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九章:控御心智
    郑流云为何会被冷军收为义子,封逸并不知晓,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这倾尽全力的一刀,如若砍实在了,郑流云必无活路。

    眸中血光浮动,体内精血燃烧,

    可当开天刃斩落,郑流云半裸的身躯竟然飘忽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轰!”

    床榻破碎,那赤-身女子跌落在木屑之中,灰头土脸,惊呼惨叫。

    仓惶爬起,却才发现来人竟是封逸,女子微微一愣,脱口道:“封统领?”

    此女正是孔家商会的迎宾侍女,幽兰。

    也是封逸在孔家商会认识的第一个人,前后的接待事宜,皆是由她所为。

    对此女,封逸并无特殊的印象,只知道她是个为了修行资源,可以舍弃肉身与尊严的女子。

    这样的女子并不可耻,至少她知道想要得到,就要有所付出的道理,封逸还曾为此而在心里思虑了一番。

    不过此情此景,封逸没那个闲工夫来理会幽兰。他一刀无功,连忙扭头四顾,急寻郑流云的身影。

    一看之下,正见一道黑影自破开了的窗户急窜而出。

    封逸暴喝道:“哪里逃!”

    提刀急追而出,来到阁楼下的空旷之处。

    郑流云飘落地面,赤着上身,冷视封逸。眸中精光泛滥,既喜且怨,“竟是你!”

    封逸停身在他身前两丈外,斜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战斗。

    公孙飞熊独斗心神被控的公孙弘与流波,虽然上风无有,却也未落下风。

    这一处的拼斗之声,引起了冷府众护卫的注意,远处喊叫声起,火把晃动,似有人来。

    封逸不敢再做耽延,连忙提刀飞扑,急攻郑流云。

    “小畜生,老子正愁寻你不到,今日你竟自己送上门来。你奶奶的,那就别想走了。”

    郑流云大骂一声,双手舞动,指尖黑烟流转。

    封逸初时不知那黑烟是什么东西,但念头一转,已想到梁木之前的讲说,才知此乃控御人心的秘术手段。

    当下不敢硬碰,只以开天刃遥攻。

    开天刃很长,黑烟虽无形体,却没办法离开郑流云的掌控,只能离体三尺。

    两相长短有差,黑烟接触封逸不得,郑流云的秘术手段自然难以见效。

    有此情状,郑流云却是事先没能想到。遥攻封逸三次而不得,便立刻收起了黑烟,身化鬼影,飘忽欺身而来。

    封逸哪能容他近身,连忙震颤开天刃,运使出追风刀法。

    郑流云的修为比较之前已有了长足的进步,正如梁木所说,已是实打实的内息境初期玄修。

    但封逸也非当日的封逸,而今大悲赋第一层即将功行圆满,战力之强,内息境后期高手亦是不惧,又岂惧他郑流云?

    鬼影快,追风刀更快三分。

    倒不是郑流云的速度不如追风刀快,而是封逸有浑厚的修为为依仗,再加上他已领悟了刀势,施展追风刀时,比较之前已另换一片天地,故而速度翻增,非往日所能比拟。

    接连十八刀,郑流云轻松避开。

    又是九刀,郑流云已闪避得有些吃力。

    转眼又是九刀,至此追风三十六刀已尽数使完。同时郑流云的闪避速度,也已达到了极限。

    终于,再也没能避开开天刃的刀身,被狠狠地砸在了胸口之上。

    “噗……”

    郑流云呕血后退,前胸塌陷,显然肋骨已断。

    封逸踏步急追,刀法却是一转,已含游龙之势。

    郑流云立足未稳,便又闻刀势狂啸。当下不敢大意,连忙探掌拍击刀身,同时借力后退。

    “你这刀法,怎变得如此凌厉迅捷?”

    刀法还是原来的刀法,由追风刀合了八卦游龙掌所成。

    封逸也还是原来那个封逸,虽然修为精进了不少,可郑流云自己的修为也是进步非常。

    两相翻增,彼此消耗,按理说追风刀的速度依旧不及郑流云的身法才是,可为何现下竟会如此?

    是封逸的修为精进程度远超自己?

    郑流云摇头否定这一推测,“不可能,我二世为人,修为经验丰富,修炼的速度岂能被这蛮夷之地的土著比下去?是了,肯定是他的刀法比较之前有了不同。”

    不同在哪里呢?

