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七章:夜入
    日后公孙飞熊的锁元草之毒消除,会否再危害陈家,封逸不知道,但想来应该会的。

    他该如何做?

    头痛至极,只能束手。

    废了公孙飞熊的修为,或将他就地打杀?这样做对不起公孙怡之前的种种盛恩。

    不顾此间纷乱,抽身离去?又担心陈玲与冯源的安危。

    越想越乱,越乱越没有办法,无奈无奈,只好摇头将这诸般纷乱尽皆甩出脑海。

    “算了,不想了,等先收复了三玄城,捱到天剑宗来人再说吧。”

    开天刃刀身既宽且长,根本无法被收入玄囊。封逸只能提着它,急运身法南下。

    那公孙飞熊不愧是通玄境大能,虽然中了锁元草之毒,却依旧能健步如飞。

    跟随封逸的身影多有不逮,但比较陈玲的速度,却是快了许多。

    为了不耽延南下的时间,封逸只好拉起了陈玲的右手,带着她一起飞掠于枯草冻土之上。

    奔行之际,陈玲再也忍不住心下的担忧,问道:“封大哥,你的伤。”

    她不问还好,问话方刚出口,便分了封逸的心神。体内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住,闷血夺口狂喷出来。

    三人停步,公孙飞熊站在不远处,凝视封逸,眸中神光闪变。

    “他竟然伤得如此之重?”

    有心上前去偷袭封逸,抢夺开天刃,而后斩杀陈玲。但此念方起,便见封逸已拉着陈玲,远远走开。

    走开不算,还提刀凝视而来,意在戒备提防。

    提防的同时,封逸取出疗伤丹,再吞服一粒。

    丹药入腹,不一时,伤势便被压制了下去。

    公孙飞熊拿捏不定封逸的伤势究竟如何,战力还留存有几分,故而一直不敢轻易上前。

    而今见他面色转缓,已知自己失去了良机,只得无奈长叹,深感惋惜。

    “封大哥,您之前不是吃过疗伤丹了吗?难道没能治愈伤患?”

    陈玲扶着封逸,低声问道。

    封逸摇了摇头,并未答话。

    他之前使用燃血秘术与春月硬拼一击,负伤不轻。但有二品疗伤丹入腹,早已将伤势压制了下去。

    现在体内的伤,说来也并不能算是伤。乃是他强运那惊天一招,引发了大悲赋的真龙之意,精血反冲所致。

    之所以会如此,还是因为他的大悲赋修为太多低劣。若是第一层能得功行圆满,再施展那一刀,势必不会被反噬重伤。

    “唉!”

    心起长叹的同时,封逸也在庆幸自己能勉力将反冲的精血压制下去,否则必会被冷山宗旧部发现自己已是强弩之末,势必引起反抗。

    届时若再想收复那些个贼子,怕会很难了。

    疗伤丹对精血反冲之症并无太大的治疗效果,封逸只能凭借体内被耗损了七七八八的元力来强行疏导。

    不知不觉,已过了两个时辰。

    其间,公孙飞熊再没有生出暗算之心。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他只是盘膝在青石之上,闭目调息,妄图以自己那强横的修为来控御元力冲破束缚。

    但是终究无功。

    至于陈玲,一直守卫在封逸的身旁,为他护法。

    “好了,咱们继续南下吧。”封逸睁开眼来,提起开天刃,冲陈玲与公孙飞熊说道。

    二人皆“恩”了一声,再度运起身法狂奔。

    依旧是封逸拉着陈玲,公孙飞熊微落在后。

    如此急奔急赶,直至暮色起时,终于来到三玄城外。

    三人隐身于城外密林之中,遥观城墙,但见其上兵士严守,所穿服饰铁甲已由之前的城卫军制式盔甲,换成了冷山宗的护卫甲胄。

    果不其然,三玄城已被冷山宗攻陷,此时城内情况如何,三人根本无从推断。

    “怎么做?”

