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七章:血剑
    “卧槽!”

    封逸哪能料到情况竟会如此,大骂一声后,连忙运起游龙术加以闪避。

    剑气虽快,却只与内息境玄修的速度相当,封逸竭尽全力,尚能闪避得开。

    脚步交错,一直退到了小山洞深处。

    再定睛前望,却见那剑气并不就此罢休,又是一个旋折,再度疾冲而来。

    “这玩意,难道是活的?”

    封逸大叫道。

    叫过之后,忙将玄刀递交右手,急运追风刀法,砍向激射而来的剑气。

    玄刀正中剑气中身,却听得“咔擦”一声,玄刀竟自中断成了两截。

    这柄玄刀的品阶并不高,只是一品玄兵。但材质上佳,不仅很重,也很坚硬。

    封逸粗略估算,此刀的坚硬程度,已可以与二品玄兵相媲美。但便如此,依旧如枯木一般,被那青红二色交杂的光影剑气就中斩断。

    玄刀断折,封逸一时难得反应过来,被剑气射中了左胸。

    也是他站位巧妙,若是再偏上那么一分半分,只怕就要被射穿胸腔心脏,立时气绝身亡。

    剑气染血,青光已消散殆尽,尽数化作了耀眼的赤芒。

    封逸本以为它既然已伤了敌人,势必会与之前一样重返山壁之中。

    却没想到事实并非如此。

    一口气还未松完,公孙怡等人的示警之声已交替传来。

    “小心!”

    封逸闻声色变,连忙侧身闪避。

    那已尽数化作血色的剑气竟然自身后折返而回,又一次疾刺而来。

    速度已比较之前快了一倍不止,若非公孙怡等人的示警之声来得及时,封逸只怕又要被它射个对穿,负伤不轻了。

    剑气一刺落空,已急飞到冯源等人的身旁。

    它似乎只对封逸有兴趣,并不理会冯源等人,就着半空旋折一圈后,再一次调转锋芒,急攻封逸。

    正此时,风雷之声爆响,冯源的铁掌已朝着剑气中身,狠狠拍击而来。

    掌间元力鼓荡,逼压得空气爆裂连连。劲风如浪涛,狂暴不已。

    可那狂暴不已的劲风触碰到了血色剑气,下场竟与封逸手中的玄刀一样,顿时碎裂散尽。

    冯源大惊,连忙收回手掌。

    他这一击虽然没有伤到剑气,却是引起了它的注意。

    血色剑气止住了疾冲之势,停身于半空之中。微微一顿后,猛地旋身加速,急朝冯源刺去。

    冯源连忙闪身避让。

    “他-妈-的,还真是活的啊。”

    狂暴一骂之后,冯源已闪到了封逸的身旁。

    二人并立,剑气又已疾冲至身前。

    此物锋利至极,无法格挡。也没办法将其摧毁,只能躲闪。

    山洞虽空,却不是很大,闪避起来多有不便之处。冯源掠至公孙怡身旁时,一个不小心碰撞到了她。

    公孙怡没留意脚步,径直撞在了身旁的山壁之上,顿时激得灰尘扑簌簌跌落,露出了雕刻全貌。

    那是一柄长剑图形,宽约四指,长超过五尺。

    剑尖朝下,剑柄朝上,剑身上雕刻着两个古意昂然的篆体大字,‘天剑’。

    封逸粗略一观,却见青光陡起,又有一道剑气自长剑图案之上激射出来。目标所向,正是方刚触碰到山壁的公孙怡。

    公孙怡也发现了青光剑气,连忙抽身后退,同时挥剑砍斫。

    不出意料,长剑被剑气就中斩断。剑气加身,自公孙怡的右臂洞穿而过。

    霎时间,青芒散去一些,赤芒倏然生出。青红二色交杂,剑气却飘然而回,重入长剑图案之中。

    “怡小姐……”

    沈斌眼见公孙怡负伤,连忙闪到近前来,将她扶住并关切问询。

    还不待公孙怡答话,封逸已飞掠而来。探手在她的后背上用力一推,便将她推出了山洞。同时冲站在一旁,提着重剑,束手无策的沈斌大声叫道:“你也退出去。”

    沈斌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影响封逸与冯源的闪转腾挪路径。万一一个不小心碰触到山壁,或还会引发一道剑气出来。当下“恩”了一声,随着公孙怡一起,退了出去。

    此时此刻,洞内就只剩下冯源与封逸二人,还有一条长约一尺,宽不过两指,薄如纸张的血红色剑气。

    “它本来是青色的,伤敌之后便化作了红色,似乎在噬血。”

    封逸一边急运身法闪避,一边高声说道。

    那剑气并不只单单认准了一个人去攻击,一会儿斜刺冯源,一会儿改刺封逸。

    所以两人才得喘息之功,可谁都没办法退出这个小山洞,回到大山洞之中。

    因为他们不知道剑气会不会跟着自己一起出去,若真出去了,再记恨上公孙怡等人,那可就麻烦了。

    “它确实在噬血。”冯源避开了剑气之后,偷得瞬息的喘息之功,回应道。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洞外,公孙怡急切询问。

    可谁都没办法回答她的问题,因为众人都是第一次遇到此般情况。

    “封大哥,小心,它又找你去了。”陈玲守在洞口,焦急地盯着战场观瞧。眼见血剑急冲封逸而去,连忙高声示警。

    封逸闪身避让,却忽觉头脑一沉,方刚恢复不多的体力已再度耗尽。

    “完了……”

    心中一紧,血色剑气已深入下腹之中,并刺破了后脊皮肉,贯穿而过。

    “啊……封大哥!”

