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二章:公孙飞熊
    石门大开,正是朝阳满天时。

    洞外,雪已融。被冰水浸透了的大地,又被寒风吹了整整一夜,现下已被冻得坚硬无比。

    冻土之上,王狂风提刀而立,华衣乘风狂舞,面挂凝重神色。

    而那只化了形的二纹邪灵,正委顿于地,口角溢血,面色青白,显然负伤不轻。

    一人一邪灵的对面,站立着一个虎背熊腰,衣衫褴褛,乱发堆叠的巍峨汉子。

    他背对着山洞口,封逸虽随着青蛇一起迈步而出,却一时不得看清楚他的面容。

    不过单从王狂风的神情上来看,此人应该是王狂风的仇敌。

    如此情景,倒是大出封逸的意料。

    走出山洞,停身于朝阳之下,披着烂漫金光,直面王狂风。

    青蛇嘶鸣吐信,王狂风却丝毫不敢移动目光来观瞧封逸。他正时刻戒备着那个巍峨汉子,担忧自己的目光稍有晃动,对方便会循了破绽暴起突袭。

    “二叔?”

    公孙怡的声音自封逸身后的山洞中传了出来,和着寒风,飘进了巍峨大汉的耳中。

    他身躯急颤,忙扭头来看。

    正此时,王狂风忽地一抖右手,已运使了轻身功法,化作一道残影,急掠而来。

    大刀直劈,正对准巍峨汉子的头颅,作势便要将其斩杀于宽厚玄刀之下。

    那刀,封逸并不陌生,正是开天刃。

    “青蛇!”

    封逸一直在紧盯着王狂风,见他忽有动作,连忙高声暴喝。

    青蛇听真,细小的蛇尾在地面上狠狠一拍,身躯已腾空而起,倏忽化作一道青光,朝着掠来的王狂风激射而去。

    青光此发彼至,王狂风焉能抵挡?

    “噗呲……”

    如羽箭射入泉水之中,青光消弭,青蛇那细小的身子已再度回返到封逸的身旁。

    而王狂风,则止住了前冲之势,双手举着开天刃,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左胸。

    左胸上,一个粗如小指的孔洞正在涓涓流着鲜血,血液之中混杂着王狂风的蓬勃生机。

    “怎……怎么可能?”

    一语落地,王狂风的生机也已散尽。

    “哐啷”一声,开天刃跌落地面,而王狂风的尸体,也紧随其后摔倒在坚硬的冻土之上。

    邪灵骇然瞠目,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快了,那青光来去得快,王狂风死得更快。

    “怎么回事?”

    邪灵呢喃自问,却此时,青光又起。

    这一句疑问,也终于成了邪灵的临终遗言。

    青蛇二度冲锋,震杀了邪灵后,并不就此回返。而是停身在邪灵的身畔,垂头看他。

    竖瞳之中忽有喜色闪过,它“嘶嘶”两声,扭头看向封逸。

    封逸抬手道:“你且随意。”

    青蛇的食物是怨煞之气,而邪灵的本体也是由怨煞之气凝聚而成。

    故而,邪灵乃是青蛇最喜爱的食物。

    张嘴一吸,浓浓黑烟入腹,青蛇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嗷……”

    西北远山兽吼之声又起。

    青蛇看了看灵雾山脉,又看了看封逸。

    封逸虽很痛心,虽很不舍,却也只能装作淡然,轻轻抬手。

    “嘶嘶……”

    青蛇吐信,神念传音在封逸的心底响起:“主人,待属下救回伴侣,再来寻您。”

    一语毕了,青光再度腾空,“嗖”地一声,扎进了西北天际的密林深处,消失不见了。

    “唉……”

    封逸心下戚戚,却听脚步声起,原是陈玲走了过来。

    “它挂念着朋友的安危,自该去营救,你没做错。”

    姑娘柔声开解,封逸点头道:“我并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只是有些不舍。”

    “恩,确实让人不舍。”

