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四章:内息境
    山林幽密,虽有明媚月光,却也难以将封逸的形体轮廓完整地映照出来。

    他就这样骑着劲马,置身于密林之中,静等郑淮与韩天二人的到来。

    一边等着,一边凝眸二人身后。却发现山野寂寂,除却郑淮二人之外,并无其他杀手同行。

    “难道就他们两人追了来?”

    转念又想:“不对,郑淮惜命得紧,不可能轻易地将自身置于危险境地之中。难道那韩天……有什么特殊的强横杀招?”

    言念及此,便暗自提醒自己,待会儿两相交锋,万不能轻敌大意。

    事关生死,不能有丝毫偏差。但凡有一丝偏差,所面临的只能是死亡后永无止境的冰冷黑暗。

    “哒哒……”

    马蹄声越来越近,终于来到了密林近前。

    封逸手握玄刀,凝神以待。

    却令他没想到的是,二马方刚靠近密林,韩天忽然勒紧马缰,停住不前。

    “师兄,怎地?”

    郑淮见韩天勒马,便也停马,继而转身询问。

    韩天面容冷峻,眉头深锁,冷眼凝视前方的幽暗密林。

    郑淮似有所悟,驱马来到韩天身旁,低声问道:“林中有人?”

    韩天点了点头,缓慢将悬挂在腰间的后脊重剑抽出,做出了凝神御敌的架势,继而冲密林深处高声喝问:“林中是哪路朋友?”

    寒风吹过,林木摇晃,落叶纷纷飘落,却哪里有人回话?

    封逸自然不会回话,他还在疑惑自己并没有发出什么响动,为何会暴露了行踪。

    念头飞转,忽然明悟,“是呼吸声。”

    “韩天乃半步内息的修为,耳聪目明,虽然难以在密林的遮掩下看到我的身影,却能于寒风之中分辨出我的呼吸声。”

    想通了这些,不禁心起惋惜,“唉!先机已失。”

    却听韩天在外继续高声说道:“我兄弟二人乃三玄城王家外堂客卿,途经此地,不知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惹得朋友不悦,竟然夜半前来阻路?”

    风吹树梢晃,簌簌有声,却依旧没有人回答他的问话。

    郑淮咽了口唾沫,“师兄,会不会是山匪?”

    山匪多半是没有势力依靠的散修集结而成,他们的修为或许并不如何精深,外功武技也可能并不玄妙。但是他们凶悍,不怕死。

    不怕死,便没了后顾之忧,对战之时才能发挥出超常的战力。

    而且山匪大多是成群结队出没,即便你修为再高,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

    所以寻常武者,除非自忖修为精深,秘法高绝,足以应付一切变故。否则极不愿孤身行走于荒野山林之中,若真遭遇了山匪,多半没什么好果子吃。

    此地虽然距离三玄城并不远,但此时三玄城内有变,不管是谁都在尝试着试探,想着要入得城内,分上一杯羹。郑淮有此一问,也在情理之中。

    韩天却摇了摇头,“不是,只有一人。”

    “一人?修为如何?”郑淮追问。

    韩天继续摇头,“呼吸绵长,修为不浅。至于具体是什么境界,我听不出来。”

    “能被师兄听出呼吸声,他的修为必然不会高于师兄。你我二人联手,有何惧之?”

    人都有欺软怕硬的劣根性,对方人多势众,己方便惧。对方孤家寡人,己方便不惧。

    此乃人之常情,但郑淮在此道上的修为,犹为突出。

    闻听他如是说,韩天也点了点头。

    二人心念大定,些微忧虑俱都被夜风吹散。两相策马,缓步逼近密林。

    “喝!”

    正此时,一声暴喝宛如惊雷砸落凡尘,自密林之中轰然爆响。

    喝声刚发,刀光忽起,循着夜风的方向,乘着迅捷的风势,急劈郑淮面门。

    暴喝之声正是封逸所发,乘风而来的迅疾刀光也是封逸所出。

    目的只有一个,趁敌不备,暴起突袭,尽量将行踪泄露而遗失的先机再夺回来几分。

    刀光所向,乃郑淮而非韩天。因为封逸知道,韩天修为高深,或还有秘法在手,自己这突如其来的一刀未必能要了他的性命。

    但郑淮不同,他即便得了王宏良的玄功传承,修为却依旧低劣,而且战斗经验匮乏。

    逢此忽如其来的一刀,他必无活路。

    “是封逸……”

    眼见刀光劈来,郑淮再一次犯了那个致命的错误。没有在生死危机的当口思虑该如何闪避或抵挡,而是将自己的心中所想,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封逸嘴角含着森然冷笑,刀势再增几分,势必要一刀结果了这个郑家余孽。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一刀劈出,虽然临近了郑淮的面门,却终究未能对其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因为早有一剑,速度更快他刀速三分,斜刺里格挡而来。

    “当……”

    是韩天的后脊重剑。

    刀剑相撞,脆响刺耳,火花崩散,封逸只觉自己这一刀似斩在了天外玄铁之上一般。狂暴的反震之力自刀身上传来,震得他右手酸麻,胸口气血翻涌。

    前冲飞扑之势因此而终,反震之力入体,封逸收刀旋身,落地之后连退三步,方才止住身形。

    月色幽冷,身前的二人也不好受。

    这一刀虽然没能斩中郑淮,玄刀之上所携带的狂暴劲力却震得他不由自主地后仰,最终摔落马背。

    也是他及时反应了过来,落下马背之后连忙使了个身法,免去了面朝黄泥吃尘土的狼狈下场。

    再看韩天,也已落下马背,双脚踏地,接连后退七八步,方才稳定住身形。

    一招交锋,不管是封逸还是韩天,都将对方的战力与修为揣摩了个大概。

    封逸暗忖:“这韩天必有奇遇,虽未入内息境,战力却比穆秋柏高出五六倍不止。”

