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八章:九点精华
    王无量自盛怒之中超脱出来,微眯起双眼,问道:“除了那封逸,老祖还有什么仇人?”

    “师父他老人家虽然脾性不太好,仇人却不多。他乃通玄后期大能,哪个敢与他老人家结仇?”

    郑淮说着,顿了一顿,继而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此事或许跟公孙家有关。”

    “公孙家?”王无量面露疑惑,“公孙飞龙虽然将要晋升至通玄境,可毕竟未入通玄,又岂能敌得过老祖?”

    “公孙飞龙没那个实力,城主府呢?陈安平呢?”

    “陈安平?”王无量面上的疑惑神光更重了,“我王家效忠于城主府,那陈安平没理由暗算我王家老祖啊?”

    郑淮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兄韩天,继而凑头到王无量的耳边,低声说道:“师父毕竟是通玄境后期修为,与那陈安平相差不多。若是他当真回归了咱们王家,会否……会否危及到他陈安平的城主地位?”

    王无量倒吸一口凉气,扭头看向北方城主府的方向,神色变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个陈安平,贼心如斯,哼!他不仁,那就休怪我王家不义了。”

    王无量的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冷笑之中,潜藏着浓浓的戾煞之气。

    “而今我王家已然与霸刀门的山长老搭上了关系,只要山长老一句话,这三玄城易主,只在顷刻之间。便是天剑宗来人,我王家也是不惧。”

    霸刀门,乃金族西境第二霸主,比较天剑宗,实力也只稍逊半筹。

    若说西境内,胆敢跟天剑宗正面叫板的五品势力,除却霸刀门外,怕是再没第二个了。

    郑淮郑重点头,“陈安平与公孙飞龙等人已尽赴幽灵山麓,若山长老那边没什么差池,现在应该已经得手了。”

    王无量“嘿嘿”一笑,“本来做这等事,我心里还有些疙瘩,总感觉我王家有些愧对那陈安平。现在好了,三玄城,也该换个天地了。”

    两人交谈的同时,小院内的枯井中忽然飘起了一股黑烟。

    怨煞之气翻涌,霎时间阴风大作。

    阴风吹散了黑烟,内中露出一个矮瘦的人影,正是那只已然化了形的二纹邪灵。

    他断臂呕血,伤重已极。看了王无量一眼后,龇牙道:“那个叫什么封逸的小贼,他奶奶的,身上倒有些歪门道。老夫一时不慎,差点儿着了他的道儿。”

    邪灵自言自语,王无量白了他一眼后,沉声道:“若不是本公子来得及时,你差点儿没命活。山长老留你一命,可不是要你来三玄城闲逛的,放着城卫军不去收拾,怎地跑到公孙家的地方做恶?”

    邪灵听到‘山长老’之名,似乎极为畏惧,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那姓钱的曾跟我有些怨仇,而今我蒙受山长老提拔,修为大涨,所以……所以就先去报仇了。”

    王无量冷冷地道:“下不为例,尽快复原,而后去将城卫军的四个统领给结果了。”

    说罢,一摆手,率众去了。

    邪灵赔笑点头,待众人离去后,阴鸷的脸面上,流露出一抹森然杀机来。

    杀机不是针对伤了他的封逸,也不是针对公孙怡等人,而是针对那方刚离去的王无量。

    “妈的,一个淬体境九层修为的小畜生,也敢在老夫面前张狂,草!”

    夜鸦长鸣,秋风又寒了几分。

    ……

    公孙府,统领小院内。

    封逸闭目于床畔,无声修炼。

    夤夜不停,一边苦修,一边调运元力催发补气丹药效。待到次日下午时分,终于将那一条元气恶龙尽数炼化,化作了一点元力精华。

    精华初成,微小只如命火那么大,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封逸本想试验一下,其内究竟蕴含有多少精纯元力,心念未动,忽见元力精华一颤,竟然顺着经络,朝着头顶百会穴冲去。

