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一章:刀势
    刀势起于心,却散于外。

    小山洞中,顿起无边涟漪,呼呼散向四面八方。

    公孙怡、冯源等人皆身处于涟漪之中,闻得刀势,尽皆面起骇然。也只有青蛇依旧如常,盘曲在封逸的右肩上,昂首西北望。

    也不知那一双泛着幽碧光芒的小眼睛,是否能透过山体石壁的阻挡,看到西北远天的灵雾山脉深处。

    “好强的刀势!”

    冯源连退三步,忍不住脱口惊赞。再看封逸时,心下暗忖:“此子莫非在此间得了什么造化?能成刀势,日后便可以凭此而悟出刀意。若有刀意在身,以此而悟道,此子日后,必名动无疆。”

    言念及此,眸中连泛艳羡。

    但也只是艳羡,并无丝毫恶毒歹念掺杂在其中。

    “什么是刀势?”

    公孙怡等人亦被刀势所慑,身形暴退,一直退到山壁旁,才终于艰难地稳住身形。

    立定之后,公孙怡喘息着平复砰砰乱跳的心神,继而问道。

    封逸依旧挺立原地,长发飞扬,丰神俊逸。只是衣衫略有破损,上面还沾染着点点血污,平白坏了这一身气势。

    他没有听到公孙怡的问话,只是在沉心感悟这方刚悟出的一式刀法。

    当然,公孙怡也并不是在询问他。

    “武技与玄术都是什么,二者的区别是什么,怡小姐可知道吗?”冯源知道公孙怡是在询问自己,但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这样问道。

    公孙怡微微蹙眉,沈斌、陈玲与灵痴等人亦不解此问何意。

    武技与玄术的区别,他们自然知道。但刀势是什么,他们因为修为与见识所限,都是从未听闻过。更不知道刀势与武技或玄术有什么关系。

    “武技乃外功技法,玄术乃神通秘法。习练武技的门槛很低,寻常人也能习练。习练玄术的门槛却很高,非通玄境大能不可习之。”

    刀势散尽,小山洞内重归平静。公孙怡迈步走回封逸身旁,看了他一眼后,说道:“外功武技多是拳脚刀剑、淬体练力之术,威力有限。而玄术却不同,能断江、开山、动岳、移星转斗,威力莫测,几如天威。”

    公孙怡讲说之时,丝毫不掩饰自己脸面之上的憧憬神色。

    也无怪她会如此,唯有掌握了玄术的通玄境大能,才算是真正超脱了凡俗。翻手便是天威,覆手便有雷落,在寻常之人的眼中,那是如神明一般的存在,该受万人敬仰膜拜。

    苦修一生,岂不正为此刻?

    冯源听罢,却是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似乎并不以公孙怡的话语为然。

    “恩?”

    公孙怡见他如此,下意识发出了疑问之声。

    冯源解释道:“这只是寻常之人的寻常认知,都以为外功武技乃下品,唯有玄术神通才是上品绝技。实则不然,有上下之分的只是各种武技、玄术的习练法门,与玄功一样,分做三阶九品。而武技与玄术本身,却是没有上下之分的。”

    这话说得不甚明了,但公孙怡等人俱不是什么愚笨之徒,只略一回味,便明白了过来。

    再看冯源,却听他继续说道:“武技的本身,与玄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若说有差异,也只是武技只能近战,而玄术却可遥攻。”

    公孙怡等人尽皆点头。

    “可若当对武技的领悟更进一步时,武技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蜕变。封逸小友的刀势,便是武技的第一种蜕变。这种蜕变也可以称作是进化,或升华。”

    冯源目光灼灼地紧盯着封逸观瞧,越看越是羡慕,越看越是心里发酸。

    “我冯源浸淫风雷掌数十年,怎就没有如此机缘,得以更进一步,参悟出风雷掌势呢?唉!”

    幽叹过后,最终还是回归了现实,心下暗道:“各人有各人的机缘,我冯源命里如此,强求也是无用。”

    又是一叹,这才继续说道:“武技的第一次蜕变,名叫势,根据各人对武道的认知不同,所参悟出的势也不尽相同。如封逸小友,他所悟出的势便是刀势。而有些人悟出的则是剑势、掌势、拳势、腿势……”

    “那势之后呢?”

    沈斌的修为并不精深,能够越级杀敌不仅仅因为淬骨丹的缘故而血肉之力暴涨,还因为他沈家的独门绝技‘落叶剑法’。

    落叶剑法的品阶虽然不高,但沈斌于此道上另有一番成就,使用出来大有所向披靡之势。而今听闻了武技能够蜕变,自然心起涟漪,忍不住便要追根问底。

    冯源笑着看了他一眼,眸中的意味是‘你小子莫要好高骛远,单只一个势字,便足以教你苦修一生,怎还敢窥探更高境界?’

    但他也并没有就此打住解释的念头,沉吟片刻后,说道:“势之后便是武技的第三大境界,‘意’。”

    “意?”公孙怡、沈斌、灵痴三人异口同声。

    “对,意!”冯源郑重点头,“意是什么样的境界存在,我也不太清楚,也无缘能亲眼得见。不过我曾在一本古籍上看过这样一句话。无疆世界万亿玄修,内中只有千人能悟出‘势’,有百人能悟出‘意’,有十人能诞生‘心火’,却只有一人才能得道。玄修之难,难于上青天。”

    这句话一经出口,不管是公孙怡还是沈斌,亦或是灵痴,都不由得深觉自己的自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他们曾以为,自己在玄修之路上的天赋很出众,将来必有所成。

    而今再回想当时的心境,原来竟如天人说梦一般,何其狂妄且无知。

    但人生便是如此,哪能事事一帆风顺?又哪里能够想什么,便能做到什么?

