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五章:再开鬼门
    邪灵速度快,封逸速度也是不慢。

    一个在地面上乘风奔袭,一个自房顶上飞扑落地。

    两相遭遇在梁木身后一丈外,众银甲卫这才反应过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梁木,这家伙别的本事或许不行,趋吉避凶的本领那可是首屈一指。

    在封逸面色起变之时,他便已开始留意起身周。

    虽然不曾看见黑影,虽然不曾闻嗅到怨煞之气,可当封逸的示警言语一出口,他便立时做出了反应。

    连忙前冲,不料脚下有米铺大门前的台阶阻路,踉跄着就要扑倒摔跌。

    危急关头,梁木也顾不得姿态优美不优美,直接飞扑倒地,继而就地一个翻滚,滚进了米铺内。

    方刚起身,身后便传来一声轰然爆响。

    是拳拳相交,气劲崩裂之声,显然封逸已与邪灵交上了手。

    不待梁木爬起身来,公孙怡、沈落枫、灵痴、孔立人四人,分前后自后院奔了出来。

    四人各取兵刃于手,奔出后正见封逸左手握拳,右手并指成刀,鏖战一个身穿黑袍的矮瘦中年汉子。

    此人面容阴鸷,双眸浑浊,面色青白,犹如死尸。

    但却活生生地在闪转腾挪,与封逸斗得难分难解。

    隐隐之间,似还压制了封逸几分,打得他手忙脚乱,抽不出闲暇探手入玄囊,取出玄兵长刀。

    “果真是个化形了的邪灵。”

    公孙怡冷喝一声,神情凝重地抖动长剑,跳入场中。

    沈落枫等三人紧随其后。

    余下者,修为皆不如他们几人,有心上前帮拳助手,却方刚加入,便被邪灵起脚踹翻了出去。

    这邪灵之强,实乃封逸平生仅见,似乎比王宏良还要强上那么一分半分。

    王宏良乃通玄境后期大能,这只邪灵不过二纹,虽然附身到死尸身上化了形,战力可比肩通玄,又岂能当真超越王宏良?

    只是因为那一夜,王宏良出师不利,先被老头儿五老打成了重伤,并废了一条腿。

    一身强横战力全发挥不出来,通玄境才能催使的强悍玄术神通也无力使用,才至于给封逸留下了不很强横的印象。

    一人一邪灵,战得难分难解。封逸有苦说不出,甚至连催使燃血秘术的时间都争取不到。

    无奈至极之时,正巧公孙怡等人加入了战斗。

    公孙怡手中的长剑走得是轻灵迅捷的路数,一剑斩出,看上去只是一剑,实际上已连斩了四五剑。

    或刺或撩,或削或挑,尽取那邪灵所附身矮瘦汉子的周身死穴。

    邪灵附身于人,虽然战力攀升,却也有了人身体的诸般限制。

    例如血肉之躯上存在的那几处死穴,若被击中,邪灵也会因此而死。

    故而,公孙怡一剑刺出,邪灵双拳不及剑长,只能狞笑一声,抽身后退,加以闪避。

    正此时,沈落枫挺着宽刃重剑猛斫而来。

    邪灵立足未稳,又觉危险将近,想要闪避已然不及,只得匆忙散出黑雾化作墨色屏障,加以阻挡。

    沈落枫的剑法乃榆林宗沈家落叶剑法,此剑法共分两部,一部轻剑,与公孙怡一样,走迅捷之路。

    沈璇以及榆林宗前任宗主沈落叶所习练的便是轻剑。

    而沈落枫与其子沈斌,所习乃第二部重剑。

    重剑与霸刀同意,讲究的是以力破巧,一力降十会。

    沈落枫虽只是淬体九层修为,距离内息境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此一记重剑狂斩下来,其间所蕴含的力道已不低于万斤。

    万斤血肉之力,乃内息境玄修的一大标志。

    按照常理来说,淬体境武者,无论怎么修炼,都绝对不可能突破血肉极限,身拥万斤血肉之力。

    但沈落枫不同,因为他曾吞服过大量的淬骨丹。

    虽然吞服三枚之后,药效便会减弱到微不可记,但终归是聊胜于无。

    所以他才能拥有如此神力,其子沈斌亦如是。

    “轰……”

