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十一章:突袭
    布缕是一封血书,乃公孙怡所写,是发往东南方向六百里外的冷山宗求援的书信。

    冷山宗乃三玄城麾下三大二品势力之一,实力虽然不及公孙家与王家,却也毕竟是实实在在的二品势力,内中有内息境高手好几位。若能前来天涯山救援,必可以解了公孙怡等人的危难情况。

    可前日夜间公孙怡曾命令简苍孤身去冷山宗求援,简苍骑乘万里马,即便披着暴雪,山路难行,这来回一千二百里路程,也早该归来了。

    “难道……简苍没能请来冷山宗的援军?”

    “难道简苍在途中遭遇了什么危险,此时还未回返?”

    封逸心起疑惑,但此时并不是疑惑简苍是否归来的时候。此时最严峻的问题是,镇守幽灵山麓的王家众人,竟然不顾霸刀门指派的任务,在兽潮还未平息的此刻,擅离幽灵山麓,来到天涯山下,欲将公孙怡等人尽数诛杀。

    王家人之歹毒心肠,着实让封逸忍不住痛骂。

    骂过之后,封逸连忙起身回返山洞。

    唤醒了陈玲与冯源,简短洁说之后,三人立刻动身,急赴天涯山。

    雪虽停,冬日却始终不见身影。天色很阴,气温很低。

    雪路难行,但三人皆习有精妙的轻身功法,踏雪急行,如履平地。

    到得天色将晚之际,三人远远地窥见了天涯山的情况。

    三十里外,狼烟四处,尸体横陈,污血满地,却早已不再流淌,俱被寒风吹冷,凝成了刺眼的猩红色冰晶。

    三十余身着王家服饰的男女武者,将天涯山峡谷的南北两方通道围堵得严严实实,各人高举兵刃,面挂肃杀。

    封逸心中焦急,脚步丝毫不停。

    待离得近了,才发现峡谷内,竟只剩下公孙怡、衡塔、沈斌、孔立人与灵痴。

    五人相互依靠,各自神情低靡,疲惫不堪,且身负重伤。

    孔立人断了条腿,拄着大戟,粗气连喘。

    灵痴冷着脸面,提着落月刺,发髻散乱,头上挂着凝结成冰块的血污,衣衫也多有破损处,内中伤口纵横,血液涓涓而流。

    公孙怡与衡塔的伤势最重,姑娘的右胸上插着一柄断剑,面色白如败絮,眼眸中血丝满布,却依旧咬牙坚挺着背脊,丝毫不见丧失斗志之意。

    衡塔垂着头,看不真切脸面。

    倒是沈斌,竟是五人中伤势最轻者。他斜提重剑,挡在公孙怡的身前,咬牙怒目,冷视敌人的首领,王家嫡子,王无量。

    此时夜幕将起,四下里的光线虽然还很明亮,但战场上的气愤十分紧张。

    谁也没有闲暇来分心四顾,自然也没人发现身染白雪,疾冲而来的封逸三人。

    “怡怡她们的情况虽然很危险,但看那王无量的架势,似乎并不打算就此将她们斩杀。好像……好像要折辱她们一番,才肯罢休。”

    陈玲的修为不如封逸与冯源,飞奔的速度自然也比较二人慢上不少。

    封逸挂念公孙怡等人的安危,心急如焚,也顾不得男女之别,一手提着开天刃,一手拽着她的右手,拖着她前行。

    此时到了近前,脚步虽已放缓,紧握着陈玲右手的左手,却一直没有松开。

    陈玲似乎也习惯了与封逸手牵着手,心中虽有羞怯,更多的却是欢喜。

    她只希望,这样的场景能一直维持下去,直至天荒地老。所以她没有提醒封逸松手,只是看着远处的天涯山峡谷,低声说出了自己对王无量心思的推测。

    封逸闻言,点了点头。

    “王家人歹毒如蛇蝎,腌臜如狗粪。该杀,该当杀光杀绝。此地三十三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他面起寒煞,神情狰狞,杀意浮动,宛如域外妖魔。

