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 远征(10)
    西吴国巨变立即引起了连锁反应,西域联军迅速做出反应,一少部分西吴正规军队不承认吴琦皇帝的合法地位,纷纷纳入联军指挥,大半西吴正规军队选择投降成为仆从军,合围之势土崩瓦解,联军纷纷后撤向韦国、烈国、东胡国境内撤退。

    吴州城外,戈门将军率领二十万大军和十几万仆从军经过几番犹豫、几番挣扎终于到达吴州城外。

    “臣戈门拜见王爷。”

    李梦不咸不淡的说道:“戈门将军辛苦了,连番大战下来,戈元帅为了我牧野国劳苦功高,如今在我牧野国感恩下,本王挥挥手,西吴国终于走向了我牧野国的感化之路,韦国、烈国、东胡的归降不过是本王再挥手间的事情,戈门元帅从此可以好好休养一番,本王在吴州城内已经备了好酒好菜招待各位将军,请到吴州城内好好享用一番,大家不用客气;章统领,好生安排戈门元帅的手下,多宰牛羊,一定要让他们吃好喝好。”

    李梦的话让戈门和戈门的手下大惊不已,这是卸磨杀驴的节奏,王爷打算剥夺他们的军权吗?什么挥挥手,你有那本事你倒早挥呀。

    御林军不由分说簇拥着戈门和众多将领进入城中,章飞的左卫军立即指引戈门的二十万大军和仆从军分别进驻各个卫城整休。

    戈门副帅及一众手下将领竟然半个月内没能出得了吴州城。

    每天欣赏歌舞、体育赛事、赏赐金银、宴饮盛会……

    半个月后,连接吴州城和西阳关的电话早已正常使用。

    何太一:“王爷,朝廷支援前线的五十万大军已经在路上,再有七八天的时间将会到达西阳关,商队携带粮草及牛羊等已经启程,预计三到五天就会抵达吴州城,恭喜王爷旗开得胜战胜西吴国。”

    李梦:“辛苦何郡守了,来日战胜西域其它三国,本王一定禀报皇上奖赏有功之臣,另外,该付给商队的五百万两白银已经在押解途中,何郡守一定要及时兑付给商会。”

    “王爷放心,商会的钱银会分毫不差的兑现,吴迪将军二十几万兵马的粮草一直在催,王爷有何训示?”

    李梦在电话的那头说道:“马上入冬了,将士们也辛苦,让吴迪将军后撤至西阳郡境内,补给将会在西阳郡内进行,本王也会下一道命令,让吴迪将军迅速后撤过冬,明年看情况再战。”

    “是,王爷,停止补给,等待吴迪将军返回西阳郡过冬。”

    “不错,这是本王的命令。”

    李梦打算今年冬天就在西吴国过冬了,这里不错,该清理的都清理了,西吴虽冷,李梦正在打造暖气系统,却舒服的很;而通过电话,李梦已经牢牢控制了西阳郡的一切,除非西阳郡郡守违抗他的命令。

    前往韦国、烈国和东胡国的使臣一直在进行谈判当中。

    李梦给他们的指令是:“希望三国成为牧野国的藩属国,牧野国不会干涉他们的内政,但他们必须开通与牧野国的通商关口,必须保障牧野国商队的安全,同样,牧野国也会保障三国商队安全,牧野国会派驻一支军队前往三国保障商路的安全,牧野国会加强与对方的各种交流:文化、体育、商贸、人口等。”

    这个条款似乎没有干涉这三个国家的内政,但这个条款却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三国。

    驻军!

    这是三国很难接受的。

    而李梦坚持驻军权,通商权列属第二条款。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谁也不清楚牧阳王的底线是什么?甚至连何太一、苗一刀和章飞也不清楚。

    此时的戈门将军和他的二十几位将领一直滞留吴州城欣赏舞蹈。

    谁也不知道牧阳王打算把他们留在这里多长时间,目的是什么?

