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三章:紫衣
    “封逸……你……你在哪儿?”

    陈玲面色苍白,置身于茫茫雪野之中,如海中一浮萍,漂泊无依,凄楚可怜。

    雪染身躯,越走越是疲累。终于,她累倒在了一条小山岗上。

    在昏迷的前一瞬间,她下意识地喊了这么一声。

    正是这一声呼喊,引起了天际一道流光的注意。

    那是个身穿紫衣的少女,面莹如玉,眼澄似水,不单艳丽不可方物,更有一番说不尽的娇媚可爱。

    只是那可爱与娇媚之中,另含有一抹让人只敢远观而不敢近赏的冰冷,高高在上,如冰山寒川。

    她落下云头,来到山岗上,低头看着躺卧在积雪堆里的陈玲。

    如画眉目微微蹙起,轻声问道:“封逸?你口中的封逸,是那个封逸吗?”

    迷迷糊糊间,陈玲似听到了有人在呼喊封逸之名。

    她混沌的心绪忽起一丝清明,连忙喊道:“封逸……你在哪?”

    一声喊罢,终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她歪着头,昏死了过去。

    紫衣少女站在雪中,娥眉依旧在紧蹙着,口唇依旧在呢喃,“封逸究竟是谁?为何我听来这么熟悉,却……始终想不起来曾在哪里见过?”

    回想前日,天涯山峡谷下,那个喊自己做表妹的女孩,不也说起过封逸之名?

    “封逸……封逸……封逸……”

    少女反复念诵封逸之名,越想越觉得头脑混乱,思绪纷杂。

    无奈,只好停住了念诵,继而反问自己,“那个女孩,为什么要喊我表妹?她认识我?”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话,只有寒风在吹,“呼呼”如狼嗥。

    “唉!不管了,越想头越痛。”

    少女转身欲行,想了想最终停住了脚步,探出右手延出一道紫色元力,将昏睡在雪地之中的陈玲托了起来。

    环视周遭,正见一座矮峰孤立在不远处。

    少女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就那里了。”

    飘身而起,化作流光,带着陈玲来到矮峰下。

    元力激射,“轰隆”一声爆响过后,矮峰脚下的山体上,已被轰砸出一个一人高下,深约两丈的狭长山洞。

    紫光摇曳,陈玲安静地躺在紫光里,缓慢向山洞内飘去。

    待得陈玲的身躯落地,少女挥手散去了紫色元力。歪头想了想,自腰间玄囊内取出一件银狐毛皮制成的宽厚披风,轻轻地盖在了陈玲的身上。

    而后又捡来一些枯柴,燃起了篝火。

    望着明黄色的温暖火光,少女轻轻一笑,拍了拍手后,冲依旧昏睡不醒的陈玲说道:“我还有事去做,不能带着你,也不能留下来守护你。能不能在这妖兽横行的灵雾山脉附近活下来,全看你自己的运气了。告辞!”

    一语毕了,转身便行。

    刚刚腾空,忽听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咦?”

    回望身后,但见云端之上,站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长脸老者,身穿淡蓝色长袍,面容阴鸷,不是善类。

    紫衣少女蹙眉冷视,老者还以冷眸。

    两相对视片刻,老者似发现了什么,说道:“你穿着天剑宗的服侍,是天剑宗的人?”

    紫衣少女冷哼一声,“哼!你便是霸刀门的山老贼?”

    这长脸老者,正是联合了王家,震杀三玄城城主府以及公孙家众高手的霸刀门外堂山长老。

    霸刀门四大长老,风火山林,此人排行第三,身负辟海境后期修为,更有秘术万般,端地了得。

    而且在金族西境,那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虽是正道玄修,其名却与左道妖邪无异。

    “女娃子,论起来年纪,本尊做你爷爷也无不可。小小年纪,怎不知尊老?如此称呼我,莫非是你天剑宗长辈的教导?”

    山长老眸泛杀机,言语阴冷,随时都有动手的可能。

    紫衣少女丝毫不惧,“尊驾之恶名,在临江城那可是能止小孩夜啼的存在。小女子称呼你一声山老贼,有何不可?”

    “哼!既然知道本尊威名,竟还敢与本尊对峙,女娃子,你倒是有几分胆气。”

    山长老捋了捋颌下短须,再看紫衣少女,不禁面起疑惑,“天剑宗除却海、阔、天、空四个老贼,以及于红尘三兄弟外,竟还有辟海境玄修?啧啧,没听说过啊。”

    歪头思虑,片刻后又说道:“对了,前几日听说天剑宗新招揽来一位姓洛的客卿长老,莫非……莫非是你?”

    紫衣少女冰冷一笑,“是如何?不是又如何?你山老贼之恶,临江城人人欲杀。而今你我遭遇于此,即便我不是天剑宗之人,也必杀你。动手吧!”

    说罢,右手一引,一柄通体透明如紫色水晶打磨而成的长剑飘然而出,环绕着她的身躯疾舞一圈后,悬停于前,直指山长老。

    山长老撇嘴一笑,“看你模样,年纪应该不大。竟能修至辟海境初期,啧啧,真是好天赋啊。如此天之骄子,我霸刀门为何就没那运气,招揽而来呢?唉!”