    公孙飞熊不善筹谋,见此情状,并无太好的计策,只能问计于封逸。

    封逸想了想,冲陈玲说道:“二小姐,你且先留在城外,由我跟大长老进城。待得将冷山宗的高层偷袭斩杀,而后再接你进城。届时你与大长老只需要振臂一呼,便可集结城主府与公孙家旧部,反击冷山宗与王家余孽。”

    宗族势力之间的争斗,只存在于高层之间。所以某方势力被另外一方势力所吞并,大多不会行那屠城尽杀之事,只因此举不合道义,会引得主上的高等级势力不满。

    陈玲自然不太愿意与封逸分离,心想:“待得此间事了,洛冰长老来到三玄城后,他二人重逢之日,也必是他离去之时。届时无疆浩渺,我又去哪里寻他来?只怕此生再也无缘能见。”

    但心理是心理,事实是事实。

    眼下情况如此,容不得她多做小女儿姿态。

    当下点了点头,道:“好,我便在此处等你。”

    封逸“恩”了一声,与公孙飞熊一起,披夜往城中潜去。

    公孙飞熊虽然无法催发元力,却毕竟不是那种泛泛之辈。单凭血肉之力,也可与内息境初期玄修相抗。故此,封逸才会带了他来,一是因为他乃公孙家的大长老,威望甚高,待得冷山宗高层覆灭后,还需他来收复公孙家旧部。

    二便是因为他的战力。

    城中还有冷山宗的内息境高手,封逸虽然不惧,但也架不住人多。能得助力,自然好过自己一人身陷险境。

    两人修为不俗,披夜潜入三玄城,并不吃力。

    入城之后,封逸说道:“冷山宗入主三玄城,势必会霸占城主府。”

    公孙飞熊点头回应。

    二人分辨路途,径往城主府的方向奔去。所行之处,皆是黑暗幽避的所在,目的自然是不愿被人发见踪迹,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三玄城城主府,乃陈家宅院。高楼大厦,巍峨耸立。

    内中灯火通明,门外有铁甲护卫严密防守。

    “是直接杀进去?还是偷偷潜进去?”公孙飞熊问道。

    封逸遥望城主府,而今门头上的牌匾已由‘陈府’改换成了‘冷府’,风景依旧,奈何人已不复从前。

    “杀进去的话,不知对方底细,怕会有异。还是潜进去,先抓一人,待问明白情况后,再做计较。”封逸答道。

    说话之时,忽间一个身穿银甲之人,自冷府大门内走了出来。

    那人弓着身子,先冲守卫府门的众护卫抱拳一礼,而后含笑说了几句什么。

    在得了众护卫的冷脸无视后,这才带着尴尬,噘着嘴,眯着眼,远去了。

    “咦……是他。”

    封逸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嘴角边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认识?那人似是我公孙家的银甲卫。”公孙飞熊低声说道。

    封逸点了点头,“大长老且稍待,我去将那人擒来。”

    说罢,猛地一个闪身,便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那身穿银甲之人,封逸当然很熟悉,正是梁木。

    梁木其人,擅阿谀奉承,乃是个实打实的趋利小人。而今三玄城已归了冷山宗,他势必也另寻了主子,叛离了封逸。

    封逸并未因此而不悦,初见梁木之时,他已定下了计较,并未真心与他相交。

    二人相交,封逸只给当做是一场交易。

    他给梁木一些庇护和修行资源,梁木为他跑腿干活,并讲说城内情况。

    既然是交易,在对方另寻下家的时候,失落虽有,不悦却也没那个必要。

    梁木此来冷府,目的正与封逸所推测的一样,他已投靠了冷山宗的大少,冷军之子。

    只是他本是公孙家的银甲卫,转而投靠冷军之子,速度之快,翻脸之迅,着实引得冷山宗众护卫不喜。

    所以才会屡受冷脸,被人唾弃为无耻小人,腌臜之徒。

    “哼!小人又怎样?等到老子攒够了聚元丹,修为突破淬体境,晋身为内息境。且叫你等傻-逼看看,做小人才是正途,只有脑子不够用的信球才会终日自称为君子,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梁木的嘴里叼着根草茎,朝着公孙家的方向,一步一抖肩地慢悠悠走着。

    冷府,也就是之前的城主府所在,距离公孙家并不太远,却也不太近。

    梁木在三玄城生活了不短的时日,对城内的大小路途皆了然于胸,自然知道哪一条路是近道,哪一条路虽然看上去很近,实际却绕了远。

    迈步在熙攘繁盛一如往昔的街道上,梁木唠叨着,歪嘴将草茎远远吐开,继而转身走进了一条狭窄且幽暗的胡同。

    “唉!封老大跟怡小姐现在也不知道咋样了。不过冷军跟春月两人带着百数好手去围杀他们,想来……想来他们已经死了吧。”

