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六章:杀
    天涯山位于三玄城西北方向八百里,名为山,实则是一条横亘东西近千里的巍峨山脉。

    主峰有两座,毗邻而立,各高千丈余。

    两峰之间有一道峡谷,乃是连同了三玄城与灵雾山脉的最近一条通道。而今灵雾山脉附近妖兽暴乱,兽潮频发,若不守住天涯山峡谷,妖兽势必要途径此地,径直南下,祸乱三玄城。

    所以,天剑宗的长老处理了霸刀门之事后,便指派下任务给城主府的陈二小姐以及公孙怡,死守天涯山峡谷,阻截妖兽。

    只是如孔立人所说,任务派遣下来已经整整三天,公孙怡为何没有传信回三玄城求援?

    封逸一边策马,一边急思。

    思思想想,难明其间关窍,索性摇头将疑惑甩在一边,继续凝眸西北方向的明灭火光,注视战场。

    雪,越下越大。

    天涯山,越来越近。

    待到近前时,封逸清楚地自吹拂过面颊的夜风之中闻嗅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有人血的味道,也有妖兽血液的味道。

    两相掺杂,引人作呕。

    人的尸体,妖兽的尸体,堆叠成山,阻住了前行的道路。

    马儿奔行不便,封逸只好翻身跳下马背,运起身法狂奔。

    “啊……”

    有公孙家的外堂护卫被一只双眼泛着绿光的黑风魔狼咬住了右腿,他放声惨叫,右手中重剑急挥。

    奈何重剑已经自中断折,任凭他如何挥斩,也始终斩不到那个只有土狗般大小的黑毛妖狼。

    “怡小姐……救……救我……”

    护卫自知必死,但他并不想死。血液狂流,伤痛肆虐之际,他只想到了向自家主子求救。

    然而他的主子现在何方?

    正在战场第一线,手持长剑,浴血拼杀。

    她的身边倒伏着三十多具妖兽尸体,粗略望去,有一阶妖兽黑风魔狼、赤焰豪猪、长臂灵猿、赤羽雕……

    还有两只浑身生长着深紫色锐利尖刺的二阶妖兽,紫焰豪猪。

    妖兽的尸体,是公孙怡骁勇善战的最佳证明。然而她毕竟只是个淬体境武者,且还是女儿身,再如何骁勇,又岂能经受得了这连翻数日的血战,又岂能挡得住天涯山峡谷内那前后不下三百余头的各类妖兽?

    “啊……”

    一直赤羽雕敛翼俯冲,尖锐如剑,泛着森然寒光的利喙啄在了公孙怡的右臂上。

    她精疲力尽,难以闪躲格挡,霎时间皮开肉绽,骨裂血流。

    姑娘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赤羽雕振翅升空,准备蓄势再攻。

    一只灵岩豹瞅准了机会,猛地一个纵跃,飞扑近前。利爪前探,血口开张,认准了公孙怡那染满了血污的脖颈,便准备噬咬下去。

    死生危急,间不容发。

    正此时,一剑横空而来。

    是重剑,用剑之人黑袍冷面,正是沈斌。

    重剑横扫,灵岩豹知剑刃锋利,不敢硬憾,当即收身退避。

    又有一剑破空斩来。

    是轻剑,用剑者是个白面青年,正是宫沉。

    灵岩豹被就中斩成两截,精血挥洒,伴着满天白雪,溅了沈斌与公孙怡满脸满身。

    姑娘死里逃生,粗气连喘,神情萎靡。

    但她终于是又活下来了。

    她有人救,那个刚刚向她求救过的外堂护卫呢?有人救吗?

    自然也有,是一个手持玄刀的少年。

    “封……封统领!”

    正是封逸,一刀斫落,黑风魔狼首身分离。

    但他终究来得迟了一些,那护卫虽然求全了性命,却没能保得住自己的一条腿足。

    腿骨断裂,血肉模糊。

    疼痛虽在,护卫却来不及哀吼闷哼。他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封逸,似乎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封逸之凶名,在公孙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可是内息境以下无敌手的存在。

    有他首当其冲,那些妖兽又有何惧?

    封逸不知道护卫在想些什么,斩杀了黑风魔狼后,见他伤势严峻,不由得眉头大皱。

    战场之中,妖兽数量不下三百余,而公孙家与城主府的外堂护卫只余存五十不到。

    这半日半夜的血战拼杀,死人五十余,战事的惨烈程度可想而知。

    事到如今,敌众我寡,己方便是再失去一人,也是极为重大的损失,甚至能严重到影响战况。

    所以,能不死人,尽量别再死人。

    护卫们的惨叫声,妖兽飞禽的嘶鸣声,喧闹沸腾。

    雪与血交融,冷与热碰撞,一片混乱之中,根本容不得封逸多思多想。

    他连忙探手入玄囊,取出一粒疗伤丹,塞进了那个断腿护卫的口中。继而飞身扑入战场,玄刀舞成一片银灿灿的光幕,血杀不停。

    一阶妖兽的实力也有高下之分,如那赤焰豪猪,至多只能与淬体境四五层武者相并论。

    黑风魔狼与赤羽雕要强上几分,约莫与淬体六七层武者相仿。

    至于长臂灵猿与灵岩豹,便凶悍上许多,已然敌得上淬体八九层修为的武者。

    因为有公孙怡、沈斌、灵痴、孔立人,以及城主府的陈二小姐率众在前阻挡,那些凶悍的妖兽并没有寻到机会冲破阻截线,来到战场后方。

    只有少量的黑风魔狼与赤羽雕借着迅捷的速度冲了过来,与一众外堂护卫缠斗。

    众外堂护卫修为参差,有高有低,高者大多冲到了战场第一线,低者都留在了后方。即便是应付黑风魔狼与赤羽雕,亦或是三三两两的赤焰豪猪,也略显力有不逮。

    不一时,死伤再添,凄惨的叫声不绝于耳。

    封逸手提玄刀,或斩或斫,杀这些修为低劣的妖兽如砍瓜切菜。

    但他毕竟只有一人,又岂能真真正正地影响到战局?