    两人的短暂交谈,被一道粗重的喘息之声打断。

    回身去看,正见那满面络腮的巍峨汉子怔怔地看着方刚走出山洞的公孙怡,神情激动,虎目含泪。

    “怡怡,二叔来迟了,让你受苦了。”

    公孙怡奔上前来,一把将壮汉抱住,埋头在他胸前,“呜呜”痛哭不止。

    “二叔,你没死……原来你没死……”

    囫囵不清的言语,带着诚挚的欢喜。

    壮汉抚摸着公孙怡的长发,长长一叹,随即面转狠戾,怒道:“狗日的王家人,勾结霸刀门,杀我兄长,害我三弟。妈的……我公孙飞熊大难不死,反而于生死危难之际突破至通玄境,待我重返三玄城,必将王家满门尽数屠杀,以报此仇。”

    “对,该当尽数杀绝,王家的畜生,一个都不能留。”公孙怡含泪附和。

    叔侄重逢,确该欢喜。

    但欢喜的也只有她叔侄二人,陈玲与冯源,都面挂黯然,心中落泪。

    公孙怡的二叔能够死里逃生,可他陈家的长辈呢?可还有哪一位在活着么?

    封逸拍了拍陈玲的肩膀,姑娘抿着嘴唇,坚强地抬起头来,展颜而笑。

    只是笑容里,带着难掩的苦涩。

    灵痴与沈斌迈步近前,抱拳躬身道:“属下见过大长老。”

    公孙飞熊乃公孙家家主公孙飞龙的二弟,亦是公孙家的大长老。

    梁木还曾与封逸偷偷说过,有传言说公孙怡乃公孙飞熊与其大嫂偷合所出。

    当然,传言毕竟是传言,做不得准。

    身在公孙家,礼数自然不能,封逸也踏前一步,抱拳为礼。

    公孙飞熊的形容虽很狼狈,身上确是没什么伤患,精神也很旺盛。冲着封逸三人抬了抬手,继而将目光移向陈玲与冯源,不禁一怔。

    “飞熊老哥大难不死,且机缘造化突破至通玄境,当真是可喜可贺。”

    冯源与公孙飞熊乃是旧识,哈哈大笑着上前寒暄。

    但公孙飞熊却只是瓮声瓮气地摇了摇头,随即再度将悲痛浮于脸面。

    对于三玄城现下的主人陈玲,他始终没有表示出该有的礼节。

    陈玲峨眉双蹙,冯源亦微微眯眼,神色间微见忧虑。

    “二叔,你怎会寻来这里?”

    公孙怡并没有在意这些微小的细节,只是揣着自己的欢喜。

    “我是在半个月前自幽灵山麓北坡下醒来的,好在身上还有些疗伤丹,所以就寻了个隐秘的所在,闭关疗伤去了。昨天下午伤势复原,修为也有了突破,便准备回返三玄城。可没想到经过此地时,忽然发现了那贼斯鸟王狂风的身影。当即便冲了过来,将他身边的那只腌臜邪灵打伤。”

    公孙飞熊寻了块青石坐了下来,自顾讲说。

    公孙怡则走上前去,用纤细的手指为他梳理杂乱的头发。

    “老天爷真他娘的不开眼,那狗日的王狂风坏事做尽,竟还能有机缘突破至通玄境。二叔我方刚突破,又经过长途奔波,料算自己该不是他的敌手,所以就一直与他对峙,并不敢冒然动手。却才对峙一炷香时间不到,你们就出来了。”

    说罢看向封逸,“这位小友,刚才哪只青蛇,是你的扈从?”

    封逸点了点头。

    “能一击便震杀王狂风,那青蛇难道是一只玄兽?”公孙飞熊再问。

    封逸依旧点头。

    “哦?一个淬体境的娃娃,竟能得到玄兽做扈从。小友,敢问师从何处?”

