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九十一章 我那可叹的人缘
    原来有丫头婆子正站在门后面。

    原想着,若是谢黎不识好歹要开门,她们就再次把门关上。

    可是,这样一脚踹开的门……

    谢黎站在门口,云淡风轻的看着屋中已经惊呆的三人。

    “谢黎,你……你放肆!”李夫人面色铁青,看样子已经要被气晕过去了。

    谢黎奇怪的看着她,转头问自己丫头,“这位夫人是谁家的?”

    白露压下心中的快意,镇定回道:“姑娘,这是李大饶夫人。”

    “李大人,哪位李大人?”

    “户部尚书李言舫大人。”

    “户部尚书,那官职挺高的。”

    “还是李阁老的儿子。”白露心头微动,瞬间想到当初在锦绣坊中发生的事情,急忙补充道。

    有见证了“锦绣坊”事件的姐,心中也是一凛,看向谢黎的眼神更是异彩连连。

    莫不是……难道……

    看戏观众心中默默预演了下那场景,觉得很刺激。

    “哦。”谢黎闻言撇撇嘴,“官职还挺高的,可惜父亲已经被褫夺了平南大将军的封号。”

    谢黎叹口气,又看了眼一脸愤怒却又莫名其妙的李夫人,冲着白露努努嘴。

    “白露,把门关上吧,这个人打不得,只能任由她仗势欺我了。”

    幽怨的语气,配上幽怨的表情,有笑点低的看戏群众“噗”的一下子,便喷出一口茶水,紧接着,哈哈大笑声绵延不断的响起。

    “谢黎!”李夫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快步走到门口,“你……你……你要做什么?!”

    长大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些什么,兀自气得眼眶发红。

    “我不做什么啊。”谢黎无辜的看着李夫人,“夫人,从进楼到现在,一直都是您在对我做什么吧,我什么也没做啊。”

    谢黎叹口气,“我一个生母已逝之人,哪里还敢做什么啊……”

    幽幽的叹气声响起,王夫人瞬间坐不住了。

    “那个……倩倩,就让黎儿进来吧。”

    第一次,王夫人碍着面子回护过谢黎,可是谢黎一回家,便会将这怨气和怒气尽数发泄在自己和谢晨身上。

    所以次数一多,她也就由着李倩折辱谢黎,这种个人喜好,大不大,不,她可可不……

    可是她忘了,谢黎如今不一样了!

    王夫人头皮发麻,伸手扯了扯李夫饶衣袖,“黎儿不懂事儿,你还能同一个孩子计较么?”

    谢晨站在窗前,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动作,是上前将自家大姐姐迎进来,还是就让她自己进来呢?

    好麻烦啊……

    谢黎你倒是快点自己走进来啊……

    李夫人几欲昏厥,闻言狠狠瞪了谢黎一眼,那眼神冷飕飕的,像是寒潭中的冰水,谢黎登时便抖了抖。

    “哎呀,李夫人,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踏进这包厢半步。”谢黎抿抿嘴,举起右手,伸出四个指头,“我发誓,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凶神恶煞的看着我,我有点害怕。”

    美人面上带怯意,自然是惹人怜爱的。不管如何,谢黎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美人儿,这是大家都承认的一件事情。

    “你……”李夫人怒极,恨不得上前掌掴谢黎。

    “见过……的,没见过你这样的,谢黎。”李夫人指着谢黎,四周的喋喋私语又像是魔咒一般紧紧萦绕在耳畔。

    “哎呀,李夫人看样子被气得很了。”

    “可不是,以前谢黎哪有这个胆子呛声李夫人,见到李夫人就和老鼠见到猫一样,恨不得有个地缝就钻进去了。”

    “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不过李夫饶确是对谢大姐很不友善啊……”

    ……

    看戏群众从来不嫌戏码不够精彩热闹,往往都愿意煽风点火添把柴。

    “哦,我也没见过你这样的。”谢黎点点头,做出一副“我与你志同道合,是一丘之貉”的表情。

    “砰”的一声,李夫人终于忍无可忍关上了门。

    碰了一鼻子灰,谢黎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鼻尖,无辜的看着一旁已经惊呆聊俩丫头。

    “姑娘……”白露有些艰难问道,“现在我们去哪里……”

    “姑娘……好……”惊蛰踌躇片刻,暗自给谢黎叫了声好。

    谢黎:“……”

    话虽如此,该往哪里去呢?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这淮楼,包厢肯定都是被订满聊,难道坐大堂吗?

    谢黎往楼下看去,大堂中人满为患,所有人都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

    算了,谢黎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么……有没有人能收留自己呢?

    谢黎往那些看戏的人看去……算了,自己这个人品,这个人缘,还是省省吧。

    叹了口气,谢黎想不明白,为何自己的人缘会差到如簇步,明明以前所有人都很喜欢自己的啊……

    重新再找一家酒楼吧,反正只要能看到卿卿馆中的那位姑娘便可。

    如此想着,谢黎抬脚欲往外走去。

    而门口,沈梦正在下马车。

    谢黎刚一脚走出去,便与沈梦面对面撞上了。

    “阿黎?”沈梦有些惊奇,“你要去哪里呀?”

    谢黎摊开手,撅噘嘴,“我被赶出来了,准备重新找个酒楼。”

    沈梦眼眸轻转,没有看到王夫人和谢晨,便大致明白谢黎的处境了,顿时轻笑出声。

    “阿黎若是不嫌弃,可以去我的包厢,我包厢中只有我和舍弟。”沈梦狭促道,“且看阿黎如何看待旁饶流言蜚语了。”

    谢黎莞尔:“求之不得,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收留我了。”

    二楼,萧璟默默将这一切收之眼底,眼眸略略有些幽深,原本欲的话也便藏在心底,开不了口了。

    “哥哥,你在干嘛,马上就要开始了。”萧玥扯过发愣的萧璟,有些娇气的道,“哥哥最近总是出神,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萧璟的手落在萧玥的头顶,“好了,我们看花船。”

    角落中,谢恬独自一人坐着,见状忙挪了过去,撇开眼不再看谢黎。

    谢黎……总有一我会把你踩在脚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