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八章:冷流云
    “冷军有儿子?你之前不是说他并未婚娶,又哪来的儿子?”封逸曾问过梁木三玄城的详细情况,内中自然包含有冷山宗的一些讯息。

    “老大有所不知,那冷流云并非是冷军的亲生儿子,而是他新近收下的义子。其人修为倒是不高,也只是内息境初期,但是……”

    梁木说到这里,顿住了。

    封逸追问:“但是什么?”

    “但是他身法极为诡异,武技也甚是奇诡,而且还有一门如邪道妖法般的秘术,能控御人心,为己所用。”

    “能控御人心?如何控法?身法诡异?又是如何个诡异法?”封逸忽然觉得,这个冷流云他似乎有些熟悉,至于熟悉在哪里,他虽然想到了,却不好确定,毕竟线索太少。

    “那冷流云能控御一条黑色烟雾,好似怨煞之气,又不是怨煞之气。只要被那烟雾沾染上身,对方即便是高他一个大境界的通玄境大能,也只能乖乖束手,被烟雾控制神志,沦为只知道听命于冷流云的傀儡。”

    梁木说得唾沫横飞,封逸听得眉头大皱。

    “此法确实奇诡。”

    梁木大点其头,“咱们公孙家的弘少爷,以及王家的贼厮流波,都一时不慎,着了那冷流云的道儿。现在已成了傀儡人偶,冷流云叫他们往东,他们不敢往西,一点儿生人的鲜活之气都没有。倒是前城主府的刘硕长老,确真是条汉子,拼死而战,最终力竭身死,倒是可惜了那一身强横修为。”

    封逸“唔”了一声,梁木继续说道:“至于那冷流云的身法,就好像是……就好像是……”

    说到这里,梁木歪头思索了片刻,随即似想到了什么,忙说道:“是了,就好像那夜被老大您震断一条臂膀的化形邪灵一般,来去如风,飘忽似鬼魅,完全没个踪迹可寻。”

    封逸的眉头越皱越紧,心下暗道:“那冷流云,会否就是郑流云?”

    郑流云乃异世界的小鬼偷渡而来,身拥异世界秘法玄功,身法飘忽确与邪灵相似。

    那一日在雨中鏖战,封逸一直大有自信的迅捷身法便被郑流云所压制,打得极为束手。

    思思想想,愈发觉得那冷流云便是郑流云的可能性很大。

    郑流云该杀,不单单因为他是郑家人,更因为他知晓鬼帝印之事。不杀之,封逸始终放不下心来。

    之前还在忧虑无疆浩渺,不知该去何处寻找他,而今竟在此相遇,如此良机,封逸暗定决心,再不能让那郑流云逃了。

    梁木见封逸自顾思索,似乎没什么要问得了,怯怯挠头,想要离去,却又不敢。

    封逸收回了心绪,问道:“沈落叶与玄清现在何处?”

    梁木面皮陡颤,张着嘴好半天也没敢说什么。

    他不说话,封逸已预料到了事情不太美好,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快说!”

    怒喝出口,声波翻腾,震得梁木连连后退。

    一直退到墙根下,梁木才终于稳定住身形,抬手抹去了额头上的冷汗,颤声道:“那日冷山宗众人杀来,沈落枫统领率众反抗,却反被那冷流云偷袭,负伤不轻。最后……最后……”

    “他死了?”封逸追问。

    梁木连忙摇头,“事后冷山宗众人打扫战场时,并没有发现沈统领的尸身,想来他应该没死。至于现在何处,属下确实不知。”

    封逸深深呼吸,长长吐气。

    他对沈落枫颇有好感,此来三玄城之前,最担心的也正是沈落枫的安危。

    而今听闻如此消息,怎能不心起波澜?

    当下再问:“玄清呢?”

