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二章:情之一字
    “咯咯……”

    封逸口唇开张,喉头翻涌,发出了一道如邪灵怪叫般的刺耳声响。

    噬帝鳄满目惊惧,“你……你不是人类修士?而是一只化了形的邪灵!”

    “咯咯……”封逸怪叫回应,右手五指用力,噬帝鳄的粗壮巨尾顿时被捏成了一蓬烂肉。

    血落满地,肉糜散于风中,噬帝鳄心如死灰,拖着断尾踉跄后退。

    “不……你有呼吸,也有心火,你是人类,你……你是魔教妖邪!”

    人类玄修分做两种,一种是遵循常规修行路径的正常玄修。另外一种是另辟蹊径,修习左道邪术的邪修。

    前者的玄修之路讲究得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后者则不按此理,修炼邪道,如乘风破浪,一日百步,甚至一日千步。

    修炼初期,邪修的修为进展速度十分迅捷,并且因为身拥左道秘法,邪诡难测,威力强大,所以战力也相当强悍。

    越级杀敌,乃是邪修最拿手的本事。

    但是修行之道岂能如此?左道毕竟是左道,初期的畅快所换来的必定是后期的艰难。

    而且左道易影响修炼之人的心智,邪修多半好杀嗜血,残忍毒辣,乃是寻常玄修人人喊打喊杀的存在。

    不论大小城池,但凡出现左道邪修,必将引起一城玄修的疯狂追杀。

    故此,邪修虽强,数量却并不是很多。至少在三玄城周边,很少见。

    封逸此时的情况,与坚持不住本心,被左道控制了心智而化魔的邪修一般无二。

    所以噬帝鳄才会错将他误会成魔教妖邪。

    魔教妖邪虽然有恶名,让人听了便觉得厌恶,恨不能杀之而后快,可他们更有凶名,也并不是寻常玄修想杀就能杀得了的。

    曾几何时,三玄城便出现过一位左道邪修,他不过二十啷当岁年纪,也只有淬体九层境修为。在被众玄修逼入绝境后,忽然被左道心魔所控,化作魔头,凭一己之力,与两位通玄境中期大能拼了个同归于尽。

    邪修之凶悍,可见一斑。

    此事鲜有人知,但封逸所面对的这头噬帝鳄,有幸亲眼见过此事。

    自那以后,它便对邪修有着发自肺腑的畏惧。而今忽见封逸如此情况,不正与那日的邪道少年一样?

    “被心魔所控,他已化作一个不惧身死,只知道疯狂杀戮的妖魔。我……我……”

    噬帝鳄庞大的身躯在急速颤抖,心下暗忖过后,顿时起了逃离之意。

    那什么心火焚身,突破血脉桎梏,焉能有自身性命来得珍贵?命若没了,即便突破了血脉桎梏,返祖化作真龙,又能如何?

    “逃!”

    噬帝鳄定下了计较,四条短足错乱蹬踏,庞大的身躯蓦地转向东南,狂奔而去。

    其速之快,更胜离弦之箭,好似天外流星。

    正如噬帝鳄所想,封逸确已化魔。只是并非被心魔所控,而是被侵入体内的怨煞之气所控。

    两种情况在本质上并不相同,却也有些相同之处。那便是都不知伤痛,不知恐惧,不知疲累,只知道杀戮与嗜血。

    噬帝鳄便在眼前,怎能不杀?

    逃?逃得了?

    封逸的嘴角边,冷笑愈发深邃。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脚下的地面轰然爆裂开来,出现了一个方圆三尺余,深不下两尺的深坑。

    而封逸的身躯,已如狂雷一般,弹射而起,深入云层之中。

    东天已露鱼肚白,夜幕终于散去,朝阳即将升起。

    满天浓云,满地白雪,气温很低,寒冷异常。

    此时的封逸连神志都已散尽,又岂能畏惧着刺骨的冰寒?他的身躯在云层之中划出了一条流畅的弧线,继而坠落,砸入云层下的茫茫山野之中。

    “轰!”

