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九章:突破
    狂龙长饮,疾冲而下。

    恶虎咆哮,张口来噬。

    两相交锋,只一招,恶虎便轰然败退。

    一退再退,等退到了封逸那破损的丹田之中时,恶虎周身已尽数被炽热的火气所笼罩。

    火气翻腾,恶虎惨叫哀嚎,体内的污浊秽物如烈火烹油一般,被火气尽数焚炼蒸发。

    终于,在命火的火气耗尽之前,恶虎体内的所有污浊被焚炼了个干干净净,只余下精纯至极的纯阳之气,微小一团,还不及命火的一半大。

    但便如此,命火依旧表现出了难以掩饰的欢喜与激动。

    它身化狂龙,再度昂首发出一声欢愉的咆哮,继而龙嘴开张,猛地一吸,便将那一团纯阳之气尽数吞噬。

    霎时间,风云色变。

    风云并非外界的风云,而是封逸体内的风云。是封逸被血气恶虎吞噬的精血,也是他那干瘪成腐朽皮囊的大半个身躯。还有已经重返回绛宫之中,正散发着耀眼金光的命火。

    金光所到之处,封逸那干瘪的皮囊立时充胀饱满起来,被吞噬殆尽的精血亦随之而复原盈满。

    连同心窍之中,因为过度使用燃血秘术而耗尽的精血,以及绛宫内耗损枯竭的心火之气,也都在金光的照耀下,盈满如初。

    不仅如此,便连封逸那损失了的寿元,以及被噬帝鳄喷吐火焰烧去的长发,也在急速恢复并生长。

    容貌由违和的成熟再度化作十八岁少年的些微稚嫩,皮肤比较之前也白了许多。

    长发铺散,不知哪里来了一阵轻风,将其吹起,飘飘摇摇。

    而存身在金光之中的命火,正随着自身对纯阳之气的吸收,茁壮地成长。

    若说之前它只有微尘那么大,现下已增长如米粒一般。

    谁说米粒之珠不敢大放光华?

    而今这米粒般大小的命火,所发散的金光,笼罩了封逸的周身,并驱散了小山洞内的浓稠血雾,一如骄阳当前,刺得公孙怡等人头脑发懵,几欲晕厥。

    “这是怎么回事?”

    公孙怡抬手抹去嘴角边的鲜血,紧闭着双眼,不敢去看那耀眼夺目的金光。

    沈斌与灵痴便在她的身旁,却并没有解答她的问题,因为二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再看洞外,夜幕下,雪色中,孤峰挺立,石门紧闭。

    龙吟之声将王狂风与邪灵逼退至密林内里,却还不待那一人一邪灵超脱恐惧之意,回返孤峰旁,便见金光升起,如艳阳坠地。

    “这……”

    王狂风瞠目结舌,邪灵却眉头大皱,似有所思。

    恰此时,西北天际的灵雾山脉之中,陡然爆发出一声冲天兽吼。

    “嗷……”

    这一道兽吼之声虽很狂暴,却不如之前的龙吟,亦不如前几日的异兽咆哮。

    但便如此,也依旧惊天动地。

    又是一头高阶异兽。

    细算前后,灵雾山脉深处的兽吼之声已来回变换过三次。

    第一次是如龙吟般的吼声,彼时的封逸还在龙隐宗附近,还有清儿为伴。

    待到前几日,他化魔之后,兽吼之声又起,便与以往有了变化。

    虽然也似龙吟,却尖细了许多。

    由此可见,前后咆哮的异兽并非同一只,而是两只。

    现如今,第三只异兽的吼声响起了。

    王狂风闻得兽吼之声,不禁惶惶,暗忖:“那些五族大能,到底在干什么啊?围捕一头异兽还不够?这是要给灵雾山脉内的高阶异兽一网打尽?”

    风过呼呼,兽吼不断,远远近近,此起彼伏。

    而山洞内,封逸依旧平卧于金光之中,沉心于体内。

    绛宫内,命火终于将纯阳之气尽数消化,自身也停止了成长,金光亦随之而隐。

    封逸将这一切都看了个真真切切,暗道:“心火需要经历生死危难才能蜕变成长,而命火……只需要吞噬纯阳之气便可成长?”

