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一章:化魔
    因为鬼门关的缘故,封逸对怨煞之气极是敏感。只要有邪灵存在,即便相隔数里之地,他也能辨查得出空气中留存的微末怨煞之气。

    可是之前在这一片山坳之中与噬帝鳄僵持了那么久,他竟一点儿怨煞之气的味道都没有闻嗅到。

    为何忽然就来了一只邪灵?

    并不是这忽然来到的邪灵修为了得,擅于隐藏自身气息。而是方刚情势危急,封逸并没有仔细辨查空气之中的特殊气味。

    黑影飘忽,乘风越过山坳,来到近前。

    寒风呼啸,黑雾翻卷,转而凝化成人形模样。

    高七尺,是男子,长发黑袍,只是脸面手臂皆是漆黑颜色,没有五官,也没有容颜。

    胸前有魔纹两道,正是一只二纹邪灵。

    邪灵是一种特殊的生命体,实则也不能算是拥有生命。

    但它们拥有智慧,与妖兽一样,修为越高,智慧也就越高。

    二纹邪灵不是痴傻之辈,自然认出了三阶妖兽噬帝鳄。

    它带着犹豫,踌躇在雪地之中,徘徊而不敢上前。

    可是当那漆黑的头颅转向封逸时,似发现了什么很有吸引力的物事,特别想要冒险一搏。

    什么东西竟能引得一只二纹邪灵甘冒大险,自三阶妖兽的身旁动手?

    自然不是封逸的躯体,也不会是封逸体内的命火,而是刚刚那一粒被封逸吞下后,又吐出来的奇怪丹丸。

    封逸紧盯着邪灵观瞧,念头只一转,便猜到了它为何而来。

    当下探手将那丹丸捡了起来,再看噬帝鳄,正紧闭着双眼,极力冲突血脉桎梏。周身热浪翻腾,蒸发得积雪“呼哧呼哧”化作团团浓雾,充塞天地。

    噬帝鳄已无暇分身,自然也无暇留意身外情况。

    封逸再看邪灵,说道:“你想要这个?”

    捏着丹丸,冲邪灵摇了摇。

    邪灵的头颅上忽然裂开一道口子,似是化作了一张嘴巴,微微开张,内中吐出一条漆黑色的舌头来,舔了舔‘嘴唇’。

    那模样,自然是极为垂涎封逸手中的丹丸。

    “它现在没能力反抗,只要你杀了它,我立刻把这东西给你。”

    邪灵扭头‘看’向噬帝鳄,跃跃欲试,却又担心噬帝鳄会忽然暴起反击,犹豫着不敢上前。

    命火的火气余存不多,怕是再有半盏茶的功夫便要耗尽。

    如若耗尽,噬帝鳄不管有没有突破血脉桎梏,也必将苏醒过来。届时再想引诱邪灵攻击它,可就难了。

    封逸心急如焚,连忙再忽悠道:“我腰间的玄囊里还有很多这种丹药,而且我有办法能炼制出这种丹药来。只要你帮了我,我立马将丹药与炼制方法全都给你。你只需要寻一个无人的地方安心修炼,他日便能突破至三纹、四纹、五纹、六纹……便是有朝一日晋升为九纹邪魔,也不无可能。”

    邪灵半信半疑,扭头再‘看’封逸。

    封逸郑重点头,“风险与收获并存,若是一点儿风险都没有,收获也必然很鸡肋。你并不痴傻,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邪灵犹豫,封逸再道:“我只是个淬体境武者,岂敢骗你?”

    “咯咯……”

    信终于战胜了疑,邪灵踏前一步,封逸连忙收回右手,“先杀了它。”

    邪灵又‘看’噬帝鳄,犹豫片刻,终于一‘咬牙’,猛地化作一柄漆黑如墨的利剑,急朝噬帝鳄刺去。

    邪灵只要吞噬了生人精血神魂,便能沟通冥冥之中的邪道,参悟出邪道秘术。

    秘术林林总总,不一而足。这只二纹邪灵所参悟的秘术,正是化作利剑疾刺。

    这黑雾所凝化的利剑虽然没有实质本体,却也锋利非常,足以抵得上一柄二品玄兵。

    噬帝鳄虽然皮糙肉厚,却并不是那种擅于防御的妖兽。即便是三阶妖兽,即便有通玄境后期的修为,依旧难以凭借肉身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抵挡住二品玄兵的疾刺。

