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八章:误会
    公孙怡的表妹,自然是沈璇。

    沈璇如何了?她现在何处?

    封逸不知,也没能听出公孙怡言语之中的欲言又止。

    两人相对而坐,中间隔着暖黄色的火堆,映照得公孙怡眉目如画,愈发显得俏丽俊美。

    恍恍惚惚间,封逸似乎给眼前人当做了沈璇。

    可是念头一转,他便恢复了清明。

    他知道,眼前人并不是自己心中思思念念的那个女孩,而是公孙家的怡小姐。

    “封兄,不好了……”

    沈斌的急切呼喊声,忽然自帐篷外响了起来。

    封逸皱眉扭头,隔着帐篷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啊呜……”

    不待沈斌回答,一道惊天兽吼忽地自西北方向传来。震耳欲聋,如天雷砸地,惊得凡尘颤抖,大地摇晃。

    异兽怒吼!

    封逸神情大变,连忙直身而起,奔出了帐篷。

    雪夜下,沈斌已穿戴上银甲,擦亮了重剑,神情凝重,眉头紧皱,“我刚刚巡察周边,忽然发现有两道紫色火光自幽灵山麓的方向……”

    说到这里,忽见公孙怡紧随着封逸一起,迈步而出。

    荒野深夜,孤男寡女,共处于一个帐篷内,他们在做什么?

    沈斌的思维陷入了停顿,一颗心儿似被锁链拉扯,拼命地向一片幽冷的寒渊内坠去。

    “紫色火光?是妖兽吗?”封逸见沈斌话说了一半,连忙出言追问。

    可一句话方刚问完,忽见沈斌面色大变,由焦虑凝重转变成了浓稠的失落与哀伤。

    他在失落什么?在哀伤什么?

    封逸一时不解。

    瞥眼间,看见了公孙怡已踩踏着积雪走到自己的身旁,昂首挺胸,凝视西北方向。

    封逸忽然明白沈斌在失落、哀伤什么了。

    他有心解释,却见沈斌紧咬着牙关,额头之上青筋暴起,似很愤怒。

    他当然很愤怒,他深爱着公孙怡,此事他也曾跟封逸说起过。

    可现如今……

    一切发生在眼前,少年人的冲动再也遏制不住,沈斌猛地抬起头来,狠狠地瞪了封逸一眼,继而一言不发,转身去了。

    他离去的方向,正是天涯山峡谷的所在。

    不消问,自当是去战场第一线,迎接即将再次扑来的兽潮。

    “唉!误会了。”

    封逸心中暗叹,有心追上沈斌去详加解释,却听公孙怡道:“是紫焰豪猪!”

    循声西北望,但见白亮雪色间,果真有两道紫色火团如狂风般疾卷而来。

    一阶妖兽形成的兽潮即将扑杀而来,奈何又多了两只二阶妖兽紫焰豪猪为助,此情此景,当真是个雪上加霜。

    封逸心起忧虑,连忙自玄囊内抽出玄刀,招呼了公孙怡一声后,便运起了身法,疾冲峡谷而去。

    一边疾冲,一边高呼,“妖兽夜袭,快快抵御。”

    其实并不用他大声呼喊,众护卫们都早已苏醒了过来。

    那一声冲天兽吼响过,便是再瞌睡的人,怕是也难以成眠了。

    众人穿戴盔甲,不一时便冲出帐篷,赶赴战场,联纵合横,加以防御。

    封逸、陈玲、公孙怡、衡塔、宫沉等人并肩在前,直面距离峡谷仅剩三十余里的那两团深紫色火团。

    “有把握吗?”

    公孙怡沉声询问。

    若是没遭遇郑淮与韩天的追杀,封逸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彼时的他,已经自信到了自负的程度。

    而今,他稳重了许多,但依旧在公孙怡一语毕了之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为何点头?

    并不是他依旧自负,也不是他果真觉得自己有能力敌得过两只二阶妖兽。

    而是此时此刻,己方势弱,士气低迷,需得给予己方护卫们信心。

    并且公孙怡这一句问话的声音并不是很低,不管是身旁的陈玲等人,亦或是身后的众护卫,都能听得到。

    公孙怡为何有此一问?

