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三章:敌明我暗
    “二位,今天是谁的死期啊?”寒风吹来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

    声音落定,一条颀长汉子迈步走进屋来。

    此人面容清癯,很有几分儒雅文士的模样。只是郑淮与韩天都知道,他并不是个读书人,而是位内息境初期玄修。

    王家的外堂长老,流波。

    流波没有跟随王无量一起离城,主要目的除了守卫王家,提防有变,还有便是要看住郑淮以及韩天,以防他二人冒然去寻找封逸的麻烦,惹来公孙家联合城主府的拼死反扑,坏了王家霸权三玄城的大计。

    这一点,韩天与郑淮心里都清楚。所以流波来到,郑淮与韩天都不由得面色微变。

    “流长老,那封逸已然出城。我师兄弟二人打算追出城去狙杀他,不惊动公孙家与城主府,当不会影响到王家的大计。”

    郑淮想了想,镇定下心神,抱拳说道:“而且那封逸现在已不是公孙家的银甲卫统领,也不在三玄城内,便真杀了他,公孙家与城主府,也必不会因此而多做计较。”

    流波笑着看他,“哦?那封逸出城了?去了哪里?去做什么?”

    郑淮如实禀报道:“往天涯山的方向去了,据说是公孙怡跟与主府的陈二小姐在天涯山被众多妖兽围困,生死危难。”

    “天涯山……”

    流波转身看向门外,眺望西北方向。

    目光似乎穿透了层层楼阁与山林,清楚地看到了天涯山的所在。

    “霸刀门分派给少主的任务,也在天涯山附近。那公孙怡为何也去了天涯山?难道……山长老没能应付得了天剑宗的人?”流波自言自语。

    说罢,忽然点头道:“也好,你们便去吧,最好能赶在那封逸到达天涯山之前,将他狙杀。”

    郑淮大喜,韩天虽然不见喜怒,但神情也不由得为之一松。

    “胆敢联合陈安平杀害我王家宏良老祖,那封逸……哼!一只不知死活的蝼蚁,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流波目光阴冷,吐字如冰。

    “待结果了那封逸后,你二人且莫要着急赶回三玄城,先去天涯山走一趟。少主也在天涯山附近执行任务,你等可以去帮帮忙。”

    郑淮与韩天抱拳领命,继而收拾了一番,便急追封逸的踪迹,出城去了。

    ……

    “呼呲呲……”

    骏马摇头,响嚏连打。

    封逸勒马停身,转头看向追赶而来的孔立人与灵痴,问道:“你们追来做什么?”

    灵痴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神情。

    孔立人也依旧木讷憨厚,闻言回道:“天剑宗派下来任务,让我公孙家连同三玄城一起,遣人守卫天涯山关隘,阻截妖兽南下。”

    二人马劲速度快,来到之后许久,那紧跟在后的百余人方才驱马追来。

    众马停顿,烟尘漫天,喧闹非常。

    封逸粗略扫了一眼,发现有半数是公孙家的外堂护卫,另有半数是城主府的外堂护卫,皆不是两方的最强战力。

    城主府的最强战力城卫军,早已在那日晚间被邪灵屠杀殆尽。西城门的统领冯源至今还下落不明,或已悄无声息地死在了城外,连遗体都寻找不到。

    自幽灵山麓逃命而回的,那位府内唯一的内息境强者,需得留守坐镇,指挥调度,自然不能轻易离去。

    所以城主府派遣外堂护卫来执行天剑宗的任务,说得过去。

    可公孙家呢?尚有银甲卫在,公孙弘为何不派遣出来?

    而且所派遣的带队之人也不是银甲卫的各个统领,而是修为并不深厚的孔立人与灵痴。

    想来原因有二,一是公孙怡在天涯山,此去阻截妖兽的同时,必然要营救公孙怡。

    如若派遣了银甲卫,无异于将银甲卫的掌控权再度交还给公孙怡。公孙弘可没那么傻,好不容易寻到了机会夺回的权利,岂能轻易撒手?

    第二个原因则是为了提防王家。

    天剑宗此次指派任务,说得很清楚,是由三玄城与公孙家联手,对于王家,只字未提。

    此时的三玄城内,属王家战力最强。舍强而用弱,不合常理。显然,天剑宗已舍弃了王家。

    至于原因,封逸推测应该与自己之前的推测一样,三玄城之变,乃是王家勾结了霸刀门所为。

    王家现如今已不再是三玄城的下属势力、天剑宗的附庸小弟,它早已归顺了霸刀门。

    想明白这些,封逸便问灵痴道:“怡小姐与陈二小姐去天涯山,是否正是为了执行天剑宗指派的任务?”

    灵痴点头,“据天剑宗来人说,任务早在三天前便派遣了下来,只是不明白怡小姐为何没有及时传讯回来,调遣援兵,反而与陈二小姐孤身登山阻截妖兽。”

    天剑宗人不知道,封逸自然也推想不到。

    现在还留在原地谈论这些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为今之计是赶紧赶赴天涯山,先救下公孙怡再说。

    到时候,一切自然明了。

    封逸也不再多做废话,点了点头后,驱马狂奔。

    沈斌紧随其后。

    至于孔立人与灵痴,以及那百余护卫,因为都穿戴了盔甲,持握着重兵,骏马负重,奔行得并不如何迅捷。

    不过一时之功,封逸与沈斌便远远地将他们甩在了身后。

    奔出三百余里,天色已然向晚。

    沈斌挂念公孙怡,虽然疲累,却依旧咬牙坚忍。

    封逸则不时抬头看天,目光闪变,眉头紧锁。

    他在看什么?

