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三十九章 萧逸
    萧逸坐在窗前,端着杯酒,斜倚在高几上,目光闲闲,看着窗外渐次点亮的红灯笼。

    一整条长街,娇软女儿的声声呼唤渐渐多了起来,他懒懒的看着一个衣着鲜亮的公子哥拥着小姑娘,一头栽进了那温玉软香的女儿乡中,眸色越来越冷。

    “青松,谢大小姐是要在卿卿姑娘房中绣花吗?”萧逸把酒杯放到桌上,“爷都等了她多久了,咋还不来?”

    青松背着萧逸翻了个白眼,腹诽道:你以为人谢大小姐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卿卿姑娘吗?人家是平南侯府的嫡长女,是人平南侯捧在心尖尖上的姑娘,你就把人家拖到这种地方来,还不让告诉人父亲,人家难道还得搭理你?

    青松实在是不明白,直接送回平南侯府,或者送回璟世子的画舫上,哪里不比这卿卿馆好?

    然而不管青松如何想,他的想法是半点都得不到尊重的,只得恭敬答道,“谢大小姐受了惊吓,想来需要一段时间歇口气。”

    “受了惊吓,我倒是觉得,那满脸横肉的男人受的惊吓更甚,呵。”萧逸从高几上跳了下来,三两步朝房门走去,“我倒是要看看这大小姐绣花绣的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顾卿卿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世子,谢姑娘过来了。”

    萧逸冲到门前的脚步一顿,不知怎的,又往后挪了两步,抬手理了下自己的衣衫,又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才沉声道,“请进来吧。”

    房门打开,顾卿卿含笑步步生莲,慢慢走了进来。

    谢黎跟在她身后,双手交叠在身前,神情淡然。

    萧逸的呼吸一滞,目光紧紧追随着谢黎。

    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

    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

    明明最艳丽不过的容颜,却是硬生生教她彰显出几分清冷的贵气来。

    谢黎一脚踏进房门,离萧逸只有堪堪两三步的距离,微微顿住,唇角陡然一弯,轻声唤道:“逸世子。”

    鼻尖有清冽淡雅的花香扑来,萧逸又往后退了好几步,又干咳两声,转开了视线,“那个,谢大小姐你别离我这么近……男女授受不亲的。”

    说着,萧逸又朝着青松挪了几步。

    “哦。”谢黎淡淡答道,又往前走了几步,吓得青松和萧逸又往旁边跳了几步。

    “是你挡着我的路了。”谢黎头也不回地路过两人,甩下一句话,萧逸瞬间呆如木鸡,而青松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谢黎,你……”

    “再说了,逸世子能到这卿卿馆中喝酒作乐,想来男女授受不亲这等子无稽之谈,对逸世子的约束力并不怎么样。”谢黎旁若无人的走到正位,坐下,抬手斟茶,挑挑眉。

    “那你呢?”萧逸冷哼一声,不甘示弱,“我是男子,你可是女子,从这卿卿馆出去,还要不要名声了?”

    “我还有名声可言吗?”谢黎淡然笑道,“逸世子把我带进来的时候,不就已经想好了吗?”

    萧逸愕然,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谢黎,突然便笑了。

    “果然,谢大小姐不是寻常女子,我倒是真的小看谢大小姐了。”

    萧逸做到谢黎的左侧,顾卿卿见状赶紧奉了一杯茶,而后规规矩矩的站在萧逸身后。

    谢黎见状,食指微屈,轻轻扣了扣桌面,顾卿卿便自发地走到谢黎身前,斟了一杯茶。

    谢黎端起茶,眼眸隐在茶雾中,微微眯了眯。

    是蜜儿,其他人不可能有这样熟练的反应。

    而斟完茶后的顾卿卿也是一愣,后知后觉的抬头看了谢黎一眼。

    谢黎眼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她便言是自己想多了。

    姑娘已经没了,怎么可能是眼前的女子呢?

    “说吧,你想要什么?”谢黎不欲与萧逸兜圈子,开门见山问道,“但凡我能做到的,我都尽力。”

    “谢大小姐果然豪爽。”萧逸笑眯了眼,不知是夸,还是损。见谢黎面上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突然便起了捉弄的心思。

    “若说,我想要谢大小姐嫁与我,算不算是谢大小姐能做到的?”

    谢黎一顿,疑惑的看向萧逸,萧逸的神情便更是开怀。

    “此话当真?”这一出超乎了谢黎的认知,她眨眨眼,有些迟疑。

    萧逸看着像是一只懵懵懂懂的小猫一般的谢黎,顿时玩心大起,面上的神情又正经了几分。

    “自然是可以当真的。你瞧,这盛京城中,哪有比我们更合适的了呢?家世,人品,风评,我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

    更何况,古人说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得以身相许。谢大小姐,你瞧瞧我,长得如何?家世如何?人品如何?配得上你否?”

    萧逸眉眼弯弯,似有璀璨的星子从其中溢了出来,教谢黎心头微微一动,一句“好啊”差点冲口而出。

    真是妖孽。

    谢黎腹诽道,定了定心神,突然往右边侧了侧身子,故作仔细打量状,“嗯,长得……唇红齿白,家世……金玉其外,人品……纨绔子弟,至于配不配的上嘛,这得我爹爹说了算。”

    轻佻的,谢黎笑了起来,“逸世子,你说了,我不是寻常女子,所以我们还是谈谈条件吧。”

    萧逸也笑了起来,压下心头那奇奇怪怪的失落感,他点点头,“那我们就谈谈。”

    好整以暇,萧逸看着谢黎,“平南侯,很宠你吧?”

    谢黎不置可否,耸了耸肩。

    “对上宸王府,能有胜算吗?”

    谢黎遥遥头,“这得问我爹了。”

    “其实若是你死了,平南侯和宸王府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萧逸的目光落到谢黎的脖颈间,凉凉的,突然一笑,谢黎瞬间便觉得心头一凉。

    “不过呢……也向来是心疼长得好看的小姑娘,现在,有胜算了吗?”

    “有。”谢黎斩钉截铁。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