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章 即将发生的流血事件
    黔州,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黔州的铁帽子王纳兰长风更是文武双全无出其右,一时冠绝天下的人杰。

    纳兰家族为南国镇守边疆重镇黔州三百余年,威震南越诸国,让其不敢进犯半步。

    整个黔州的百姓只知道黔州的铁帽子王纳兰长风,而不知道南国皇帝。

    功高震主,而不知隐藏锋芒,必遭灭顶之灾,这是千古不变的权谋之道。

    梵净山顶,山风阵阵,在这巧夺天工的万丈山崖中来回狂虐。

    一个白袍老者,手执金丝拐杖,眼露精光,面色红润。

    已然不知春秋,站在这如刀劈斧凿的峰顶,旁边还站着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

    面目清秀,满脸稚嫩的看着白袍老者,爷爷你每天抬头看着天空干什么?

    小女孩一口清脆的声音看着白袍老者。

    爷爷在看天道,白袍老者满脸微笑的摸着小女孩的头。

    九星连珠,八百年后,必出一代九星童子。

    不好,九星连珠有断裂的迹象,纳兰家族恐怕要遭灭顶之灾,从此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什么黔州铁帽子王了。

    老者惋惜的摇摇头,长叹一口气,仰望着头顶那一片无际的苍穹。

    三个月后,黔州铁帽子王府一片火海,刀枪撞击声,喊杀声,响彻天空。

    如恒星璀璨的纳兰家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白袍老者站在峰顶看着东北部一片火红的天空,抚摸着小女孩的头。

    记住爷爷的话,你今后一定要保护九星童子。

    谁是九星童子?白袍老者身旁的小女孩疑惑的看着他。

    你们有缘自会相识,说完白袍老者仰天狂笑不止。

    燕少北,你这个龟儿子。

    你给老子滚出来,他妈的在大山里捡来的野种,只会到处偷鸡摸狗。

    一个大约二十岁上下的青年,正在站在院子里对着前面的一幢三间瓦房上蹿下跳直叫骂。

    旁边还站满了一帮看热闹的人,不到二分钟,从屋里走出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青年。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眼睛。

    我说大清早的,你他妈黄二狗是不是很闲?

    扯着破锣嗓子在你霸王爷家院子里嚎丧啊!显然对吵醒他刚才的美梦很是不满。

    你今天去找阎罗王睡觉吧,我问你,你昨天是不是偷我家大公鸡去后山烤来吃了。

    黄二狗质问燕少北是不是偷他家大公鸡,我说你个黄癞狗。

    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再怎么说,霸王爷也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文化人,虽不说是满腹经纶,但礼义廉耻还是懂得。

    我怎么会去偷你家大公鸡?再说你哪只狗眼睛看到霸王爷偷你家大公鸡了?

    燕少北矢口否认偷黄二狗家的大公鸡。

    你他妈的偷鸡还敢狡辩,昨天我堂弟黄小平在后山放牛。

    看见你在后山烤鸡吃,正好我家公鸡就不见了。

    不是你偷的,还会是谁?黄二狗马上拉出了人证。

    我靠,燕少北把脸一扬,你家堂弟看见我烤鸡吃,就是偷你家鸡。

    就你家堂弟那个小斜眼,能看清自己的脚指头长得什么样就不错了。

    还看老子偷鸡来烤着吃,霸王爷昨天是抓了一个斑鸠在后山烤着吃。

    别他妈的没事来诬陷好人,你前几天放牛进我家菜园子吃大白菜的事霸王爷还没找你算账。

    今天反而说我偷你家大公鸡,你真是猪八戒转世——学会倒打一耙。

    就是法官断案也讲究人赃并获,你他妈一开口就想定老子的罪。

    小心老子告你诽谤。

    燕少北一副巧言令色的模样,让黄二狗气得七窍生烟。

    见自己的口才不如对方,他只得靠拳头解决问题。

    老子先把你吃我家的鸡打吐出来再说,只见黄二狗紧握拳头。

    向前冲上去,一记左勾拳如闪电般罩向燕少北的面门,别看黄二狗口才不行。

    打架却有两下子,因为这小子曾经在武校呆过一段时间。

    后来吃不了练武那份苦,就偷偷跑回家。

    虽然没练出什么名堂,但是一般的打架斗殴还是可以占上风。

    不到两分钟,燕少北脸上挨了好几下拳头。

    只打他脸上火辣辣的疼,燕少北可不是随便愿意吃亏的主。

    再说在这么多的邻居面前,被他一向横竖都看不顺眼的黄二狗揍一顿。

    那以后在这村里怎么抬头做人,小霸王的招牌会大打折扣。

    虽然燕少北打不过黄二狗。

    但是他心眼比黄二狗灵活,几个回合下来。

    他发现黄二狗只是拳头厉害,下盘一点防守意识都没有。

    俗话说得好,打人先踢蛋,胜率高一半。

    他看到黄二狗双脚站成一个八字,朝他脸上不停的挥舞着双拳。

    燕少北猛一抬起右腿。

    狠狠的踹在黄二狗的裤裆上,哎哟,黄二狗顿时捂住裤裆蹲在地。

    燕少北你个杂种,你怎么玩阴的。

    黄二狗痛苦的蹲在地上骂骂咧咧。

    我管他阴招还是阳招,能够收拾你就是好招,燕少北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黄二狗的几个堂兄弟见他吃了亏,正想上前来对燕少北进行群殴。

