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四章:孔立人
    浑浑噩噩,混混沌沌,茫茫然,如在梦中。

    周身剧痛,体软力虚,封逸喘息了良久,才终于凝聚出一丝丝力气,借以睁开双眼。

    入眼处,皆是一片茫茫雪色。大地洁白,那有丝毫生机可言?

    身子在颠簸,似乎正趴在某人的背上。

    封逸再度喘息聚力,许久之后,低头下看。

    背着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冯源。

    此时天光已隐,暮色已起,可雪色明亮,大地如笼罩在晨曦之下,远近清楚可见。

    “冯源背着我做什么?他为何在狂奔?”

    封逸心起疑惑,可想要扭头四顾,并开口询问,奈何已没了力气。

    不知不觉,他再度昏迷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时,已是夜深。

    夜虽深,雪色却丝毫不减。

    冯源依旧在狂奔,气喘如牛,身躯颤抖,步履踉跄。

    “怡小姐,还有多远?”

    他奔逃之际,问了这么一句。

    身旁封逸看不到的地方,传来公孙怡疲累已极的声音,“约莫还有八十余里。”

    “他们快追上来了,还有十里不到。”

    是沈斌的声音,透露着焦急。

    “他们在逃?有人在追?是谁?又往哪逃?”

    封逸再度自问。

    深深呼吸,缓缓聚力,终于能微微张开嘴巴。

    封逸本想问出心底的疑惑,可念头一转,却反而说道:“冯统领,我腰囊里红瓶中的丹药,取……”

    话只说了这么多,力气已耗尽了。

    封逸的声音忽然响起,众人皆是一怔,随即各自的面庞都浮出喜色。

    冯源来不及道出心中喜意,连忙摸向封逸的玄囊,寻找一番,取出承装着补血丹的瓷瓶。

    倒出补血丹,只余最后一粒,喂封逸服下。

    丹药入腹,封逸忙闭目控御元力,催发药效。

    不一时,药效发散,耗损殆尽的精血得到了补充,气力也在急速恢复。

    又过了片刻之功,封逸已能舒展拳脚。

    他挣扎着跳下了冯源的背脊,说道:“我没事了,可以自己跑。”

    同时扭头回望,正见一个身穿锦布华衣的中年汉子,与一个身材矮小的猥琐老头,一纵一跃地凌空飞渡而来。

    那中年汉子是谁,封逸并不识得。

    那猥琐老头是谁,他却知道。

    正是那夜祸乱三玄城,被他以鬼门关封禁却失败的邪灵。

    邪灵在此,那中年汉子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

    新晋通玄境大能,王家家主,王狂风。

    封逸有心询问为何王狂风会忽然追来,但话还未出口,便听到沈斌的惊呼声自身旁传来。

    忙扭头看向左边,但见沈斌身躯摇晃,最终没能坚持住,摔跌在地。

    他的下腹,正涓涓流着鲜血,染红了地面上的积雪。

    而他的背脊上,正趴着断了右腿的孔立人。

    “快起来,他们追来了。”

    封逸一把拽起沈斌,却见他面白如纸,口唇发乌,双眼混沌,已然在伤重昏晕的边缘。

    而他的胸前衣襟上,鲜血淋漓,正急速滴落。

    “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之前怎么不说?”

    众人停住脚步,公孙怡不无关切地道。

    沈斌却勉力保持着清醒,摇头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他没有解释,众人也都明白。他是为了不让公孙怡担忧,所以才一直隐瞒伤势,强装自己无碍。

    而今伤口崩裂,血流如泉涌,他的体力正在急速消耗,已难以继续奔逃。

    “怡小姐,你们先走,我留下来阻他们一阻。”

    沈斌咬牙说道,眸中与脸上,皆挂着决绝之意。

    公孙怡一把将他拉住,摇头道:“要逃一起逃,一个都不能落下。”

    “还是我留下来阻挡他们吧,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日后再也不能随着怡小姐征战南北,活着已没了乐趣,倒不如今日就死在这里,为你们争取一些时间。”

    孔立人翻身自沈斌的背脊上跳了下来,手提大戟,怒视后方急追而来的王狂风与邪灵。

    强敌在后,己方却还在这里计较谁留谁逃,公孙怡顿时大怒,“都别他-妈-的废话,老娘说了,一个都不能落下。都给我赶紧逃,再耽搁,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这当口并不是充当英雄的时候,有这耽延的功夫,咱们不如赶紧多逃一里地。”

    封逸一把拽回孔立人,反手将他背负在背,继而运起身法,急向东去。

    冯源伤势虽重,修为却很深厚,早已将重伤压制住。而今虽很疲累痛苦,却也能勉力坚持。

    当下背起沈斌,紧随封逸的脚步东去。

    众人继续狂逃,身后的王狂风与邪灵,却已将距离拉近至五里。

    “还有多远?”

    冯源再度问道。

    “什么多远?”

    封逸不知他在问什么,插口询问。

    公孙怡在陈玲与灵痴的搀扶下,奔逃得并不如何费力,闻言解释道:“一个很安全的所在,足够我们藏身,并休养,只要咱们都恢复了战力,也未必没可能跟王狂风一斗。”

    眼下的情况,众人只有这么一条路可以走。

    逃回三玄城?

    不说三玄城距离此地甚远,若真逃回去了,又拿什么来跟王狂风斗?

    逃去灵雾山脉,寻求天剑宗长老的庇护?

    更是不可能。

    灵雾山脉距此的距离与三玄城不相上下,而且越往北走,妖兽越多。若是没寻到天剑宗的长老,反而碰到个强横妖兽,岂不是自送肉食上门?