    一剑透体,血洒满地。

    殷红的鲜血如滚烫的岩浆,洒落之处,溅起了火星四散,好不绚丽美艳。

    “啊呜……”

    噬帝鳄正在突破血脉桎梏的紧要关头,却没想到忽然负伤,顿时前功尽弃。

    心火焚身何其危险?稍有偏差便会身死魂消。

    封逸的命火虽然不是心火,但在某种程度上,与心火无异。噬帝鳄的返祖大计被扰乱,不仅前功尽弃,更被命火的火气反噬己身,急攻心窍。

    也是它修为精湛,危机关头当即闭住了心窍,强催自身火龙真元,硬生生将那后继乏力的火气逼出体外,才得以保全性命无虞。

    但便如此,一身强横修为也在这顷刻之间十去七八。

    它幡然醒转,张口长啸,声震八方,更震得封逸头晕眼花,差点儿没碎了耳膜,成了聋子。

    头脑晕眩,封逸只觉天旋地转。茫茫然中,命火的火气终于耗损殆尽。

    命火退去,左掌顿时得了自由。封逸连忙咬破舌尖,以刺痛换来一丝清明。再度默运燃血秘术,继而急速抽身后退。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在邪灵化作利剑刺伤噬帝鳄,直到封逸抽身后退,只过去了两个呼吸的时间。

    等到封逸完全脱离了噬帝鳄的攻击范围,方才抽出空来,自玄囊内取出补血丹、补气丹以及疗伤丹、聚元丹,一股脑都塞入了口中。

    身前,噬帝鳄巨尾横扫,抽打邪灵。却因为负伤非轻,抽打得速度慢了不少,被邪灵所化黑剑轻松避开。

    剑锋急转,邪灵已知惹怒了噬帝鳄。对方可是个三阶妖兽,它自忖便是拼了怨煞之气散尽,也必定敌它不过。

    自信心大减,退意便起。剑朝天南,邪灵便要落荒而逃。

    邪灵若是逃了,噬帝鳄必然会将怒火全都倾斜到自己的身上,这一点封逸很明白。

    “不能让它逃了。”

    当下高声喊道:“它身负重伤,修为大减。你我合力,当能斩杀。”

    此言一出,邪灵的退意果真消散了几分。

    退意消散,速度便随之而慢,一个不慎,被噬帝鳄的巨尾扫中。

    “咯咯……”

    邪灵怪叫,黑雾溃散,重新化作了一蓬黑烟,漂浮于半空之中。

    “区区一只二纹邪灵,也敢来犯老夫的忌讳。找死!”

    噬帝鳄怒极暴喝,短足踏地,疾冲邪灵而去。

    黑雾晃荡,邪灵还要再逃。

    封逸眼观战场,再度大叫:“它已记住了你,并对你起了杀心,你指定是逃不掉的。不如咱们联手反杀了它,我给你丹药,你留我活命,如何?”

    邪灵“咯咯”,似在回应。黑雾摇曳,忽又化作黑剑,旋折而回,急斩噬帝鳄头颅。

    “贼小子,你以为凭你们两个,就能杀得了老夫?哼!痴心妄想!”

    噬帝鳄怒吼,头颅微侧,避开了剑锋,继而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调转身躯,张嘴急噬黑剑。

    眼见邪灵有难,封逸知道自己不能再袖手旁观了。连忙运起身法,疾冲上前。

    他不是没想过逃跑,只是他若逃了,邪灵必然也会选择逃遁。

    两方远逃,噬帝鳄肯定会舍弃邪灵而来追赶自己。

    噬帝鳄的速度如何,封逸领教过,暗自计较自己是指定逃不过他的。为今之计,只有联合那只二纹邪灵,将其反杀,才能求得活命机会。

    至于杀了噬帝鳄后邪灵会否来反噬自己,暂时先顾不了那么多了。

    面对邪灵,总好过面对妖兽。

    一是因为邪灵的修为不如噬帝鳄,二是因为封逸有足以克制邪灵的手段,鬼门关。

    身化游龙,欺近噬帝鳄身旁。左掌疾拍,接连三十余招。

    噬帝鳄闪避迅捷,一一躲开。

    虽然避开了封逸的左掌,却没能闪开黑剑的斩刺。一剑过处,鳞甲跌落几片,顿时热血流淌,满地浓烟。

    风在吹,噬帝鳄在怒吼,邪灵在怪叫,封逸在暴喝。

    这一边的战斗,虽然紧张却并不如天涯山下的厮杀来得惨烈。

    二十余护卫死伤殆尽,公孙怡等人亦重伤难捱。

    好在兽潮终于再一次被击退,众人又一次获得了短暂的胜利。

    鲜血与尸体掺杂在一起,公孙怡喘着粗气,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封逸怎么样了。”

