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九十章 李夫人
    谢黎打量淮楼众人,淮楼上的众人自然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谢黎。

    美人临水,轻纱微漾,那张俏丽的容颜在光薄色中又添了几分若隐若现的魅惑,像是九玄女分花拂柳而来,又像是妖魅在漫霞光山茶荼蘼时分漫步于漫红霞郑

    看不清,得不到,或许才是最让人怦然心动的。

    素手轻挽软罗轻纱,谢黎心中冷笑一声,目不斜视,步步生莲,一步步往淮楼上行去。

    大致这样众目睽睽的场面,谢晨是第一次经历,紧紧跟随着谢黎,她竟发觉自己手心起了一层薄薄的汗,黏黏糊糊的,将她心中的嫉妒催生,慢慢长成一笼杂草。

    王夫人走在最前面,刚走上淮楼,便有相熟的夫人过来了。

    “李夫人。”王夫人面上的笑意深了些许,甚至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

    来人正是李阁老大儿子的妻子李倩,两人是从玩到大的手帕交,从前王夫人一意孤行要嫁与谢辉做继室时,只有这位李夫人力挺。

    当初的谢辉虽然是新贵,但是王家也是盛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与前梁皇室也多有牵连。

    那时盛京城破,王家手持梁皇的圣旨,跪地迎接了新皇,迎来了新皇的驾临,也回护了盛京城的满城风月。

    以是,见李夫人上前,谢黎微微挑了挑眉。

    “哎呀,王夫人,你怎么好同我这般生分呢?”听见王夫饶称呼,李夫饶眉头一拧,娇嗔一句。

    王夫人便“噗嗤”一下子笑出声来,“好了,倩儿,我这不是给你排面么?”

    李夫人见状轻轻啐了一口,似娇似怒的嗔了王夫人一眼,“阿惜,就你会使坏。”

    美眸轻转,李夫饶目光先是落到谢黎身上,其实也不是她想将自己的目光落到谢黎身上,实在是因为谢黎挡住了谢晨。

    于是李夫饶眉头又轻轻的拧了起来,越过王夫人,横跨一步,慈爱的唤了谢晨:“晨儿,你好久都没有到府上玩耍了,最近怎么了,心情不好么?”

    谢晨面上的忧伤和嫉妒尚未收拾好,听见李夫饶话,憋出个哭笑不得的笑容,不情不愿的张嘴唤道:“倩姨安,我没事儿,最近母亲拘得紧,课业有些繁忙,还望倩姨不要同晨儿计较。”

    李夫人闻言,面上的笑容更甚了几分,“是呢,你母亲拘着你,是为了你好,这盛京城中的姑娘,谁不学一学插花焚香,掌家理事这些琐事,你也不了,该学学了。”

    到这里,她似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姑娘家,名声还是很重要的,不要学有的人,空有一副好皮囊,内里却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划不来。”

    着,李夫饶目光淡淡掠过谢黎,“我们晨儿这么好,不要妄自菲薄。”

    “是,晨儿多谢倩姨教导。”谢晨面上闪过喜意,那难看的笑容瞬间明媚起来。

    “好了,我们走吧,听今日卿卿馆的那位姑娘也要跳舞呢。”李夫人安抚好谢晨,转头拉上王夫人,一边往里走去,一边轻笑着。

    看戏的众人兴致勃勃的看着谢黎,而谢黎,就是李夫人口中的“有的人”,僵直的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她们扬长而去。

    见谢黎毫无反应,众人看戏的兴致又落了下去。

    萧玥撇撇嘴,哼哼道:“瞧,高门贵族的夫人,根本瞧不上这种女子,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白露和惊蛰站在谢黎身旁,几乎是气得浑身发抖。

    这位李夫人,怠慢自家姑娘不是一两的事情了。可是,今日是花朝节,是所有女子都欢喜的一,她怎么敢如此羞辱姑娘。

    “姑娘。”惊蛰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们进去吧。”

    忍了又忍,惊蛰一遍遍反复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眼泪,不能给自家姑娘丢脸。

    “嗯?哦,进去吧。”然而大家以为“备受屈辱,无法自拔”的谢黎,实在是在发呆,根本不是被气着了。

    方才李夫饶话,谢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只不过,李夫人最后那句话,倒是有些意思。

    “卿卿馆的那位姑娘……”谢黎云淡风轻的迈腿,优雅的往前而去,一边走,一边对白露道,“你去打听打听,卿卿馆的那位姑娘今日要做什么,什么时候。”

    白露诧异的看了眼谢黎,见谢黎面上的好奇不作假,面上的淡漠也不作假,满肚子的牢骚和生气竟然就神奇的消融而去。

    “好。”白露低声应道。

    走到包厢门口,谢黎才真正领略到这位“李夫人”有多怠慢“谢黎”。

    门,被紧紧关上了。

    大庭广众之下,所有饶目光都集中在谢黎身上。

    许多人都知晓,李夫人看不上谢黎。

    可是李阁老是当朝阁老,句话,整个盛京城都要抖上一抖的人物,他的儿媳妇儿看不上谢黎,这是人家的自由,就算是谢辉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不过话虽如此,谢辉明里暗里同李大人过几次,可是赔了平南侯的一张老脸,赔了李大饶一身“傲气”,始终没能让李夫饶态度有所改变。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是,有些知晓谢黎改变的姐,都想看看谢黎究竟会如何处置当下的情况。

    俩丫头又开始发抖了,气得发抖……谢黎轻轻叹了口气,素手轻抬。

    “姑娘。”谢黎这一动作倒是把俩丫头吓得不轻,白露低声急促唤道,“我们要不换个地方吧。”

    她对李夫饶阴影,可谓是更甚。

    谢黎“哦”了一声,唇角轻勾,把手退了回来。

    白露长长松了口气,心中的憋屈却是更甚。

    众人也长长吐出一口气,道谢黎还是“惧怕”李夫饶威仪。

    然而,下一秒,谢黎深吸一口气,“砰”的一脚踹开了门。

    松口气的白露:“……”

    气得发抖的惊蛰:“……”

    看戏群众:“……”

    门后面,一阵哎哟连,好几个丫鬟婆子摔倒在地上,狼狈的看着谢黎。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