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新年快乐
    今年冬天竟还没下雪,瑞雪兆丰年,来年会怎么样呢?

    院里的梨树叶子早已落得干净,光秃秃的,偶然的夜晚,映着月光,竟有些水墨画的感觉,林书溪自从学了美术,感觉随便看到什么在自己眼里都是画。

    “阿溪,你把画册带回来了吗?你李婆婆家的孙子想看一下。”林妈的喊声把不知道思绪飘了多远的林书溪给拉了回来。

    “拿回来了,就在书包里,黄色的本子就是。”林书溪答到,并没有想移步去屋里找的想法。

    忽然,猛的想起了什么,林书溪匆忙起身,跑到屋内,林妈已经找出了画册,正要拿着出门。

    “妈,等一下,这本画的不好,我去换一本。”林书溪说着要拿过林母手里的画册。

    “不用,不用,李婆婆孙子刚刚学画画,不用特别好的。”林母没有松手,想着阿溪的话她看过的,虽然不懂,但看着都是舒服的。

    “啪”的一声,画册掉到地上,一张画像露出了一角。

    “阿溪,你看看,掉了吧!就这个就行。”林母佯装责备,却是微笑着弯腰去捡,右手扯出了露出来的画像,笑容僵在脸上。

    ……

    “阿溪,我和你妈妈是支持你交男朋友的。”林爸认真的说。

    “嗯嗯。”林书溪露出笑容,虽然她之前便知道父母不会反对自己大学谈恋爱,但刚才和两人说程彦时,还是稍许有些紧张的,直到听到林爸的这句话,一直揪着上衣衣角的手才慢慢放下。

    “但是,阿溪,我们觉得你和程彦不太合适。”林爸继而说出了这句话。

    “啊?爸,妈,你们还没见过他啊?”林书溪疑惑,自己的父母只看了一眼程彦的画像,便能看出两人不合适,这也有点儿太不可思议了吧!

    “阿溪,爸妈是过来人,也是最了解你的人,所以合不合适我们一眼便能看出来。”林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能说了,说的还有理有据。

    “阿溪,我们不会害你的,你刚刚说你和他不过在一起了几个月,所以听爸妈的话,不要和他在一起了,好吗?”林母直接说出想让两人马上分手的话,毕竟她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以后两人终究还是要分开的,不如趁现在感情没有那么深,早早了断干净。

    “……爸,妈,你们真的不能接受他吗?”林书溪想着怎么样去说服父母,但张开嘴,却一时又不知怎么去反驳,拼凑的记忆里,自己好像一直是不怎么会去违抗父母的。

    “阿溪,相信爸妈,我们都是为你好。”

    “阿溪,他真的不适合你。”

    “阿溪,听爸妈的好不好?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人。”

    “阿溪,我知道你可能现在会有些伤心,但等过一段时间,你会慢慢忘记的。”

    “对,阿溪,你从小便听话,不会让爸妈不开心的,所以这次也不要让我们担心。”

    ……

    “好。”林父林母不知说了多久,林书溪终于吐出了让他们满意的答案。

    两人从林书溪的卧室离开,静静关上了门,“阿溪,不要怪爸妈,如果我们现在不逼你了断,以后你怕是会吃更多的苦。”

    “以后她会明白的。”

    还有三天到除夕夜了,林书溪每天还是会像往常一般,帮父母置备年货,会去陪周边的小孩子去捡大人们放完鞭炮后遗留的某些没炸开的小鞭炮,也会教一些小孩儿在白纸上涂涂画画,但小孩子大都是图一时好奇,不到几分钟便又撒开腿跑到别处,那程彦呢?

    除夕那天,爸妈做了很多好吃的,林书溪也吃了很多,肚子饱饱的,爸妈出门和邻居去聊天唠嗑,林书溪早早窝到了被窝里。

    这几日她每晚都会和程彦聊天,聊很长很长时间,但那句分手,她几次想发出去,但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了,等过了十二点再说吧!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程彦,新年快乐!

    程彦,我们分手吧!

    林书溪看着消息成功发出,把手机关了静音扔到一边。

    分手是应该哭的事情,怎么会想笑呢?

    程彦刚要和林书溪解释一下陈导的事情,却看到对话框发来的两条消息。

    程彦恍惚,以为自己看错了,便又仔仔细细的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确实是我们分手吧!自己没看错。

    难道她记起来了?拨了电话过去,无人接听……

    阿溪,我不会让你再离开我的。

    “喂,吕敏,我是程彦,我想请你帮个忙……”

    吕敏对于在凌晨之际接到程彦的电话有些疑惑,本来应该和叶轩一起的,被程彦一个电话给破坏了,不过当她听到程彦说的内容时,更加云里雾里了。

    大致理了一下,书书要和程彦分手,程彦要自己帮忙去挽回她。

    所以在大年初六,程彦,叶轩,吕敏便一起去了林书溪所在的县城,当然,吕敏只和她说自己要来,对于程彦和叶轩,是瞒着的。

    三人到了地方,程彦和叶轩随便找了间旅馆住下,而吕敏则去了林书溪家里。

    “书书,书书!”吕敏一眼便瞧到站在门口的林书溪。

    “敏敏!”林书溪听到喊声,抬头,向吕敏招手。

    “书书,怎么过了个年你还变瘦了?”吕敏发觉林书溪比放假时竟还瘦了,本来过年回家,能不胖就是好事儿了,这怎么还瘦了呢!

    “那是你好久没看到我了,视觉效应,我没瘦的。”林书溪笑了,毕竟吕敏来找她玩,她还是很开心的。

    两人边走边聊进了屋。

    “阿姨,叔叔,新年快乐!”吕敏看到林父林母迎面走来,赶忙打招呼问好。

    “敏敏来了啊!”林父林母看到吕敏也很高兴,他们也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的。

    “你们进屋去玩吧!我们去准备晚饭。”林父林母笑吟吟的给她俩又端了一盘切好的水果,便去了厨房忙碌。

    “书书,那我今天晚上就和你一起睡喽!”吕敏进门便仰面躺在了林书溪的床上,坐了将近十个小时的火车,好累。

    “好,我们一起睡。”林书溪欣然答应,之前在宿舍时,她,吕敏还有苏格甚至三个人挤到过一张床上,不过是三个人并排坐着靠在墙上,第二天醒来,苏格不知道什么时候卷着被子滚到地上,吕敏则好像梦游似的不记得何时已经回到自己床上了。

    林书溪本以为晚上她会和吕敏说好多好多话,可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怎么开口,便也没说。

    “书书,明天你带我出去玩吧!”吕敏开口。

    “好啊!你想去哪?”林书溪问。

    “……额,等我用手机查一下,哪里比较好玩。”吕敏背过身去,佯装去搜好玩的地方,实则是在等程彦的消息。

    “……书书,就去那个叫欢乐谷游乐场的地方吧!”吕敏瞅到程彦发过来的地点。

    “好,不过你看一下它现在营不营业,万一去了不开门就坏了。”林书溪说。

    “开门的。”吕敏看到没看便回答出来。

    “好,那就去那儿玩。”林书溪点头。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