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五章:真龙离渊
    厚重且宽大的开天刃兜头砸落,春月的前冲之势被阻,只得收步停身。

    眼见来人乃是刚才无礼夺酒的淬体境小子,顿时心起轻视。

    劈空拳横击刀身,“轰!”的一声爆响过后,余波扩散,犹如浮云纷卷。

    巨大的冲击力自右拳上传来,春月闷哼一声,急退半丈。

    而封逸也并不好受,右臂酸麻,虎口开裂,鲜血长流。

    他并未使用燃血秘术,只是催发了元力,与内息境中期的春月硬拼一记。

    结果势均力敌,谁也没能占到便宜。

    由此一击,封逸已推测出了自身的准确战力。

    正与之前推测无误,若不使用燃血秘术,大致与内息境中期相当。

    “好小子,姑奶奶倒是小瞧了你。”春月停身后,冷视封逸,猿唇开张,吐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封逸则撇嘴一笑,“小子我也没想到你一个妇人家,气力竟不弱男儿。”

    另一边,冯源与冷军已斗得难分难解。沈斌、灵痴二人在旁干瞧,想要插手帮忙,却被余波所慑,根本近身不得。

    “杀啊……”

    冷山宗的百数部下终于反应了过来,刀剑狂舞,喊杀之声震天动地,轰轰冲了过来。

    沈斌与灵痴连忙迎上前去,阻挡百人冲势。

    陈玲与公孙怡也并没有闲着,各自取兵刃在手,自旁辅弼沈斌二人,力战杀敌。

    陈玲失了一臂,修为大减,对战冷山宗部下略有不逮,每每情况危急时,灵痴便会腾出手来,帮她解围。

    公孙怡虽然修为不浅,奈何元力被锁,战力也无法尽数发挥。

    幸有沈斌在旁,安全也是无虞。

    众人浴血拼杀,封逸岂能再跟那容颜丑陋的悍妇多费唇舌?开天刃猛砸猛挥,刀刀尽取其周身要害。

    春月也是了得,虽是女子,却并无女子的羸弱,拼斗起来,比一般男人还要悍勇几分。

    封逸的开天刃走得是大开大合的路数,招数皆以狂猛轰砸为中旨,既猛且快。

    而春月的劈空拳也练得极是刚硬,拳风格挡刀身不得,便以拳头猛砸。

    轰鸣连作,爆响沉浮,震耳欲聋。

    “小杂碎,姑奶奶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斤力气。”

    拳刀分离,春月与封逸各退半丈。

    不待封逸多做喘息,春月已暴喝着挥拳砸来。拳风猛烈,显然已用尽了全力。

    封逸不敢托大,忙提气聚力,继而横刀急挡。

    “轰!”

    刀身震颤,封逸连退两丈,双臂酸麻不说,胸腹更是起伏不休。那一口压制在喉咙之下已久的闷血终究没能忍住,夺口喷了出来。

    血染刀身,封逸暗暗心惊:“好个悍妇,当真了得。”

    抬眼前看,却见春月的右拳拳骨已然碎裂,正托着右臂急于空中旋身。连旋三五次,方才散去反震之力,落至地面。

    “噗……”

    也是一口闷血喷出。

    两人较力,各有所伤,再度不分胜负。

    “妈的,几品玄刀,这般硬?”春月吞下一粒疗伤丹,暴跳大骂。

    封逸哪能容她多做调息,看了一眼身后,但见陈玲与公孙怡等人无碍,便忙闪身飞掠上前,挥刀再斩。

    却见春月立身原地,不动不移,只是冷眸提气。

    周身气劲翻涌,如浪潮拍岸,一层强过一层。

    封逸眉头大皱,“莫非她要运使什么秘术?”

    燃血秘术之玄奇,封逸深有体会。但他并不会愚蠢地以为就自己有此能擢升战力的秘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他很明白。

    而今陡见春月如此情状,似是正要催使什么秘术的前兆。当下不敢怠慢,连忙默运燃血秘术法门。

    眸中血光泛滥,余光扫过冯源与冷军的战场,却见冷军正被冯源压着打,矮小的身躯上染满了鲜血,似乎受伤非轻。

    但当两人分离,冷军也吞服下一粒丹药,继而立定当场,面皮之上忽有血芒闪过。

    气势跌宕翻增,情况与春月一般无二。

    “难道是冷山宗的秘术?”

