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四章:青蛇
    燃血秘术能燃烧精血,擢升一倍战力。

    一经催运,不管是血肉之力,还是元力修为,亦或是爆发力、反应能力、抗击打能力以及耐力与速度等,都比较往常有了飞跃般的提升。

    但此法也有弊端,那便是持续的时间太短,至多只能维持一炷香的功夫。

    一炷香是多久?大约相当于三百个呼吸。

    说得直白一点,便是一刻钟的三中之一。

    一炷香之后,自身精血被燃烧殆尽,燃血秘术便会自动停止。若想继续催运,需得忍受万般苦痛与千种危险,燃烧自身寿元。

    寿元这东西,多与少都是有定数的,少一分,便永永远远地少了一分。并不会与自身精血那样,会在日后的静心休养之中缓慢恢复充盈。

    一如封逸的师父辛黎,当年便是过度使用燃血秘术,以至于耗尽了寿元,由一个飘逸青年转而化作耄耋老朽。

    封逸生来十八年,燃血秘术催使过许多次,但一直坚持到精血耗尽燃烧寿元的情况,只有两次。

    第一次是对战通玄大能王宏良,彼时耗时不久,所以燃烧的寿元也不是很多。对自身的影响也不太严重,只是给鬓角添上了一缕灰发,无伤大雅。

    第二次便是此刻。

    精血耗尽,他虚弱难当,昏迷不醒。

    寿元耗损,耗时颇久,他的外貌正在发生着变化。

    由之前的俊朗少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为成熟青年。

    只是此刻的他皮肉糜烂,难以看出个人类模样,故而这种变化虽有,却不太明显。

    只有等到日后他伤势复原,皮肉重生,才能真切地显现出来。

    这,便是燃血秘术最大的弊端。

    世间事,有失有得。燃血秘术很强悍,很玄奇,其所遗留下的副作用,自然也很严峻。

    寿元耗损,无力回天。精血耗尽,却有法可治。

    迷迷糊糊之中,封逸自昏睡之中醒来。艰难地睁开双眼,正见火光摇晃,山洞狭隘。

    青灰色的山石在火光的映照下,似有虚影在交错叠闪,晃得封逸头晕眼花,恶心想吐。

    他知道,这是燃血秘术的后遗症,精血匮乏的体现。

    当下咬牙坚忍晕眩,缓慢抬起左手,伸入腰间玄囊之中。

    摸索片刻,取出三粒早在公孙家时就备好了的补血丹。

    就着满嘴血沫,吞下丹药。封逸长长喘息,闭目调息良久,才终于觉得虚弱感散去一些。

    “我在哪里?”

    虚弱感散去,清明便逐渐旺盛起来。封逸首先想到的便是自身当前的处境。

    勉力抬头,环视周遭,却是个陌生的山洞。

    身旁有火光,温暖且舒适。

    “难道我被人救了?”

    瞥眼间,发现了正躺卧在自己前胸之上的青色小蛇。

    封逸端详小蛇,记忆浮动,“原来是它救了我。”

    缓慢伸手,抚摸小蛇冰冷的身躯。

    青鳞滑腻,摸上去好似水晶雕琢而成的工艺品,细致又精巧。

    “它是妖兽?还是个寻常蛇类?”

    封逸沉心推测,思思想想,记忆之中似又出现了一抹光影。

    光影里,自己身化邪魔,正与青、乌二蟒交战。

    最终乌鳞巨蟒惨死,青蟒则摇身一变,化作了小蛇。

    “原来它是个妖兽,是几阶?为什么要救我?”

    “唉!不管了。它既然救了我,想必也不会再伤害我。”

    疑惑如云,心力交瘁。

    精血虽然略有恢复,虚弱感稍去一些。绛宫内的命火却依旧萎靡,每有一丝丝心火之气生成,它便毫不留情面地震颤吞噬。

    心气难以为继,心力交瘁的感觉油然而生。

    封逸重重喘息,收回了左手,再度自玄囊内取出补气丹三粒,与疗伤丹三粒。

    一股脑吞服下去,闭目沉心,调运百会穴中的微末元力游走于经络之中,最终汇聚于胃部,发散药力。

    不知不觉,午时已过。

    寒风又起,艳阳虽在,却只能散发出冰冷的光芒,感觉不到丝毫的温热。

    冰冷之中,忽有闷雷连响三声。

    “咔擦!咔擦!咔擦!”

    雷暴过后,大雪再度飘扬洒落。

    天地一片白茫茫,当真是片干净的大好河山。

    封逸伤势略愈,强撑着起身。

    转头再看,却不由得愣住了。

    “陈玲?”

    火堆的另外一边,陈玲正躺卧酣睡,秀眉微蹙,似在做着什么不太美好的梦。

    断臂依旧,脸面上的伤口却已经愈合了,只有微微三道浅淡红痕遗留。远观无甚,离得近了,才能发现这一副绝美容颜,竟被无情破坏。

    “唉!”