    他完全无视紫衣少女的长剑,依旧自说自话,“女娃子,老夫虽好杀人,却不太喜欢杀天资绝艳的后生晚辈。不如这样,你叛出天剑宗,来我霸刀门做客卿长老如何?天剑宗给你的修行资源,我霸刀门付双倍。”

    “废话太多!”紫衣少女娇叱一声,一把握住长剑,莲步挪移,踏云疾行。

    一语落地,身躯已出现在山长老的身前三尺之处。

    长剑疾刺其左胸,剑出必杀。

    不知为何,‘废话太多’这一句话脱口而出,紫衣少女的心中忽然出现了一道模糊的人影。

    似乎那道人影也很喜欢说这么一句话,也很讨厌在与敌人交战之前多做废话。

    他是谁?

    紫衣少女一边运使剑招,一边自问。

    奈何风过呼呼,山长老的长叹之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唉!女娃子,为何这么不识时务呢?本尊有爱才之心,你却不识大体。没得办法,本尊只好给你杀了,免得那天剑宗平白得了强助,更要欺压我霸刀门了。”

    一掌探出,掌间蓝光流淌,格挡住长剑后,左拳猛捣少女下腹丹田。

    两人皆是高手,皆是辟海境玄修,战斗发生于半空之中,被冬日的浓云遮掩,云下没人能发现得了。

    只能听到不时有轰鸣之声爆响,不知真情者大多会误以为是天雷轰鸣。

    一如距离此地三十余里的一处密林之中,躺卧在冰冷雪地之上的那个赤着上身的少年。

    他便以为那不时传来的爆响是隐雷在肆虐。

    “又要下雪了吗?”

    少年眼望青天,呢喃自问。

    他想要起身,奈何周身乏力,根本用不出一点儿力道。

    他是谁?

    正是封逸。

    雪地中,污血、碎肉、鳞甲,狼藉一片。却都在寒风的吹拂下,凝结成冰,坚硬且寒冷。

    封逸躺在正中间,右手边是一条躯体碎裂成五六段的乌鳞巨蟒。左手边除却血污与狼藉,就只有一条长约一尺,粗如小指的青鳞小蛇,在安静地躺卧。

    若看得真切,可以发现那小蛇正张着嘴,口中含着封逸的左手小指。

    上下四根尖锐的牙齿深深地刺在封逸的小指血肉之中,卡住了指骨。一道道凝成黑雾的怨煞之气,正如江河奔腾一般,顺着尖牙,自封逸的体内朝青蛇的口中流去。

    如此情状,已维持了近半个时辰。封逸体内的怨煞之气大多被小蛇吞噬,所以他那被怨煞之气驱散了的清明,才能重回灵台之中。

    这条细小的青蛇正是之前那只青鳞巨蟒所化,在化魔后的封逸震杀了乌鳞巨蟒后,青蟒便摇身一变,化作了小蛇,咬住了封逸的左手小指,死也不松口。

    封逸不明白它为什么能吞噬自己体内的怨煞之气,更不明白它为什么要救自己。

    他想要弄明白这些,可根本没力气起身。

    轰鸣跌宕,天际忽有蓝紫两道流光划过。

    流光一触即分,分而又撞,内中人似在拼斗。

    封逸看着流光,愈发觉得心力交瘁,精疲力尽。

    他再也难以保持清明神志,终于头颅一歪,昏死了过去。

    在封逸昏死之后,他左手心中的鬼门关也随着心神的波动而重新闭合。

    怨煞之气没了支援,不过一时之功,便被青蛇吞噬殆尽。

    青蛇张开嘴来,将自己的尖牙自封逸的左手小指上抽出。扭动身躯,爬到了封逸的胸膛之上。

    低头看了看他那糜烂的皮肉,又看了看他的面容,两只绿豆小眼中似有明光闪灭。

    明光之中,携裹着感激与好奇。

    它在感激什么?又在好奇什么?

    感激是因为吞噬了封逸体内的怨煞之气后,青蛇自身的伤势已复原了大半。

    好奇是它很不解,一个人类,体内为何会拥有这么浓郁且精纯的怨煞之气。

    这还是人类吗?

    “嘶嘶……”

    青蛇吐信,似在自言自语着什么,只是没人能听得懂蛇类的语言。

    似乎有些困了,青蛇晃了晃脑袋,眸中疲累之意浓重。

    只是天寒地冷,它可以耐守得住,可身下的这个少年呢?

    青蛇似乎考虑到了这些,强打着精神驱散了自身的疲累,摇身一变,重新化作巨蟒。灵动的蛇尾卷起了封逸的身躯,带着他,朝着密林外爬去。

    寻寻找找,发现一座矮峰,峰下有一个似乎方刚被人开辟出来的狭长山洞。

    洞内有火光,很温暖。火堆旁还躺着一个身盖银毛披风的断臂少女。

    青蛇看了看少女,又看了看被自己的尾巴卷着的封逸。最后缓慢松开尾巴,将封逸放在了火堆的另一边。

    “呼呼……”

    洞外寒风吹。

    “隆隆……”

    天上轰鸣响。

    青蛇重新化作尺长小蛇,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浓厚云层,目光之中流露出一抹浓浓的鄙夷与厌恶。

    有心去驱赶那惹人厌烦的轰鸣声,可又看了一眼西北方向的灵雾山脉,最终摇头作罢。

    它托着满身疲累,游进了山洞,盘曲在封逸的胸膛上,埋头睡了过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