    封逸心下暗忖,转念似想到什么,忙否定了这一推测,“不对,是刚才那枚丹药。”

    春月吞服丹药,他本以为只是寻常的疗伤丹,现下看来,并非如此。

    重刀临身,在燃血秘术的加持下,刀身之上的狂暴巨力何止二十万斤?

    如此一刀若是劈得实在了,莫说春月骨架甚大,她便是铜头铁脑,也绝无活理。

    可让封逸没想到的是,春月体外的气浪翻叠九次之后,竟忽然顿住了。

    而她身上的气势,也已远超内息境中期修为,似乎已与内息境后期强者相当。

    封逸直面那悍妇,不禁一时恍惚。

    多思并无益处,不管对方凭秘药擢升了几倍战力,只要这一刀斩下,一切自然明了。

    “呼……”

    忽有风起,是春月双拳齐出,运使劈空拳而带动的劲风呼啸。

    劲风所到之处,空气被压逼得爆响不休,噼里啪啦,如烈火焚烧枯柴。

    但当劲风与开天刃刀身相触,顿时被其上所携裹的无边狂暴之意所震散。

    劲风虽散,春月的双拳却并未就此退却。

    “铛……”

    两拳砸中刀身,巨力反冲,封逸如流星一般,急飞后跌,径直砸落在十丈开外。

    而春月,也被反冲之力所震,高大的身躯身陷于地,裂开的冻土直没至前胸。

    若非胸前那两颗异于常人的硕大肉球阻挡,怕是此女的整个身体,都要被封逸这一刀拍入地底。

    鲜血自封逸的鼻孔之中喷出,也自春月的七窍之中狂流。

    “封大哥……”

    陈玲见状,不自禁地大喊了一声。

    却因为这一声喊叫而分了神,顿时被一个冷山宗的护卫挥剑斩伤了右腿。

    血流如注,灵痴忙奔上前来,挥刺将那护卫戳死,继而拉着陈玲急速退出战场。

    待得立定,连忙探指在陈玲的右腿上连点数下,封穴止血过后,重新再回场中,狂斗不休。

    陈玲拖着伤腿,蹦跳到封逸身旁,摸了摸腰间玄囊,并无疗伤丹。

    当下自封逸的玄囊里取出丹药,塞进他的嘴里。

    封逸撑地起身,胸腔起伏,伤重难捱。

    而春月也不好受,更没人喂她服用疗伤丹,只能半个身子插在地里,挣脱了好一会儿,也难能挣脱出来。

    “我没事,你自己也小心。”

    封逸在陈玲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抬手抹去口鼻处的鲜血,继而冲眼眶泛红的独臂姑娘微微一笑。

    开天刃紧握在手,斜托于地,封逸一步一个脚印,朝着春月走去。

    另外一边,公孙飞熊依旧瘫软在地,艰难喘息。

    而冯源的风雷掌,也已与冷军的劈空拳碰撞到了一起。

    爆响混合在远天兽吼之中,二人各退三丈有余。

    冯源伤重已极,半昏半醒,想要起身却根本无力为之。

    冷军的情况却好了很多,立定之后,扭头看了一眼春月,顿时大惊,“师妹……”

    急步跑上前来,将春月的身子拽了出来,胡乱在怀中摸出一粒疗伤丹,颤抖着右手塞进了春月的嘴里。

    “小畜生,老子非杀了你不可。”

    冷军目眦欲裂,封逸却已迈步来到近前。

    “劈空拳!”

