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程彦来了
    程彦在一旁听着,渐渐握起了拳头,正要冲上去打人时,却被左阳拽了出来,“你现在一个人是要和他们一群人打吗?”左阳质问。

    不待程彦回答,左阳已经拦了一辆车,“上车再说。”

    两人刚刚上车,副导演便领着一群人从酒店内冲了出来,看到两人已上车离开,使劲啐了一口吐沫到地上,“艹!”

    “所以,你早就知道是这样?”程彦反问。

    “不,我是偶然听到的。”左阳说的是实话,他也是几天前偶然听到导演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在角落里议论。

    “那就这样?”程彦不甘。

    “先回B市,这里是云南,你我都不熟悉,先回去再说,机票我已经订好了。”左阳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摇了摇手机,“而且,刚才他说的话我已经录音了。”

    “所以你是故意引他的话?是为了阿溪?”程彦问了出来。

    “不,不全是,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左阳轻笑,不再解释。

    程彦也没再问,不管是为了什么,这次确实是左阳帮自己知道了真相,自己是欠他一个人情的。

    两人顺利的到了机场,乘飞机到了B市。

    左阳本想去住酒店,但没想到程彦会让自己跟他一起回家,于是左阳便去程家的客房住了一晚,不过两人刚刚下飞机,陈导便打来了电话,程彦没接,左阳倒是泰然自若的和陈导聊了一会儿。

    原来左阳不想拍这部戏了,想解约,但违约金对他来说是稍稍有些多,虽然他是左家的二少爷,但毕竟只是养子,自从左家大儿子从国外回来后,他与左家的关系越发僵硬,平日里的生活费都是他去做模特和摄影师赚的外快。

    现在有了这个录音,和陈导谈解约就容易多了,左阳知道陈导是个有些自命清高的人,他断不会让这段录音毁了他在导演圈的形象和地位。

    后面的一切很顺利,左阳和陈导顺利解约,以在云南拍的两场戏和解约金相抵,左阳不需要再出一分钱,而因为林书溪受到的伤害连轻伤都构不成,所以没办法起诉之类的,程彦的戏份陈导保证不会播出,也只能这样解决了。

    只是,程彦本以为自己这次是保护了林书溪,终于为她做了一些事情,可倒头来她所受的伤害竟然是自己带给她的,想想便觉得有些可笑。

    林书溪这几天在帮父母给家里做大扫除,她还以为程彦在拍戏,每天应该挺累的,所以除了早安晚安之外,若程彦不主动说什么,她便没去打扰他,让他可以好好休息。

    这天,林书溪突然接到了程彦的电话,“程彦?”

    “阿溪,我来你家的县城了。”程彦说。

    “我家?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啊?”林书溪困惑。

    “当然是真的!我旁边就有一个饭店,名字是正好小吃,前面是金马商厦。”程彦四周环顾,说了两个比较大的建筑。

    “你真的来了!”林书溪听到熟悉的名字便立刻能确定程彦来了。

    “对啊!”林书溪听到程彦微微的笑声。

    “在原地等我,我去找你。”林书溪向父母说自己要去找同学玩便出了门,而林爸林妈沉迷于象棋,两人正在棋盘上厮杀的痛快,也没多加询问。

    程彦正看着远方发呆,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中,林书溪来了。

    “程彦!”其实在听到程彦来时,林书溪最先表现出来的是震惊,不过内心的喜悦感也是相当真实的。

    “这么快,看来你家离这里不是很远啊!”程彦伸手轻轻揉了揉林书溪碎发。

    “不过,程彦,你不用拍戏了吗?”林书溪问。

    “……不用了,待会儿再和你说这件事,我早上坐车过来都没吃饭,带我去吃点儿东西吧!”程彦想着关于陈导的事以后再解释吧!

    “好啊!我们这里的食物也是很好吃的,如果你早些来,便可以去我家的店里吃些早餐。”林书溪拉着程彦朝前方走去。

    “等一下,阿溪,你的意思是说,你愿意让我去见你父母是吗?”程彦没想到林书溪竟然愿意让自己去她家的店里吃饭,这不就代表她愿意让自己去见她的父母吗!

    “嗯嗯,对啊!本来之前你送我回学校的时候,如果你不是临时有事离开的话,我会和我爸妈说的。”林书溪没想到程彦竟然这么大的反应。

    “阿溪……等以后时机成熟了,我会登门去拜访伯父伯母的。”程彦知道无论现在的自己有多么感动,现在的他是没有资格去见她的父母的。

    “嗯嗯,好,那走吧!带你去吃饭。”林书溪没有多想,一直盘算着到底是带他去胖丫米线还是永和豆浆。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两人率先看到了胖丫米线的店铺,那就选这里吧!

    进门,因为还不到饭点的原因,店里几乎没人,两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林书溪之前经常点的那种米线,这家店离自己家还是有些距离的,所以往常大多时候林书溪都是在家叫外卖的。

    “怎么样?”林书溪盯着程彦吃了第一口米线,迫不及待的问出来。

    “很好吃。”程彦嘴角微微勾起,说出林书溪期待的话,不过味道是确实不错的。

    “嘻嘻嘻,就知道你会喜欢的。”林书溪满意的点头。

    程彦也是给面子,把米线的汤都喝完了。

    “阿溪,你平日里都会去哪里玩?”程彦开口问。

    “会去游乐场,还有美术馆,还有……对一个可以自己制作拼豆的小店,我带你去那里吧!”林书溪想到自己高考前去过那里一次。

    “好。”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