    玄清乃公孙怡送给封逸的侍女,长相与声音都酷似清儿。也不知是公孙怡刻意为之,还是恰巧成偶然。

    但那个小姑娘服侍封逸大半个月,可谓是尽心尽力,封逸对她的印象也是十分不坏。

    当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好感,而是一种出于对朋友的牵挂。

    玄清若是蒙难,封逸难免会因此而悲伤,所以他打心眼里,极是不愿意听到玄清蒙难的噩耗。

    好在梁木所说的并不是噩耗,封逸放心不少。

    “自冷山宗进城后,属下就再也没见到过玄清姑娘。近几日来,属下走遍了三玄城各个角落,也都没寻到她。还有……还有二少爷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封逸点了点头,梁木口中的二少爷正是公孙怡的二哥,公孙良。那个曾经的天骄,而今的痴呆傻子。

    不知下落并不代表身死,总还有一线希望。

    忧虑皆去,封逸忽然想到了什么,再问道:“三玄城有此剧变,那孔家商会就没有出面为城主府做些什么?”

    “孔家毕竟是生意人,三玄城换不换主人,跟她们并无半点干系。”梁木摇头。

    封逸“恩”了一声,当下又询问了一些冷府内中的布防情况,以及冷流云和诸位内息境高手的居住所在。

    待得一切明了,这才挥手打发了梁木离去。

    “老大是要偷袭冷府?”梁木却不想就此离去了,眼望封逸,低声问道。

    封逸冷面看他,梁木神情一紧,忙道:“冷府有高手不少,老大您虽然战力无双,却毕竟只有一个人。此去只怕危险呐。”

    “你倒是还有些善心,危险不危险,我自己心里有数。你若想保得活命,就赶紧回去,关门闭户,不要出来。还有……此间事我不想有第三个人知道。”

    封逸说得冷言厉色,梁木听得心旌摇曳,点头不止。

    待得梁木走远,封逸这才抽身掠出黑暗,来到冷府大门前的竹林内。

    公孙飞熊早已等得心焦不已,见封逸孤身回返,不由得皱眉,“那人修为竟如此了得,凭你也没能将他抓来?”

    封逸摇头道:“问明白了情况,我便放他走了。”

    “放走了?为何要放走,如若被他泄露了消息,你我岂非危险了?”公孙飞熊大感恼怒,嗔怪连连。

    封逸冷眼看他,“自然误不了大事。”

    公孙飞熊现在的情况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见封逸已起了不悦之心,只好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言。

    片刻过后,问道:“内中情况如何?内息境玄修有几人?”

    封逸便将梁木所说得情况简略说了。

    公孙飞熊想了想,说道:“那夏柳与秋棉兄妹二人确实没啥大本事,凭我现在的战力,也能独斗他二人。倒是弘儿以及流波被那冷流云所控,却是难办了。”

    流波与公孙弘的修为皆是内息境初期,并算不得如何高深,战力也就那么回事。

    这一点不管是封逸还是公孙飞熊,都不担心。

    他们最担心的是,公孙弘的安危。

    既然是生死拼杀,便肯定要分出个生死,即便不分生死,也总得有一方负伤落败。

    既如此,拼斗之时若是毫不留手,公孙弘势必难保全身。

    若是留手,己方便有危险。

    斟酌计较,封逸说道:“我动手时注意一些便是。”

    却令他没想到的是,公孙飞熊竟然直接否定了他的提议。

    “此举关系到我公孙家的未来,万不能有丝毫偏差。对战之时,你万万留手不得。”

    封逸挑眉看他,“那公孙弘?”

    “如若真到了无法可施的地步,你……也只能给他杀了。”公孙飞熊微闭起双眼,仰头朝天。

    他似乎很心痛,但他所说的是杀,而不是伤。

    此间事干系再重大,公孙弘也毕竟是公孙家的嫡系子孙,公孙飞熊竟直接说出了‘杀’这个字,封逸如何能不心惊?

    是公孙飞熊心狠?还是说他当真是为了大局?