    百会穴因先天之气消散而闭合淤塞,元力精华入内不得,只好发起冲锋。

    一冲,淤塞震颤。

    二冲,淤塞去其三。

    连续冲击五次,百会穴才终于贯通,元力精华蛰伏其内,沉寂无声。

    封逸一时不解这是什么情况,再度沉思大悲赋经文,参悟分析。

    待到傍晚时分,终于明白了为何有此变化。

    大悲赋第一层的终旨便是焚炼元气恶龙,化作元力精华。

    集九九八十一点元力精华,化作元力龙胎,第一层便算功行圆满。

    这第一层,其实也可细分为九个小层次,分别对应着任督二脉上因为先天之气消散,而闭合淤塞的十大穴窍。

    督脉五穴,分别是百会、风府、神道、悬枢、长强。

    任脉五穴,分别是璇玑、紫宫、巨阙、神阙、关元。

    关元穴便是丹田。大悲赋不修丹田,反修绛宫,所以以绛宫代替关元穴。

    除却绛宫外,余下的九个穴道中,各存元力精华九点。九穴盈满,便集合于绛宫之中,由命火焚炼,融合成一,化作元力龙胎。

    而今其他八穴闭塞,只有百会穴通畅,内中有一点元力精华。

    大悲赋第一层路漫漫,还需苦修。

    元力精华打通百会穴,耗损颇为严重。

    复原元力精华的途径有两种,一是任由它自动休养恢复,如同心火之气、心头精血、体力等,耗损之后只要安心静养,便会慢慢复原。

    此乃大悲赋与寻常玄功的不同之处。

    寻常玄修,元力耗尽后,便需要运功调息,才可复原。若不运功,即便安心静养个千儿八百年,耗损的元力也绝无可能恢复一星半点。

    二是吞服聚元丹,加速恢复。

    这个方法与寻常玄修吞服聚元丹补充元力相同,只不过寻常玄修吞服聚元丹后,不仅仅可以补充耗损的元力,还可以在元力盈满之后,将聚元丹内所蕴含的元力炼化为己用,继而擢升修为。

    封逸却是不行,吞下小聚元丹,只能补充元力精华的亏损,再想将它提升壮大,却不得为之。

    这是大悲赋不多的一点点小弊端,不过也无伤大雅。

    接连吞服一十八枚小聚元丹,元力才尽数恢复。

    倒不是封逸的元力储备量大惊人,而是元力精华极为挑剔,聚元丹所发散的元力,它只汲取其中一点点微末精华。

    至于那些杂质,全都被逼出了体外,顺着毛孔发散到了空气之中。

    修炼元力,就如同养孩子。别人家的孩子从不挑食,吃得多,长的快。

    封逸的孩子却极为挑事,而且只挑最好的吃。

    这也就意味着,以后的修行路上,封逸的修为提升会比寻常玄修慢上许多。

    毕竟踏足到内息境后,修为的高低,全都取决于丹田之中所蕴含的元力多寡。

    这也是大悲赋的弊端,但也不能算是弊端。

    修为增长的速度虽然很慢,所修炼得来的元力却精纯至极,催使秘法玄术的威力,必然也翻倍提升。

    只是元力储备量太少,必无可能持久鏖战,旦逢敌手,必需要做到一击必杀,速战速决。

    刚巧,这也是封逸的战斗风格。不拖沓,打就是打;不废话,杀就是杀。

    待得元力恢复盈满,封逸起身下床,隔空捣出一拳。

    血肉之力增长近千斤,而今已身拥近两千斤血肉之力。

    单凭肉体的强横巨力,也足以抗衡淬体五六层武者。

    若是催发元力,血肉之力翻增一倍,便可抵得上淬体八九层武者。

    一旦再催发了燃血秘术,战力再增长一倍,会否能比肩内息境玄修?

    战力翻增并不单单只是血肉之力增长,还有反应能力,瞬息之间的强大爆发力等等,都会跟着而翻增。

    就好似两个淬体五六层武者加起来,必然敌不过一个淬体八九层武者,甚至连淬体七层武者都敌不过。

    原因就在于,两人加在一起,血肉之力勉强够了,爆发力,反应能力,抗击打能力以及对自身力道的控制力,都达不到。

    力量的强弱只是决定胜败的诸多因素中,比分最轻的一个。并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大,战力就高。

    “公子,又到吃饭点儿了,您……您休息一会儿,吃点饭吧?”

