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姐,你就放心吧
    “熙妹,蛋糕已拿到,谢谢你!有机会请你吃饭!”

    文熙正和李寒冰在大厅聊天,看着突然来的信息,她小手一点,嘴角上扬的样子让李寒冰有种奇怪的感觉,可这感觉又说不上来:“看什么这么开心?”

    “樊哥的战友,凌云,他托我做的蛋糕拿到了,发信息在谢谢我!”

    虽然文熙很坦诚,可女人的直觉让李寒冰认为,即使只是一个蛋糕,也不至于特意发条信息过来,更重要的是文熙那自然而然表露出来的反应。

    “柏樊的战友?”

    “嗯!他妈妈喜欢吃我做的烤芝士蛋糕,今天碰巧我过去就帮他做了一个!”文熙话刚落就想到了某件事,赶紧出声道:“姐姐,你可不能让修哥知道噢!”

    “为什么?”

    “怕他误会嘛!”

    “这有什么好误会的?不就一个蛋糕吗?”

    “姐姐,你弟可是醋坛子,我怕他知道了又要不开心了。”

    这个疑问,在文熙让李寒冰帮自己保密的时候,就已经埋在了她这位作为姐姐的心里,而且她觉得很有必要找杰修好好谈一谈。所以等到杰修回来,李寒冰便支开文熙,让她回屋洗澡,姐弟俩才在厨房里边干活边聊了起来。

    “你认识凌云?”

    “嗯。”

    “这个人你怎么看?”

    杰修本以为是柏樊和自己姐姐聊天的时候提到,毕竟两人年龄差不多,一个是职业军人,一个是退伍老兵,总归有共同话题,可李寒冰突然提这样的问题,杰修心里不免产生了疑问。

    “姐,怎么突然这么问?”

    “他喜欢文熙?”

    这个问题完全是李寒冰猜的,因为她刚才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杰修洗菜的手明显怔住了,哪怕几秒钟也能让李寒冰更加确认心里的想法,但毕竟是自己的姐姐,最亲近的人,哪怕杰修再不愿也不敢隐瞒。

    “是。”

    “这人我没接触过,但我还是需要提醒你一下,小心自己的女人跟别人跑了。”

    “她不会。”

    “不管她会不会,但有些事情还是注意点好,当然,我也不是让你现在就把人吃干抹净了,只是提醒你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

    “知道了。”那个小子见到文熙第一眼的样子我怎么会不知道,上次两人还一起出去买东西,当时我确实很生气,但是想到我该给她的,是信任,所以我更信的,是她的心。

    洗好澡的文熙看着脖颈间的伤口,刚擦了双氧水就疼得她受不了,皱着眉头咬着唇,碰巧杰修进来看见,忙跑了过去:“你趴我肩膀上,我来帮你换药。”

    “修哥,怎么还这么疼?”

    “昨晚才裂开的口子,哪那么容易再结痂?”

    “长痛不如短痛!我忍着,你动手吧!”

    文熙说得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让杰修觉得有些好笑,将这张小脸按在自己肩膀上:“实在忍不住,我批准你咬我。”

    “不要,硌牙!”

    “有肉吃还嫌弃了!”

    “我可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

    饥不择食?好你个臭丫头!

    “啊!你干嘛!”

    杰修将人抱在腿上,将两只小手禁锢在身后,邪魅一笑:“媳妇,你刚才说什么?”

    哇X!这个家伙又找茬来了!我刚说的是他的肩膀,又不是说他的人,至于一副吃人的样子吗?动不动就把我抓起来,真是残暴啊!

    “放手!”

    “媳妇,麻烦你给我解释解释,饥不择食是什么意思?”

    “你能不能不要扭曲我的意思啊?”

    “哦,那是什么意思?嗯?”

    也许因为李寒冰刚才说的话,让杰修在听见那四个字的时候,眼里透着一丝薄怒,可文熙偏偏在这个时候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杰修的束缚,可他却将人转了个身,大手紧扣着纤细的腰身,将彼此间的距离拉近了几分,完全没有估计怀中的女人此刻只穿了一件吊带裙,而那细细的带子在两人拉扯间已经滑落了许多,薄唇抵着耳垂,温热的气息喷洒而出:“你不知道在男人腿上乱动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吗?”

    “你又欺负我...”

    “可我现在很想吃了你,怎么办?”

    文熙绝对相信杰修现在真的有种想吃人的冲动,她不顾双手被禁锢着,再次试图挣脱着,杰修怎么可能放手,两人就这样较劲着,结果这两根吊带就像有了思想一般,生生给掉落了下来,胸前隔着内衣却依旧春光乍泄,正好被这个男人瞧了个正着,他放开手别过了脸。

    “衣服。”

    “我不管,我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抱歉,刚才不小心看见了。”

    刚才不是很嚣张吗?这会脸红个什么劲?装!你就装吧!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

    “把衣服穿上!”