    所以,只能往公孙怡所说的那个足够安全的所在去。

    那是一个山洞,外有石门,不知那山体因何而发生了异变,坚硬异常。

    而且石门只能单向打开,若是众人进洞之后,石门就只能自洞内打开。洞外便是有通玄大能竭力轰砸,也绝无可能破开石门或山体,入内杀害众人。

    那山洞的所在,在天涯山往东一百六十里外的一处无名山峰脚下。是两年前公孙怡外出执行任务时,偶然间发现的。

    当时她曾将那个山洞的神异汇报给了父亲公孙飞龙,并随同一起去探查过一番。

    探查的结果让公孙怡很是失落,只是个宽广的山洞,内中并没有任何特异之处。不过山体坚硬异常,公孙飞龙手持二品玄兵,也难以伤其半分。

    所以,公孙怡才在奔逃之际决定,往那山洞去。

    只要入得洞内,争取一些喘息之机。只待众人伤势复原,战力恢复,再出洞与王狂风拼杀。

    即便不敌被杀,也总好过现下束手,引颈受戮。

    众人奔逃的速度快,王狂风追赶的速度更快。

    一炷香的时间还未过半,两方的距离已自五里拉近至三里。

    “公孙家的贱婢,陈家的娼-妇,胆敢害我孩儿性命。即便你等逃到天涯海角,我王狂风也必追去,将你等鞭尸百年,挫骨扬灰。”

    王狂风的怒吼之声乘风而来,众人心中紧张,如被妖鬼追赶。

    “老大,冯统领快不行了,你放下我,带着沈兄弟你们先走。”

    孔立人趴伏在封逸的背脊上,低声说道。

    封逸沉声喝道:“别他娘的废话,我封逸虽不是什么好人,却也做不得这种事。”

    孔立人心下大慰,“此生能遇到老大与怡小姐两位主子,我孔立人真是好福气。”

    说罢扬声一叹,“唉!只可惜,我断了条腿,而今玄修之路断绝,此生再也无望跟随怡小姐和老大您征战了。”

    封逸没功夫跟他多说话,自顾埋头狂奔。

    一边狂奔,一边急思对策。

    可追兵是通玄境大能,能有什么对策来化解危难,保全自己与众人的性命?

    “不对,还有办法。”

    封逸忽然似想到了什么,当下连忙收回右手,摸向胸前衣襟。

    衣襟内里,青蛇依旧盘曲沉睡,任凭封逸如何以手指挑弄,它都始终不醒。

    “大哥……大兄弟,别装睡啊,我现下正逢生死危难,需得求你救命呢。”

    封逸心下哀呼,可青蛇睡得很沉,就是不醒。

    恰此时,又听孔立人说道:“我虽跟老大认识不久,也没有过太多的交往。不过我能看得出来,老大你不是个坏人,也不是外在所表现的那样残暴好杀。”

    封逸摇头一笑,依旧不言不语。

    孔立人继续自说自话,“你重情重义,又果决勇武,将来的玄修之路上,必然前途无限。若是没有追兵在后,我孔立人真想跟老大你好好地喝上一顿大酒。只可惜……只可惜……”

    连说两句只可惜,孔立人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浓重的悲凉。

    他断了条腿,已然算是个废人了,正如他所说,即便还能活下来,又有什么用?

    他所想的是跟随一位忠义勇武之士,征战玄修路,开创出一个强大的势力宗族。

    当然,若能在玄修之路上更进一步,求得长生大道,那才最好。

    可现如今,一切成空,皆化梦幻泡影。

    “唉!”

    又是一叹,孔立人心存赴死之意。

    “老大,我有个婆婆,那是将我抚养长大的慈善老人。不过现在却身染重病,又没人照料。以后若是有机会,你能代我去看看她吗?她就住在西城三街。”

    孔立人凑头在封逸的耳边低语。

    他声音不大,乃是伤重所致。封逸奔行如飞,耳边风过呼呼,他若不离得近一些,唯恐封逸会听不到自己的话语。

    封逸自然听到了,点头道:“好,等过了这个难关,咱们兄弟一起去看望她老人家。我也略通医术,保不齐还能……”

    一句话还未说完,忽觉双臂一麻,再也不能维持背负之姿。

    紧接着,又觉身上一轻,孔立人已挣扎着跳了开去,大戟横扫,劲风狂啸,摧得封逸连连踉跄前扑。

    “老大,多谢了!”

    孔立人的声音里带着决绝,他的脸面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单腿直立在满天冰雪之中。

    封逸忙停住脚步,转身来看,“你做什么?快回来?”

    孔立人已蹦跳着,迎上了急追而至的王狂风。

    大戟横扫,阻住了二人纵跃的路径。

    “奶奶的王狂风,你孔家爷爷在此,还不受死!”

    一语毕了,孔立人已踏地跃起,垂戟砸向王狂风头颅。

    “不自量力的狗东西,滚一边去。”

    王狂风怒骂一声,起脚飞踹孔立人胸膛。

    “轰!”

    大戟断折,壮汉如败絮般,倒飞而出,狠狠地砸落在了雪地之中。

    “孔立人……”

    封逸高声大叫,奔逃在前的众人也都闻声停住了脚步。

    王狂风面挂寒煞,已再度踏地借力,凌空飞渡。

    只是还未飞跃起来,忽有黑影一闪,孔立人已自雪堆之中窜了出来,单腿着地,急运身法,冲至王狂风身旁。

    猛地扑倒,死死地抱住了他的双腿。

    “老大、怡小姐,快走……快走啊……”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