    气浪翻涌,狂响震天,墨光屏障晃了几晃,依旧坚挺。

    沈落枫粗气连喘,收剑后退,显然这一剑已用去了他血肉之间的大半元力,奈何依旧没能伤敌。

    邪灵附身的中年汉子,阴鸷的面庞上闪现过一抹讥嘲的冷笑,却还未当真笑出口,孔立人的大戟已猛烈砸下。

    孔立人走得也是刚猛强硬的武学路数,奈何修为不如沈落枫,这一击的声势便不如刚才那一剑来得强烈。

    与此同时,灵痴的两柄落月刺也已急点而来。

    落月刺是灵痴的兵器,乃一品玄兵,形状与银针相似,只是粗如小儿臂膀,长近两尺。

    中间处有握手,两头尖锐,刺、穿、挑、拨、扎、架,也是个以迅捷见长的武学路数。

    速度虽快,威力也差强人意,奈何受修为限制,终究是破不开邪灵的防御。

    即便公孙怡已变换剑招再度来刺,也只能徒叹奈何。

    那置身于墨光屏障中的矮瘦中年汉子,彷如是躲进了壳内的王八,任凭苍鹰虎狼施为,终究拿他没有一点儿办法。

    正无计可施之时,封逸已取出了玄刀,催使了燃血秘术,再度抢上前来。

    眸中血光吞吐,周身气势狂暴,如域外狂魔,又似修罗湖中的死神,戾煞之气狂涌,所向披靡。

    一刀斩下,光幕震荡。

    见有机可乘,沈落枫已再度提气,联同孔立人一起,挥剑重劈。

    两方重力施加其上,墨光屏障终于再难坚持,轰然破碎开来。

    也是邪灵催发屏障时很仓促,如不然凭着它足以抗衡通玄境大能的修为,所催发的防御秘术,又岂能这么轻易被几个淬体武者联手破开?

    屏障破碎,邪灵倏地乘风闪移。

    邪灵都以速度见长,即便是附身于人尸化了形体,速度也依旧很快。

    他快,封逸岂能慢了他?

    游龙术为主,追风术辅弼,两相配合,如浮光掠影,飘忽已截住了邪灵退路。

    右手玄刀急斩,左手并指成掌,运使八卦游龙掌。

    追风刀法快可追风,邪灵虽快,这仓促之间的闪避毕竟未能发挥出最快的速度来。

    三十六路追风刀,尽斩至邪灵躯体。

    无奈墨光频闪抵挡,无一对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八八六十四路游龙掌,三五个呼吸间也已尽数打出。

    墨光快,游龙掌更快,终于最后三掌,墨光未能及时防御,被封逸狠狠地按在了邪灵的胸膛之上。

    “噗……”

    邪灵呕血,后跌。

    公孙怡仗剑来刺,沈落枫起脚猛踹,孔立人与灵痴分左右戒备,提防邪灵闪避逃窜。

    邪灵岂会逃窜?他对公孙怡的剑,沈落枫的脚,视如不见,只是将一双浑浊不清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封逸,内中杀意狂吐。

    墨光大做,剑被荡开,脚被反震而回。

    公孙怡呻-吟一声,后退三步。沈落枫闷哼一声,后退四步。

    邪灵右脚后蹬,已停身傲立,冷视封逸,阴气森森地说道:“小子,好狠辣的刀法,好快的掌法。”

    封逸与人对战,最不爱多说废话。邪灵说话的同时,他已提刀欺身而上。

    与此同时,内心暗忖:“如此这般,终究杀他不得,还得用鬼门关。”

    邪灵之强,已超出了封逸几人的应付范围。虽能联手伤他,可他还未使用出真正的邪道秘术。

    若是用出,谁胜谁败,还未可知。

    不能等己方落败再拿出杀手锏,做那扶大厦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的事情。

    大厦未倾之时,便该加以巩固,非要等到将倾时才出手,不是封逸的行事风格。

    不过转念又想:“我若使用鬼门关,会否泄露可以封禁邪灵之事?”

    思思想想,却已失去了最佳的出手机会。

    一刀斩下,邪灵侧身避开,继而起脚出拳,以铁拳撼游龙掌,以钢脚猛踹封逸前胸。

    “咳咳……”

    封逸后跌摔落地面,连连咳嗽,扭头吐出了一大口闷血。

    邪灵带着狞笑,踏步近前来补刀。

    “老大,小心啊……”

    米铺内,梁木紧张地盯着战场,见封逸负伤呕血,连忙高声提醒。

    公孙怡、沈落枫等四人早在他提醒的之前,便已飞掠上前,剑戟刺齐出,共同阻拦。

    “一群两脚蠃虫,跟个苍蝇似的,真他娘的烦死个人。”

    邪灵低骂一声,双手结印,猛地仰天一喝。

    “喝!”