    “我不乐意!”

    杰修哪里想到文熙把他直接推在地上,那不安分的小手不用来穿衣服,反而用来脱他的衣服,结果两人就在地毯上闹着,直到两人出来,李寒冰看着杰修脖子上的几个印子,有些无语的轻咳了一声:“咳,你俩这是饭前运动?”

    “姐姐,他欺负我!”

    杰修红着脸瞪着身边的女人,心道,我承认开始是我欺负你,可到最后视乎有些反转了,你这女人说这话难道不心虚的吗?

    当然,这种想法只能在杰修心里存活着,李寒冰也不再追问,直到晓天来...

    “挖槽!你俩要不要这么激烈啊?!”

    “滚!”

    某个女人正得意的趴在沙发上笑着,晓天凑了过来:“熙妹,吃肉了?”

    “他小气着呐,不让我吃!”

    这话一说,某个男人的脸黑的想锅底,但却不敢吱声,但却能把这个八卦的男人拎了过来:“来我家白吃的吗?干活!”

    “喂!喂!喂!我可是客人,你怎么可以虐待我!”

    文熙看着两个男人在厨房里干活,偷偷溜进了李寒冰的房间。

    “姐姐,天哥来了!”

    “那我现在要出去吗?”

    “一会吃饭了再出去。”

    李寒冰试图压住自己冲动的心:“我怕我忍不住,怎么办?”

    “姐姐,天哥既然敢来,证明他自己心里觉得没什么,但我估计他八成是在催眠自己的,所以一会咱们就按计划行事!”

    “听你的!”

    “OK!”

    难得的一餐饭就在晓天的一声令下开始,可当他发现自己的座位居然实在李寒冰的身边,他顿住的动作让文熙出声提醒着:“天哥,你想站着吃火锅吗?”

    “怎么可能?!”

    果然,我不说你估计还站着,看来真是自己催眠自己。

    晓天边吃边偷偷瞄着身边的人,心道,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安静?刚才就不见人,一直到吃饭才出现,结果居然一直没理我,好像当我透明的一样。

    晓天转着眼珠子思考着,李寒冰趁这个时间把他手上的漏勺拿了过去,夹起一块肉涮着,完全不理会他在一边抱怨着:“你自己不是有吗?拿我的做什么?”结果晓天这话刚落,李寒冰还是一声不吭,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样,晓天没辙,想拿对门两人的又不合适,只好伸手将李寒冰面前的漏勺拿了过来。

    “天哥,你怎么啦?”

    “我没事。”

    “噢。”文熙说完还涮了一块肥牛,用筷子夹到杰修的嘴边:“修哥,张嘴。”

    两人又开始秀起饭桌上的恩爱,这让晓天这个话篓子很是难受,而身边的女人自己本来就不愿意跟她讲话,可偏偏人家今晚压根当他是透明的,他心里强烈的斗争着,当他实在憋不住想要对她说句话的时候,人家再次无视他,夹了一块小牛排放在文熙的碗里:“熙妹,这个不错!”

    “谢谢姐姐!”

    李寒冰又在锅里夹了一块牛排,像是有意一样夹在面前,晓天心里居然有些波澜,谁知人家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将这块牛排送到自己嘴里:“熙妹,咱们明天焖一锅小牛排吧?”

    “好呀!”文熙又对着晓天说了句:“天哥,明天记得过来吃饭啊!”

    “啊?”突然被冷落又突然被点名,晓天的心现在有些翻滚着:“好啊!”

    “那就这么订了!修哥,明天可要辛苦你咯!”

    杰修撩拨着文熙脸上的碎发,柔声道:“不辛苦的。”

    “明天我跟你去!”

    “去还钱。”

    晓天感觉自己搭错话了,但还是答应着:“行,没问题!”

    “天哥,我想吃你上次做的烤鳕鱼片~”

    文熙嘟嘟小嘴说着,晓天又岂能不满足她?

    “好!哥明天给你做!”

    几个人吃完饭,两个男人在厨房忙着干活,两个女人却在大厅看着电视,文熙凑在李寒冰身边低声说到:“姐,我刚才真怕你没忍住!你看天哥那失落的样子,咯咯咯~”

    “别笑这么大声,小心被听到了!”

    “我错了,我错了!”文熙指着厨房里正缠着杰修的男人:“姐,你看天哥,肯定是在向修哥打探消息!”

    李寒冰忽然想起这件事情视乎只有她和文熙知道,生怕自己弟弟说错话,忙问到:“那小子知道吗?”

    “他猜到咱俩有计划,但我没告诉他,姐,你就放心吧!”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