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章:风雨欲来
    三玄城城主陈安平,以及其座下的三大通玄境大能,尽皆战死于幽灵山麓。

    死亡名单之中还包括公孙家家主公孙飞龙,以及公孙飞熊、公孙飞虎三人。

    这只是几位代表性人物,至于陈安平带出去的诸多内息境高手,和公孙家的红甲卫,更是死伤枕籍,百中难存其一。

    由四大通玄境大能带队,不下二十位内息境强者辅弼,加上近三百的淬体境武者。如此强大的阵容,为何会伤亡如此惨重?

    他们究竟在幽灵山麓遭遇了什么?

    中阶玄兽?中阶邪祟?

    亦或是超越了通玄境的化元境玄修?

    这些问题不止是封逸在疑惑,偌大的公孙府,无一人不在疑惑。

    看着浑身浴血,无一处不是森然伤口的公孙弘,以及躺在一旁气息萎靡,昏迷不醒的白发老者朱酩长老,封逸双眼微眯,神情凝重。

    此时此刻的公孙府,早已乱成一团,奴仆们惶惶,护卫们忐忑,便连银甲卫,也都各自心中擂鼓,似有不好的预感随着零星雪花,飘落在众人的心头。

    倒是公孙怡,闻听自己父亲以及诸位叔伯的死讯后,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悲伤,反而比其他人更加冷静沉着几分。

    倒不是她心性凉薄,而是她知道,如此紧要关头悲伤是没用的。

    公孙家高手尽去,总需要人来主事。这个人,她公孙怡责无旁贷。

    如果她此时也表现得跟寻常小女儿一样,哭哭啼啼,惶惶恐恐,那么公孙家只怕会更乱。

    更乱的唯一结果,便是人心疏离,分崩瓦解。

    二品势力并不大,若是走上了末路,只需要一个瞬间,便可以散去所有存在过的痕迹。

    神情凝重的并不只是封逸一人,公孙怡也是如此。

    她先为公孙弘与朱长老喂了几粒疗伤丹,静等药效发散后,这才问伤情已经稳定下来的公孙弘,在幽灵山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卧房内人不少,银甲卫四队统领俱在,还有重伤初愈的宫沉。

    白面青年已没了之前的盛怒,再看封逸,眸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感激之意来。

    他自己心里明白,自己之所在受了如此重伤之后,竟没有留下后遗症,全是封逸手下留情。

    也多亏了封逸,他才能成为怡小姐的贴身护卫,终日陪伴,闻香并‘调情’。

    当然,他得有那个实力调得了情。

    公孙弘带着伤痛,扫了一眼众人,而后闭上了双眼,并没有说一句话。

    他的脸上,闪灭着痛苦之色。并不是被自身的伤痛所致,而是因为公孙怡的话,让他回忆起了之前的那一场血战。

    不,不是血战,是屠杀。

    对方只一人,一刀,便屠尽了三玄城数百精锐。

    众人安静地等着,只有朱长老的苦痛呻-吟声,回荡在布置奢华的卧房内。

    不一时,呻-吟声渐渐弱了下去。

    封逸近前,探手摸了摸朱长老的脖颈。

    众人投来询问的目光,封逸长叹一声,摇头道:“命虽保住了,但是修为……散尽了。”

    朱长老乃公孙家唯一的炼丹师,并且早已寿元将尽,此时修为散尽,可以说在死神簿上已有了名姓。

    公孙家,而今只剩下公孙弘一个内息境玄修了。二品势力之名,已然随着秋风而去。

    夜间风寒,朱长老浑身颤栗,也不知是过于疼痛还是因为寒冷。

    封逸起身关闭了窗户,二队统领简苍吩咐神情慌乱的侍女去端来火盆。

    闭门后,公孙怡想了想,说道:“简苍,你率银甲卫与外堂护卫严密守卫公孙府,并告知他们无需多虑,即便我公孙家明日便要消亡,也绝不会亏待了他们。”

    简苍是公孙怡最信任的属下,并不会因为没有在场闻听幽灵山麓的战事,而认为是公孙怡对自己有所猜疑,故意将自己支开。

    闻言后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火盆里,木炭发出赤红色的光芒,照耀得公孙弘脸色很难看。

    良久过后,他才终于开口说道:“是辟海境强者。”

    “嘶……”

    窗纸未破,木门紧闭,没有风来,怎地会有风声?

