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可可爱爱独角兽
    “程彦,就是这里了。”林书溪指着一扇玻璃门说道。

    本以为店很小,但上了二楼才发现里面是很宽阔的,里面零零散散有些人正在做着自己的拼豆作品。

    “欢迎光临,两位是想买拼豆还是自己在这儿制作呢?”一个小姐姐迎过来。

    “在这儿做。”林书溪回答。

    “好,两位随我来。”

    程彦和林书溪坐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小姐姐把融合豆,镊子,助烫纸,模板,熨斗,胶水,立体棒用一个盒子端了过来,“你们是第一次做吗?需不需要帮忙?”

    “我之前来过一次。”虽说来过,不过林书溪现在基本忘的差不多了,看着桌上的工具一脸陌生。

    “我会做。”程彦礼貌的回答,小姐姐听完便离开了。

    “程彦,你会做啊?”程彦真的是无时无刻不让自己感动惊喜。

    “对啊!”程彦笑得开心,一脸得瑟。

    “你想做什么?”程彦问。

    “不知道。”本来只是一时兴起来的这里,还真没想好要做什么。

    “那你就做这个吧!比较简单。”程彦指着图纸上的一颗心说道。

    “好,那你做什么啊?”林书溪好奇的往程彦那边伸了伸脖子,图纸上是一个马卡龙色系的独角兽,“你要做独角兽吗?看着好难。”

    “对,快做吧!”程彦说着把林书溪需要的豆豆和工具分好放在了她的右手边,自己也准备开始了。

    不过,虽然图纸上的心看着简单,做起来还是着实费力,稍不小心,这颗心就会散架了。

    林书溪扭头看向程彦,独角兽的脑袋已经显现出来,那些豆子在他手里怎么那么听话,安安稳稳的待在各自的位置上。

    “怎么,卡住了吗?”程彦感觉到林书溪瞅了自己好一会儿。

    “这里的豆子,总是掉。”林书溪用食指指了一下自已做的心的右下角,这里的豆子总是动。

    “来,我给你弄。”程彦从林书溪手里拿过那颗还不完整的心,然后很轻松的就把那几颗不听话的豆豆给粘好了。

    林书溪看着程彦那么顺利,在心里暗暗说着:这个豆豆是不是看脸!

    终于,经过林书溪不懈的努力,这颗歪歪扭扭的心终于拼好了。

    而程彦手里的独角兽却异常好看,很梦幻的感觉,再烫一下就OK了。

    两人弄完,林书溪看着自己手里那颗看着不知道是哪里有些不对劲的红心,又扭头看看程彦的那只可可爱爱的独角兽,对比有点儿大啊!

    “给。”程彦在独角兽上挂了一个链子,递给了林书溪,“可以挂在房间里或者钥匙上。”

    “嗯嗯!”林书溪看着精致的独角兽,开心极了。

    “把你做的心给我。”程彦说。

    “有点丑。”林书溪不好意思的递过去,与其说是颗心,不如说是个三棱锥更准确些,本来还能看出样子,但林书溪烫完以后就完全畸形了。

    “没事儿。”程彦欢欢喜喜的收下。

    两人又在街道上转转了转,临近五点,程彦要回去了,飞机是七点的,因为现在春运时期,人很多,买票都要看去飞机的时间。

    “我走了!”程彦在林书溪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嗯嗯,到了给我发消息。”林书溪说。

    “好,下了飞机就给你说。”

    “嗯!”

    林书溪看着程彦所乘的出租车没了踪影,便也转身向家走去。

    刚到门口,便看到隔壁的王阿姨在自己家门口和林母说着什么,眼睛瞥到自己,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林书溪礼貌的说了句“王阿姨!”便进了屋里。

    “阿溪,回来啦!叫你妈吃饭!”林爸带着围裙从厨房和客厅来回忙碌。

    “妈,吃饭!”林书溪冲门外喊了一句。

    “好,来了。”然后又和王阿姨唠了一会儿才进屋。

    一家人吃完饭,这次轮到林书溪刷碗了,她便把餐具收拾妥当,进了厨房去洗碗。林父林母在客厅看电视,磕瓜子,时不时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晚上,林书溪在收到程彦到家后的消息后便早早躺下了,睡的很安稳。

    林父林母在卧室说着什么,“我今天听隔壁王英(王阿姨)说她下午的时候看到阿溪和一个男生在一起。”林母说。

    “应该是同学吧!”林父没太在意,自从他们搬回这里后,阿溪不记得之前的伙伴,一直是蒙头学习,有个朋友挺好的。

    “王英说看着关系不一般,不像是普通朋友。”林母继续说。

    “……阿溪现在也已经成年了,可以去交朋友了。”林父想着只要不是那个人,只要是真心喜欢阿溪的,他们不会阻拦的。

    “嗯嗯,我也没那么封建,就是和你说一下,而且听王英的口气,那个男孩子长的还不错。”林母笑着说。

    “哈哈哈哈……是吗?”林父笑了。

    “对,说个子很高,白白净净,看着很舒服。”林母说。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林父满意的点头。

    然而,有些时候,人们常常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在按着自己的预料和期待去发展,到最后才发现,有些人有些事,生来便有会有着纠缠。

    就像那年的夏天,林父抱回了那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子,对着他说:“孩子,这以后就是你的家了,这是妈妈,这是姐姐。”

    小孩子的眼中多少会有些恐惧,但终究还是甜甜的喊了那句“姐姐。”

    或许,从此刻开始,一切便有了定数,兜兜转转的岁月里,她与他还是相遇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