    公孙怡插口道:“二叔,他叫封逸,乃是我麾下银甲卫的三队统领。”

    “封逸?”公孙飞熊皱眉沉吟,似乎并未听过此名,又揣着茫然摇头。

    “就是那个凭一己之力,杀了龙隐宗众高层的封逸。”公孙怡再度解释。

    公孙飞熊立时恍然,“哦,原来是龙隐宗那小子。不错不错,倒真是个少年英杰。”

    壮汉眸泛赞赏精光,封逸却更多的在留心陈玲与冯源二人的神情变化。

    通过公孙飞熊刚才的态度不难推测,若是他回返三玄城,怕不仅仅只是屠尽王家,甚至还会打压陈家,自做城主。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他公孙飞熊已是通玄境大能,而陈家,现下只有冯源与刘硕两个高手,且都只是内息境修为。

    想要继续霸权三玄城,陈家已然没了那个本事,也没了那个底蕴。

    世事变换如光影流转,不可捉摸,也无从捉摸。

    哪家称王,谁家落败,如云烟聚散,缥缈难测。

    封逸并不会为了陈家的落败而唏嘘,也不会因为公孙家打压陈家而愤怒,这是他所不能阻挡的。

    他目前最担心的是,公孙飞熊会否突然向冯源与陈玲发难。若真如此,他该怎么做?

    思思想想,只觉头脑发胀,好不难受。

    忽听公孙飞熊说道:“封统领,可否请出你那位玄兽扈从来让某一见?”

    封逸还未答话,公孙怡已先将封逸放青蛇回灵雾山脉之事说了。

    公孙飞熊听得连呼可惜,又怪封逸不懂事,唠叨不休。

    公孙怡夹在中间,好不尴尬。倒是封逸来了脾气,越看那公孙飞熊,越觉得此人不是善类,同时心里的厌恶也越来越重。

    不知不觉,朝阳已升至半天。

    公孙飞熊似是唠叨够了,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时辰已不早了,咱们赶紧动身,回返三玄城。”

    说罢直身而起,便要觅路南下。

    公孙怡连忙说道:“天剑宗的阔长老给陈家还有我公孙家指派了任务,要我们拒守天涯山峡谷,阻挡妖兽南下。”

    公孙飞熊“哦”了一声,“那好,冯老弟,你且陪着陈二小姐同去天涯山峡谷。我公孙家的人先回三玄城,待将王家那一窝贼畜尽数杀了,再来与你们一同抗御兽潮。”

    陈玲与冯源皆不是傻子,公孙飞熊回到三玄城后会如何,她们自然能够猜到。

    冯源忙说道:“飞熊老哥,天涯山兽潮狂暴至极,老弟我修为低劣,且我家小姐还负了重伤。若是因此而未能阻住兽潮,怕是要惹得天剑宗不悦。不如这样……”

    还不待冯源把话说完,公孙飞熊已变了脸色,冷冷地“恩?”了一声。

    “冯老弟是怕老哥我先回去,杀了王家人后,霸权三玄城?”

    “不不……兄弟我绝无此意,老哥误会了。”

    冯源额头见汗,心头发寒。

    他虽是内息境后期强者,且战力不俗。但面对通玄境大能时,依旧忍不住心惧。

    这既是修为境界的压制,也是冯源对自身实力的自知。

    淬体境武者越级强杀内息境玄修,虽很少见,却也并非没有。

    因为这两个境界的差距并不是太大,都无法催使元力离体,都不能施展玄术。

    可通玄境却不同了,元力离体,能杀人于无形之中。玄术爆发,更能移山动岳,引雷撼天。

    若真与公孙飞熊动起手来,冯源自忖,自己绝无生还之理。

    所以当下并不是与公孙飞熊翻脸的时候,表现出谦恭,也理所应当。

    “轰隆……轰隆……”

    沉闷的轰鸣声,自天南传来。

    众人移目南望,但见天地交界之处,一阵黑压压的物事正在急速奔来。

    “是什么?”沈斌皱眉问道。

    封逸挑眉回答:“马,不下百骑。”

    “会是谁?”公孙怡与陈玲同声发问。

    封逸摇头,冯源亦摇头。

    距离太远,二人看不真切马上人的面容,更看不清楚他们的衣着服饰。

    公孙飞熊修为精深,耳聪目明,早已看了个真切。

    他的嘴角边泛起一抹冷冽的笑意,“小矬子冷军……”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