    吴迪将军收到李梦的命令后考虑再三命令大军后撤,一直撤到西阳郡休整。

    从云京增援来的军队主力是右卫军十五万人和从各地抽调的军队十五万人,右卫军统领是冷军,这位不是统帅,只负责带人过来,定远皇竟然没派个大将过来带兵。

    仔细一想也是,前线已经有三位带帅的重要人物了,难道还需要第四帅?

    冷军一到达西阳郡立刻懵了,开什么玩笑?废柴王爷竟然冲到了前线,并且把西吴国给灭了,戈门副帅的二十万大军被兼并,吴迪副帅的人后撤开始休整,这怎么和云京预演的不一样?

    接下来他们该怎么办?

    西吴国境内现在有牧野国五十万大军和仆从军三十多万,西阳郡有吴迪将军的二十多万大军、冷军的三十万大军以及何太一的不到二十万守边大军,西域边境已经聚集了牧野国超过一百万大军。

    一时之间,西域的韦国、烈国、东胡国瑟瑟发抖。

    李梦在整个冬天也没闲着,不断邀请三国进行互访:军事参观、大臣互访、文化交流、体育比赛、多国和平辩论……

    李梦的这番折腾劲让西域几国大开眼界,战争国竟然可以保持这样的互动关系,激进者有提议直接斩杀来访使者,温和派自然一百个不愿意,纷纷在朝廷内外宣传和平的重要性,兵不血刃解决牧野国的进犯有什么不好?

    一时之间,西域三国国内在整个冬季发生了激烈的动荡,暗杀者有之,激辩者有之,奔走各国的有之,吴州城和西阳关已经成为那些国家使者们穿梭不停的积聚地。

    戈门懵了。

    吴迪懵了。

    冷军懵了。

    何太一懵了。

    这些将领们集体脑袋不够用了,西域之战怎么演变成和平互访,牧野国和北蛮国是签约国却没有了来往,牧野国和开战国反而来往密切……

    北蛮国和武威、乌坦、汗国的战事由开始的风云激荡到后来的惊闻变化后戛然而止,他们也开始了观望,牧野国耍的这一手让他们看不懂了,他们需要消化一下。

    云京城内,数股暗流正在涌动,征西大元帅轻骑取吴州城的消息正在酝酿当中,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宰相杨沐手持棋子沉吟不语,好久之后叹了口气对身边的一位管事说道:“请王御史到本相府中一叙。”

    “是,相爷。”

    另一位宰相陈一道的家中也不平静,大皇子牧朝、三皇子牧远的王府中也时有行色匆匆的人等进出。

    乾正殿内。

    王御史:“皇上,臣收到急报,御林军统领苗一刀纵容手下一夜之间杀害西吴正规军民十五万人,将大量本该收缴国库的资财私自瓜分,军纪涣散,拥兵自重,甚至连牧阳王也无法控制,臣请圣上下旨将苗一刀撤职查办,以正朝廷威严,去除征西大元帅、牧阳王爷的挟制。”

    宰相陈一道也适时走出说道:“皇上,臣也有本奏,左卫军统领章飞私自打乱戈门副帅建制,将征西副帅戈门将军部下军队瓜分,肆意建立西吴国仆从军三十几万,拥兵自重,手下兵力已达七十万,肆意安排左卫军接管西吴国上百座大城,手下小卒大肆搜刮财物,有甚者寄回家中上万两白银,云京坊间传闻不断,动荡不安,疑有谋反之举,臣请皇上立即召其回京严加看管审问。”

    乾正殿内的众人听说这些话顿时议论纷纷起来,擦!什么情况?一个小卒子就能搜刮上万两白银,这岂不是翻天了?那些将军呢?牧阳王爷呢?

    朝中的几位大臣似乎很有默契的没有弹劾牧阳王的,似乎这位就是个摆设,受害者;攻陷西吴纯粹就是游山玩水得来的,而那些手下们做了很多出格的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