    积雪崩散,碎石飞溅。

    封逸挺胸而立,周身魔气升腾,墨光泛滥。

    他的双眼带着极致的冰寒与强烈的杀意,盯着身前观瞧。前方不远处的雪地上,噬帝鳄正没命价地狂奔。

    却不知追兵早已自高处跃到身前,正挺立在前路之上。

    两相遭遇,噬帝鳄连忙顿足停身。

    “咯咯!”

    封逸发出一声怪叫,噬帝鳄亡魂大冒,摇头晃脑之际,大地忽起震颤。

    它那庞大的身躯,已在一个呼吸之间,消失在了封逸的眼前。

    噬帝鳄的传承秘术,土遁。

    若是正常的封逸,面对噬帝鳄的土遁之术,自然是束手无策,只能任由它自地面上现身后,才能继续追击。

    可现在的封逸,并不正常。

    “咯咯!”

    他又发出一声怪叫,扭头看向东南方向的山野,右拳紧握,猛地砸向地面。

    平地起惊雷,大地摇波。

    并非土地如水面一般出现了涟漪,而是地面上的积雪,被封逸这一拳之力震得晃荡不休,如水面涟漪一般。

    “啊呜……”

    一声惨叫过处,噬帝鳄的身影轰然自东南方向十里开外的一处山岗上出现。

    好似被人自地底下震出,四足朝天,背脊向地,狼狈万状,惨呼不止。

    还未落地,身下墨光忽起,封逸的身影已随着墨光而出现。

    抬手一拳,正中噬帝鳄头颅。

    “咔擦!”

    是头骨碎裂的声响。

    “啊呜……”

    是噬帝鳄惨叫哀嚎的声音。

    庞大的身躯急飞冲天,墨光又起,封逸已出现在噬帝鳄的身躯之上。

    一脚踏落,噬帝鳄下腹的软肉顿时碎成一团肉糜,污血交杂,内中正颤抖不休的脏器隐约可见。

    红绿交错之中,噬帝鳄轰然砸落地面,渐起了飞雪满天,染得封逸满身苍白。

    他一步一个脚印,如来自幽冥地狱的死神,走到噬帝鳄的身旁。

    一只手探出,轻轻地按在了它的脖颈之上。

    掌间墨光流转,只眨眼间,噬帝鳄已周身崩碎,化作了一滩冒着炽热气浪的污血,流淌满地,连蕴含有狂暴妖力的内丹都没能得以幸免保全。

    污血所到之处,积雪被蒸发,似乎连积雪下的泥土,都被烧灼成岩浆,沸腾着,冒着斗大的气泡。

    “咕嘟……咕嘟……”

    气泡炸裂,封逸置身于血污之中,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那被墨光映照成玄黑色的嘴唇。

    “啊呜……”