    郑流云自然不知道,是以才会脱口询问。

    封逸又怎会跟他解释自己已经领悟了刀势,所以刀法才会比之前更凌厉迅捷,威力更大。只是控刀奔来,猛斩急砸。

    “兀那狂徒,休伤我家少主。”一男一女联声暴喝,同时飞奔而来。

    正是冷山宗的夏柳与秋棉二位内息境初期长老。

    两人来到,封逸不管不顾,自顾急攻郑流云。

    公孙飞熊却已舍弃了公孙弘与流波,急迎而来,将他二人拦下。

    “公孙飞熊,竟然是你!”

    夏柳暴喝一声,猛地一拳捣出,与公孙飞熊的铁掌撞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秋棉的长剑也已横削而来。

    公孙飞熊不闪不避,抬起左手曲指一弹,正中剑身。

    大力狂袭,秋棉旋飞后退,公孙飞熊也连退三步。

    若是元力能用,凭此一击,公孙飞熊便可将二人就地打杀,现在却只能将二人击退,自己也受反震之力影响,伤了肺腑。

    他一个通玄境大能,竟至于此,如何能忍?

    暴喝狂啸后,公孙飞熊大叫道:“冷军与秋月已被斩杀,你二人此时若是投降,还为时未晚。”

    夏柳与秋棉闻言大惊,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慌乱来。

    “不可能,大师兄与二师姐修为高深,凭你公孙飞熊一人,又岂能是他二人的敌手?你定在说谎。”

    秋棉颤声说道,继而抖动长剑,再度来攻。

    夏柳怔了怔,也摆脱了心下的慌乱,出拳来战。

    正此时,一众护卫武士也已高举着火把涌了过来。

    眼见战况激烈,众人想要插手,奈何修为浅薄,根本插手不得。只能围住战场,高呼呐喊,为己方长老少主提气助阵。

    再看另一边,公孙弘与流波失去了公孙飞熊的拖拦,已各自揣着木讷与漠然,急朝封逸掠来。

    一刀斩落,封逸将郑流云拍飞出三丈外。正准备追去将其头颅砍落,却忽然心生警兆,连忙向右侧横移三尺,同时弯腰躲闪。

    公孙弘的长剑紧贴着封逸弯下的背脊横扫而过,流波的一指也已破空点来。

    封逸立足未稳,反击不得,只能竖起开天刃,以刀身做盾牌,加以抵挡。

    “铛……”

    流波的指尖点中刀身,巨力将封逸推出两尺,正巧迎上了公孙弘二度挥来的长剑。

    封逸已有了喘息之机,不再疲于防御。控御开天刃急旋,后发先至,狠斫剑身。

    刀剑相撞,长剑被就中斩成两截。封逸并不就此收手,左掌探出,印在了公孙弘的下腹丹田之上。

    公孙飞熊曾说,危急之时,可杀公孙弘。

    封逸却并不想如此做,他毕竟是公孙怡的亲哥哥,也沈璇的表哥。

    不管公孙怡、沈璇与他的关系如何,如若就此打杀,日后再面对她二人时,心里难免别扭。

    所以这一掌旨在毁其修为,不在伤其性命。

    公孙弘丹田受创,惨叫一声摔飞倒地,歪头呕血的同时,脸面之上墨光泛滥,想要起身,却已然不得。

    而流波,已在郑流云的鬼道邪法的控御下,成了个不知道伤痛与恐惧的傀儡,哪能会被同伴的重伤而影响战斗的意念?

    右手食中二指并如长剑,急点封逸周身要穴。

    此乃拂穴指法,也是流波的拿手绝技。

    指法虽很凌厉巧妙,毕竟受修为所限,难成大事。

    封逸只一瞥,便发见了指法之中的破绽,当即反手收刀,左掌探出,运使游龙掌法,斜刺里拍在了流波的右手肘之上。

    “啊!”

    流波惨叫抽身,右臂虚晃,臂骨已然断折。

    他乃王家余孽,封逸自然不会留他活命,当即冲上前去,一刀横斩,断其生路。

    流波惨死,围观在旁摇旗呐喊的众护卫顿时止声后退,各自面皮颤抖,双腿晃荡,恐惧已极。

    封逸冷观众人,众人只觉头皮发麻,如被死神逼视,哪敢再发出半点声响?