    梦想若真那么简单便能达成,便也不叫梦想了。

    心波摇曳过后,三人立时又恢复了自信。各自紧咬着牙关,紧握着拳头,暗暗在心底发誓,需得努力,再努力。

    不仅仅是他们三人如此,连冯源亦是如此。

    场中倒只有陈玲一人并不为那古籍之上所记载的言语所动,她只是凝视着封逸,倾尽满腹担忧。

    眉眼含波,忽间封逸睁开眼来,陈玲不禁大喜。

    “封大哥,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对于陈玲那无时无刻不徘徊在身旁的关心,封逸已不是第一次感觉到受之有愧。

    他有心去疏远,却似乎根本没有作用。

    “略有造化,伤势已然无碍。”封逸点了点头,陈玲心下顿安。

    “那血魔哪去了?你是怎么消灭它的?”公孙怡已自自己的思绪之中超脱了出来,看向封逸,问道。

    封逸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而今听闻,不禁犯了难。

    不过眼光一瞥,看见了盘曲在右肩上的青蛇,顿时计上心来。

    “这次多亏了它。”

    众人移目看去,都并不觉得诧异。

    青蛇看上去虽很弱小,但众人都知道,它并不弱小,反而很是强大。

    至于此蛇是封逸从哪里得来的,公孙怡早就问过了陈玲,也知道了个大概。

    一边感叹封逸好运气的同时,也曾一边细细斟酌过该不该请求青蛇帮忙。

    不过当时封逸并未醒转,青蛇也不跟她做丝毫交谈,公孙怡便是有心求救,也无法说出口来。

    此时情况却不同了,待确定了封逸无碍后,公孙怡便率先将众人纷乱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之中。

    “王狂风跟那只邪灵还在外面,而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好几天,都饥渴难耐。若是再耽延个一天半日,怕是便不被王狂风打杀,也会先渴死饿死在这里。”

    众人尽皆点头,公孙怡移目看向青蛇。

    封逸发现了她的目光,顿时心下了然。

    想了想,便向青蛇投去了一个商量的目光。

    青蛇能以神念传音,传音之时封逸也可以震颤心神,与其交流。

    但若青蛇不率先传音,封逸便无法与它建立沟通,只能凭借眼神询问。

    青蛇依旧在凝眸西北望,似乎并没有看见封逸的目光。

    封逸无奈,只好低声问道:“你能不能再帮我个忙?”

    闻得主人言语,青蛇连忙收回了目光,看向封逸。

    “主人若有差遣,属下万死不辞。”

    神念传音再起于封逸的心中,封逸大喜,忙震颤心神,“你且去山洞外面,将那一人一邪灵打杀了。”

    青蛇连连点头,不做丝毫废话。

    可当它落至地面时,西北远天的异兽吼叫之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众人心悸的同时,青蛇也停住了身躯的蠕动,扭头再看西北。

    眸中忧色泛滥,似恨不能立时赶赴过去。

    或许它认识那只叫声凄惨的异兽,也似乎在担忧着它的安危。

    封逸见此情状,思绪闪变,艰难取舍。

    最终,他还是做出了最符合本心的决定。

    “待杀了王狂风与那只邪灵后,你且自去吧。”

    青蛇微微一怔,继而回眸看向封逸,目光之中包含着纠结与感激。

    封逸轻轻摆手,青蛇飘然游出了山洞。

    待到青蛇远去,公孙怡才忍不住说道:“它修为了得,品阶也是极高,若跟随在你身旁,日后少有人能再伤害到你。你怎能就此放了它去?”

    封逸挑眉看她,公孙怡神情一怔。

    陈玲却说道:“它的朋友或正在受难,封大哥不忍它时刻忧虑,且日后心存愧疚。”

    公孙怡摇头道:“它只是个妖兽牲畜,岂能与人类一般,拥有情感?蛇类狡诈,它所表现的忧虑,或许只是为了脱身的障眼法。”

    此言一出,封逸顿时面起怫然。冷视公孙怡,说道:“它先救我,而后又主动跟随我,并非被我胁迫。并且以它的修为,若想离去随时可走,我岂能拦得住?又何需什么障眼法?”

    言语冰冷,封逸确已动了真怒。

    动怒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他以为公孙怡不会是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

    二是公孙怡不该说‘妖兽没有情感’。

    这句话让封逸回想起了当日在隐龙山下小城中初见公孙怡时的情景,以及她对清儿无礼的羞辱。

    换句话来说,清儿也是妖兽,公孙怡如此说,岂非是在表明,清儿也是个没有情感的牲畜?

    封逸焉能不怒?

    冷哼一声过后,一甩衣袖,径直走出了小山洞。

    公孙怡站在原地,面色青白交叠,不知自己错在了哪里。

    不过略一回想,立时恍然,“他身边的那个小丫鬟,也是妖兽……”

    心起涟漪,姑娘略起歉仄之意。有心追上封逸去解释一番,却碍着沈斌、灵痴、冯源等人在旁。

    她毕竟是公孙家的小姐,而封逸只是她麾下银甲卫的统领。

    岂有主子跟下属道歉的道理?

    思思想想,最终将心下的歉仄按捺了下去,却听得“轰隆”一声闷响传来,正是山洞石门被自内推开的声音。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