    下腹乃丹田之所在,丹田受到如此重创,便是极境强者,也会修为散尽,沦为废人,甚至还有可能就此身死。

    场中没人知道封逸的丹田早已被毁,眼见他负伤如此,各人都不由得心里“咯噔”一声,暗道:“完了!”

    陈玲闪身冲入山洞之中,便要来营救封逸。

    却方刚入内,便被公孙怡给拽了回去,“你去了也帮不上忙。”

    陈玲哪里肯听她的话,哭喊着甩动手臂。可她的修为本就不如公孙怡,哪里能甩脱得了?

    挣不脱束缚,又关念封逸的安危,当下只能托着泪眼,急观战场。

    那血剑刺穿了封逸的下腹丹田之后,周身血色再度暴涨,已由之前的一尺,变化做两尺长。

    它就着前冲之势猛地旋折,似乎认准了封逸已死,便不再去攻击他,反向冯源冲去。

    冯源眼见封逸负伤如此,也是心惊不已。一边躲避血剑,一边急闪至封逸身旁,急声问道:“封兄弟,你快退出去。”

    封逸捂着下腹,嘴巴方刚张开,便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

    鲜血飞扬,好巧不巧又落到了疾冲而至的血剑身上。

    血剑一颤,二尺剑身再度增长半尺。

    它又在半空之中顿了顿,继而锋芒变换,又指向了封逸。

    “奶奶的,退不出去了。”

    封逸无奈苦笑,忙推开冯源,侧身腾挪。

    与此同时,自玄囊中取出疗伤丹,急送入口。

    血剑的体型暴涨至此,速度也比较之前更快了数倍。呼呼来去,几如电闪风驰。封逸原本就闪避得极为困难,而今己消敌长,又怎能再闪避得开?

    “噗……”

    血剑加身,左臂之上的皮肉立时开裂。

    血剑再度变化,已至三尺长。

    眼见封逸不死,便再度向他冲来,倒是给冯源晾在了一边。

    冯源见状,忙捡起封逸丢在地上的断刀,冲上前来,急斩血剑。

    终于引开了血剑的注意,为封逸争取到一些喘息之机。

    疗伤丹的药效在急速发散,封逸身上的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山洞外,公孙怡看得真切,心起疑惑,“他的丹田被洞穿,怎跟个没事人一样?”

    疑惑归疑惑,血剑却已斩伤了冯源的右腿。饮血过后,体型增长至四尺,继而改换目标,再攻封逸。

    封逸得疗伤丹补益,暂时恢复了一些体力。勉力催使游龙术,配合追风术,尽最大的可能,施展出极限的速度来。

    奈何终究没有血剑的速度快。

    “噗……噗……噗……”

    接连三响,被血剑自下腹来回穿刺三回。

    众人看得痛心不已,陈玲也终于挣脱了公孙怡的束缚,跑了进来。

    可还未来到封逸身畔,却见血剑的体型已增长至五尺,宽度也化作了四指。

    那模样,那大小,与山壁上的长剑图案一般无二。

    血剑凌空悬停,周身血气洋溢,空气之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味。

    封逸委顿在地,意识混沌。冯源跌坐在另一边,也是口喷鲜血不止。

    陈玲继续前冲,可血剑却猛地一颤,发散出狂暴的血气,如同劲风一般,急朝四周扩散。

    血气逼退了陈玲的身躯,直接将她震飞出山洞,摔跌在公孙怡的怀中,头颅一歪,昏死了过去。

    冯源的身体亦受血气所震,后脑狠狠地撞在了身后的青石之上。也是头颅一歪,不省人事。

    小山洞之中,现下就只有封逸一人半跪于地,似醒非醒。

    而那血剑,在发散完血气之后,正飘忽后退,急朝山壁而去。

    待到山壁近前,猛地一颤,融入到了长剑图案之上。

    血光隐没,似乎终于尘埃落定。

    当真如此?

    公孙怡将昏晕的陈玲放在一旁,连同灵痴与沈斌一起,急忙冲进小山洞,欲将封逸与冯源救出。

    他们进洞之后,背对着长剑图案,并没有看到那图案之上陡有血光浮动。

    封逸面对山壁,却是看得真切。

    眼见如此,已知事情并未就此了结。当下忙高声喝道:“先将冯源拉出去,它又来了。”

    公孙怡等人连忙止步转身,拉着昏迷不醒的冯源便退出了山洞。

    “你怎么办?”

    公孙怡站在洞外,高声呼喊。

    封逸强打着精神直身而起,说道:“它之所以能成长,全是因为吞噬了我的血液,不杀我难得平息。我若出去,它必会跟着出去,届时或会伤害到你们。”

    “可你……”

    公孙怡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满天血气已再一次自山壁之上发散出来。

    猩红浓稠,天地似被血色所笼罩。

    而封逸那单薄的身影,正如血色海域之中的一朵浮萍,载沉载浮。

    “嗖嗖嗖……”

    也不知响了多少声,封逸来不及分辨,只得凝神细观。

    奈何眼前血色浓稠,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有一片猩红。

    猩红之中,忽起劲风,紧接着便有一道血色长剑,刺破了浓稠的猩红,急向自身冲来。

    封逸连忙侧身闪避,却刚有动作,便见那浓稠的猩红被接连刺破。

    风声大做,剑气横空。不是一道血剑,而是数千数万道血剑,如紫焰豪猪的究极大招‘紫焰箭雨’一般,铺天盖地地砸落。

    “这-他-妈……”

    封逸惨然一笑,踉跄跌倒。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