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四章:邪灵化形
    封逸眉头陡皱,“刚上任第一天,就出事了?”

    想过之后,问道:“出了什么事?”

    灵痴很着急,侧身引着封逸往二街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一边急声讲说:“二街公孙米行的钱掌柜父子二人,忽然暴毙。我跟孔立人赶过去检查了一番,发现在他的住所内,飘散着十分浓郁的怨煞之气。”

    “怨煞之气?邪灵?”封逸疑道。

    灵痴点了点头,“应该是邪灵所为,而且……”

    她欲言又止,梁木已听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接口说道:“钱掌柜乃淬体八层修为,其子乃淬体五层武者。父子二人合力,寻常淬体九层武者都难在他们父子的手里讨到便宜。而且,公孙米行在二街最繁华的地段,此时夜市刚发,应该人来人往,很是喧闹。”

    梁木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若是寻常一纹邪灵,即便吞噬了生人精血神魂,悟出了邪道秘法,也绝对不可能敌得过钱掌柜父子二人的联手。

    凶手或是二纹邪灵。

    且能在繁华地段将钱掌柜父子二人悄然杀害,没有引起街上行人的喧沸恐慌,这只二纹邪灵的修为怕是十分精深,至少相当于内息境中后期玄修。

    封逸微眯起双眼,遥看西天,问灵痴道:“通知怡小姐了吗?”

    “已经通知了,怡小姐此时应该已经赶过去了。我来时已将二街戒严,周边有三队的兄弟率领府中护卫严加看守,不管是路人还是商贩,都遣散了。若那邪灵还滞留在二街,应该不会再弄出人命来。”

    封逸点了点头,对灵痴的这个安排很满意。

    随即便不再多问,运起了轻身功法,急奔西方而去。

    公孙米行乃公孙家的产业,也是诸般产业之中,利润占比最重的一个。

    米行内所贩卖的并不是寻常凡夫所食用的粟米,而是经由灵田栽种所得的玄米。

    人吃五谷杂粮与荤肉油腥,才得以汲取到自身所需要的营养与能量。

    不吃,人便无法正常生活,凡夫如此,玄修亦如是。

    但五谷杂粮与荤肉油腥之中多蕴含有污浊之气,吃了之后会或多或少地将污浊之气残留到体内,影响自身元力的精纯程度,于修行不利。

    而玄米之中污浊之气甚少,且还蕴含有少量的元气,入腹之后不仅不会影响元力的精纯程度,还会对修行有着些微的补益作用。

    玄米之重要,可见一斑。

    但此物栽种极是困难,灵田难寻倒是其一,亩产不过百余斤,此乃其二。

    既如此,玄米之珍贵,愈演愈烈。一如三玄城,玄米也只是流通于上流社会,寻常淬体武者,大多没那么富足的身家去以此来果腹。

    公孙米行既是公孙家的产业,护卫其安平的职责自然也包含在银甲卫的任务之中。

    而今米行钱掌柜父子被邪灵所害,银甲卫难脱一个疏职之罪。

    封逸此时可没心情起想什么罪不罪的,他来到二街后,便当先迈步走进了米行之中。

    临街的商铺内,一切如常,空气之中弥漫着微弱的怨煞之气,不很强烈。

    待入后院住宅区,怨煞之气忽然浓郁了起来。

    虽不至于汹汹扑面,却也是洋溢口鼻,清晰可闻。

    小院正中,青石地面上,躺着一老一少两人,俱都化作了皮包骨头的干尸,显然是精血神魂皆被邪灵吞噬。

    公孙怡站在干尸旁,蹙眉沉思。她的身旁站着的正是孔立人,还有沈落枫。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坏了一名淬体八层武者的性命,那只强悍的邪灵或还滞留在此地,隐身在黑暗之中,潜藏蛰伏。

    此地危险,公孙怡自然需要多带一些护卫力量,以保自身安全无虞。

    听到封逸的脚步声,公孙怡扭头来看,眉目凝如阴云密布,似稍有风吹,便有雷鸣雨落。

    封逸看了一眼钱掌柜父子二人的尸体,随即将目光移向公孙怡,问道:“通知城卫军了吗?”

    邪灵自然不会是自城内孕生的,必然是自城外溜进来的。

    城卫军严守城门,竟有邪灵来到城中做恶,城卫军不到场配合处理,说不过去。

    而且对方或还是一只二纹邪灵,而今公孙家的内息境强者已尽数随家主出城,坐镇府邸的最强者,便是公孙怡与银甲卫四大统领。

    其中还有两人率众配合城卫军守卫城门去了。

    余下的这些淬体武者,虽然人数众多,但对上一只二纹邪灵,依旧有些不太够看。

    所以封逸才有此一问。

    公孙怡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

    封逸挑眉,意在问询何意。

    公孙怡只好解释道:“城外方刚又爆发了小规模的妖兽暴乱,有十数只二阶妖兽分别徘徊在四处城门附近。城卫军中的内息境强者尽皆出城驱赶镇压妖兽了,现留在城内的只是一些兵卒,还需要严守各处,无暇分身来此。”

    封逸闻听此言,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一切来得未免也太过巧合,邪灵方刚祸乱,城门外便有妖兽暴动。是天意?还是人为?”