    此地远离天涯山峡谷不下三百里,陈玲为何在此?其目的不用封逸多做猜测,也能推想得出来。

    只是他不明白,为何陈玲会跟自己在一起。

    “是她寻到了我?还是说青蛇寻到了她?”

    疑惑重叠,好生纷乱。

    陈玲依旧酣睡,封逸不准备吵醒她。

    当即将青蛇捧放在一边,直身而起,借着洞内火光与洞外雪色,低头看向自身。

    满身水泡已经消散,糜烂的皮肉也已愈合,并生长出了新肉。

    伤势痊愈如此之快,全赖他所修大悲赋之玄奇。

    大悲赋所修元力,自带火性,对催发药力极有裨益。

    只是血污满身,遮挡了躯体,看不清楚内中的烧伤会否留下难以愈合的疤痕。

    想了想,迈步走出山洞,就着满地积雪,搓洗自身。

    不一时,洗净了血污,封逸再度低头,终于如释重负地一叹。

    “还好,还好,没留下疤痕。”

    只是头顶无发,成了个秃瓢。

    不过这也无碍,日后终究是会长出来的。

    倒也不是封逸十分在意自己的容貌,而是他害怕自己毁了容,坏了皮肉,成了个面目狰狞的妖怪,将来寻到沈璇时,会吓到她。

    遥望天涯山方向,一片安宁,似乎兽潮之乱已经平息。

    至少目前来说,没什么大问题。

    封逸也不着急赶回去,当下回到山洞,自玄囊内取出干净衣衫,穿戴整齐后,这才盘膝于火堆旁,一边调运元力发散体内的各种药力,一边打开玄囊,翻查探看。

    一看之下,立时恍然自己身上的严峻烧伤为何能复原如初,没留下丝毫疤痕。

    “原来我刚才接连服用了三粒二品疗伤丹。”

    二品疗伤丹得自于王宏良的玄囊,功效之强,胜于一品疗伤丹百倍不止。

    扭头再看陈玲,封逸暗道:“她脸上的疤痕依旧没有消除,想来服用的疗伤丹品阶应该不是很高。”

    转念又想:“不对,她乃三玄城城主陈安平的侄女,位份尊崇,不可能没有高品阶的疗伤丹。之所以脸面上疤痕依旧在,应该是她体内的疗伤丹药效还没有完全发散。”

    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封逸那般幸运,能得异世界玄功《大悲赋》,并修炼出蕴含火性的元力。

    念头一转,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当即自玄囊内取出一粒灰黑色的奇特丹丸。

    “这究竟是什么丹?”

    凑在鼻子前闻嗅,其上有浓郁的怨煞之气溢散。

    当时与噬帝鳄交战时,封逸正是误服了此丹,才发散出浓郁的怨煞之气,引来那只倒霉的二纹邪灵。

    只是他曾仔仔细细地检查过自己的玄囊,根本没有这丹丸,它为何会突然出现?

    皱眉沉吟,忽然想到那夜于半路斩杀郑淮与韩天之事。

    “是了,应该是郑淮或韩天的东西。”

    言念及此,便自玄囊内将郑淮与韩天的腰囊取出。

    整理一番,自郑淮的腰囊内寻到一张羊皮卷。

    上面记载的是一个丹方,丹名‘聚煞丹’。

    粗略看罢,封逸不禁咋舌,“好一个聚煞丹。”

    此丹乃收集怨煞之气,辅以特殊手段与几种邪秽药材炼制所成。至于作用,乃是发散怨煞之气,吸引邪灵前来。

    回想起那日在隐龙山下,忽然遭遇到十数只未入邪道的一纹邪灵,正是沈璇使用此丹所招引的。

    此丹邪恶,用来暗算敌方势力,借邪灵之手伤敌,最好不过。

    只是怨煞之气一经发散,便很难被人所控,能招引来什么修为的邪灵,全看天意了。

    有利有弊!

    封逸唯恐怨煞之气随风远走,再度引来邪灵的注意,是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那聚煞丹后,便给放入了玄囊里。

    连同收起的,还有聚煞丹的丹方。

    “此丹虽然邪恶,但若使用得当,在日后的玄修之路上,也未免不能成为救命伤敌的手段。”

    再看郑淮与韩天的腰囊,除却一应丹药外,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存在。

    当下将杂乱物事分门别类收入自己的玄囊,继而将腰囊与郑淮师兄弟二人的换洗衣物等,全都一股脑地扔进了火堆里,付之一炬。

    火势增长,山洞内温度陡升。

    陈玲“嘤咛”一声,蓦地醒转。

    睁开眼后,首先便看到盘膝在自己身旁的封逸。

    只是眼前的封逸,好像是他,又好像不是他。

    为何像又不像?

