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六章:离心
    “冷山宗众人听真,冷军、春月已死,尔等若再不束手,我必挥刀尽诛。”

    趁着场中的沉寂与众人那还未被寒风吹散的惊骇仍在,封逸收刀回身,冷声暴喝。

    此时此刻,他面起狠戾神芒,似又化作了曾经那个狠辣且残暴的龙隐宗少主,语出便是法,声落便是令,敢有不从,立时震毙。

    公孙怡凝视封逸,许久方才回神。

    回神后,那双明亮且澄澈的眼珠子只一转,便已窥见了此时该当如何作为,当下附和道:“冯统领说得话你等没听到吗?此时束手臣服,不管是城主府,亦或是我公孙家,都可既往不咎。若再负隅顽抗,封统领方刚那足以撕裂苍穹的一刀再度斩出,你等哪个能挡?”

    冷山宗众人心旌摇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纷纷颤身丢兵,伏倒在地。

    “我等甘愿臣服,只求封统领大人大量,绕过我等贱命。”

    求饶之声此起彼伏,封逸看了看公孙怡,又看了看陈玲。

    二女尽皆会意,齐声高呼降者不杀。

    三玄城已被冷山宗攻陷,若想收复,需得有部下,单凭一己之力是肯定不行的。

    即便不提三玄城,单是天涯山峡谷那边的兽潮,也急需要人手来支援。

    若此时将冷山宗旧部尽皆屠杀,固然能解心头之恨,但显然那只是莽汉的冲动之举,并不明智。

    混乱的尘埃,再度风停落定,众人纷纷喘息,纷纷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再看场中,公孙飞熊依旧委顿在地,难能起身。

    公孙怡原想要整编冷山宗旧部,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一打算,朝着二叔跑了过去。

    她既放弃了招揽人心的打算,冯源自然不会跟她客气,朝着陈玲使了个眼色,继而拖着伤体,随她一起去收顿众人去了。

    待到公孙飞熊近前,公孙怡俯身将其扶起。看了一眼正忙碌着的陈玲与冯源,姑娘的脸面之上露出一抹惋惜的神光来。

    但这惋惜也只存在片刻,便即被对公孙飞熊的担忧所取代。

    “你们身上还有疗伤丹吗?对了,有没有解毒丹?”

    她扭头,冲跑上前来的沈斌与灵痴问道。

    二人纷纷摇头,封逸却已提着大刀走来,自玄囊里取出一粒疗伤丹,递给了她。

    姑娘接过后,点头致谢。

    “寻常解毒丹对锁元草之毒没用,需得使用特殊的手段,炼制特殊的解毒丹。”

    封逸微微摇头,低声说道。

    公孙怡眉头大皱,公孙飞熊却点了点头,“封统领此言不假,锁元草之毒虽不致命,却十分难解。”

    此时他对封逸的态度已比较之前有了很大的转变。

    究其原因,无外乎两点,一是封逸刚才那蕴含有刀势的一刀,引起了公孙飞熊的重视,他再也不敢将封逸当做毛头小子来看待。

    二是他此时元力难运,一身战力无可发挥,若再得罪了封逸,只怕后果难料。

    封逸怎能不知公孙飞熊态度转变的缘由,只是在心下暗暗冷哼,并未表现出什么特别的神情来。

    可瞥眼间,忽然发现公孙飞熊的目光自自己的身上移到了手中的开天刃上,似有贪婪之色一闪而逝。

    封逸眉头大皱。

    开天刃乃霸刀门的山长老死后所留,封逸见识有限,并不能断定它乃几品玄兵。

    但推测此乃辟海境后期强者山长老的兵刃,品阶必定不低。

    封逸没那个见识,公孙飞熊却是有。

    他凝视开天刃,不仅眼神之中有贪婪之色,连心中也起了贪婪之意。

    “此子不过淬体境修为,且来自龙隐宗那样一个末流一品势力,所学功法与武技自然不可能高明到哪里去。即便是天资再过绝艳,又岂能悟出刀势?而今竟凭刀势而施展出那惊天一刀,将冷军与春月二人斩杀,多半是因为这柄五品玄刀。”