    封逸回头看向灵痴,问道:“王家所统辖的东城九街,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四队两大高手,灵痴与孔立人,分工各有不同,这一点梁木早就告知了封逸。

    孔立人带领九人,负责守卫公孙府邸。灵痴带领九人,负责巡逻西城九街。

    所以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灵痴必然知道。

    闻听此问,灵痴想了想,点头道:“半个时辰前,属下听闻王家少主王无量率领十八铁狼卫去了十三街,众人持刀握剑,铁甲装备整齐,或许也发生了什么异变。”

    封逸“恩”了一声,更加觉得今夜的事情发生的太过蹊跷。

    无奈线索太少,干想是肯定想不通的。只能先寻到那只或已逃遁,或还隐藏在暗处的邪灵,将其处置了,再做计较。

    再看向孔立人,问道:“你一直留守此地,可曾发现哪一处怨煞之气最为浓郁?”

    孔立人木讷摇头,“整个小院中,无一处没有怨煞之气残留,浓郁程度相当,分辨不出来哪里才是发散的源头。”

    封逸皱眉,公孙怡说道:“会否那只邪灵已经……化形了?”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邪灵乃怨煞之气孕养所成,本体便是浓郁至极的怨煞之气。吞噬生人精血神魂后,怨煞之气便会沟通冥冥之中无可捉摸的邪鬼之道,继而领悟出邪道秘法。秘法成,邪灵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邪灵。

    一纹、二纹、三纹邪灵,都有形无质,虽然总是喜欢凝化作黑雾人形,却毕竟只是一团无质气体,最是惧怕烈阳当头直照,所以总是喜欢在黑夜之中做恶。

    若想无惧阳光,便要附身化形。

    所谓化形,便是寻找到一个足以承载自身的物体,附着于其中。

    此物必须要蕴含有怨煞之气,且与邪灵自身相契合,最主要的一点是,此物不能有生命。

    世间万物,千奇百怪,蕴含怨煞之气的东西也是多不胜数。万万物种之中,死而不腐的尸体最是邪灵附身化形的首选。

    其中又以人尸为最。

    邪灵的一生,能且只能化形一次,化形成功,便可以安心行走于人世间。怨煞之气内敛,若不施法害人,极不容易被人察觉到。

    当然,附身化形后的邪灵,实力更加强悍,往往能越级战斗。

    说得通俗一点,一只化形成功的二纹邪灵,其战力足以比肩通玄境大能。

    此情此景,公孙怡的这一推断,极有可能。

    有城卫军守卫城门,邪灵不可能轻易入得城来。

    可若是化形成功的邪灵,怨煞之气内敛,城卫军一时疏忽,或会被它乘机而入。

    怨煞之气只笼罩在钱掌柜居住的小院中,出了小院,怨煞之气便越来越淡薄。

    由此可见,那只邪灵要么是已经敛藏了怨煞之气远遁,要么是蛰伏在小院某一处,虎视眈眈。

    还有第三种可能,是邪灵并不如何强悍,被钱掌柜父子联手拼了个同归于尽。

    封逸更偏向于邪灵远逃。

    原因很简单,钱掌柜父子不像是经历过苦战的模样,衣衫整洁,显然是死于瞬息之间。

    邪灵悟出了邪道秘法之后,便拥有了灵智,随着修为的加深,灵智也会越来越高。二纹邪灵的聪明程度,已不弱于正常人类。

    杀了人,犯了案,填饱了肚子,不走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而且孔立人严守此地已久,那邪灵若有心继续做恶,当不可能等待这么久。因为等得越久,来此地调查的人就会越多,它若再下手也就会越难。

    邪灵不傻,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这些推断说起来长篇累牍,实则封逸只在念头转变之间,便已想了个清楚明白。

    当下纵身跃上小院房顶,环看四下。

    他要通过辨查此地的环境,来推断出邪灵最有可能往哪里逃。

    是逃出城了,还是依旧滞留在城中。

    正此时,忽觉左手心中一颤,沉寂了许久的鬼门关似感应到了什么。

    封逸沉神入掌心劳宫穴,却发现内里一片空寂,并没有鬼门关的存在。

    这鬼门关究竟是蛰伏在穴道之中,还是融入到血脉之内,亦或是潜藏在皮肉之下,封逸一直不很清楚。

    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此物能封禁邪灵。

    只不过副作用大了些。

    不提那些副作用,但论此时,鬼门关为何忽然颤了一下?难道是它发现了什么?

    封逸暗忖的同时,再度环视四周。

    夜幕下,曾繁闹喧沸的二街,已繁荣不再,沉寂安静,各处灯光却依旧明亮。

    只是那明亮的灯光,此时看上去竟显得有些阴森诡异。

    倏忽之间,一道黑影出现在了街道上,只一个飘忽,便来到了米行外。

    米行外,三队、四队银甲卫整戈以待,还有二十多个公孙家的护卫,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形形**。

    但无一例外,没有人发现那黑影正飘忽而至。

    夜风扑面,吹来一丝淡薄至极的怨煞之气,正是自那黑影的身上所散发而出的。

    这一丝怨煞之气微弱至极,外人辨查不到,但封逸闻嗅到了。

    不是他天生鼻子通灵,感知敏锐,而是因为他左手心中的鬼门关,赋予了他可以于细微之中,分辨出邪灵身上那恶心的气味。

    “梁木,小心身后。”

    黑影出现,突袭,只在瞬息之间。

    顷刻过后,封逸便高声呼叫示警,继而纵身跃下房顶,飞扑梁木而去。

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