    死亡的阴影,他阻挡不了,只能拼尽了全力,尽量拖延得死亡来得慢一些。

    一边砍杀,一边向战场第一线移动。

    妖兽太多,突破了阻截线冲至战场第二线的妖兽也越来越多。光杀是杀不完的,只有重新堵住阻截线的缺口,才能止住这渐成溃败的局势。

    “勇士们,身后便是三玄城,是我们的家乡。若是此地的防线失守,任由妖兽南下。三玄城必将被妖兽铁蹄夷为平地。城中百姓也将死伤殆尽。那里有你们的父母家人,朋友知己。为了他们能安平地活着,此时不尽出全力,血战到底,更待何时?”

    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盖过了众护卫的惨叫、众妖兽飞禽的嘶鸣,自战场第一线响了起来。

    不是公孙怡,是一个穿着血色裙衫,冷眉寒面,身材高挑的少女。

    她约莫十八九岁,正是如花的年纪,却奈何身陷此境,被妖兽生生咬断了左臂。

    而今独臂提剑,血流哗哗,她却咬牙坚忍伤痛,高声呼喊,以振士气。

    她是何人?

    正是三玄城城主府的二小姐,城主陈安平的侄女,陈玲。

    本是个养尊处优的人上人,而今却与众多外堂护卫们一起血战拼杀,一起受伤流血。

    有此一女在前,众外堂护卫再也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更不觉得自己只是个小人物,随时可以逃跑,寻到一处安稳所在,偷得活命。

    “奶奶的,为了家乡父老,为了老婆孩娃,杀他娘的。”

    有人高声怒吼,顿时激起了亢奋的群情。

    本已丢剑的护卫们重新捡起了长剑,本已萌生退意的护卫们再次沸腾了鲜血。

    喊杀之声,如雷贯耳,震得封逸双耳轰鸣,杀意大炽。

    一刀出,斩中一只趁机突破防线的长臂灵猿。

    那是一只与成年人那么高,却宽壮上许多的白毛猿猴,眸中泛着血光,獠牙外翻,长相既丑陋,又凶悍。

    实力更是了得,足以敌得上淬体九层境武者。

    但它运气不好,碰到了封逸。

    一刀斩出,封逸倾尽了全力。

    然而玄刀却只斩入了长臂灵猿的胸腹之中,并没有透体而过,将它斩断成两截。

    不是长臂灵猿防御了得,也不是封逸力道微弱。而是他所用乃是直脊玄刀,虽长却轻。

    这样的兵刃,适合轻灵迅捷的变化之道,并不适合大开大合的砍杀之道。

    所以,封逸空有一身子血肉之力,并不能完完全全地使用出来。

    当然,他自身的爆发力不足,也是一大原因。

    玄刀入腹,灵猿一时不得死,长近五尺的双臂猛地高抬,继而朝着封逸的头颅狠狠砸落。

    封逸心生警兆,连忙侧身闪避,继而飞出一脚,正中灵猿腿弯。

    灵猿半跪于地,封逸抽刀旋身,冲其脖颈处横扫而过。

    一刀落实,身首异处。

    刀刃之上沾满了污秽腥臭的血污,封逸不做丝毫停留,寻了一只赤焰豪猪,飞扑上前,再度劈杀。

    一边劈杀,一边暗忖自己的追风刀法与韩天的迅捷重剑究竟有什么样的差异。

    他修习追风刀十数年,已深谙此刀法之精奥。而且一直是所向披靡,难逢敌手。

    凭此快刀,便是通玄大能王宏良都被他打了个手忙脚乱。可当碰到了韩天,却是第一次感觉到了力有不逮。

    “为什么?”

    封逸自问。

    然而他受自身见识的局限,一时想不通其中缘由。

    “是追风刀不如那韩天的剑法?”

    “是我的修为不如韩天?”

    越想越觉得思路紊乱,理不清丝毫头绪。

    正此时,忽听到一声熟悉的闷哼自身旁传来。

    封逸连忙扭头看去,正见孔立人被一头疾冲而至的灵岩豹撞了个满怀,口喷闷血,如飞后摔。

    大戟脱手,自夜空中旋舞而过。封逸连忙闪身上前将孔立人扶住,继而探手以玄刀拦住大戟,一转一旋,斜插于地。

    孔立人的大戟虽然不是玄兵,却是特质的兵刃,硬度奇高,重量不下三百斤。

    封逸这一旋一转之间,忽觉有一道明光自脑海之中一闪而过,顷刻间福至心灵,似有所悟。

    他的双眸中泛起了一抹跃跃欲试的光芒,不待孔立人说话,便连忙将自己的玄刀塞到他的手中,继而提起他的大戟,扑入战场。

    横扫、砸打、封挡、拍击……

    “不妥,我没学过戟法,用起来不顺手。”

    念头闪变,当即转用追风刀法。

    大戟沉重,且长约八尺,以此运用追风刀法很不顺手。

    也不是不顺手,只是封逸平素用惯了快刀,而今刀法忽然变慢,感觉上不太舒服。

    不过这种不舒服只停留了片刻时间,随着战事的越来越激烈,他渐渐抛开了自己的纷杂思绪,沉心在砍杀妖兽之事上时,不舒服的感觉便渐渐消失了。

    大戟越用越顺手,以此而运用出的追风刀法也越来越流畅,迅捷。

    所到之处,如疾风过境,大戟翻舞,横扫千军,妖兽死伤一片。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