    心起涟漪,莽汉又想:“刚才冷军敬酒时,他故作好酒之徒,借机打翻了酒碗,分明是发现了酒水有毒,在借机提醒冯源。我与怡怡喝酒时,他却装作不知,哼!此子虽是我公孙家人,心却不在我公孙家。不行!留不得,得想办法将这五品玄刀夺过来,而后杀之,以绝后患。”

    计较定下,公孙飞熊神情一变,冲着封逸笑道:“封统领少年英杰,实乃人中之龙。而今更悟出了刀势,将来的成就必定无可限量。这样吧,自今日起,你便是我公孙家的外堂长老,除却家主以外,以你为尊,如何?”

    “多谢大长老提拔,在下年幼力弱,实在不敢当。”封逸婉言拒绝。

    拒绝的原因很简单,他有心脱离公孙家。

    为何生了如此心思,只因公孙怡的所作所为,着实令封逸很感失望。

    先是说出了青蛇乃无有情感的牲畜,后又因为公孙飞熊的到来,而对陈玲与冯源态度大变。

    若单纯以朋友来论,公孙怡确实可交。但也只局限于普通朋友,不能掺杂有丝毫的利益在其中。

    如有掺杂,一经变故,此女便会不做丝毫犹豫地舍弃朋友情义,而选择自身利益。

    此乃人之常情,封逸无力扭转,也不想改变什么。他只想在遇到如此样人时,敬而远之,不与深交。

    做简单的自己,远比应付复杂的人心来得轻松。

    封逸喜欢这种轻松,所以才会有此决定。

    他的决定,公孙怡听出来了,心下不禁一颤,忽起黯然。

    思思想想,已明前后因由。

    明白是明白了,可又能如何?

    唯一叹而已。

    公孙飞熊却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为了先稳住封逸,而后筹谋夺取开天刃。

    闻言只是摆手一笑,“当得当得,封长老若当不得,天下又有谁能当得?”

    哈哈打着,温和的笑容挂着,公孙飞熊的演技却没有冷军好。

    封逸也懒得跟他计较什么,只是轻轻一笑,不再多说。

    不一时,陈玲与冯源已将冷山宗旧部尽数整编完毕,点名后,共余七十九人。

    修为大多在淬体境六七层上下,其中淬体境七层者八人,被陈玲提拔做了小统领,各率九人。

    众人并立在不远处,陈玲与冯源分前后走了过来。

    主仆二人先看了看公孙飞熊与公孙怡,又看了看封逸。

    陈玲并没有表示什么,冯源却微眯起双眼,冷冷地道:“飞熊兄,你先有不义之举,而今风水轮流转,可莫要怪我冯源不仁了。”

    公孙飞熊毕竟是通玄境大能,如不趁其虚弱而将其打杀,冯源难得安心。

    此言一出,公孙怡、沈斌与灵痴纷纷神色大变,齐步上前,将公孙飞熊护在了身后。

    冯源瞥了她三人一眼,“念在旧情,也为了我陈家的将来,某只杀公孙飞熊一人,你等闪开。”

    “要杀我二叔,先杀了我。”公孙怡手握断剑,身躯微颤。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而今场中修为最高者,除却封逸,便是冯源。

    封逸情况不明,立场也不明。冯源却对己方起了杀意,公孙怡焉能不怕?

    怕虽怕,却依旧咬牙挺立,不做丝毫退让。

    同时下意识地扭转了秀首,看向封逸。

    封逸深深呼吸,长长叹气,最终摇了摇头,踏前一步,探手将欲要上前的冯源阻挡了下来。

    “冯大哥,我……毕竟还是公孙家的属下。可否看在小弟的薄面上,今日暂且不与大长老计较前情?”