    韩天则面容阴沉,冰冷的目光似已凝结成冰,死死地盯着封逸。

    却不待双方再有动作,夹在双方中间的两匹劲马已被刀剑相撞之声惊到,仰天发出一声嘶吼后,撒开了四条粗壮有力的腿足,寻了东西两方,各自落荒奔逃。

    “封逸……小畜生,你……你这是自寻死路。”

    二马远离后,郑淮探出左手,戟指封逸,高声怒喝。

    一边怒喝,一边抽出腰间佩剑,摆出防御架势。

    封逸却只是轻声一笑,双眸间血光闪灭,双腿交错,如同一只狂奔的巨兽,疾冲郑淮而去。

    玄刀霍霍,刀影漫天,晃得郑淮眼花缭乱,根本无从格挡,亦无从闪避。

    “师弟小心,此贼修为了得。”

    韩天见此情况,连忙高声示警,同时提剑奔上前来,一把将郑淮推开后,迎战封逸。

    刀剑再度交锋,一个快可追风,一个迅比流星。

    一个刀光如龙,一个剑影如幕。

    不谈元力修为,不提血肉之力,且说外功武技,封逸与韩天两人,或真在伯仲之间。

    不,韩天所用乃是重剑,却舍了一力降十会的硬功,反走迅捷路数。

    若真细细算来,封逸的追风刀,不如韩天的剑法。

    但封逸岂只有追风刀?他还有八卦游龙掌。

    脚踏八卦方位,身化游龙,一掌出时,二掌已中敌前胸。

    三掌未衰,四掌又已来到。

    刀法快,掌法更快。

    玄刀轨迹刁钻,掌法更是路数诡异。往往能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拍来,逼得韩天一退再退。

    然而韩天再怎么退,他的速度终究不如封逸的身法迅捷。

    一步两步三步,退至第四步时,韩天被封逸追上。

    玄刀横扫而过,韩天竖剑抵挡。

    “当!”

    刀剑撞击之声未绝,封逸的左手又已如灵蛇般探来。

    “噗……”

    掌印前胸,韩天喷血后退,受伤非轻。

    “太弱!”

    封逸心下暗忖,却并未就此收手。

    打蛇不死,遗患无穷。

    刀如龙,欺身而上。

    韩天已避无可避,只能大喊道:“小师弟,还不助我?”

    “啊?啊!师兄,我来助你。”

    两人交手的时间并不长,可刀光来,剑影去,已各出数十招,看得郑淮心旌摇曳,好似身在汪洋之中,正随波沉浮。

    一时失神,直到韩天呼唤,才想起自己需得去帮助师兄,否则师兄或有性命之虞。

    一剑刺出,郑淮心想:“这封逸,怎会这般强悍?”

    “铮……”

    玄刀将长剑荡开,封逸右脚飞踹,将郑淮踹飞出三丈开外。

    落地之前,郑淮又想:“师兄怎地还不突破至内息境?”

    “嘭!”

    郑淮落地,痛呼不止,哀嚎不休。

    韩天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见师弟如此不中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妈的,废物。”

    心想封逸了得,不能再藏私了。

    当下意沉丹田,调运体内的浑厚元力,在封逸玄刀临身的前一瞬间,猛烈冲击下腹丹田。

    丹田又称气海,乃元力盘踞之所在,亦是玄修的根基,是参天巨树的根茎。

    被封闭的丹田,岂是想要冲开便能冲开?

    如那穆秋柏,冲击数次,也都是徒劳无功,反伤自身本元。

    可韩天不是穆秋柏,他乃王宏良的记名弟子,得王宏良传授一式秘术玄功,端地了得。

    再加上他曾有一些奇遇,修为比同境界之人要精湛深厚不少。且晋身半步内息之境已有不短的时间,而今若想晋升至内息境,已然是万事俱备,连东风都不欠。

    元力只一冲,顿时丹田门户大开。

    “啊……”

    韩天仰天长啸,狂暴的劲力自他的体内散出,鼓动了劲风,呼呼吹向四面八方。

    封逸的玄刀即将斩落,却被劲风所阻,势头慢了三分。

    正此瞬息之功,韩天已彻底步入内息之境。

    反应力,爆发力,血肉之力,都在这顷刻之间,翻增了数倍、数十倍不止。

    封逸这迅捷如风的一刀,之前他还摸不太清楚轨迹,而今再看,只觉已慢得犹如蚊虫振翅,不值一哂。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韩天冰冷一言,落地后右手抬落,重剑已后发先至,急斩封逸左肩。

    这一剑,速度很快,快如闪电,乃风速数倍不止。

    封逸避无可避,只能回刀格挡。

    “当……当……当当当……”

    只一剑,为何脆响五声?

    封逸受力后退,拉开了距离后,皱眉沉吟。

    念头飞转,已然明了。

    韩天刚刚那一招,并非只是一剑,而是接连五剑。

    只是出招太快,快到肉眼难以捉摸。

    “好厉害!这便是内息境玄修的真正实力吗?”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