    伤重的沈斌在一旁听得真切,牙关越咬越紧。

    “我去寻他。”陈玲咬牙起身,拖着伤体便欲离开。

    公孙怡探手将她拦住,“大局要紧。”

    陈玲回望衡塔、灵痴、孔立人以及沈斌等人的疲惫面容,最终闭目一叹,重新坐了回去。

    公孙怡没有选择去营救封逸,是对的。

    因为她们便真去了,也未必能救得了封逸,追杀封逸的可是三阶妖兽。

    而且她们若离去,散去的妖兽发现天涯山峡谷无人镇守,必会趁机南下。

    届时三玄城大难,谁人之责?

    “封逸,对不起了。我……只能选择放弃你。”

    公孙怡眼望远天,心起悲凉与歉仄。

    而远天,火光晃动,正是封逸与噬帝鳄以及二纹邪灵交战的战场。

    没了兵刃,封逸无法对噬帝鳄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战斗的主力全在那只二纹邪灵的身上。

    可邪灵毕竟不是人,它虽有智慧,却终究不似人那样,懂得审时度势。

    细想自己为何沦落至此,被一只三阶妖兽记恨?全都是因为身旁那个上身糜烂得不成人样的少年。

    邪灵很愤怒,很气愤,剑锋急转,忽地刺在了封逸的右胸之上。

    剑刃透体而过,封逸闷哼一声,后跌倒地。

    “他妈的,懂不懂得安内必先攘外的道理?”

    封逸破口大骂,可邪灵如发了狂一般,抽出剑刃后,又急斩而来。

    眼见势成必杀,封逸避无可避,又没玄兵格挡,只能探出左手,推开鬼门关。

    强劲的吸力忽地传出,那被噬帝鳄震成重伤的二纹邪灵虽然察觉到了危险,却终究没了力气去摆脱鬼门关的强大吸力。

    “呼”的一声,身入鬼门,被永生封禁。

    鬼门闭合,噬帝鳄狂暴的巨尾紧随着邪灵消失的身影横扫而来。

    封逸察觉到劲风扑面,有心闪避,却已无力为之。

    正此时,那二纹邪灵身上所携带的浓郁怨煞之气忽然冲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此时的封逸体内,一片空荡。

    元力耗尽,心火之气耗尽,命火萎靡,精血枯竭。

    燃血秘术所燃烧的已然不是精血,而是他的寿元。若非如此,他怕是早已耗尽精气神,摔跌到底,再也爬不起来了。

    既如此,他又凭什么来阻抗侵入体内的强横怨煞之气?

    怨煞之气如过境强军,横冲直撞,径直入主绛宫。略作盘桓后,再度上行,霸占灵台。

    不过瞬息之功,封逸的灵台便已失守。他脑海之中的最后一丝清明也随着灵台的失守而消散殆尽。

    双眸之中,血光消散,墨光忽起。

    封逸半跪于地,垂着头,颤抖着双肩。

    不是因为痛苦而颤抖,也不是因为悲凉而颤抖,而是在笑着颤抖。

    阴冷且诡异地笑,如疯似魔。

    左掌心中,鬼门关忽然大开。这一次没有强劲的吸力传出,只有蓬勃且精纯的怨煞之气奔涌。

    浓郁至极,如汪洋大海。

    怨煞之气如受感召一般,急速朝封逸的体内汇聚。

    与此同时,封逸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狂暴凶悍。

    噬帝鳄大惊,可是巨尾已横扫而去,想要收回已然不可能。

    正此时,封逸那断折了肩骨的右臂忽然抬起,只一探,便抓住了携带着无匹威势的噬帝鳄的巨尾。

    五指并拢,指尖如刀锋,深深地刺入了噬帝鳄的巨尾之中。

    噬帝鳄吃痛厉叫,封逸却缓慢起身,嘴角挂着如妖邪般的森然冷笑……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