    冯源皱眉沉吟。

    最终无法做出决断,只好扭头看向陈玲。

    陈玲微微摇头,冯源欲言又止,最终却只能长长一叹,收手退下了。

    “轰轰”之声又起,远天那被龙吟所慑的兽潮已自恐惧之中超脱了出来,再度暴乱,疯狂南下。

    遥望西方,兽潮距离天涯山峡谷,已不到一百五十里。此时若再不赶赴天涯山,只怕就来不及了。

    众人皆有心事,谁都没有当先开口。

    因为天涯山峡谷要去,三玄城也要回。冷军与春月既死,三玄城若不及时收复,怕会日久生变。

    可是谁回去?谁去天涯山?这倒成了个严峻的问题。

    众人思思想想,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封逸。

    封逸只觉头皮发麻,有心让陈玲与冯源回去,但他二人若回去,冷山宗旧部势必跟随,凭公孙家几人,万难抵挡兽潮。

    若将冷山宗众人留下,无异于将大部队的掌控权交予公孙家,冯源肯定不会同意。

    可若让公孙飞熊等人回去,难保他们不会在收复三玄城后,率众来袭,覆灭陈家,霸权三玄城。

    麻烦,头疼,纠结。

    封逸眉头深锁,众人已心乱如麻。

    兽潮距离天涯山越来越近,公孙怡急道:“再不定下计较,可就来不及了。”

    公孙飞熊瓮声瓮气地道:“我跟怡怡回三玄城,你们留下。”

    “哼!你倒是会打算盘。”冯源冷笑。

    “那你说怎么办?”公孙飞熊暴怒大喝。

    冯源丝毫不惧地昂首挺胸,与其对峙。

    “封大哥,你觉得呢?”陈玲自怀中取出手帕,为封逸将嘴角的血迹抹去。

    但当手帕收回,却发现其上竟沾染有不少新鲜的,还冒着热气的血液。

    姑娘大惊,忙抬头看向封逸。

    封逸喉头翻涌,再度将闷血压制了下去。冲着满目关切神光的陈玲微一摇头,示意她莫要声张。

    继而沉心思虑,忽有计较。

    “这样,我与二小姐、大长老三人回去。冯大哥和怡小姐,还有沈兄和灵痴你们率领冷山宗旧部去抗御兽潮。”

    冯源眉头大皱,不解何意。

    公孙怡等人亦不太明白封逸如此安排的用意。

    倒是陈玲,闻听过后,似已明了其中关键,点头道:“如此甚好。”

    众人再看陈玲。

    姑娘说道:“三玄城中此时还有冷山宗的两位内息境长老,而且王家的余孽不知是否身死。所以公孙世伯与封大哥必须要回去,不如此,难以震杀敌方强者。”

    众人点头。

    陈玲接着说道:“城主府嫡系现今只余我一人,我若不回去,城主府旧部势必不会轻易听令。公孙家亦如是。”

    众人再度点头,陈玲又道:“之所以让冯统领留下……”

    她说着,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冷山宗旧部。

    众人会意,安排冯源留下,只是为了震慑那些外人,不使其生出反叛之心。

    如此安排不坏,可公孙飞熊却有了意见,“不行,怡怡需得跟随着我。”

    他话语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是担心自己若离去,冯源会冲公孙怡发难。

    冯源冷笑道:“某虽不是那种仁善好义之人,却也羞于刁难一个弱女子。”

    有封逸跟随,冯源不担心公孙飞熊会加害陈玲,故而对这样的安排,并无太大意见。

    不过他说得磊落,奈何公孙飞熊根本不信。

    “大长老万请放心,有我二人保护怡小姐,绝不教她受丝毫损伤。”

    沈斌与灵痴踏步近前,恭声说道。

    公孙飞熊还有忧虑,公孙怡则劝说道:“二叔,此间容不得我们再做计较,就这样吧,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需得赶紧想办法解了锁元草之毒。”

    叔侄二人对视一眼,各自心思落定,最终同意了如此安排。

    当下再不迟疑,众人分做两拨,一拨南下三玄城,一拨西赴天涯山。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