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三个问题
    “前辈,不如这样好了。”

    “晚辈只问三个问题,这一坛烈焰琼浆便是前辈的了。”

    “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李宇轩露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这个嘛······”

    “既然如此,那你就问吧。”

    灰袍老者已然彻底被李宇轩手中的烈焰琼浆给击败了。

    与此同时,同样准备离去的陆莹也停下了脚步,并转身看向灰袍老者,目光中透着期待。

    “前辈是不是一直在窥视着晚辈的一举一动?”

    李宇轩当即便问出了他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

    因为他厌恶被人被人监视,跟踪。

    “那是自然。”

    灰袍老者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道。

    在他看来,这本来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其实不止是他,就连在一旁的陆莹也觉得灰袍老者这样做,并没有丝毫的不妥。

    “算你狠。”

    李宇轩还是第一次见到把偷窥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的人。

    在这一瞬间,李宇轩突然为自己没有拿出至宝来强行冲关而感到庆幸。

    因为无论是“临”字令牌,还是“斗”字令牌,又或者是乾坤笔,山河社稷图,都是让人感到眼红的至宝。

    可以说在这四件至宝之中随便拿出来一件,都足以让人为之而感到疯狂。

    “前辈,在这第六层之内,是否满屋皆是圣器?”

    李宇轩也不墨迹,当即便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这怎么可能。”

    “小子,你可知道炼制一件圣器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吗?”

    灰袍老者闻言后,并未着急回答,而是又把这个问题还给了他。

    “既然如此,前辈总得告知晚辈这第六层到底存有多少件圣器吧?”

    李宇轩见灰袍老者完全是答非所问,于是便继续追问道。

    “如若老夫没有记错的话。”

    “这第六层应该没有圣器。”

    灰袍老者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好吧,他承认是在说谎。

    因为第六层确实摆放着少量的圣器。

    他之所以会这样说,无非是想细水长流,慢慢勾起李宇轩的胃口。

    如若不然,以后可就喝不到烈焰琼浆咯。

    在这一刻,灰袍老者给出的答案将李宇轩,陆莹彻底雷了个外焦里嫩。

    以至于数息过后,李宇轩这才回过神来。

    只见他此时正直勾勾盯着灰袍老者,双目之中更是透着若隐若现的绿芒。

    “第六层没有圣器?”

    “前辈你是不是记错了?”

    虽说灰袍老者修为高出了李宇轩不知几个档次。

    但当他在见到李宇轩表情上突然的变化之后,也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

    在这一瞬间,莫说是初次来到玄机阁的李宇轩了。

    就连曾经付出极大代价才进入第五层的陆莹也为之感到费解。

    “哈哈······”

    “小子,陆丫头,谁告知你们这六层一定就会有圣器?”

    灰袍老者在见到这二人充满疑惑的表情之后,不禁大笑起来。

    “前辈,这还需要别人告知吗?”

    “第五层放置的是顶阶神器。”

    “那这第六层总不能还是顶阶神器吧?”

    看样子,李宇轩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

    “这无论是神器,还是圣器,又或者是灭圣之器,它终究还是外物啊。”

    “老夫实话告诉你们吧。”

    “这第六层放置的是功法,第七层是圣器,第八层则是灭圣之器。”

    “至于第九层······”

    “除了玄门立派祖师玄天子之外,则再也无人知晓其中所藏的玄机。”

    “而这玄机阁,便是祖师玄天子亲手炼制的。”

    灰袍老者一改刚才那副酒鬼的模样,并十分严肃的说道。

    他说的没错,第六层确实有功法,

    但是也有少量的圣器。

    “难道就从未有人进入过第九层?”

    李宇轩与陆莹几乎同时开口询问道。

    “唉,没有。”

    灰袍老者若有所思的叹息道。

    在他看来,至今无人能够进入第九层。

    这对于玄门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好事。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多谢前辈将此事告知给晚辈。”

    李宇轩向灰袍老者抱拳一拜。

    与此同时,灰袍老者一改严肃的表情,瞬间又恢复了酒鬼的德性。

    不过,就在他正欲伸手接过烈焰琼浆的瞬间。

    李宇轩却顺手将烈焰琼浆交到了身旁的陆莹手中。

    “前辈,你不用着急嘛。”

    “晚辈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没有问呢?”

    李宇轩笑眯眯的盯着灰袍老者。

    “小子,你···”

    “你与老夫约定的三个问题,早就过了。”

    灰袍老者气的直吹胡子。

    看样子,他已经被李宇轩给气的不行了。

    但却拿这小子没有丝毫的办法、

    谁叫他是长辈呢。

    他总不能从晚辈的手中硬抢吧。

    虽说一旁的陆莹也对李宇轩的做法感到有些不满。

    但她却未开口阻拦。

    说到底,她不过是想听听李宇轩这后一个问题。

    “前辈,晚辈保证这将会是最后一个问题。”

    李宇轩十分诚恳的说道。

    灰袍老者见李宇轩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

    他还真有些不忍心拒绝这个“十分好学”的晚辈。

    于是便只好点了点头,也算是默认了李宇轩的提议。

    “前辈,这每一层的宝物······”

    “是不是晚辈能拿多少,就能拿走多少?”

    说罢,李宇轩便拿出了储物袋,并在灰袍老者的眼前晃了晃。

    而当灰袍老者在听完李宇轩的最后一个问题之后,当即便给出了答案。

    “小子,没错。”

    “这每一层的宝物,你能破掉多少阵法,便能拿取多少。”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他也就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

    反正顶阶神器又进不了李宇轩的法眼。

    如此一来,就算告诉他,又有何妨?

    “前辈,你此话当真?”

    李宇轩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他生怕灰袍老者是在开玩笑。

    “老夫绝无半点戏言。”

    灰袍老者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多谢前辈。”

    一直到此时,李宇轩这才十分满意的露出了微笑。

    在这一刻,他已经打定主意了。

    等下次来到玄机阁,他定要找到通往第六层的大门,并顺走几件看得上眼的圣器。

    用他的话来说,反正这些个圣器放着也是放着。

    就算放的再久,它又不会下崽。

    本掌门不过是物尽其用罢了。

    与此同时,灰袍老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陆莹手中一把接过了烈焰琼浆,并迫不及待的来上了一大口。

    紧接着,灰袍老者便露出了一副十分陶醉的表情。

    “好酒······”

    “这才是真正的好酒啊。”

    “老夫可是很久没有喝到这么好的酒了。”

    李宇轩见状后,便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因为,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因为,他还有许多疑惑需要解开。

    到时候,免不了要来找灰袍老者说道说道。

    “前辈,这烈焰琼浆可只此一坛。”

    “您老人家可得省着喝哦。”

    “晚辈就此告辞。”

    说罢,李宇轩便与陆莹一同离开了玄机阁。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