    原来封逸此时的容貌比较之前已显得成熟太多,好似二十三四岁的年纪。

    在陈玲的记忆中,封逸与自己一样,都只是十八岁。即便他因为肤色不很白净,显得比同龄人略有些成熟,可那种成熟,也很是有限。

    而此时此刻,封逸竟……

    姑娘怔了怔,暗忖:“他终究只是个淬体境武者,能在三阶妖兽噬帝鳄的追杀下死里逃生,想必是使用了某种折损寿元的秘法。”

    随即眼眶一红,忙急切询问:“封逸,真的是你吗?”

    封逸扭头看她,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泪水自陈玲的眼角滑落,她撑地起身,情不自禁地以右手将封逸紧紧抱住。

    埋头在封逸的胸膛上,抽泣不止。

    封逸面起殷红,好不难受。推开她不是,安慰她也不是。

    只好静静地坐着,一直等到陈玲哭干了泪水,倒尽了担忧与心疼,这才松开右手,含羞回坐一旁。

    良久无言,姑娘心中既喜又忧且乱。

    喜是拥抱封逸的滋味,当真美妙。

    忧是自己如此唐突,会否给封逸留下不自重的印象?

    乱是诸般念头交杂,难以理出个清楚明白。

    最终还是封逸打破了沉寂,问道:“你怎会在这里?”

    陈玲闻听此言,才想起自身所处是个很陌生的山洞。

    当下疑惑反问:“难道不是你救了我?”

    封逸摇头,姑娘垂眉沉思,忽而似想到什么,忙道:“对了,我好像隐隐约约记得,我曾昏迷在一个山岗上,好像还听到有个女孩在喊你的名字。”

    “女孩?喊我的名字?”封逸微怔。

    陈玲面起羞红,“好像是在喊,又好像不是。应该就是她救了我,将我送到这山洞来的。”

    封逸“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陈玲问道:“你呢?是怎么逃出噬帝鳄的追杀的?”

    封逸并不打算告知她真相,因为那样她势必会疑惑自己是怎么杀了噬帝鳄,又怎么会被怨煞之气所控。

    当下含糊答道:“是这条小蛇救了我。”

    说着,侧手斜指,才发现被自己安放在墙角的青蛇已然醒转,正昂首挺胸,瞪着绿豆小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观瞧。

    目光之中既有好奇,又有感激。

    好奇说得通,可感激是因为什么?

    封逸暗道:“它吞噬怨煞之气救了我,该我感激它才是,它又为何感激我?难道说吞噬了怨煞之气,对它自身也有好处?”

    想来应该如此。

    “啊?这条小蛇救了你?它……它能敌得过噬帝鳄?”

    陈玲面挂疑惑,青蛇则歪头瞥了她一眼,红信吞吐,眸中露出一抹鄙夷神光。

    不是在鄙夷陈玲,而是在鄙夷她方刚所说的噬帝鳄。

    “恩,它的品阶应该很高,至少比噬帝鳄厉害。”

    青蛇化身巨蟒后,确实十分了得。

    陈玲闻听此言,不禁心惊,仓惶后退:“那它会不会……”

    青蛇毕竟是妖兽,又岂能与人类为伍?

    封逸闻言摇头,“它既然救了我,便不可能再害我。”

    说罢低头直视青蛇,问道:“对吧?”

    青蛇并没有搭理他,只是身躯一晃,化作一道青光,钻进了他的胸前衣襟之中,盘曲安睡。

    封逸摸了摸胸襟,青蛇扭了扭身子,似乎在说:“别打扰我。”

    “它倒是贪睡。”封逸无奈一笑。

    陈玲亦笑,恐惧之意大减,说道:“它对你似乎很有好感,若是能结做朋友,日后定可成为你修行路上的一大助力。”

    封逸倒没想那么多,对于青蛇,他只有无尽的感激。

    如果不是它吞噬了怨煞之气,封逸只怕再也无望恢复清明,化身为邪道妖魔,沉沦于无尽的杀戮与嗜血之中,或屠戮苍生,或被苍生所杀,终究难料。

    想到此间,封逸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冷汗瞬间湿了后脊。

    翻看左掌心,暗道:“这鬼门关以后还是不用为好,被怨煞之气控御心智的感觉,真是太……要命了。”

    “轰隆!”

    洞外苍穹之上,雷声陡起。

    雷声未歇,一道女子带着惊诧意味的娇喝之声蓦地传来,“山老贼,你怎会我天剑宗的玄术?”

    凭声识人,那女子应该年岁不大,而且性格极为要强。

    因为她的声音并不似寻常女孩儿那般柔媚,反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干练飒爽之风。

    “啊!是她,就是她。”陈玲似想起什么,大叫道:“是她救了我。”

    扭头看向封逸,却发现他竟已愣在了原地,神情激动,浑身颤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