    之前他一直搞不清楚命火该如何进化蜕变,而今他知道了。

    细细回想,确也如此。

    命火若被消耗,需要吞噬心火之气来补全自身亏虚。

    气属阴,但心火之气因为心窍的缘故,并不属阴。

    但它毕竟是气,虽然沾染了火性,却也不是纯阳,乃是少阳。

    命火吞噬少阳,只能补全自身亏虚,并不能因此而进化。

    若想进化成长,必须要吞噬纯阳。

    纯阳又称作至阳、太阳。

    有了明确的目标,封逸对命火的茫然不解顿时一扫而空。

    念头一转,又想:“少阳之物易寻,纯阳之物却是世间罕有。这血剑吞噬了不下万人的精血,才得一丝纯阳之气。日后若想再寻,怕是难了。”

    有句老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此一颗认准了目标,坚定不移的真心,万事皆不算难。

    并且此时也不是多想这些的时候,封逸再观绛宫,但见命火蓦地一颤,竟倏忽一分为二。

    一占九成,一有一成。

    九成者继续坐镇绛宫,漂浮旋转,发散火气。

    一成者则沿着经络,飘然游至百会穴中。

    百会穴内,枯竭的九点元力精华正昏沉欲睡,萎靡不振。忽见命火到来,顿时如被打了鸡血一般,齐齐活跃起来。

    命火居中,九点元力精华圈饶在外,呈众星拱月之势。

    一旋一转,忽然生出强横的吸力,将封逸体外十里方圆的漂浮天地元气尽数吸引而来。

    庞杂的元气入体,不经过绛宫,直冲百会穴而去。

    九点元力精华依旧围绕着那一成命火而旋转不休,而命火,则轻轻一颤,发散出浓郁且炽热的火气,汹涌且放肆地焚炼方刚入体的庞杂元气。

    “嗞嗞……”之声回荡,元气之中的杂质与污秽被焚炼得干干净净。

    不一时,便只余下最精纯的元力气息,受枯竭的元力精华感召,纷纷汇入其中。

    元力精华转瞬盈满,封逸只觉浑身舒泰,好不欢畅。

    似有无穷巨力,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九点元力精华盈满之后,那精纯的元力气息依旧富裕不少。奈何百会穴已无力吞噬,只能任由它们透过了毛孔穴窍,朝着封逸体外悄然发散。

    封逸不忍浪费这庞大且精纯的元力气息,当即默运大悲赋法门,调运元力气息汇聚于绛宫之中,凝练成元力精华。

    九点元力精华尽数凝成,元力气息终于耗尽。封逸调运元力精华,经经络,狂冲下一处关隘,风府穴。

    一冲过后,风府震荡,淤塞依旧。

    二冲,淤塞微散。

    三冲,依旧未能将其破开。

    四冲、五冲、六冲……

    效果甚微,封逸眉头大皱。

    想了想,便调运绛宫内的命火,再度分散出一成,充当元力精华之统帅,配合其轰击因先天之气消散而闭塞的风府穴。

    有了命火的加入,元力大军的声势与战力立时翻增数倍。只一冲,便震散了淤塞污秽,强行将风府穴贯通。

    那一成命火盘踞其中,元力精华围绕旁侧,风府穴盈满,大悲赋第一层的修为进度,再度迈前一步。

    都说修炼是会上瘾的,封逸此时的情况就是如此。

    命火蜕变,焚炼入体的元气速度翻增,而且对心火之气的耗损也降低了不少。

    封逸粗略计算心火之气的余存,竟还有九成之多。

    当下再度默运大悲赋经文,散出意念,驱赶天地之间的漂浮元气,化作恶龙,汇入绛宫之中。

    意念发散出来,却发现周侧的空气之中,天地元气已呈枯竭之势。

    “唉!周边的元气都被刚才吞噬干净了,这倒是可惜。”

    封逸大感惋惜,收回了意念,正准备回神醒转,却忽然想起一事来。

    “对了,我的玄囊里还有几粒三品聚元丹。”

    命火蜕变,修为增长,令他对大悲赋经文的理解更加深刻了几分。

    彼时他以为自己修炼大悲赋,并不能通过吞噬聚元丹来擢升修为,聚元丹的作用只能在元力耗尽之时,补充消耗。

    但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自己错了。

    大悲赋虽然不是无疆世界的玄功,但玄修之道,殊途同归,皆是吞噬元气,炼化元气,降服元气并感悟天地大道的过程。

    聚元丹内所蕴含的元气,除却少了天地元气的野性以外,与其无异,岂能不被自身所吸收?