    原来是众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玄修九大境界,淬体、内息、通玄、化元、辟海、元胎、劫生、塑道、极境。

    辟海境,那是玄修第五步的存在。是只有五品以上势力,才可能拥有的超级强者。

    如此强者,去幽灵山麓做什么?又为什么如此残忍地屠杀三玄城众人?

    公孙怡如是问。

    公孙弘带着悲痛,带着愤恨,说道:“没有原因,突然来到,突然出手,一句话都没说,就好似有预谋似的。”

    “预谋?”公孙怡满心疑惑,“辟海境强者,会图谋三玄城什么?”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城主府与我公孙家死伤如此,同行的王家众人呢?”公孙怡问道。

    公孙弘摇了摇头,“不清楚,刚走到半路,王家人便被城主派遣去天涯山了。”

    “去天涯山做什么?”公孙怡再问。

    天涯山距离幽灵山麓不远,大约有三百里左右的路程。三年前,那里曾盘踞着一群为非作歹,打家劫舍的强盗匪人,简苍便是匪首。

    后来公孙怡受城主府之命前去剿匪,杀尽了喽啰,带回了简苍。而今的天涯山,已然荒废日久,早已没人居住。

    而且那里平素也很少有妖兽出没,所以她才会疑惑王家人去天涯山做什么。

    公孙弘继续摇头,许是摇头的幅度太大,脖颈上本已结痂的伤口忽然又裂开了,鲜血外流,殷红耀目。

    “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后,公孙弘的脸面上浮现出一抹沉重的疲累。

    公孙怡见状,只好起身唤来小鬟,吩咐下去好生照料大公子,而后自己带着封逸等众人,回返公孙府大堂。

    堂外,风吹雪飘,零零落落,并不美丽。

    屋内,烛影摇曳,颤颤巍巍,很是沉重。

    谁都没有说话,也都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

    不一时,简苍来到,汇报说众人波动的心绪已经平复了下来。并派遣了银甲卫去城主府与王家打探情况。

    逃回来的并不只有公孙弘与朱长老,城主府的一位内息境统领,也负伤逃了回来。

    至于王家,一切如旧,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封逸眼望堂外夜色,思思想想,说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不日天剑宗便会得到消息,继而派来使者处理。”

    公孙怡点头,“辟海境强者,竟来刁难三玄城这样的三品势力。哼!天剑宗必不会饶了他。”

    姑娘咬牙切齿,此时终于表现出了极致的愤怒。

    是该愤怒,父死兄伤,家族惨遭如此大厄,不悲伤已然压抑得让人难以忍受,若再不愤怒,便说不过去了。

    愤怒归愤怒,府内的诸多事情还需要着手安排。

    此时,也体现出了公孙怡的领导能力来。

    虽怒虽悲,分派任务却有条不紊。言语沉着,气度冷静,似乎一切尽在掌控。

    是否尽在掌控?封逸知道,她只是在强撑着而已。

    由银甲卫一队统领衡塔与简苍二人去安抚众人或威慑众人,以防有人趁乱而逃,或是趁乱做恶。

    由封逸率领三队巡察西城九街;由沈落枫率领四队,暗中警戒,提防王家趁此机会,前来寻衅祸乱。

    分派完成后,公孙怡又去看了一眼伤重卧床的公孙弘以及朱长老,继而披着寒风与深夜,踩踏着落地后便融化成水的雪花,径往城主府的方向而去。

    “老大,公孙家……怕是要完了。”

    封逸并没有偷闲修炼,而是亲自带队,冒雪巡逻。

    梁木紧跟在他的身后,扫视了一眼身后众银甲卫后,低声说道。

    封逸扭头看了梁木一眼,面上不露悲喜,淡淡地道:“你若觉得公孙家完了,大可以离去。我绝不会阻拦,也不会上报此事给怡小姐。”

    梁木心头一紧,猜不透封逸说这句话的目的何在。

    他不是没想过离去,一个没落了的二品势力,以后所提供的修行资源,必然会缩减很多。

    修行路漫漫,资源乃重中之重,若被缩减,还留着不去作甚?