    冷军暴喝助力,轰然一拳朝封逸的前胸砸来。

    与此同时,春月也已将严峻的伤势压制了下来,伴着师兄一起,双拳前探,急攻封逸。

    一个是内息境后期的高手,一个是内息境中期的高手。

    两人同出一宗,所学武技与玄功皆是一脉相承。而今并肩作战,顿时气机相牵,联鸣共振,拳劲陡增。

    并且两人又吞服了秘药擢升了战力,如此诸般提升之下,这四拳之力,便是通玄境初期的公孙飞熊当面,也万不敢轻触其锋芒。

    “封兄弟,快闪开!”

    冯源艰难起身,高声示警。

    陈玲亦大叫道:“封大哥,小心啊……”

    两人的示警声引起了公孙怡等人与众冷山宗弟子的注意,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攻击,齐齐扭头来看。

    拳风如猛虎狂啸,震荡山林。

    封逸却不闪不避,竟似被吓得呆住了。

    不,不仅是呆住了,且还紧紧闭上了双眼。

    “难道他要束手待毙,引颈受戮?”

    公孙飞熊皱眉暗忖。

    此情此景,冯源负伤,自己又难能发挥出战力来,封逸若再身死,己方危矣。

    冯源等人亦揪心不已,倒是冷山宗众人,纷纷高声赞道:“二位宗主神功盖世,天下无敌!”

    喧闹喧嚷,杂乱不休。

    恰此时,封逸手中的开天刃,忽然动了。

    一挥,只是简单一挥。

    “刀势……”

    冯源、陈玲、公孙怡、沈斌以及灵痴的心里齐齐浮现出这么一个词语来。

    刀中所蕴藏的真意,正是刀势,一往无前,所向披靡,遇神杀神,遇鬼斩鬼。

    而这一挥而出的刀法,正是封逸之前在小山洞中合因缘际会所悟出的那一刀。

    此一刀无名,既有追风刀的凌厉,又有八卦游龙掌的迅疾,还有天剑十八式的虚中有实,实中含虚。

    一刀斩出,天地色变。

    这一次不是封逸臆想出来的天地,而是外界那真实的天与地。

    乌云狂卷而来,劲风狂啸而至,雷电交鸣,白光崩散。

    “轰隆!”

    惊雷砸落,山摇地动。

    “啊呜……”

    陡有一声龙吟起,自封逸的体内散出,也自封逸手中的开天刃上散出。

    真龙离渊,此正是大悲赋第一层所藏之真意。

    在封逸第一层功法即将圆满之际,经由这蕴含有刀势的一刀,引发了出来。

    龙啸九天,苍茫大地之上的万般生灵,无不颤栗胆寒。

    如远天正狂暴南下,嘶吼轰鸣的兽潮;如近处的公孙飞熊、冯源、公孙怡等人。

    冷军与春月首当其冲,所面对的压力,自然比其他人更甚。

    他们只觉眼前虚影一晃,似有一条真龙迎面冲来。

    真龙的体内,蕴含着炽热的火气,似能焚尽天下万物,包括二人体内正沸腾的精血与元力。

    火气之中,掺杂着狂猛的刀势,斩天地,裂苍穹。

    “是刀势……”

    冷军大叫连连,不远处的公孙飞熊亦惊道:“竟是刀势!”

    二人的言语落地,龙吟却已停歇。天空之中的乌云与劲风,也已随之而去,还有那轰鸣的狂雷,也立时沉寂无踪。

    开天刃落下,封逸睁开眼来。

    眼前,冷军与春月呆愣愣地并肩站在原地,左看看,右看看,似并没有什么异样。

    “哈哈!原来只是个虚假的刀势……”

    冷军那满含劫后余生意味的话语还未说完,忽然顿住了。

    再低头看向自身时,矮小的躯体却“嘭”的一声爆裂开来,化作了满地肉糜,只有污血泼洒,猩红一片。

    春月亦如是,连腰囊与衣衫都未能幸免于难。

    两滩污血交融在了一起,污血后方三十丈外的一座矮峰,忽地一颤,轰然坍塌。

    烟尘漫天,矮峰坍塌的裂口平整如刀削。

    不问可知,乃是毁于封逸那一刀之下。

    满场寂然,待得矮峰塌落的狂暴响动沉寂下去后,寂然依旧。

    只有封逸提着刀,眸中血光泛滥,傲立当场。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