    见事情不妙,燕少北一溜烟跑进厨房。

    手握两把菜刀就冲出来,瞪着黄二狗的几个堂兄弟,今天看谁敢动手。

    敢打上门,真把你家霸王爷当病猫吗,我的菜刀可不是吃素的,来一个,我劈一个。

    来两个,我劈一双,霸王爷今天是管杀不管埋。

    邻居们见再闹下去会搞出人命,因为他们知道,把这小子惹急眼了真会甩开两条膀子砍人。

    急忙上来劝架,都是一个村里住着,俗话说得好,远亲不如近邻,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家乡人。

    干吗要闹到动刀那么严重?就是把人弄死,国家的法律也放不过。

    大家好不容易才劝住一场即将发生的流血事件。

    见劝走了黄二狗一帮人,看热闹的邻居也散去。

    燕少北打着哈欠,再回去补个回笼觉,这该死的癞皮狗把我的好梦给搅了。

    我正梦见与张柏芝聊天,说不定还会。。。。。。

    突然天昏地暗,电闪雷鸣,眼前的一座座高山瞬间崩裂,从裂缝里窜出许多火舌。

    大地瞬间被火舌吞噬,整片天空一片通红,燕少北拼命往前跑,可是一片火海。

    没有半块藏身之地。

    救命啊,救命啊。。。。。。地上早已被化为一片灰烬,更别说有人来救他。

    他一下子惊醒过来,吓得满头大汗,赶紧从床上爬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最近几年老做同一个噩梦?

    难道张柏芝的照片看多了,弄得神经衰弱?

    这该死的天气太热了,燕少北恨不得找个冰缝钻进去。

    他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朝着前面一座约摸三千米的高山走去。

    谁让老子这么穷,要不然谁愿意在这么炎热的天气下跑出来受罪。

    没办法,高三的学费钱还没有着落,爸妈的身体又不怎么好。

    趁着放暑假,来这大山里碰碰运气,打点野物去集市卖。

    要是运气好的话,这一个多月的暑假说不准能筹齐学费钱。

    想到这里,燕少北迎着铺面而来的暑气,加快脚步朝前面的高山爬去。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子阳村位于崇山峻岭之中,村里的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在农闲的时节,村里的猎户在山里随便转一圈。孢子,山羊,野鸡。。。。。。。

    能捕获不少,拿去集市上一卖,一年的油盐钱就出来了。

    燕少北也学着村里的猎户,想靠打猎去集市上换钱凑学费。

    以前没事的时候,燕少北经常跟村里的张老汉进山打猎。

    积累不少打猎的经验,山路越来越窄,路边的荆棘把他的手上划了好几道伤口。

    他只得抽出背后的柴刀砍开两旁的荆棘丛,因为国家对枪支管理越来越严格。

    几年前,村里的猎枪被警察收走了,后来猎户们打猎只得靠兽夹。

    燕少北一边往山里钻,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因为用兽夹打猎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

    能够把兽夹按放在野兽经常出没的地方,要不然是白费功夫。

    跟着张老汉打猎的时候,他知道要想判断出野兽从什么地方出没。

    靠的是望和闻两样功夫,望就是查看树枝或者荆棘上有没有沾上兽毛,从兽毛可以判断出是什么动物经常经过这里。

    闻就是通过动物的气味判断有没有动物经过,这需要更高的技术含量。

    不过张老汉也教过他,他也认真练习过,只要三天之内有动物经过就能够闻出来。

    燕少北在山里转了大半天,也没发现有野物经过的痕迹。

    怎么回事?难道山里的动物被打光了?

    见一无所获,燕少北想往高一点的地方去看看。

    可是他心里有点犯嘀咕,以前和张老汉打猎的时候听说:这白岩山有点邪气。

    村里的猎户一般不太愿意往高一点的地方去,最多也就在半山腰转转。

    可是半天过去一无所获,燕少北有点顾不得那么多。

    高三的学费钱就靠这个暑假努力,怎么说自己也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

    不能相信这世上的鬼神之说,他接着往山顶爬。

    山上凉风习习,让他暂时忘记这是在酷热的夏季。

    先休息一下再说,燕少北懒洋洋的躺在地上,好舒服啊!

    折腾了大半天,骨头都快散架了。

    他闭上眼睛享受着凉爽的山风,突然闻到山风中夹杂着一股动物的气味。

    燕少北心里一阵狂喜,果然没白来这里,他闻出这是野山羊的气味。

    一只五十来斤重的野山羊扛去集市上卖掉,按现在的市价少说也得二千多。

    筹齐学费钱算是没问题,燕少北顿时来了精神。从地上爬起来顺着飘来的气味寻去。

    气味的源头就在前面五十米远草丛中,草丛中还有许多脱落的野羊毛。

    看得出这里是野山羊经常栖息的地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功夫,一出马就有收获。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