    之前不行,是因为命火微小,不足以分化自身,统领元力精华,入主各穴。

    绛宫内的命火本体如三军主帅,封逸便是这天下之王。

    而入主各穴的命火分身,则是主帅之下的各军将领。

    没有分化的命火统御各个穴道之中的元力精华,便相当于百万大军无有主将。

    王与帅虽强大,却毕竟分身乏术,难以尽窥百万大军之各兵卒的真容。圣命所发,难以做到上通下达,自然处处受制,不便之极。

    无将之军,各自为政,各逞英雄。正因如此,才会对聚元丹所发散的没有野性、狂性的元气加以排斥,不认为它们与自己等同。

    而今大军得了主将,圣命所致,无不遵从,聚元丹入腹,所发散的元气,它等焉敢不接纳?

    心有此念,便不做耽延,忙将玄囊内的所有聚元丹尽数取出。

    一股脑的全都塞入口中,混合了唾液之后,聚元丹立时融化。

    庞大的元气疾冲入绛宫之中,虽经过炼丹师的焚炼,对于寻常玄修来说精纯至极,但在封逸眼里,依旧驳杂不堪。

    驱动命火,发散火气,焚炼之!

    时间匆匆过,不觉夜幕已去,朝阳东升。

    封逸沉心修炼,并不为外事所动。

    不知不觉,残阳又垂,夜幕又起。

    如此往复,直至三日之后,绛宫内的心火之气,终于耗去九成。

    之所以留下一成,是因为封逸知道,自己此时已无补气丹,需得留下足够的心气来支撑躯体。毕竟洞外还有强敌窥伺,并不安全。

    转而又过一天,待到这一日的黎明时分,命火之中所蕴藏的火气,也终于耗去了七七八八。

    不过甚好,聚元丹所发散的庞杂元气,已尽数被焚炼殆尽。

    不多不少,共凝练成五十四点元力精华。

    封逸精神勃发,丝毫不觉得疲累,也不觉得腹中饥渴。

    发散心神,控御命火一分为七。

    主帅依旧坐镇绛宫,六员大将各率九点元力精华,齐头并进,共往神道穴去。

    六军同出,封闭了神道穴的淤塞轰然破碎。

    一军留下情理战场,余下五军继续下行至悬枢穴。

    悬枢开、长强通、璇玑破。

    二军并行,连冲三次,紫宫穴亦宣告占领。

    余下一军飘然而去,轰击巨阙穴。

    一冲、再冲、三冲……

    轰鸣回荡,军疲将乏,再无之前那一往无前,所向披靡之势。

    但便如此,封逸又岂能惧之?

    竭运心念,强压疲累之意,调运大军,连翻攻城。

    九冲之后,巨阙穴开!

    而此时,西北远天的异兽吼叫之声一声接着一声,愈发狂暴起来。

    狂暴之中,带着凄惨与决绝,还有悲凉与无奈,更有痛苦与绝望。

    山洞内,公孙怡等人并肩而坐,一边被异兽吼叫之声震得心神发颤,一边凝视小山洞内平卧数日的封逸。

    她们不是没想过入得内里,去探查封逸的情况。

    但有一条青蛇拒守洞口,任谁迈步前往,都丝毫不做退让。

    有一次陈玲按捺不住忧心,强行进洞,那青蛇却只一摆尾,便将她震飞出去。

    似是青蛇留了手,陈玲虽被震飞,却并未受伤。

    经此一事,众人再也不敢冒然进洞了。

    不过始终也不见封逸醒来,忧心的依旧忧心。

    不仅仅忧心封逸的安危,更忧心洞外的强敌。

    “嗷……”

    兽吼又起,公孙怡等人被那吼声之中所携裹的凶悍妖气所慑,纷纷抖如筛糠。

    而拒守小山洞口的青蛇,则凝眸看向西北方向。

    幽冷的目光似乎穿破了山体,直入到那终日被迷雾所笼罩的茫茫山脉之中。

    青蛇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担忧与焦急来。

    它在担忧什么?又在焦急什么?

    公孙怡等人虽然都看到了,却都猜想不到。

    良久过后,青蛇收回了目光,扭头看向封逸。

    眸中神光闪变,有纠结,亦有踌躇……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