    但念头一转,又想起了不久之前封逸才赏赐给自己的十枚聚元丹。

    斟酌犹豫,踌躇徘徊,良久过后,梁木终于定下了计较。

    “老大,您在哪,我梁木就在哪,属下这辈子是跟定您了。”

    封逸见他说得掷地有声,不禁觉得好笑。

    这才认识几天,为何梁木竟如此信任自己?单凭几粒聚元丹?单凭自己足以横扫淬体境的修为?

    怕不全是。

    不过这种事情,也没必要挑明了细问。自己心里明白就行,如梁木那种人,必不会死心塌地地效忠于某一个人。

    如果会,那也只是暂时没有遇到实力更强悍,能给他带来更多利益的主子而已。

    扭头斜看梁木,封逸点了点头,“好,你以后就跟着我。”

    他说得随意,梁木听得兴奋。

    二人身后,孔立人依旧如往常一般,只是眉目间难免挂上了一抹凝重,灵痴亦如是。

    只是另有几人心不在焉,似乎与梁木一样,都揣着了是否要脱离公孙家的念头。

    封逸怎能不知众人之心,停步转身,冷视众人一眼后,沉声喝问:“你等也有离去之心?”

    众人心头一凛,皆低头不敢言。

    唯有梁木踏步近前,主动站到了封逸的身后,以表立场。

    孔立人木讷摇头,“回统领问,属下并无离去之心。”

    灵痴亦摇头,“属下这条命是怡小姐救来的,怡小姐若是需要,自可随时取去。若说背叛,灵痴此生绝无这种可能。”

    封逸“恩”了一声,移开目光,再看余下的银甲卫。

    冰冷的目光扫过了每一个人的面庞,众人揣着颤抖的心儿,竭力忍耐那来自心底的庞大压力。

    最终,有六人紧咬着牙关,扛过了压力,迈步踏前一步,躬身抱拳,“属下愿为公孙家效死。”

    余下九人,都没有说话。

    封逸在等着,等他们做决定。

    要走的,留不住。只有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栋梁,将来公孙家若起战事,他们才能效死力,不会临阵脱逃背叛。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那九人依旧没有表态。

    封逸转身,摆手,“你等走吧,趁着怡小姐还没有回来,趁着天还没有亮,赶紧离开公孙家,离开三玄城。”

    怡小姐若回来,必不会让他们轻易离去。

    公孙家培养他们这么多年,岂能容得了他们轻易脱离?

    死或不至于,但这一身修为,多半是保不住了。

    九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纷纷冲封逸躬身一礼,继而郑重道谢,然后脱下了银甲,转身去了。

    九条人影,分散在茫茫夜色之中,不一时便融入其中,消失不见了。

    “老大,您这么做,只怕怡小姐会怪罪。”梁木低声提醒。

    封逸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灵痴冷声斥道:“一群贪生怕死之徒,枉了公孙家这么多年的栽培。真该一刀一个,全都杀了。”

    封逸扭头,看她。

    这姑娘有一颗狠辣之心,是个鹰派人物。

    封逸在外人的印象中,也是个实实在在的鹰派人物。可是他自己清楚,这只是他强装出来的狠辣。

    实际上,他甚至不愿多杀一个不该杀之人。

    以往那些被他杀了的那些人,都该杀,都杀之不枉。

    “封兄……”

    沈斌踏着薄雪跑了过来,待到近前,看了一眼满地银甲后,眸中飘过一抹疑惑。

    疑惑如雪花,还未落地便融化消散。沈斌说道:“就在刚才,王无量带领铁狼卫与许多王家外堂护卫,出城去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