    冯源看在眼里,暗忖:“此子时而仁善好义,温和如书生;时而残暴狠辣,杀意旺盛如妖魔,当真变换难测。小姐倾心于他,也不知是好是坏。”

    心中虽然如是想,并不代表他就不想杀尽王家人。

    对于王家人的恨,他比封逸更甚。

    “封兄弟说得没错,这三十三人,包括王无量在内,都该尽数杀死,一个不留。”

    两人自顾言语,陈玲则想得更远,“那王无量身边跟着王大、王三两人,王大乃内息境后期修为,王三是内息境中期。还有三十铁狼卫,战力虽然不堪,却胜在人多。我们若是冒然出现与之拼杀,没太大的优势。该当借着敌明我暗之利,只要重伤或打杀王大与王三任何一人,胜券必然在握。”

    封逸“恩”了一声,说道:“暂先借着雪色隐匿身形,缓缓靠近,然后暴起突袭。”

    冯源点头同意。

    计较定下,三人便俯身来到峡谷旁侧的密林之中,将白雪堆积上身,隐去了形体,缓慢逼近。

    而峡谷那边,王无量正揣着傲然之色,笑看公孙怡等人。

    “哈哈……怡小姐,本公子有怜香惜玉之心,只要你肯点头,从了本公子,做本公子的侍妓。本公子承诺,不仅好生待你,更可以放了你那几个属下的性命,如何?”

    “放你娘的狗臭屁,姓王的杂种,若真是条汉子,就他娘的滚出来跟小爷我真刀真枪地拼过。靠着护卫偷袭,算什么能耐?”

    沈斌对公孙怡的真情,已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哪能容得王无量如此污言秽语地侮辱于她?闻言顿时大怒,重剑砸地,狂暴喝骂。

    王无量白了他一眼,啐道:“主人家说话,哪有你这条土狗插嘴的份?滚一边去。再敢聒噪,第一个先杀你。”

    “要杀便杀,你若敢来,看看是小爷的剑重,还是你这杂碎的嘴利。”

    沈斌冷言反斥。

    王无量勃然大怒,戟指沈斌,暴喝道:“你个卑贱奴才,胆敢如此放肆。王三,去卸他一条腿,让他知道知道本公子的厉害。”

    身旁一个獐头鼠目的猥琐汉子应声而出,摩挲着双拳,狞笑着踏步近前。

    密林中,陈玲紧张不已,低声道:“封大哥,怎么办?”

    封逸松开了紧握着陈玲右手的左手,右手一抖,开天刃上的积雪簌簌而落,冷冷地道:“你且呆在这里,我先去结果了那个王三。”

    说罢,便要闪身而出。

    冯源却探手将他拉住,说道:“那王三虽然长相猥琐,身子板也很单薄,所习练的却是一门名叫‘护体虎罡’的硬气功,防御能力极是了得。你的全力一击即便打实在了,也未必能要了他的性命。”

    他曾与封逸交战过,对封逸的实力很是清楚。

    彼时封逸曾施展了燃血秘术,可谓是手段尽出。所以冯源的这个推测,丝毫无误。

    “既然不能杀他,只要能伤,便也可以。”封逸说道。

    “那王大以速度见长,反应能力更是在同境界之中少有匹敌的迅捷。你若出现,他势必能立时反应过来。即便你伤了王三,他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冲上前去,将你重伤。我方人数不占优势,万不能行此以一换一的事情。”

    冯源再度拉住封逸。

    说罢,踏步走到封逸身前,说道:“还是我去吧。”

    他乃内息境后期修为,与王大相当,有自信能在王大的迅捷攻击下反应过来,所以才自荐而出。

    正此时,峡谷内忽然响起公孙怡的声音,“王无量,今日我公孙怡落到你的手里,认栽了,要杀自管来杀。枉你也是王家嫡传,何必做那辱人之事?”

