三批肾功能障碍患者治疗。

    明天晚上就是行动的时候,燕少北在寝室做一番周密的准备。

    这次摸进去的目的是找机会把老杂毛干掉,要是干不掉,老子也得弄他半死。

    要不然他肯定会查到秘籍在我手里,以这一帮人的势力,我只要和他们有了明面上的冲突。

    将来我在学校肯定无法安身。

    怎么才能把老杂毛干掉,打肯定是打不过,既然不能力敌,那就智取。

    我不相信你不吃不喝,燕少北突然想到下毒。

    在我看的医书当中,学到配制一些无色无味的剧毒药物。

    何不在他的食物里下毒,想到这里,燕少北马上去街上,找到好几家中药铺。

    买足配制剧毒的药物,最后花点钱在药铺里将这些材料打成粉末。

    因为万物都有相生相克的道理,治病的良药经过一搭配就会变成要命的毒药。

    直到凌晨两点,燕少北才把毒药配好,然后用比较硬的纸张包起来,统统放进一个袋子里。

    忙好这一切,他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下午三点去陵城酒店为他第三批肾功能障碍患者治疗,完事之后。

    他去街边的饭店饱餐一顿,为了晚上行动能够保持体力,燕少北特意要了二斤酱牛肉。

    补充能量后,他回学校带上特制的人皮面具和毒药。

    打的来到和上官静约好的松树林,燕少北事先埋伏在松树林里。戴上特制的人皮面具。

    等待着上官静去别墅的车出现。

    八点左右,果然有一辆悍马车朝松树林的方向驶来,燕少北收到上官静发来的信息,叫他做好准备。

    燕少北马上给上官静回信息,说他已经准备好。

    快到松树林的时候,上官静对带她去的人说想下车小解。

    因为上官静是先生的女人,这样的要求对方肯定不会拒绝。

    以前来接上官静除了开车的人之外,还有两个打手,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

    现在就一个开车的人来接她,上官静说这里太暗,她有点害怕。

    叫对方也下车陪着她,因为她想引开对方的注意力。这打手也是一个好色之徒。

    每次来接上官静的时候,看着她傲人的身材,想着被老家伙在床上折磨她的场景。

    在他的心里做梦都想和上官静来一次,哪怕是摸一把洁白的大腿也行。

    但那也只是想想,他知道先生是出了名的阴狠,要是真这么做,恐怕卧龙峰下的万蛇坑有自己的一具尸体。

    见上官静去小解,还要他陪着,他的小心脏激动的跳起来。

    反正是她叫我陪的,到时候乘机偷偷的看一眼雪白的大腿也行,我又没搞她。

    好吧,打手赶紧打开车门下了车,跟着上官静朝松树林中走去。

    燕少北见时机已到,快速跑到车边,就地一滚钻到车底,他马上给上官静发去一条信息,可以了。

    上官静知道燕少北已经藏到车底,就借口说自己在树林里瘆得慌。

    又不想小解,看大腿的机会又没有了,打手只得惋惜的摇摇头。

    他带着上官静回到车上,燕少北用腿顶住车底前面的横梁。

    双指抓住车底的缝隙里,车子带着他一路呼啸着向前飞奔。

    大约跑了十来里,遇到第一道岗哨,上官静告诉过他,总共要三道岗哨。

    燕少北紧紧的把身子贴在车底,打手立刻把车停下来接受检查,岗哨的几名男子晃动着手中的电筒。

    怎么今晚比平时晚了十分钟,其中一名领头的男子问打手。

    路上耽搁了一会,打手说。

    不会是在近水楼台先得月吧,几名打手拿着手电筒在上官静身上晃,露出邪恶的笑容。

    打手听后大怒,你们胡说什么,这是先生的女人,敢随便开玩笑,不要命了。

    听到打手的呵斥。

    几名检查的男子才止住邪恶的笑容。

    然后用手电朝车顶和车里四处照了照,没发现什么异样,就开闸放行。

    到了第二道岗哨,对方再检查一便,见没什么异样,也接着放行。

    燕少北知道还有最后一道岗哨,他把在车底。

    车子大约再向前行驶十里地,果然到了第三道岗哨。

    第三道岗哨大约有十来个人,穿着黑色体恤和裤子,上面纹着一条小龙,都是一些非常干练的青壮年。

    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弱,对方仔细的检查一便,没发现没什么异样,接着开闸放行。

    该动手了,燕少北等车开出一里地左右,他直挺挺的躺在马路上,让车子从自己头上开过。

    然后才爬起来,偷偷摸到第三道岗哨五十米远的地方。

    趴在草丛中,注意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大约几分钟后,只见一面男子离开岗哨。

    朝树林中走去,到了树林中,男子正解开皮带,看样子是想方便。

    燕少北快速的摸在他的身后,用右手捂住他的嘴巴,防止他叫出声来。

    变拳为掌砍在对方的静动脉穴上,运气好的话,估计三个小时便会醒来。

    运气不好这辈子就变成白痴了,反正都不是什么好鸟。

    老子没必要手下留情,见对方倒在地上。

    燕少北快速脱下他的衣服和裤子,把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找一个地方藏起来。

    然后换上对方的服装,将被他打晕的打手用树叶盖起来。

    燕少北顺着马路向前跑,因为中途再也没有岗哨,一般的情况下不怕被人发现。

    大约往前跑了三里地,便到了神秘别墅的围墙外面。

    他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跳进院里,见院里有三三两两的马仔在巡逻。

    人数比以前多了好几倍,难怪上官静说连监视她的打手都被叫回来。

    看来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燕少北进了院子,因为换了对方的服装。

    又戴上人皮面具,所以不用躲躲藏藏的,如果躲躲藏藏的反而会引起对方起疑心。

    燕少北大摇大摆的观察起别墅周围的环境,上次来得匆忙并没有看清楚。

    这栋别墅周围的占地面积很大,至少有好几百亩地。

    后面是一片常绿灌叶乔木,大约占地十来亩,左边是一个大约占地面积达几亩地的水池。

    中间修有几丈高的假山,上面还有几百平米的亭子。

    别墅的右边是一片约几亩地的草坪,上面还栽满各种奇花异草。

    从别墅的风水格局来说,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看来这老杂毛很讲究风水格局,燕少北在周围走一圈后,发现到处布置了明哨和暗哨。

    这些打手看着燕少北四处走动,也没有人来盘问他。

    可能是把他当成流动的明哨,上次来的时候这里气氛可没这么紧张,现在搞得像如临大敌一般。

    到底遇上什么事情,让神通广大的老杂毛如此害怕。

    我得找一个人问问才行,他看到亭子里有两打手在聊天。

    燕少北装着若无其事的走上前去,唉,老子最近都快憋疯了,自从来到这里,快两个月没碰女人。

    白天睡觉,晚上巡逻,又不能出去***。

    一个高个的男子对身旁的矮个男子抱怨,你就憋着吧,如果实在忍不住就偷偷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用五姑娘解决。

    矮个男子不怀好意的笑笑。

    燕少北见找到机会插嘴,这个大哥说得对,白天睡觉,晚上巡逻,都不能出去搞姑娘。

    我也快憋疯了,不满两位哥哥说,我每晚上不来几下,全身没力气。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