    更莫说要冲上前来助战,那是吓死他们也不敢去做的。

    急扫场中,却见郑流云已翻身而起,飞掠至公孙飞熊的身旁。

    公孙飞熊独斗夏柳与秋棉,已然力有不逮,落了下风,而今再被郑流云自后偷袭一掌,顿时伤重萎靡,瘫软在地。

    秋棉长剑急点,欲害其性命。

    可还未等剑尖触及到公孙飞熊的左胸,一股强猛劲风已然迎面扑来。

    风势狂暴,内中似还含有炽热火气,卷得秋棉衣衫猎猎,终于立足不稳,向后退去。

    夏柳与郑流云二人亦是如此。

    来人正是封逸,周身气势如龙,待到近前,横刀猛扫。

    夏柳挥拳格挡,秋棉抬剑封堵,却都只是无用之功。

    “噗噗”两声,二人的身躯自中断裂,连遗言都没说出一句,便已气绝身亡。

    倒是那郑流云,凭着诡异莫测的身法,再度化作鬼影,闪避了开去。

    封逸杀了夏、秋二人,并不就此停手,再去急追郑流云。

    却听郑流云喊道:“你等还在观望什么?再不来帮忙,老子一个个全都给你们剁了喂狗。”

    围观众护卫武士虽惧封逸凶悍,却更害怕自家少主的残暴无情。

    闻言纷发一声呐喊,以此来提气壮胆,同时抽刀挥剑,一窝蜂地奔上来围殴封逸。

    封逸大刀挥砍,杀那些淬体境武者如砍瓜切菜。

    一边杀,一边留意郑流云的身影。每每见他欲觅路而逃,便会闪身上前,将其逃亡之路封死。

    但是想要挥刀去杀郑流云,总会有几个不开眼的武者奔来,碍手碍脚,为郑流云争夺一线逃生之机。

    “好一个鬼帝印,一个异世界的垃圾,竟能生生被塑造成有如此神力的骁勇悍将。”

    郑流云闪避封逸大刀的同时,红舌狂舔嘴唇,贪婪神色毕露无遗。

    鬼帝印是他带来无疆世界的,却被封逸所得,他很恼怒,对封逸的杀意,已炽烈如骄阳。

    但第一次与封逸交锋时,他被封逸所伤,后又被五老追杀,负伤不轻,不得再去寻封逸的麻烦。

    等到阴差阳错地加入到冷山宗,复原了伤势后,却又失去了封逸的消息。

    有心探问追寻,却没想到封逸竟自己来了。

    这岂非是天上掉馅饼,正巧砸中了自己的脑袋?

    郑流云很欢喜,可一经拼斗,才发现自己已不再是封逸的敌手,而且差距还不是一星半点的大。

    这一切,自然是鬼帝印给封逸带来的,郑流云很清楚。

    所以他欲夺回鬼帝印的决心,也越来越旺盛了。

    “不杀了这个小畜生,我意难平。”郑流云心下呐喊,闪身间已来到了公孙飞熊的身旁。

    指尖黑气流转,分出一丝飘到了公孙飞熊的体内。

    方刚还委顿在地的莽汉,忽地一下站了起来。脸面上的痛苦神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沉的漠然。

    “杀了他!”

    郑流云戟指封逸,发下了命令。

    却还不待公孙飞熊接令,忽地“咦”了一声,“元力怎会被禁?”

    转念一想,便既明了,“原来是中了锁元草之毒,好家伙,竟还是个通玄境大能。”

    郑流云的脸上露出张狂的笑容,“当真是天助我也!”

    探手自腰间玄囊内取出一粒丹药,塞进了公孙飞熊的嘴里。

    “啊……”

    公孙飞熊仰天长啸,周身气势翻腾,卷起了劲风阵阵,将一干淬体境武者护卫全都震得摔飞出战场。

    只有封逸一人提刀独立,冷面凝视身前,暗呼糟糕。

    远处竹林中,去而复返的梁木正趴伏于地,偷窥场中。

    初见封逸力杀众敌,神威无可阻挡,立时便想要冲出竹林,大表忠心。

    但当公孙飞熊身上的气势攀升后,梁木便按捺住了冲出去的冲动。

    “大长老他,竟然突破了内息境?”

    梁木呢喃自语,面起憧憬神光。

    再看公孙飞熊,不禁摇头一叹,“完了,封逸那厮算是完了。公孙飞熊即便是通玄境,着了流云少主的道儿,也只能乖乖听命。他封逸再强,又岂能强得过通玄境大能?”

    一语未毕,场中的公孙飞熊已停止了狂啸。

    他身躯一闪,已朝着封逸狂冲而去,身法之快,比封逸,比郑流云更迅捷数倍不止。

    似乎刚一踏步,便来到了封逸的身前,封逸哪能反应过来?

    “轰!”

    铁拳轰砸,封逸下意识地横刀于身前抵挡。

    拳中刀身,封逸离地倒飞,开天刃再也拿捏不住,脱手摔在了一旁。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