    在看一只一直盘旋在他头顶云雾间的灰毛苍鹰。

    那是一只介乎于寻常飞禽与一阶妖兽之间的异种苍鹰,名叫‘朝天隼’。耐力极佳,与二人胯下的‘万里马’相似,皆可以长途奔袭,不惧气短力竭。

    万里马乃是化元境以下玄修最常用的代步工具,不仅速度快,而且不会跟寻常马儿那样,跑不了三五十里,便要停下来休息好半天。

    至于那朝天隼,则经常被各个势力捕捉驯养,用来传递讯息。

    一只传递讯息所用的的朝天隼,为何总是徘徊在自己的头顶?

    不消封逸多想,已猜到了这必然是王家派来的。

    王家对他的必杀之心,一如他对王家的必杀之心一样,并不会因为时隔半个月而消散半分。

    封逸很清楚,自己一旦出了城,必会被王家所察觉,继而派遣杀手来追杀。

    他此行的首要目的是为了营救公孙怡,继而配合她一起完成天剑宗指派的任务。至于王家,本不该在如此当口跟他们多做纠缠。

    这样只会耽延时间,坏了首要之事。

    但封逸另有计较。

    他考虑的是,若不先解决了王家之患,等到了天涯山后,王家杀手趁着自己营救公孙怡,阻截妖兽的当口,忽然暴起突袭,岂非腹背受敌?岂非更加危险?

    与其那样,倒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先解决了王家,不留后顾之忧,才能倾尽全力去做想要做的事情。

    只是王家的杀手在暗,自己在明,该如何才能寻到他们的踪迹?

    而且,封逸知道自己的凶名已然响彻三玄城,更加上那郑淮曾亲眼见过他屠杀龙隐宗众人,对他的实力很是清楚。

    此次前来追杀他的,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既如此,若真遭遇,该当小心谨慎以待。

    “与其敌暗我明,何不如扭转乾坤,化他个敌明我暗?”

    封逸嘴角的冷笑并没有随着夜幕的到来而消散半分,反而愈发浓重起来。

    今夜是个好天气,明月高悬,群星满天。

    只是风寒地冷,连夜赶路未免有些不太舒服。

    封逸与沈斌,都不是那种会在意舒服与否之人,二人各有所思,各自策马。

    终于,在封逸再度抬头看天的时候,忽然发现那只朝天隼穿破了云雾,旋飞南下。

    它南下作甚?自然是去向王家的杀手汇报封逸所在的方位。

    待得朝天隼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封逸忽然“吁……”了一声,勒紧马缰,停了下来。

    沈斌心急如焚,无时无刻不在担忧公孙怡的安危,见封逸停下,便问道:“怎么?”

    封逸扭头看他,说道:“我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暂不与你同去天涯山了。你先行一步,待我处理完事情后,便立刻赶过去。”

    沈斌不解如此当口,封逸还能有什么别的事情比营救公孙怡更加急迫。有心问询,可是张开了嘴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他亦有心责备封逸不分轻重缓急,但此念方起,忽然想到:“怡小姐与我也没什么特殊的关系,别人对她如何,又何时轮到我来说三道四?”

    心起长叹,便凝重着脸色点了点头,策马继续往北狂奔。

    待沈斌驱马走远,封逸这才勒缰控马,转道南下。

    南下之时,为了不再一次迎上孔立人、灵痴等人,他刻意往东偏了十余里。

    一边疾驰,一边沉思。

    沉思什么?

    自然是沉思王家此次派遣来追杀自己的杀手实力究竟如何。

    内息境?

    想来应该是的。

    “郑淮亲眼看见过我斩杀穆秋柏,必然知道内息境以下的武者很难在我手中占到便宜。王家若真想杀我,派遣出来的杀手必然是内息境无疑。”

    封逸暗自揣度,“当然,以王家的底蕴实力,也只能派遣出内息境玄修。”

    若说是半个月之前,封逸或还不敢真刀真枪地跟内息境玄修硬碰。而今苦修半月,百会穴中盘踞着九点元力精华,不仅仅给他带来了数倍于从前的战力,更给他带来了无边的自信。

    “内息境……”

    眼望南天夜幕,封逸舔了舔嘴角,唇边卷起一抹阴冷的笑意。

    朝天隼耐力极佳,飞行速度却并不是很快。一只成年朝天隼,一个时辰至多只能飞行三百里左右。

    这个速度,封逸胯下的万里马也能做到。所以他并不担心跟丢了朝天隼,以至于与王家派遣来的杀手擦肩而过。

    马走如飞,约么半个时辰后,高飞于天际的朝天隼忽然收敛双翼,斜冲向南方十里外的一片山坳之中。

    封逸勒马停身,凝眸山坳,眸中杀意浮动,自言自语道:“在哪里么?”

    果然……

    朝天隼落下之后,不一会儿便有两道身影自山坳内奔出。

    两人两马,正是韩天与郑淮。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