    一语落地,阴风忽起。

    浓郁的黑雾被阴风送来,倏忽化作四只墨光大手,只一撩拨,便震落了公孙怡四人的兵器。

    手指弯曲,分别将四人拦腰捏住,任凭他们股荡元力竭力挣扎,也全是无用之功。

    邪灵已走到封逸身前,封逸翻身而起,起脚飞踹。

    面容冷鸷的矮瘦汉子右手下探,抓住了封逸的脚,便要弯曲五指,将他脚骨捏碎。

    正此时,封逸右手长刀横斩而来。

    邪灵冷声一笑,啐道:“刀法虽妙,修为太差,终究不值一晒。”

    左手竖抬,墨光凝显,化作屏障挡住了刀锋。

    封逸不管不顾,左掌猛然递来。掌间青光闪灭,石门幻影若隐若现。

    不过这青光与石门幻影,唯有他自己能够看见,外人皆不可见。

    邪灵继续冷笑,“不到淬体六层修为,竟能爆发出堪比内息境玄修的强横战力,你小子倒是个人才。若再给你几年,还能了得?”

    掌至身前半尺处,邪灵依旧视如不见,“如此一副好皮囊,三日之前老夫为何没有遇到?他妈的,贼老天眼睛长屁股上了,一点儿运气都不分给我。”

    骂过之后,邪灵才慢悠悠地松开了封逸的右脚,伸出右手,并指成剑,点向封逸左掌掌心。

    迎上他的虽是封逸的掌心,实际上却是掌心中已经半开了的鬼门。

    倏忽之间,狂暴的吸力急速涌出。

    指掌相交,邪灵骇然色变。连忙缩手,却奈何吸力强劲,他已无力收回右手。

    他也果真是个狠人,如此间不容发的危急关头,他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收回格挡封逸玄刀的左臂,并指成刀,猛地斩在了自己的右臂手肘处。

    半条手臂应掌而落,于此同时封逸的玄刀也已自其脖颈处横撩而过。

    手臂断裂,不仅仅是肉体断裂,连同邪灵自身的修为,也被斩去了三中之一。

    玄刀掠过脖颈,顿时皮开肉绽,喉骨断裂。

    邪灵的修为再去三中之一。

    如此两番,他已负伤非轻。不过也好,终于是脱离了那强横无匹的狂暴吸力,重得了自由。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际上只在瞬息之间。

    封逸出招,邪灵格挡,继而倏地自断手臂,起脚后退,仓惶而逃。

    众人看在眼里,疑惑在心里。

    封逸更是震惊,他之前用鬼门关封禁过不少一纹邪灵,从未有过邪灵自断臂膀,超脱吸力的事情发生。

    而今事已至此,原因只能是眼前这只邪灵修为强悍。

    同时,封逸也忽然升起了另外一个念头,“这鬼门关封禁邪灵的能力,是否也在跟着我的修为增长而增强?这只邪灵已超脱了它的封禁极限,故才被他断臂逃去?”

    念头闪变,便被封逸摇头甩脱。再看邪灵,已跳上房檐,化作阴风,急速东遁。

    封逸怎能容他逃遁?连忙收回左手,运起追风术,以游龙术辅弼,催使极限身法,跃上房顶,急追而去。

    追来的还有公孙怡与沈落枫和灵痴。

    至于孔立人,他也想追来,但被公孙怡摆手制止了。

    此间的战斗,声势不小,已然引起了临近一街、三街的恐慌,城卫军分身乏术,需得银甲卫与公孙府外堂护卫去安抚。

    并且邪灵不一定只有一只,或还有其他同伴,总得留人继续巡察。

    风在耳畔,月在天空,灯火后退于脚下,封逸追,邪灵逃,不觉已奔出二十余里。

    待到十二街,已不属于公孙家的统辖范围。

    公孙怡有心喊住封逸,莫要再继续追下去,留着这只强悍的邪灵给王家处理,岂不正好起到了削弱对手的目的?

    奈何封逸速度太快,她追不上,即便是高声呼喝,因为风急,封逸也听不见。

    十二街与十三街的中间,有一座废弃已久的宅院。

    邪灵并不是慌不择路地奔逃,而是很有目的性地逃到了这处废弃的宅院中,忽地纵身跃入院内,一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