    也是为了要封逸点头,以稳定军心。

    两军交锋,不论强弱多寡,士气总是最重要的。士气若丧,不战自败。士气若炽,或能扭转战局,以弱胜强。

    点头过后,公孙怡微微松了口气。

    松这一口气并不是因为她当真以为封逸有那个实力,而是她明显地听到了身后众护卫的窃议之声散去很多。

    一口气方刚松完,忽听轰鸣声起自身前不远处,那被茫茫白雪覆盖了的密林之中。

    是妖兽奔腾嘶吼的声音。

    “来了!”

    封逸微眯起双眼,眸中杀意浮动,冷冷地道。

    众人纷纷深深呼吸,重重吐气。

    陈玲已再度恢复了首领风范,右手高举长剑,急挥斩落,冷声喝道:“兄弟们,再守住这最后一波,冷山宗的援兵就要来了。为了三玄城,为了家乡父老,杀!”

    ‘杀’字落地,众人齐声呐喊,声震霄汉,气冲斗牛。

    封逸首当其冲,提刀疾冲而出。

    兽潮轰鸣而来,如浪涛拍岸。而封逸,则似那悍不畏死的一叶孤舟,带着无边凌厉之势,带着一往无前之意,杀进了浪涛深处。

    玄刀斩、斫、砍、劈、撩、削、扫……

    所到之处,妖兽死伤一片。

    公孙怡等人紧随其后,各出所能,分散八方,死守峡谷口。

    “啊呜……”

    又是一声异兽怒吼自远天传来,众妖兽被吼声所震,都似吃了补药一般,亢奋嗜杀,不要命地往峡谷内拼冲。

    “不行,妖兽太多了,这样下去我们是挡不住的。”

    衡塔一边挥舞重刀,一边冲封逸高声说道。

    封逸探掌拍死一只俯冲而至的赤羽雕,扭头看了衡塔一眼,皱眉道:“挡不住也得挡,否则三玄城百万民众,难得活路。”

    衡塔闻言,只得咬牙怒吼,再度挥刀狂砍。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那两只紫焰豪猪终于来到了战场上。

    不需陈玲指挥调度,封逸与公孙怡已当先冲出兽群,分迎二豪猪而去。

    那可是两头二阶妖兽,若是不赶紧阻拦打杀,一旦被它们冲破了第一层防线,去到众护卫身旁,己方的局面可就危险了。

    二阶妖兽对于那些修为只徘徊在淬体五六层左右的外堂护卫们来说,已然是难以企及的高度。

    若是遭遇,只能是单方面的杀戮,任谁也无法阻挡。

    玄刀横扫,紫焰猛地膨胀。

    高温乘风扑来,烤炙得被兽潮踩踏成泥浆冷水的积雪蒸发成一团浓稠烟雾。

    如灵雾山脉深处经久不散的迷雾,笼罩四面八方,阻住了众人的视线。

    封逸身在浓雾正中,左右看不见八尺距离。只能凭借着高温的所在,来判断紫焰豪猪的方位。

    忽觉热浪自身左袭来,连忙运转身法,向前飞扑。

    避开了紫焰后,封逸急忙止住前冲之势,左脚踏地借力,猛地旋身挥刀。

    一刀斩过,只觉右手如被火烧,刺疼非常。

    定睛去看,原来那紫焰豪猪周身的紫焰已膨胀到方圆六尺余。其本体畏缩其中,任凭玄刀如何挥斩,都始终伤它不得。

    无奈,封逸只好急步后退。

    却没想自己刚一退,紫焰豪猪竟已调转方位,急向南方冲去。

    “不好,它无意与我纠缠,要冲破关隘,径直南下。”

    封逸心中大骇,连忙运起追风术,配合游龙术,化作一道劲风,斜刺里冲到紫焰豪猪的身前。

    玄刀再斩,依旧被紫焰所阻,伤敌不得。

    “他妈的。”

    封逸咬牙大骂,念头飞转,忽然想到什么,忙高声叫道:“孔立人何在?”