    玄清又在门口轻唤。

    封逸自从昨夜回返,便一直闭门不出,埋头苦修。

    一夜一日,一粒米一滴水都没有吃喝。每到吃饭点,玄清便会在门前轻声呼唤,奈何始终没有收到自家公子的回应。

    无奈无奈,小姑娘又担忧,又心疼。

    端着做好了的晚餐,站在门口,去也不是,再喊也不是。

    正踌躇着,忽听“吱呀”一声,木门开了。

    封逸迈步而出,全无疲累之意,好似春风扑面,身子比之前更硬挺了几分。

    “恭喜公子神功大成。”

    玄清毕竟是大户人家的丫鬟,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封逸如此,她自然能猜出来必是修行有所得。

    封逸轻声一笑,摇头道:“什么神功大成啊,千万里玄修路,连第一步都还没迈出去呢。”

    “公子还没迈出第一步,便已经强悍到内息境以下无敌手的程度,若是将来走到玄修之路的尽头,公子岂非要得道长生?”

    玄清的俏脸上满挂着由衷的敬佩与赞叹。

    “你又没见我出过手,怎知我是内息境以下无敌手?这么抬举我?”封逸笑问。

    玄清却在敬佩与赞叹过后,面色忽然一转,化作黯然。

    “您在校场一脚踹翻了宫沉,昨晚又打得一只二纹邪灵身负重伤,此事早已传遍三玄城了。现在大街小巷,无一处不在议论您呢。”

    玄清低声回答,已不再如之前那么活泼。

    封逸不解她这黯然何来,便不再计较坊间传言速度之快,转而问到:“怎么了?突然哭丧个脸?”

    玄清摇头不答,迈步进屋,将餐盘放在了窗下的木桌上。

    封逸总是习惯在卧室吃饭,玄清已经摸清楚了他的个人习惯,所以每每送饭,总是来卧室,从不去正堂。

    放下餐盘,小丫头又去井边打水给封逸洗漱。

    封逸知她有心事,却不知她的心事是什么,也无从来问,也不知道该怎么问。

    洗脸漱口,落座吃饭。

    窗外夜幕已起,夜鸦飞过,呱呱聒噪。

    “公子……”

    玄清放下碗筷,直视封逸,欲言又止。

    封逸抬头看她,问道:“怎么了?”

    玄清犹豫良久,才终于鼓足勇气,说道:“公子以后若得长生,玄清便不能再服侍您了。”

    封逸恍然,“原来她在为了此事而忧心。”

    奈何玄清没有习练玄功的天赋,封逸也没有改善个人体质的洗髓丹,有心助她,也无力为之。

    主仆二人,各自在心中惋叹。

    不知不觉,封逸似已给眼前的玄清,当做了清儿来对待。

    茫茫然,心想:“清儿已经成年,却还没有开始修炼,已经错过了修行的最佳年龄。回到鲛人族后,不知道会不会被族人嫌弃。”

    又想:“她是鲛人族的圣女,应该不会被嫌弃。”

    再想:“无疆世界,实力为尊。没有实力,一切身份地位皆是空谈。清儿在鲛人族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

    思思想想,非常想要赶往鲛人族,去看看清儿是否安泰。

    若不安泰,再接她出来,跟着自己行无疆,游山河。

    “不妥,师父还在灵雾山脉深处等着我去寻,杀害父母的仇人也还没有寻到,前路危险艰难,清儿不能跟在我身边。”

    言念及此,再看玄清。

    清儿不能跟在自己身边,玄清自然如是。

    与其将来分离时痛心悲伤,不如现在不做太多纠葛。

    打定了注意,封逸对待玄清的态度,便不由得冷了几分。

    玄清将他的神情转变看在了眼里,一时茫然。

    “难道……我说错话了?”

    小丫头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位少年公子封统领,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好伺候。

    “唉!怡小姐交代给我的任务,何时才能完成啊。”

    一餐无话,待得落筷放碗,封逸起身离开了小院。

    他毕竟是公孙家的银甲卫统领,虽然没必要守在岗位上,也总得去转转,露个脸才是。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