    “杀?本公子可舍不得杀了怡小姐这样一个大美人,留着回去玩亵,岂不比对着一具冰冷尸体空谈来得畅快?”

    王无量依旧污言秽语,极尽辱人之能事。

    公孙怡气得娇躯发颤,胸腔起伏,恨不能立时冲出去将那王无量千刀万剐。

    奈何断剑还插在胸前未能取出,伤口剧痛,气血逆流,“噗……”的一声夺口喷了出来。

    沈斌见状大惊,忙扭身将公孙怡扶住。同时摸向腰间,却才想起疗伤丹早已耗尽,根本没有一丁点儿余存。

    无奈无奈,只得将满腔担忧尽付佳人,关切说道:“怡小姐,你莫要搭理那个杂碎,有我沈斌在,绝不教你受辱。”

    说罢,昂然转身,挺胸直面踏步近前的王三,做好了御敌的准备。

    “蝼蚁也敢大放厥词,想要做那护花之人?可有那护花的本事么?”

    王三狞笑不止,已然走到了沈斌身前两丈之处。

    密林中,冯源随时准备冲出去突袭,却听封逸说道:“一起出去,你杀王三,我对付王大。”

    冯源脚步微顿,想了想,说道:“还是我对付王大,你去对付王三。”

    他虽然佩服封逸战力不俗,能越级战斗,却依旧不太相信他能挡得住身负内息境后期修为的王大。

    所以,他下意识地便将敌方的最强者,揽到自己的手中。

    情况危急,也容不得封逸与他再多做计较,当下点了点头,说道:“好,就这样。”

    一语落地,封逸的眼眸之中陡有血光浮动。

    与此同时,二人的身影倏地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峡谷内,战场中,王三已走到了沈斌身前一丈外。

    沈斌紧握重剑,紧张不已。

    心想今日必将死于此地,心事若再不交代出来,死也难得瞑目。

    当下高声说道:“怡小姐,若有来生,沈斌定鞍前马后,再服侍与你。今生就此别过了。”

    一语出口,却听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衡塔忽然说道:“王……王公子,我……我投降,不要杀我可好?我愿意加入你们王家,当牛做马,绝不敢逆。”

    衡塔曾是银甲卫一队统领,亦是公孙怡手下,战力仅次于封逸与沈落枫的第三强者。

    公孙怡对他,很是看重,直到此时此刻,也在想着是自己连累了身畔这几个无辜之人。

    她不是没有想过,劝说衡塔等人投降王家,换来活命的机会,没必要像自己那样,心存赴死之意。

    可自己去劝说是一回事,衡塔主动求饶却是另一回事了。

    公孙怡心起悲凉,无言闭目,黯然长叹。

    衡塔跪地匍匐而出,冲着王无量连连叩首。

    死亡,是很痛苦的滋味。可等待死亡的过程,却犹胜其万分。

    这种极致的恐惧,能摧毁人心的最后一层防线。

    衡塔心底的防线,失守了。

    孔立人闻言见状,顿时大怒,“衡塔,你他娘的还有没有点男儿血性?我-草-你-妈-的,老子若是双腿健全,定要一脚踹死你这个贪生怕死之徒。”

    公孙怡摇头摆手,“人各有志,强求不得,由他去吧。”

    王无量“哈哈”狂笑,冲着衡塔招了招手。

    后者大喜,连忙撑地起身,跑向王无量阵营。

    正此时,一道残影倏忽自一旁被白雪覆盖的密林之中窜出,一柄宽刃重刀,携裹着万钧之力,凌空急劈而来。

    “老三小心!”

    王无量的身边,虎背熊腰的王大连忙高声示警。同时脚步急踏,便要抢出去营救自家老三。

    毕竟是迟了一些,另一道残影已飞掠近前,风雷爆响,两掌破空袭来。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