    想起了自己的封老大,梁木不禁有些黯然。

    黯然自然不是因为对封逸有情,而是为了封逸所赏赐的聚元丹。

    “封老大出手阔绰,远比那冷家的小白脸大方许多。唉!看来我梁木的突破大计,还得延迟不少年月啊。”

    正嘟囔着,忽闻劲风起。

    待到反应过来时,一柄既宽厚且沉重的大刀,已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哪路好汉?不知我梁木什么地方得罪了您老人家?还请明说,我梁木这就给您跪地叩首,以赎己罪。”

    来人身法之迅捷,大出梁木意料之外。有此可见,凭自己的三脚猫功夫,必然难是其敌手。

    此时不求饶,更待何时?

    并且在梁木的潜意识里,求饶并不可耻,对于他来说,此乃家常便饭。

    说着,梁木双腿一软,便要跪倒在地。浑身发颤,更是抖如筛糠。

    封逸面挂冷笑,站在他的身后,继而右手一抖,将重刀提了起来。

    “梁木,可还认识我吗?”

    “咦……”梁木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揣着小心,战战兢兢地转头回望。

    夜色幽暗,却挡不住梁木的目光,他看清楚了封逸的面容。

    “老……老大?”

    一语出口,梁木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继而紧紧抱住封逸的双腿,哭喊道:“老大,真的是你吗?你……你没死?你果真没死。属下可担心坏了,呜呜……自从冷军那厮率众离开之后,属下无一日不在为老大担忧,而今见老大全身而回,属下……属下实在是太激动了,太高兴了,太欢喜了,太……”

    “别他娘的太了,起来说话。”

    封逸起脚将他踢翻在地,却并没使用多少力气。

    梁木翻身而起,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冲着封逸左瞧右看。

    封逸拄着开天刃,眉头大皱,“你看什么?”

    “老大您瘦了,真让属下心疼。”梁木的泪水似乎不要钱,说来就来。

    封逸大起鸡皮疙瘩,抖了抖双肩,正色道:“我知道你已投靠了冷山宗,此来并不是跟你算账的,你也不用害怕,也不必说这些没用的奉承话。”

    梁木神情一紧,随即谄笑道:“老大说哪里话来,我梁木既已认定了您是我的老大,此生是,下辈子也是,怎么可能另投他人,做那无耻之徒?”

    封逸挑眉看他,那意思是“你难道不是个无耻之徒?”

    梁木却会错了意,以为封逸已知自己叛离,顿时心底发慌,露了怯,“属下奉承那冷流云,并非是出于真心,只是为了接近他,以便打听老大您的消息。只待有朝一日老大您回返三玄,属下自内与您配合,反杀那冷家小白脸,夺取霸权。”

    封逸依旧挑眉看他。

    梁木面皮急抖,“老大,您……您别这样看我啊,我……我……我有点害怕。”

    “既然没做亏心事,害怕个什么?”封逸笑问。

    笑是随意的笑,但当落到了梁木的眼里,却成了别有深意的笑。

    “老大您英明神武,自有王霸之气流淌满地,属下卑微如草芥,该当害怕,该当害怕。”

    梁木低头,后退,恭敬躬身。

    封逸懒得跟他多做废话,正色道:“问你几个问题,若回答好了,前事不究,放你离去。”

    梁木忙停住后退之势,“老大但有所问,属下定知无不言。”

    “城内现有几位内息境高手?”封逸问道。

    “四人……哦不对,五人。”

    封逸不言不语,梁木继续说道:“冷山宗有两人,夏柳与秋棉,皆是内息境初期。以老大您的强横战力,完全可以无视他二人。”

    梁木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往往都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

    而今封逸当前,若要杀他梁木,只在翻手之间。为了活命,他自然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而且封逸确信,梁木不会撒谎。

    一是没必要,二是他不敢。

    “恩,还有呢?”封逸问道。

    梁木咽了口唾沫,“还有便是那冷军的儿子,冷流云。”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