    “老大,我来了。”

    一语落地,孔立人的回应声立刻自身后三丈外传来。

    紫焰豪猪南冲之势连翻被阻,勃然大怒,停身被烤炙到干硬的泥土地上,獠牙摩擦,弓背曲身。

    如此情状,显然是要催发紫焰化作箭矢来射杀阻路者。

    封逸曾见识过这一招,知道那紫焰所化箭矢的威力虽然不大,范围却是很广,而且密密麻麻,根本闪避不开,只能舞动兵刃以抵挡。

    而且若有丝毫疏漏,便会被紫焰加身,届时那扑不灭的紫焰焚烧血肉,坏人性命只在顷刻之间。

    既如此,决计不能让那紫焰豪猪发出这铺天盖地的大招来。

    “孔立人,速来!”

    封逸急切催促。

    一语毕了,孔立人的身影已窜破了浓雾,飞奔而来。

    封逸连忙递出玄刀,继而一把将其手中的大戟抢了过来,挥舞横扫,疾冲紫焰豪猪而去。

    大戟长有八尺,豪猪身周的紫焰只有六尺余。一戟扫过,豪猪如一块顽石般,被狠狠地拍飞了出去。

    “昂夯……”

    豪猪吃痛惨叫,撕心裂肺。

    封逸哪能容它多做喘息,连忙闪身追去,挥戟再砸。

    那紫焰豪猪的反应速度也真是了得,果真不亏是足以比肩内息境初中期的二阶妖兽。

    大戟临身的前一瞬间,它猛然踏地借力,高高跃起。

    继而张开大口,“噗”的一声喷出一口浓紫色的火焰来。

    火焰如龙,飞扑封逸面庞。

    封逸浑然不惧,挥舞大戟拍碎紫焰。待得落定,正要一戟将方刚落地的紫焰豪猪结果了,忽听公孙怡的惊叫声自右前方传来。

    惊叫声里带着伤痛意味,亦有无以复加的悲凉,显然她正逢生死危难,情况紧急。

    封逸关心公孙怡安危,只得舍了紫焰豪猪,循声而去。

    他虽走,孔立人却已接替而来,手持玄刀,迎战负伤不轻的紫焰豪猪。

    两相战斗,风生雷动,暂且不提,且说公孙怡所面临的情况,正与封逸之前所经历的一样。

    只是她没能如封逸那般寻来长兵刃攻击豪猪,失去了伤敌良机,已被豪猪乘乱发动了大招。

    满天紫焰箭矢疯狂砸落,公孙怡剑舞如幕,却终究稍有一些疏漏。

    两只紫焰箭矢顺着剑招缝隙刺中了她的左肩与右腿,顿时引燃了她身上的衣衫。

    紫焰攀附于血肉之上,姑娘痛得面色苍白,汗流浃背。

    可是紫焰箭矢依旧满天砸落,她虽然伤痛惊叫,右手却不敢有丝毫停顿,只能继续舞剑,阻挡箭矢。

    正此时,封逸持戟赶来。

    一戟拍出,豪猪与同伴的情况一样,“昂夯”一声惨叫,摔飞出浓雾范围。

    封逸扭头看了一眼公孙怡,见她身燃紫焰,好不痛苦。当即迈步上前将她扶住,鼓动元力催发劲风,拍熄了紫焰后,取出一粒疗伤丹,塞入到她的嘴里。

    疗伤丹入腹,公孙怡伤痛略有减缓,忙一把推开封逸,说道:“快杀了那两只豪猪。”

    与此同时,宫沉与沈斌也闻声而来。

    刚入浓雾之中,便见封逸怀抱公孙怡。宫沉面起寒煞,沈斌痛心咬牙。

    两人对视一眼后,忽听封逸唤道:“快过来扶住怡小姐。”

    宫沉当先奔去,沈斌紧随其后。

    封逸将公孙怡交给二人,提着大戟便追出了浓雾。

    方刚来到宽广天地之中,便见一团耀眼夺目的明黄色烈焰,兜头砸下……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