    深山兽吼,起自西北天际的灵雾山脉。

    封逸扭头西北望,眸中杀意又起,“咯咯”一啸后,化作墨色流光,疾冲异兽吼声所处之地而去。

    异兽的吼叫之声,并没有再度引起天涯山峡谷的兽潮。

    公孙怡等人带着小心,谨慎提防的同时,各自盘膝于地,调息打坐。

    众人的伤势都是不轻,场中一片寂静,风吹雪动之声,皆可听闻。

    但有一道声音众人都没有听到,正是陈玲缓慢起身,迈步远去的声音。

    姑娘担忧三玄城的安危不假,可她同时也在牵挂着封逸是否安泰。

    即便她知道,一个淬体境武者被一头三阶妖兽追杀,根本不可能有活路,但是她仍然想要去寻找封逸。

    不为别的,只为那忽然而起,却并没有因为封逸的冷漠拒绝而消散的情。

    情之一字,有时候就是这么糊里糊涂,不明不白。

    随性而来,伴随终生。

    也有一些是双方历经了生离死别,终于悟出情之真切。可真当决定厮守终生后,还未过上三天两日,便又各自背离了自己的初衷,形同陌路。

    这便是情,没人能下定义一见钟情便不是真情。

    也没人能下定义刻骨铭心便是真爱,这是个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东西。

    不!不是东西,是感觉。

    正如陈玲对待封逸,便是个实实在在的一见钟情,只是没有得到对方的呼应罢了。

    而此时,陈玲所经历的,正在朝着刻骨铭心的方向发展。只不过少了封逸的陪同,只有她自己一人,卑卑微微的单相思、单刻骨铭心。

    陈玲远离,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雪色之中。

    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公孙怡方才睁开眼来。

    她幽幽一叹,呢喃自语:“人之一生,能寻到一个值得托付终生之人,何其幸运。那个值得我来托付终生的人,现在何方?”

    叹罢,她又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盘坐在她对面的沈斌,睁开了眼。

    双眸如火,紧盯身前女孩,沈斌心起懊丧,“原来封兄并不是她所喜爱之人,难道是我误会了?”

    再看远天,只有朝阳映照下的耀眼雪色,哪里还有封逸的身影?

    “封兄,我对不起你。”

    在遭遇到噬帝鳄时,他本有机会出手搭救封逸,可是他没有。

    而今他幡然醒悟,心中不禁自责又悔恨。

    想要起身去寻找封逸,可当目光再度移到公孙怡的身上时,最终咬牙作罢。

    不是为了三玄城的安危,而是为了眼前佳人不受磨难,沈斌选择了留下来。

    他不是陈玲,与封逸也没有什么深厚的情感,有此选择,实属正常。

    而陈玲,正行走在没过小腿的积雪之中,艰难跋涉。

    “封逸……”

    她衣衫单薄,有寒风吹过,忍不住浑身颤栗。嘴唇乌青,呢呢喃喃。

    可封逸呢?现在何处?

    封逸正乘着流光,飞行在高空之中。

    临近灵雾山脉,忽见身下有青光一闪而逝。

    被怨煞之气所控的封逸已经成了一个没有智慧的杀戮工具,只要能杀戮,便不会停下脚步。

    既然发现了青光,说明身下山野之中有活物存在,不杀之,心中不畅快。

    当下按捺云头,砸落地面。

    “轰隆……”

    声震四野,引得青光一怔,内中活物扭头来看。

    四目相交,青光中的活物看见了化魔的封逸,封逸自然也看见了它。

    不是人,是一条粗如水桶,长约六丈的青鳞大蟒。竖瞳含煞,红信频吐。

    两相对视,封逸咧嘴一笑。正准备疾冲上前,将这条运气不好的大蟒震杀,忽见玄光一闪,一条体态相仿的乌鳞巨蟒忽地自一旁的密林之中急速窜出。

    乌鳞巨蟒出林之后,并没有去多看封逸,粗壮的身躯径直缠上了青蟒。

    只待缠绕得紧了,青蟒这才反应过来,极力挣扎。

    但它身上有伤,青鳞大多破裂脱落,青色的血液虽然不再流淌,伤口却并未愈合,内中白骨清晰可见。

    乌鳞巨蟒越缠越紧,青蟒仰天长啸,周身陡起一蓬青光。

    青光闪过,似有龙吟之声震天而起。

    乌鳞巨蟒被青光震退,摇头晃脑似乎极为恼怒,头颅一甩,便又冲了上来。

    青蟒亦暴怒,也不再理会封逸,身躯扭动,迎了上去。

    二蟒交战,封逸怎能闲着?他左掌心中鬼门关依旧大开,浓郁且精纯的怨煞之气依旧如潮汐一般急速朝他的体内汇聚。

    每汇聚一分,他身上的魔气便浓郁一分,所散发的气势便也强悍一分。

    二蟒斗得激烈,封逸看得兴奋,陡然化作一道墨光,加入了战场。

    一把抱住乌鳞巨蟒,张口便咬其下腹。

    乌鳞坚硬,咬之不裂,封逸引颈咆哮,两排白牙之上泛起了层层墨光。

    再度埋头咬合,顿时鳞破肉碎,乌血飞扬。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