    封逸念头飞转,似觉这二者皆无太大的可能。

    不知为何,梁木之前所说的,关于公孙怡身世的谣传又浮现在了封逸的脑海之中。

    “你似乎对公孙怡很看重,对公孙弘却并不如何看重。”

    封逸尝试着询问。

    公孙飞熊睁开眼来,大有深意地看了封逸一眼。

    “你小子的心思倒是挺机敏,也罢,此事也并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怡儿她是我的闺女。”

    莽汉终于吐出了隐藏在心底多年的真相,似乎心中陡松,连精神都为之一震。

    封逸却面起怪异神光,“这还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这话他自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底暗想。

    想过之后,便摇头将纷乱甩脱,正色道:“时辰不早了,动手吧。”

    公孙飞熊“恩”了一声,随同封逸一起,悄没声地溜到了冷府偏墙之下。

    二人纵身而起,翻跳入院。

    封逸是第一次进入此地,对内中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公孙飞熊却来此颇多,对亭台楼阁、花园小院的布局了然于胸。

    莽汉在前带路,封逸提刀跟随,七拐八绕,来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阁楼下。

    “这里便是少城主的居所,那冷流云既是冷军的义子,按照身份,该当居住在此地。”

    公孙飞熊隐身在假山后,冲站在身旁的封逸说道。

    封逸点着头,将目光移向阁楼,但见有两人并肩而立,守卫在大门前。

    明晃晃的灯光自阁楼内传出,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

    距离虽然不近,封逸却依旧能够看清楚那二人的面容,其中一人正是公孙弘。

    另外一人想必就是王家仅剩的内息境长老,流波了。

    如此两个内息境高手充当守卫,居住在阁楼里的人,身份必然非同一般。

    偌大的冷府,除却冷流云,再无第二人有此殊荣。

    “那夏柳与秋棉居住在西院,距此多远?”封逸收回目光,问道。

    公孙飞熊扭头西望,“隔着两个大院落和一片花园,以夏、秋二人的身法,若是闻听到拼斗声,可在十个呼吸之间赶到。”

    “时间并不充裕。”封逸说道。

    公孙飞熊道:“需得以最快的速度冲进阁楼,若能在夏、秋二人来到之前将那冷流云打杀,一切自然好办。”

    “不太可能,公孙弘与流波守在门外,他二人毕竟是内息境高手。你我只要一出现,必会被他二人发现。”封逸摇头道:“这样,你我一同冲出去,你先一步引开公孙弘二人的注意力,我冲进阁楼,寻那冷流云。如若夏、秋二人闻声而来,你便舍了公孙弘二人,去将他们拖住。剩下的交给我就行。”

    之所以让公孙飞熊去迎战夏、秋二人,封逸也是做过计较的。

    公孙弘毕竟是公孙家的子嗣,公孙飞熊的心便再狠,又岂能在戮杀子侄后不懊丧悲伤?

    所以这恶事,封逸自觉还是自己来做最好,并不是他顾虑公孙飞熊的感受,而是为了公孙怡。

    公孙怡之盛恩,封逸不想有丝毫亏欠,能在脱离公孙家之前弥补一些,就多弥补一些吧。

    公孙飞熊面色凝重地看他,“可有把握?”

    “事已至此,便是没把握,还能退走吗?”封逸笑着摇头。

    摇头过后,猛地一震开天刃,说道:“动手吧!”

    一语落地,公孙飞熊已当先冲出。

    巍峨的身躯如黑熊疾驰,卷起了狂风阵阵,踏地之声更比雷鸣还响。

    轰鸣声中,封逸手持开天刃,运起追风术,以游龙术辅弼,循着偏远处的黑暗,急朝阁楼掠去。

    翻墙破窗,二楼的灯火通明里,正有一个白面少年斜卧在床榻之上。他的怀中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韶龄女子,身段婀娜,面容俏丽,媚眼含春,樱唇微张。

    一条灵动的红舌,正探出微张的樱唇,在那白面少年的胸前舔-舐着,涎水流淌,旖旎已极。

    封逸哪有什么心思来欣赏眼前的旖旎春-光,开天刃高举,径往床榻之上斜卧的白面少年砍去。

    待得刀锋下斩,他已看清楚了二人的面容。

    白面少年正是郑流云。

    而那赤-身女子,封逸亦不陌生……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